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张宏当然知道皇帝要干什么,这是摆明了要给张居正的儿子开后门。


可是张宏觉得不应该这么干,这么干不行。


张宏跪在地上说道:“陛下可是想在科举上看顾阁老的儿子?”


“你觉得不行吗?”朱翊钧面容严肃的问道。


“陛下,科举乃是朝廷的伦才大典,即便陛下要加恩,那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甚至可以直接赐进士及第。”


“但科场之上照顾,弊大于利呀!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难免会影响到阁老的名声。最关键的是会影响科举的信誉,让天下读书人怀疑科举的公平公正,可以说遗祸无穷。还请陛下三思!”


看了一眼磕头的张宏,朱翊钧心里面轻轻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一个有能力的老太监,政治眼光很敏锐。


说着,张宏就趴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皇帝磕头。


要知道,万历二年,张居正的儿子可闹出了不小的风波。这次还来?


“奴婢不敢。”张宏连忙诚惶诚恐的说道。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朕做事难道还要向你解释?”朱翊钧看着张宏冷声道:“这一次看在你忠心的份上就告诉你,先生的儿子如果能到殿试,朕会有看顾。仅此而已,明白吗?”


可惜,你没有我超过时代的眼光。


“你想错了。”朱翊钧冷声说道:“难道你以为朕是如此昏聩的皇帝不成?”


考中的基本就不会再罢黜了,就是确定你已经能够考上进士了。


接着会组织这些人在紫禁城里面举行一场殿试,主考官是皇帝。这场考试不罢黜,只是决定排名。


“奴婢明白。”张宏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奴婢这就去办。”


科举春围,说白了就是考进士。首先会在外面考一场,考出一些人来。


朱翊钧说到殿试上帮忙,就是说想把张居正儿子的名字往前抬一抬,不是帮助他作弊。


对于这些考生的安排,一甲的前三名,也就是状元、榜眼和探花会入翰林院做翰林编修。


第一名就是状元,第二名是榜眼,第三名是探花。


状元是成绩最好的,探花是长得最帅的。


朱翊钧的说辞很明显,就是要在这个时候推张居正的儿子一把,不会让他做一个普通的进士。


这个算不上作弊,顶多算是加恩。


除此之外,会在二甲和三甲当中选取庶吉士,同样入翰林院。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大明已经有了非翰林不得入阁的惯例。在这个时候,排名靠前就很关键了。


接下来的两天,皇宫里面没有再发生什么事。


张天师把事情办得很好,每一天的法事都很精彩。


毕竟要做庶吉士,哪怕是三甲都行,主要就是看你才学,说白了就是看皇上觉得你怎么样,上升不到作弊的高度。


张宏也觉得没什么问题,这才屁颠屁颠的去办事了。


李太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每天都住在偏殿,亲自看顾朱翊钧的起居,甚至连朱翊钧的弟弟和妹妹们都顾不上了。


到了第三天,法事终于完成了。


朱翊钧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去看看法事。


张居正基本每天都会进宫,陪着朱翊钧聊天解闷。


割一个口子放血多费劲?


朱翊钧直接花费了100点声望,找系统定制了一个血包。


张天师带着人离开了皇宫,朱翊钧也把血交给他了。


当然了,用的肯定不是自己的血。


见到儿子,李太后问道:“皇儿感觉如何了?”


“回母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朱翊钧笑着说道。


因为人血太贵,朱翊钧果断选择了猪血。如果不是怕太惊世骇俗,朱翊钧都想做点血豆腐和灌点血肠了。


这天早上,朱翊钧刚起来,李太后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现在没复发,终于让她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母后辛苦了。”朱翊钧看着李太后,站起身子恭恭敬敬地给李太后行了礼。


“这就好。”李太后松了一口气。


昨晚是张天师离开京城的第一天晚上,李太后生怕儿子再复发。


“朕这几天就想他们,可是又不太敢见他们,生怕把邪祟传染给他们。现在没什么事了,正好让他们过来一起,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吃顿饭。有些日子没见弟弟妹妹了,朕也很想他们。”


闻言,李太后顿时就笑得异常灿烂,连连点头说道:“好!好!”


“好了,好了!”李太后笑着说道:“皇儿好了,母后就放心了。”


朱翊钧趁着这个机会说道:“母后,这些日子母后看顾着皇儿,让弟弟妹妹们受苦了。不如趁这个机会把他们一起叫过来,咱们一家好好热闹热闹?”


朱翊钧转头看了一眼陈矩,吩咐道:“你和张宏去办这件事。记住,只要简简单单的就好,不要铺张浪费。今天是家宴,明白吗?”


“陛下放心,奴婢明白。”陈矩连忙躬身笑道。


“那孩儿让他们去准备。”朱翊钧也笑道。


“去吧去吧。”李太后点了点头。


比如说弟弟就藩这件事,朱翊钧就不准备让他去,在京城里面陪着母后不好吗?


有了弟弟陪着,母后也省得无聊,整日老管着事情。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朱翊钧其实还挺想见见弟弟妹妹,准备好好的疼爱一下他们。


朱翊钧准备效仿一下先贤,顺便也能利用弟弟做点事。


在朱翊钧看来,这个弟弟可是非常重要,等到将来有一天说不定能帮上自己的大忙。


多陪陪太后、尽尽孝心,自己也能树立一个好哥哥的形象。


朱翊钧记得宋朝有一个皇帝,具体是谁已经忘记了,就把自个儿弟弟留在了皇宫里,成年了都不让出去,就是为了让他陪着太后。反倒是最后弟弟急得不行,恳求哥哥,你快放我走吧。


宫里面很快就忙碌了起来,除了朱翊钧一家以外。


现在正好对他们好一点,将来做事也有理由不是?


还有妹妹,或者说妹妹们,这将来都能帮上自己的忙。


太监和宫里都很高兴。


这些日子,宫里也是人心惶惶,冯保之后又死了几个人。


现在法事做完了,陛下也好了,这让他们皆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