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三十六章 万历五年的转折点

第三十六章 万历五年的转折点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皇帝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枯燥,且无聊。


坐在石凳上,朱翊钧一只胳膊拄着石桌,手撑着下巴,打了一个哈欠,有些百无聊赖的眯着眼睛看着天空。


为什么那片大云彩好像一个屁股?


这个问题,朱翊钧已经琢磨很久了。


朱翊钧持续这种状态多久了?


有一段时间了。


自从救活谭纶之后,朱翊钧就闲下来了。朝廷上的事情由张居正做主,朱翊钧每天的生活就是上午去上课,下午回来休息。


皇宫里面都在忙,忙着给朱翊钧选皇后。


礼部已经开始行动了,这一次主要选择的就是京城、顺天府以及周边地区,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的遴选。这样动静闹小一点,节省开支。


转头看了一眼走过来的陈矩,朱翊钧问道:“什么事?”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回陛下,张宏公公来了。”陈矩连忙说道。


“让他过来吧。”朱翊钧点了点头。


据说已经晋级到了第二轮,各地总共选送上来五百四十八名秀女,接下来就是要选皇后的轮次了,只不过没有朱翊钧什么事。


科举那边也正在顺风顺水的进行,马上就要开始考试了。科举同样也没有朱翊钧什么事。


朱翊钧只能枯燥无聊的待着。


“谢陛下。”张宏从地上爬了起来。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朱翊钧问道。


“回陛下,已经查到了。”张宏连忙说道:“找到了沈懋学和汤显祖了,不过没有惊动他们,只是派人盯着。的确发现了张家的人。”


时间不长,张宏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皇帝,张宏直接就趴在地上磕头,说道:“奴婢张宏,参见陛下。”


“起来吧。”朱翊钧笑着摆了摆手。


大明这套也不是什么让人奇怪的招数,你是君子,我是君子,大家见面商业互吹一番就满朝都是君子,众正盈朝。


这种手段后世也有用,大明这个时候就更是普遍。张居正这种做法也说不上对错,大家都这么干。


有争议的地方就在于,沈懋学同意了,汤显祖拒绝了。结果沈懋学中了状元,汤显祖落榜了。


朱翊钧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觉得意外。


事实上,这件事情算得上是历史上的一件公案。张居正的二儿子今年会参加科举,为了抬高一下二儿子的才名,也为了让儿子中举之后少一些非议,所以张居正出手了。


张居正派人找到了这个时候最负盛名的两个读书人,一个叫沈懋学,一个叫汤显祖,希望他们多和二儿子交流,共同进步;同时也有抬高地位的作用,几个人在一起混着,互相吹捧就把自己的名声都抬起来了。


正面:一个天才,生于纷繁复杂之乱世,身负绝学,敢于改革、敢于创新,不惧风险、不怕威胁,是一个伟大的改革家。


反面:独断专行,待人不善,生活奢侈,表里不一,是个道德并不高尚的人。


这是按照历史的记载总结的,可真正情况如何,没人知道。那些记载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也没人知道。


这里边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阴谋?是张居正自己安排的,还是有人陷害张居正?


后世已经不得而知。


不过张居正这个人,朱翊钧是分成两面看的。


当年他大儿子的落榜,究竟是因为才学不行,还是被人故意罢黜,已经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可以判断的出来,那就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大明的科举制度已经名存实亡了,成为了文官弄权的东西,已经没什么公平和正义可言了。


朱翊钧缓缓的站起身子,看了一眼张宏,轻笑着问道:“张宏,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闻言,张宏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以张居正所做的事情,被泼的脏水不要太多。


有了这样的想法,自然就要亲自去了解。于是朱翊钧就亲自去了解了一番。


张家的确是让人去找了沈懋学和汤显祖,要抬一手张居正的儿子,只是不知道这件事与他大儿子的落榜有没有关系。


满意的点了点头,朱翊钧笑着说道:“如此甚好。有了一个地方去,倒也不必如此无聊了。”


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张宏,朱翊钧笑着说道:“既然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那就什么都不做,看着吧。”


“是,陛下。”张宏连忙躬身说道。


“奴婢,奴婢……”张宏连忙说道:“国家大事,奴婢不可以参与。”


“起来,像什么样子?”朱翊钧站起身子,轻轻地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转头对陈矩说道:“健身场那边修得怎么样了?还没修好吗?”


“回陛下,快了,修建已经完成,现在宫里的人在收拾,相信这几天就能建好。”陈矩站在一边躬身说道。


这就让朱翊钧想起了和绅与纪晓岚的一段话,“只有把这些官喂饱了,他们才肯为我去做事。”


抬起头看了一眼那朵像大屁股一样的云彩,朱翊钧叹了一口气。


或许这也是张居正无奈和悲哀的地方。


万历五年,真的是一个转折点。


自张居正上台以后,前五年基本上都是政治改革,说白了就是肃清官场。当然了,不是以反贪腐为目的,而是以安插自己的人手为目的。


张居正想要改革,没有自己的人手是不行的。这些人不看品性,只看愿不愿意为自己做事、有没有能做事的才能,仅此而已。


就现在这种风气,理想、抱负不能当饭吃。


朱翊钧不由想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话,“大明朝的腐败,已经到了骨子里了。”


这其中还潜藏了另外一个危机,就是被张居正罢免回家的官员实在太多了。


以大明官场现在的风气,没好处,谁给你做事?


改革那是要得罪人的。好处不够多,我凭什么跟着你改革?


理想?抱负?


五年间,张居正罢免了三千多位官员,这些人视张居正如仇寇,回家开始讲学,反对张居正,刷存在感,吹捧自己是君子,然后在各自的家乡就抱起了团。


大家遭遇一样,仇人一样,利益一样,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一起,从而形成了东林党、宣党、昆党,秦党,齐党,浙党,楚党等等党派,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党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