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四章 请天师

第四章 请天师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张居正也是一阵头大,不禁看向李长生,想了想之后说道:“太后,不如让太医院的人都过来看看吧?”


这就是会诊。


李太后想了想,也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点头说道:“那就如此好了。”


她看了一眼儿子,眉眼之间全都是愁绪。


略微想了想,李太后说道:“张先生,要不请几个天师进来看看吧?”


李太后本就是小门小户出身,她的父亲就是一个木匠,对神鬼之事可谓是非常相信。现在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她自然也就起了心思。


朱翊钧躺在床上,听到这话,终于松了一口气。


张居正可是当年经历过嘉靖皇帝干的那些事。虽然臣子不好说皇帝的过错,可是当年嘉靖皇帝炼丹炼药,每年搜罗来各种珍品就花费了不少银子,耽误多少事?


还屡次因为炼丹炼药把宫殿烧毁,修起来不都是钱吗?


现在小皇帝还这么小,你搞这些,这要是再培养出一个嘉靖皇帝,那不完了吗?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终于把话题引到这上面来了。这要是没有一个道士进宫,自己可就白忙活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听了李太后的话,张居正一皱眉头。


他们这些文官可听不了这个东西,一方面是自小受的教育就是子不语怪力乱神,何况有嘉靖皇帝的前车之鉴,你还敢干这事?


李太后还是有些犹豫,转头看向儿子,眼中闪过一抹不忍。


儿子这个模样摆明就是撞鬼了,御医看有什么用?


这也就是张居正敢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换一个人早就收拾了。


这么干可不行!


张居正直接摇头否决道:“还是先让太医院的人看看。”


其实张居正也很头疼,皇帝这个样子明显就是招惹了什么东西。他虽然不相信,可是太后这里没办法过关啊!想当年,太后也经历过嘉靖皇帝的事情,怎么现在还相信这些?


可是眼前这种情况能看出什么来啊?


朱翊钧本身就是装的,身体没问题。


你敢说皇帝装病?可是皇帝也不像装病啊。


沉吟了片刻,李太后还是决定给张居正这个面子。她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听张先生的安排吧,先让御医们看看。”


“是。”张居正松了一口气,起身躬身行礼。


太医院的人很快就来了,开始给朱翊钧会诊。


李太后瞬间大惊失色,连忙跑到儿子身边,一把搂住了儿子,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一边哭一边喊道:“我的儿,我的儿子!”


听着太后痛彻心扉的哭声,看着皇帝歇斯底里发狂的样子,张居正一阵头大。


这位被万事万物都没有击倒的阁老,此时真的有一些不知所措。


“啊!不要啊!”朱翊钧突然大喊了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万分惊恐的大声叫喊着,双手胡乱挥舞挣扎着,“都离朕远点啊!谁也不要靠近朕!”


周围的人连忙退后了几步。


太医院的人更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生怕受到牵连。


现在皇帝病重,他们这些太医是最担心的。这要是看不好,搞不好他们都会被陪葬。现在能够救他的估计就只有张阁老了。


走出去之后,张居正沉着脸问李长生:“究竟是怎么回事?跟我说实话。”


张居正的表情很严肃,一副“你不说实话,我就弄死你”的架势。


皇帝生病,一副撞鬼的模样;太后伤心欲绝,这可怎么办才好?


隐晦的看了一眼李长生,张居正对着他使了使眼色,然后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李长生不敢怠慢,连忙跟着一起出去了。


张居正点点头说道:“就是。”


“是,阁老。”李长生点头说道:“陛下只是有点虚火上浮,又有一些伤心过度,其实都不算什么大问题,吃两副药就好了。”


“可是,阁老你也看到了,我给陛下服了药,可没有什么效果。”说到这里,李长生一脸迟疑地看了一眼张居正,期期艾艾地说道:“莫不是……真的有什么吧?”


到了这个时候,李长生也实在是顾不上太多了,毕竟太危险了,而且还指望着张阁老救命,于是连忙说道:“阁老,陛下的身子没什么大碍。”


说完,李长生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张居正。见张居正神色丝毫没变化,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像他刚刚这样的话,是绝对不敢当着太后的面说的。要是当着太后的面说了,太后非得弄死他不可。


“阁老,太后请您进去。”陈矩来到张居正的面前躬身说道。


“臣领旨。”张居正连忙躬身说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长生,张居正就迈步走了进去。


张居正一皱眉头,转头看了李长生一眼,“哼!”


李长生的心思自然瞒不过张居正。他们这些太医做别的不行,推卸责任都是一把好手。显然到了这个时候,他又起了这样的心思。陛下这么严重,谁也看不好,那怎么办?总不能承认自己无能吧?


那就把事情推到鬼神的事情上来,让那些道士来做。道士们能看好,那自然皆大欢喜;要是看不好,那就没得说了,死的自然是他们。妖言惑众,欺君之罪,直接拉出去砍了。


“张先生,找天师进来看看吧。”李太后沉着脸对张居正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张居正也不敢再说其他的话了。


太后已经急了,正所谓有病乱投医,何况皇帝的症状如此明显,身为太后,对儿子关切起来,那就没自己这个大臣什么事了。再信任你也不行,躺着的可是亲儿子。


太后估计是急得不行了,这件事情今天终究要有个决断。


李长生满脸苦涩,只能叹了一口气也跟了进去。


两人走进来之后,发现陛下已经稳定不再叫喊了,不过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牙关紧咬,模样非常虚弱。


张居正连忙向前走了一步,恭敬的说道:“是,太后。臣马上让人去宣召。”


这个时候如果再推辞,估计太后就会怀疑他别有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