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四十四章 先生,该吃药了

第四十四章 先生,该吃药了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看到朱翊钧落泪,李太后的眼圈也有一些发红,“皇儿有心了。”


想想自己当时多不容易啊!皇帝早死,自己拉着两个儿子,真称得上是孤儿寡母。朝廷之上群臣虎视眈眈,尤其是高拱……


自己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想到自己不容易的时候替自己出头的张居正,李太后轻轻地笑了笑。


她没有向儿子去解释你父皇的死和张居正父亲的死不是一回事。


儿子能够有这样的同理心,她还是很高兴的。


“皇儿去吧,”李太后笑着说道:“去看看张先生。”


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那儿臣就去了。”


“是,陛下。”陈矩连忙恭敬的答应。


很快,东西就准备好了。


朱翊钧就上了御辇,朝着张居正家而去。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说完,朱翊钧站起身子恭敬的对李太后行了一礼,随后就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出了宫殿,朱翊钧的脸上立马就没什么表情了。


转身看了一眼身边的陈矩,朱翊钧说道:“让人去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去张先生的家里。对了,培元丹带上两颗。”


所有人都知道,在这种安静下面隐藏着的是惊涛骇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就在这么一个时候,皇帝居然出宫了?


皇帝出宫,直奔张居正家,这让所有人吃惊不已。


张居正家现在处于风口浪尖上,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这个地方。毕竟现在事情到了眼前这个地步,所有人都在等着事态的发展。


张居正的父亲死了,张居正要回家了,京城安静了下来。


这种安静是诡异的。


所有人哗然。


陛下太依赖张居正了吧?


同时,朱翊钧的这个行为也刺激了不少人。


上一次陛下出宫,是去了谭纶的家里,那个时候谭纶可是要死了。


现在不一样,这死的不是张居正,而是张居正他爹,陛下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张家呢?


为了张居正他爹,再宠信也不是这个办法吧?


张居正也率领着儿子们在门口迎接。


从御辇上走下来,朱翊钧一眼就看到了张居正。


此时的张居正已经换上了孝服,见到皇帝之后,连忙带着一家子叩拜,态度十分恭敬。


毕竟皇帝如此信任张居正,让那些即将发动进攻的人们心里面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们可是想借这个机会扳倒张居正的,可是眼前这种情况,明显不行啊。


不管他们怎么思考,朱翊钧已经来到了张居正的家门口。


“臣多谢陛下!”张居正连忙躬身说道。


君臣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向里面走了进去。


张居正的几个儿子也连忙跟上。


朱翊钧赶忙走上去,伸手将张居正搀扶住,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先生节哀,一定要保重身体。见到先生没什么事情,朕也就放心了。先生千万不要悲伤过度、哀极伤身。先生身系大明社稷,要放宽心。”


“陛下放心,臣明白。”张居正眼圈发红地看着朱翊钧,轻声说道:“为了臣的家事,劳动了陛下,臣实在是心中有愧!”


“朕实在是担心。”朱翊钧看着张居正说道:“这才去请示了母后,想要过来看看先生。”


张居正恭敬地将朱翊钧接进了大厅,不相干的人也就退了出去了。


朱翊钧坐在主座上,其他人都站在一边。


朱翊钧拉着张居正一同坐下,这才转头看向其他人,也就是张居正的几个儿子。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张家。


此时,张家一片素缟,灵堂也已经搭上了。


当然了,张居正老爹的尸体并不在这儿,而是在老家江陵。在这里摆灵堂只能是遥祭,不过该有的一切还是要有的。


朱翊钧的目光落在了张嗣修身上。之前朱翊钧就见过他,是这一次科举的榜眼,外貌体态不错,有几分英武之气。


“朕这次过来,主要还是担心先生。”朱翊钧看着张居正,轻叹了一声。


张居正感激的说道:“多谢陛下,臣无碍!”


老大张敬修,眉眼之间很像张居正,看起来颇为成熟,上一次科举落榜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张居正去世之后,张敬修被捕,狱中受到严刑拷打,愤愤不平中留下绝命书自杀。


次子张嗣修,在原本的历史上,于张居正去世的第二年被发配到苦寒之地充军,此后情况不明。


“况且臣身体康健,没有问题,这丹药还是留着给两位太后服用。”


“这怎么行?”朱翊钧沉着脸说道:“先生为国操劳,现在又骤然遇到如此伤心之事,这身子怎么受得了?一粒培元丹,换先生身体康健,这有什么不合适的?”


“陛下,臣的身子没什么事。”张居正继续摇头。


“对了,朕给先生带来了培元丹。”朱翊钧看着张居正,连忙说道:“先生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更加奔波劳累,可别累坏了身子。吃一颗培元丹,先生也会更有精神。”


说着,朱翊钧转头对陈矩说道:“把丹药拿上来,顺便把水送上来,朕要亲自伺候先生服药。”


这是张居正没有想到的,连忙站起身子,语气急切的说道:“陛下,不妥当!这丹药实在是太过珍贵了,宫里面连太后都舍不得服用,怎么能给臣呢?”


装丹药的是一个用紫檀木打磨的葫芦,看起来非常光滑,样式古朴,上面雕刻着老君像,一看就不是凡品。


朱翊钧将葫芦盖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一颗丹药。


看到这颗丹药,张居正两个儿子的目光都挪不开了。


朱翊钧脸一沉,严肃的说道:“有病治病,没病强身,这是朕的旨意。难道先生想抗旨吗?”


“臣不敢。”张居正连忙说道。


这个时候,陈矩也把丹药拿了上来。


不是他们没有见识,实在是这种丹药真的就是听说过、没见过。


前些日子谭纶的事谁不知道?


这丹药早就被传得神乎其神,外面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


朱翊钧手里拿着丹药,抬起头看着张居正,站起身子轻声说道:“先生,该吃药了。”


张居正面露感激,直接躬身说道:“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