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三章 万历皇帝“撞鬼”

第三章 万历皇帝“撞鬼”

作者:纣胄 返回目录

此时大殿之上,张居正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松了一口气道:“既然陛下没有大碍就好。冯公公如此,倒是让臣有些唏嘘了。”


张居正很无奈。


他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这几年终于把权力掌握在手里面了,想要大干一番,结果冯保死了。


“是啊。”李太后又点了点头说:“不过冯保的后事还要抓紧办。现在天气炎热,尸体还是不要留在宫里面了。何况皇帝需要静养,不能再为此心惊。”


“臣明白。”张居正连忙答应道。


显然陛下为了冯保晕倒的事情,太后很不满意。冯保的事情得赶快处理,快点翻篇。


闻言,张居正没有说话,心里面叹了一口气。


他其实已经想到了这个人选,没有什么其他合适的人了,张宏资历最高,威望也够。太后和陛下虽然没有像喜欢冯保那样喜欢张宏,但至少不讨厌。


这是一个很本分的太监。


迟疑了片刻,张居正说道:“太后,冯公公去了,这宫里面司礼监总是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掌管,不知太后可有人选?”


张居正有些紧张的看着李太后。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李太后沉吟了片刻说道:“张宏吧!”


“臣觉得甚为妥当。”张居正抬起头笑着说道:“张宏在宫里资深望重,做事也很老成,是个合适的人选。”


“那就这么办吧!”李太后点点头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张先生了。哀家去看看皇帝,想必皇帝也快醒了。”


“那臣就告退了。”张居正站起身子躬身道。


本分原本是优点,可是在张居正这里就不一定。他需要皇宫里面有人为自己说话,在太后面前配合自己,不需要这个太监有什么想法。


张宏却不是这样的人。


“张先生以为不妥吗?”李太后看着张居正问道。


只见一个太监狂奔而入,正是伺候在朱翊钧身边的陈矩。


陈矩进殿之后,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脸上全都是惊恐的神色,猛地说道:“太后,陛下,陛下醒了!不过陛下……”


张居正站起来看着陈矩,怒声问道:“陛下怎么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纷乱的吵成了一片。


李太后眉毛一挑。


她在这里见张先生,外面什么人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在这个时候闹腾?不要命了吗?


“是,阁老。”陈矩连忙答应道。


朱翊钧寝宫。


“朕的斩龙剑在哪里?快把朕的斩龙剑拿来!”朱翊钧披散着头发,状如疯魔,拉着一个内侍愤怒的问道。


陈矩一边磕头一边说道:“陛下醒了,不过说自己见鬼,现在正在四下乱逃,说是有鬼追。陛下还要让人取剑,说是要砍杀了什么东西。”


“我的儿!”李太后惊呼了一声,站起身就往皇帝寝宫跑。


张居正没有迟疑,连忙跟上,同时对陈矩说道:“马上让人去宫外面把刘守有找来,传召锦衣卫护驾。”


他的样子很吓人。


屋子里面凉风吹来,突然让人有一种阴风阵阵的感觉。


李太后这个时候已经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朱翊钧的疯样,直接就冲了上来,“皇儿!”


可怜这内侍已经被吓傻了,被朱翊钧摇晃了几下,翻了一个白眼就晕了过去。


周围的宫人跪了一地,谁也不敢上前,吓得瑟瑟发抖。


“区区妖孽,居然敢在朕面前作祟!”朱翊钧大声呼道,脸色也越发狰狞,仿佛是在咒骂什么东西,又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母子二人聚到了一起,朱翊钧转过身一把将李太后护在了身后,面带惊恐的说道:“母后,你快退出去,这里危险!皇儿保护你!”


陈矩这个时候也迎了上来。


“大胆妖孽,休伤我母后!”朱翊钧猛地大吼了一声,一拍胸脯一跺脚,“啊”的一声惨叫,一翻白眼,身子直接就向后栽倒了下去。


猛地转头看向李太后,朱翊钧大声说道:“母后不要过来,这里有危险!快让人把朕的斩龙剑取来,朕要保护母后!”


李太后听了这话之后,瞬间眼睛红了,眼泪下了下来。她不管不顾的朝着朱翊钧而去,大喊道:“皇儿,你这是怎么了?”


“母后!”朱翊钧惊叫了一声,直接扑向李太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李太后泪如雨下,早已没了平时里的端庄稳重,一把拉住了朱翊钧的手大声喊道:“传御医!快点传御医!”


张居正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站在朱翊钧身后的陈矩一把就扶住了皇帝,直接让皇帝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皇爷!皇爷!”扶住朱翊钧之后,陈矩大声呼唤着牙关紧咬翻白眼的朱翊钧。


可是没有什么用,无论他怎么叫,朱翊钧似乎都没有了反应。


这个时候,李长生从外面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御医。


看到朱翊钧虚弱的样子,几人吓得魂都飞了。


李长生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连忙来到朱翊钧的身边,开始给他号脉。


看着现场被掀翻的桌子、被踹倒的灯柱子,张居正的脸色黑如锅底。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朱翊钧,张居正脸色大变。


此时,朱翊钧正大口喘着粗气,翻着白眼,嘴角还吐着沫子。模样看起来十分吓人。说他随时会咽气都没有人不相信。


李长生摸了一会儿脉之后,脸上的汗滴不断往下流,整个人都有点多哆嗦了,脸色也变得苍白了些。


李太后怒瞪着他问道:“陛下究竟如何?”


李长生直接就趴在了地上,颤颤巍巍的说道:“太后,太后,陛下骤然伤了心神,惊惧过度,需要安神静养。臣马上开几副安心静神的方子。”


李太后紧张的看着他,目光之中带着审视。


刚刚你说陛下没事,可现在这是什么?


我儿这样子像是没事?


翻白眼、吐白沫、全身抽搐,这像是你说的没大碍吗?


意思很明显,我不太信你。


刚刚你就这么说,看看陛下现在。


看了一眼李长生,李太后没有说话。


李太后不禁转头看向张居正。


这个时候,就需要张居正出来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