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四十八章 卫道士不能留(求双倍月票!)

第四十八章 卫道士不能留(求双倍月票!)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还不快去办?”朱翊钧冷着脸说道。


“是,陛下。”张宏答应了一声,连忙转身向外跑了出去。


他的心提了起来,这场风波恐怕更大了。


朱翊钧其实不在意,闹得越大越好。


有张居正在前面顶缸,自己怕什么?


一方面,跳出来的人越多,越能够让张居正看清这些人的嘴脸,也能够让张居正认清情况,为接下来更加残酷的斗争做好准备。


另一方面,可以趁机扫清一批乱七八糟的人。


张居正的改革目前只是停留在浅层,朱翊钧还想往深水区里面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必须全都拿掉,一个都不能留。


他们现在因为夺情上串下跳,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架势,这可不是朱翊钧想要的。


卫道士不能留。


他们中有的人或许支持张居正的改革,不过是因为张居正的改革还没触发到他们的核心利益,不然他们肯定会跳脚。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朱翊钧还想做思想上的改革。


为了这个,爆发了多少起义?死了多少人?


当时多少人宁可头断血流也不剃头?


在这方面,朱翊钧可是深有体会。


原本的历史上,满清入关的时候,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这才多少年?满清才多少年?


由此可见,思想有多么的重要。


到了晚清的时候,革命要剪掉辫子,那些人怎么做的?


宁死也不剪辫子。


满嘴都是主义,满肚子都是生意。


趁着这个机会,能扫走的全扫走。


现在的大明已经进入了资本主义萌芽时期,需要一个符合时代的指导思想,儒家的那一套可以扫进垃圾堆里了。


儒家那一套是他们用来维护自身利益的,真真正正按照那一套做的人有几个?


看了一眼儿子,张居正点点头,端起碗开始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游七走了上来,恭敬地站在一边说道:“今天早上开始,京城中就出现了很多贴在街头上的字报,全是说老爷的事情。”


张居正家里。


张敬修端着餐盘从外面走了进来,将餐盘放到父亲面前,担心的说道:“父亲,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张居正没什么反应,继续吃饭。


张敬修有些担心,迟疑地看着父亲,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比较好。


“街上也出现了很多的流言,说荧惑守心就是上天的警示。这是上天在试警,如果老爷不回家的话,大明会更加多灾多难,全是老爷不孝所致。”


“还有人说老爷贪恋权位,因此连孝道都不顾了。”游七说完,恭敬地站在了一边,有些担心的看着老爷。


用父亲的话来说,大明已经走到了尽头,到了亡国的边缘。如果再不改的话,亡国之日不远矣。


父亲一生读书,觉得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张敬修很清楚父亲的想法和报负。


父亲一辈子都在为大明的兴衰操心。


张居正手一颤,眼睛一眯。


前面的消息没有让张居正有任何的动容,但是这个消息让张居正有些迟疑。


张居正放下手中的勺子,抬起头问游七,“宫里面呢?”


“宫里面有很多人上了题本,说的也都是这件事情。不过影响比较大的是赵用贤,他也上了题本。”


他们不但是父亲的学生,而且还在翰林院任职,将来培养一下肯定都能做接班人。就像当年高拱培养了张四维、徐阶培养了父亲一样。


可是这些人现在背叛了父亲,疯狂地上题本攻击题本。


张敬修都能够感觉到父亲真的生气了。


对于赵用贤、吴中行这些人,父亲一直都很看好。


他希望这样的消息能让自家老爷高兴一些,毕竟这是难得的好消息了。


张敬修在旁边却有些担心,看着父亲迟疑着说道:“父亲,是不是上疏辩解一番?”


游七在一边连忙说道:“陛下已经下了旨意,将赵用贤下了锦衣卫大牢。街上传言的事情,陛下让锦衣卫彻查,找到是谁在背后散播谣言;凡是传播谣言的人,全部抓起来。”


说完,游七退到了一边。


张居正的脸瞬间就黑了。


这是他最难以接受的。当初他力挺张瀚,让他做了吏部尚书,这几年张瀚做得很好,一直跟在他身后,确确实实的支持了他。


“不必如此。”张居正摆了摆手说道:“吏部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游七摇了摇头。


张居正不禁想起了王安石,想来当年的他也应是如此。


张居正不禁想起了那句话,“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张居正一直以为张瀚跟自己是同道中人。


可是现在看来,却不是。张瀚跟自己不是同道中人。


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皇宫大内。


现在的事情变得很尴尬了。吏部如果不留自己的话,这件事情就名不正言不顺。


张居正望向了皇宫的方向,眼中带着期盼。


朱翊钧手中握着这把戚家刀可不是普通的产品,而是正儿八经的系统定制。


这把戚家刀轻轻挥动之间,寒光大盛。


朱翊钧没管外头乱七八糟的事,正在演武场里训练,玩得不亦乐乎。


他面前是一根木柱子,手中把玩着一把戚家刀,正在练拔刀。


朱翊钧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太差劲了。


朱翊钧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柱子,平稳了一下呼吸,猛地拔出了腰间的刀,瞬间切在了木柱上。


刀身直接没入柱子,嵌在了中间,没能将柱子一刀砍断。


“回陛下,谭大人已经等在外面了。”陈矩笑着接过皇帝的刀。


回手将刀收了起来,朱翊钧看了一眼陈矩,缓缓地问道:“谭纶到了吗?”


刀是好刀,人不行。


韩六娘走到朱翊钧的面前,轻轻地替他擦汗。


自从病好了以后,韩六娘就留在了朱翊钧的身边,地位瞬间就提升了很多,成为了皇帝身边的大宫女。


“让谭爱卿进来吧。”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