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三十一章 朕血即龙血

第三十一章 朕血即龙血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朱翊钧的情绪很激动,双眼通红,一副爱护臣子的好皇帝模样。


周围的人看了之后,一时之间都沉默了。


所有人都在思考这件事情,包括张居正自己。


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情的冲击有些大,不过每个人想的却都不一样。


有的人是真感动,能够遇到这样的皇帝,做臣子的还有什么说的?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一时之间,忠义之气生成盛乘而兴。


当然了,有的人也想到了另外一方面,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万一将来也有这么一天,这药是不是也能够救自己的命啊?


皇帝的血反而不是他们在意的东西。首先,血这个东西流一点也没什么,伤身体是肯定伤身体的,只不过伤的又不是自己的,说不定这血还能救自己的命,自己怎么可能阻止?


屋里面安静得有些可怕,气氛更是有些诡异。


这要是能够把谭纶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那是不是将来也能用这种药把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是好事啊。


想到这里,张居正转头对刘守有小声说道:“你去一趟朝天宫,把张天师请来。”


“是,阁老。”刘守有连忙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张居正看着皇帝,心里面感动的同时又很自豪。


自己终于是把这个皇帝学生教上正路了。如此仁义、如此孝顺,难得,太难得了!


等到刘守有走了之后,屋子里面的气氛又沉重了起来。


朱翊钧看着所有人,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转身对张居正情真意切的说道:“先生,让我救一救谭爱卿吧。朕实在不忍心,都是因为朕啊!不然谭爱卿早就去享天伦之乐了,何必像如今这样缠绵于病榻、药石无灵?如此对大明有功的臣子,朕不能见死不救!”


刘守有的心里面也很震惊,没想到宫里面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更震惊的是,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丹药?这还了得?


皇帝这句话可不光是说给张居正听,同时也是一种压力。如果张居正今日不同意,那以后换成要救其他人,他也不会同意。


在场的大臣年纪可不小了,谁还没有这一天?


所有人期盼的目光都落到了张居正的身上。


张居正顿感压力骤增。


于国于人,全是如此。


日本人侵略的时候,还说是为了*****,结果呢?


虽然嘴上都是仁义道德,可是嘴上说的话就不能信。


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太多了,没人会把龌龊的想法说出来。甚至做龌龊的事情的时候,他们都要给找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千里当官只为权!


无论为什么,终归是为自己。


在场的人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正人君子,哪有为国为民的想法?


千里当官只为财!


朱翊钧相信,今天张居正敢阻止,回头他的反对声浪会更高,背叛他的盟友也会更多。


所有人都能够看明白的事情,张居正如此聪慧之人,自然也能看明白。


现在有了这么好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放弃?


如果张居正阻止了大家,那他就是众矢之的。


张居正直接撩起衣服就跪在了皇帝的面前说道:“陛下之心,感天动地!臣代谭纶谢陛下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周围的人也不敢怠慢,连忙一起撩衣服跪下,大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居正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够在严嵩和徐杰的斗争当中起来,能够找到高拱,能够平衡冯保,靠的可不是一腔热血和爱国情怀,而是正儿八经的政治手腕。


想要斗倒别人,你要比别人更聪明、更狡猾才行。


君臣和谐、场面亲切,朱翊钧很满意。


让他更满意的是系统中的声望正在噌噌的往上涨,增长的速度已经从原来的个位跳变成了两位跳。


朱翊钧笑着伸出手将张居正搀扶了起来,说道:“先生不必如此。臣子忠于朝廷、忠于朕,朕自然也要爱护于臣子,这不是先生教导的吗?”


朱翊钧将张居正夸奖了一番,气氛瞬间就又不一样了。


“爱卿免礼。”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今日召你过来,是向诸位爱卿说一下培元丹的事情。你不必隐瞒,有什么说什么即可。”


“是,陛下。”张天师答应了一声,转过身看着周围的大臣。


很快,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刘守有带着张天师走了进来。


“臣参见陛下!”张天师连忙躬身道。


“陛下,这不行啊。”张天师连忙说道:“这培元丹不能再炼制了啊!”


“哪那么多废话?”朱翊钧沉着脸说道:“让你炼制就炼制。朕要用培元丹救谭爱卿,尽快开炉炼丹。”


“诸位大人,”张天师缓缓的说道:“这培元丹的确是我炼制的,也的确有奇效。只不过这药引太过于特殊,实在是难以炼制。”


朱翊钧这个时候打断了他的话,“炼制一炉吧。”


朱翊钧在旁边说道:“准备一个瓷瓶,朕给你准备一些。”


“是,陛下。”张天师答应了一声,连忙拿出一个瓷瓶,恭敬地递给皇帝身边的陈炬,然后躬着身子退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张居正也接口说道:“张天师,你去吧。”


见张居正都这么说了,张天师也只能点头说道:“朝天宫有现成的药材,我马上回去炼制。只不过这药引……”


朱翊钧又拿了沾了血的棉布包在手上,乍看之下看不出是真伤还是假伤。


等到朱翊钧从屏风后面出来,陈矩已经恭敬的捧着一个小瓷瓶,迈步走到了张天师的面前。


朱翊钧来到屏风的后面准备放血。


当然了,他不可能真的给自己放血,而是兑换了一个血包,往瓷瓶里挤了100cc。


张天师此时已经跪在了地上,双手举过头顶,等着接龙血。


陈矩双手捧着瓷瓶放到张天师的手里面,这个交接仪式才算完成。


有了龙血,张天师直接就离开了。


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回去炼丹,不能再耽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