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三十九章 潞王萎了

第三十九章 潞王萎了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朱翊钧相信,接下来的几天,朝堂上会很热闹,外面也会很热闹。等到放榜以后,关于张居正的非议就会多起来。


或许这也是很多人期待看到的一幕。


只不过,这种争议不会对张居正造成什么伤害。


张居正的权势还没有到达顶峰,真正权势到达顶峰,等到他夺情以后。


现在的张居正和那个时候还是不一样的。


如果套用一句后世的话来说,现在的张居正还没有认清现实,还对阶级敌人抱有幻想,认为他们能够理解自己,沟通能够解决问题。看在大家都是大明朝臣子的份上,不会过于为难自己。


敌人针对就算了,很多盟友也会背叛他,甚至连辛苦带大的学生也会背叛他。


这些人对他的功绩视而不见,对他的想法也视而不见。


在那个时候,张居正彻底爆发了。在夺情事件以后,他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有权力欲望。更加任人为亲,甚至到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


或者说,张居正这个时候还要一些名声,认为自己能够青史留名。


但是夺情的时候,张居正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大家是阶级敌人,你死我活的那种。无论他怎么做,他们都不会给活路,更不会给好名声。


现在这件事情就是自己推动的。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外面的舆论也开始闹腾了起来,对张居正的非议不少。


不过基本不是什么大问题,朝廷上因为这件事情上奏本弹劾张居正的人都没有,或者有,但被压下去了。


只不过夺情事件以后,对张居正不满的人就会更多起来。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到了一定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全都会找上来。


原本的万历皇帝是怎么想的,朱翊钧不知道。


潞王脸色有些苍白,一边跑着一边摆手说道:“不行了,哥!我不行了!”


朱翊钧低头看了一眼潞王,只见他大口喘气,脸色苍白,满头虚汗,一看就是虚得不行。


朱翊钧沉着脸说道:“你这个年纪,身体怎么这么弱?这可不行,要好好锻炼,明天早起和大哥一起跑步。”


反正朱翊钧没看到。


皇家演武场,即朱翊钧亲自设计的健身场。


“你这样可不行。”朱翊钧看着臭弟弟潞王朱翊镠说道:“来,跟着大哥一起跑。”


我是这个意思吗?


虽然他很想辩驳一番,也不想早上起来和大哥一起跑步。可是他不敢说,大哥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伸手牵住潞王的手,朱翊钧笑着说道:“走吧,母后还在那边等着我们。”


潞王顿时萎了,只想瘫在地上装死。他哭丧着脸,抬起头说道:“哥,我,起不来!”


伸手拍了拍潞王的肩膀。朱翊钧笑着说道:“起不来?没关系,大哥会让人叫你的,他们一定不会让你懒床,你放心吧。”


潞王很无奈,有些畏惧的看着皇帝大哥。


不远处,一群太监宫女簇拥着几位公主正在游玩,滑梯、秋千等等应俱全,海盗船、旋转木马也全都有。


让朱翊钧敬佩的是旋转木马,雕刻大师居然用整块的木头雕刻了完整的木马,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看起来栩栩如生。


朱翊钧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手艺,不过也知道这玩意造价不会低就是了。


“好的,大哥。”潞王如获大赦,任由大哥牵着,心里在不断盘算明天怎么逃脱。


两人一起来到休息的地方。


两位太后都等在这里,正一脸笑容的谈论着什么。


两位太后看了一眼朱翊钧,又看了一眼有些委屈的朱翊镠。


李太后笑着问道:“怎么了?这一脸委屈的样子。”


“身子太热了,跑几圈就累得不行了。”朱翊钧在旁边无奈的说道:“你这样容易生病的,回头拿两粒培元丹吃吧。”


看看打磨那个光滑的程度,一根倒刺都没有,非常顺滑。


看得出来,制作的非常用心,也深受妹妹弟弟的喜欢。


“母后。”朱翊钧对着李太后和陈太后躬身说道。


“孩儿和弟弟说了,明天早上让他和孩儿一起起来锻炼。结果他就这副样子了。”朱翊钧有些无奈的说道:“母后,孩儿想让弟弟和一起去前面读书。反正张先生他们都是讲课,不如就让弟弟跟我一起去吧?”


朱翊钧一脸真诚的看着李太后,笑着说道:“他也到了进学的年纪,的确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闻言,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


闻言,李太后有些迟疑,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朱翊钧看得出来,母后还是很疼爱这个弟弟的,从历史上她做的那些事情也能够看得出来,现在这个培元丹就更能看得出来。


不让自己炼丹,也不舍得自己吃,却舍得给小儿子吃。


随着潞王的年纪越来越大,他的身份也越来越敏感了。虽然他不一定有争皇位的心思,可是他的存在就让人觉得皇帝会在意,觉得自个儿屁股下面会不安稳。


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生罪己诏和霍光传的事情,但这已经快成为一个敏感话题了,宫里面都没有什么人敢提。


谁也没想到,朱翊钧自己居然主动开口了。


李太后看着朱翊钧没有说话,旁边的陈太后脸色都严肃了起来。


显然两人都没有想到朱翊钧会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是单纯疼爱弟弟的话,还好办;如果不是呢?


“这不太合适吧?”一边的陈太后看了一眼李太后,觉得这个时候也就自己适合说这话,“张先生等人教导陛下已经费尽心神了,平日里还要管理朝廷。如果再教导潞王的话,也太过劳累了。”


李太后听了这话,也回过神来了,感激的看了一眼陈太后,点了点头说道:“姐姐说的有道理,皇儿,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略微沉思了片刻,朱翊钧点点头说道:“母后说的有道理,就听母后的。不过还是该给弟弟找个老师了。”


“早上起来跟孩儿一起锻炼,然后读书;下午回来到这里继续练习。这样能让弟弟长点本事,也能让孩儿有个伴。母后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