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五十章 张居正何去何从

第五十章 张居正何去何从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让锦衣卫抓人。”朱翊钧说道。


“是,陛下。”张宏连忙躬身。


朱翊钧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刀,又轻声的补充了一句,“对了,让内阁拟旨,吏部尚书张瀚年老体衰、不堪任用,回家去吧。”


这话一出来,张宏就是一哆嗦。


前面那些人如果说还是小虾米的话,陛下抓也就抓了,收拾了也就收拾了。


可是现在这个不一样,这可是吏部尚书啊!就这么一句话,就直接给弄下去了?


张宏都不敢想,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恐怕大明的官场都要沸腾了。


谁也没有想到,突然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吏部尚书就这么下台了?


舆论一片哗然,又让人措手不及。


张居正府邸。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张宏刚想抬起头劝一下陛下,陛下已经收刀归鞘转身走了。


张宏无奈,只能转身跑出去传旨了。


消息传出去以后,果然引起了轩然大波,朝堂一片沸腾。


张敬修瞬间无言。


是啊,现在闹得已经够大的了。


朝廷上下在京的官员基本都卷了进来,有赞成的,有反对的,有的甚至被抓起来了。现在连吏部尚书都下台了,这也的确闹得够大了。


听了游七的汇报,张居正陷入了沉寂,半晌没有说话。


一边的张敬修反而有些担心,迟疑了片刻说道:“父亲,是不是想点办法?不能再这么闹腾下去了,如果再闹腾的话,恐怕会越闹越大啊!”


抬起头看了一眼儿子,张居正说道:“现在闹得还不大吗?”


他连忙站起身子,向外面走了出去,带着儿子出去接旨了。


来传旨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宏。


张居正跪在地上大声说道:“臣张居正,接旨!”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杂乱了起来。


有人跑了进来,躬身说道:“老爷,宫里面来人传旨了!”


张居正一愣。没想到皇宫里这个时候居然来了圣旨。


“连日不得面卿,朕心如有所失。”


整份圣旨基本都是这样的话语,从家国大义、个人私情方面留下张居正。看得出来朱翊钧对张居正的一片深情。


“钦此!”张宏大声说道。


张宏展开圣旨就念了起来。


圣旨内容就是挽留张居正,不要让他回家,让他夺情。


“朕冲年垂拱仰成,顷刻离卿不得,安能远待三年?”


说完,张宏一躬身,随后便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张居正面色不变,对儿子张敬修说道:“替我送公公。”


“是,父亲。”张敬修连忙跟上,把张宏送了出去。


双手把圣旨接在了手里,张居正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依然严肃,对着张宏说道:“多谢公公。”


“无妨。”张宏摆了摆手说道:“有些话,咱家本不该说,可咱家今日还是要说了。”


“阁老,这些日子外面的人都在弹劾你,陛下想把你留下,朝廷上下舆情纷纷,锦衣卫大牢里连官员带民间百姓已经抓了一百多人了;吏部尚书张瀚也被罢免了。奴婢觉得阁老是时候表态了。”


说到这里,张居正的神情微变。


虽然话是借着张宏的口说的,却代表着陛下的意思。


陛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该做的事情朕都做了,该轮到你表态了。


张居正将圣旨带回了房间。


游七在一边陪着,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这……”


轻轻地摆了摆手,张居正看了一眼张宏离去的方向,缓缓地说道:“也的确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张宏的话也代表了陛下的意思。”


皇帝登基的时候,三辞三让;到第四次的时候,那是一定要上去的。


到你张居正这里也差不多,如果你再写拜辞的折子,那就真的让你回家了。


如果你不写,那就代表你不愿意走。皇帝会再发一份圣旨,让你留下来。


太后那边也下旨慰留,朕也下旨慰留,为此还处置了很多官员。


你张居正不能一直在这里写着拜辞的奏本,然后让我们不断的挽留你。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该轮到你表态了。


这些日子,张敬修也没少被骚扰,很多一起读书的同窗或者交好的官员给他写了很多的信,让他劝说父亲回乡,理由给的五花八门。


有的说是为了孝道,有的说是为了名声。每个人的理由都很充分,可是张敬修从来没有在父亲面前提起过。


因为那些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可是父亲也有自己的理由。


圣旨里面的话虽然说得客气,一副小皇帝离不开自己的样子,可是张居正却感觉到了这份圣旨的不同。


具体哪里不同,他还没琢磨出味道来,但就是不同。


这个时候,张敬修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父亲的面前恭敬的说道:“父亲,接下来怎么办?”


所以不能走,父亲绝对不能走。


张敬修理解父亲,从来不在这方面劝诫父亲。


他只是看着父亲那一张老去数十年、布满疲惫憔悴的脸,略微有一些心疼。


酝酿了这么多年的改革,终于打好了基础;考成法推行了这么多年,官场清洗了这么多年,终于到了可以大展拳脚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离开三年?


官场上的人事纷争本身就最复杂,等到三年后回来的时候,估计早就变了天了,所有的心力全都白费了,想要推行后面的改革也不可能了。


皇宫大内。


朱翊钧活动了一下筋骨,将手中的奏本放下,随后看了一眼陈矩缓缓地问道:“这份奏本是怎么递进来的?这个叫邹元标的,不过是一个新科进士而已。”


“是。”游七和张敬修一起答应了一声,随后两人就一起退了出去。


为大明鞠躬尽瘁的父亲,终将何去何从?


沉吟了片刻,张居正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回陛下,”陈矩连忙说道:“据送进来的小太监说,当时邹元标把题本递给他的时候,说这是一份请假的奏本。”


“请假?”朱翊钧冷笑道:“什么时候,一个观政的新科进士请假需要写奏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