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32章:最后的对决!

第132章:最后的对决!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切完凉州段玉的脑袋之后。


这个陌生的段玉,静静地望着地上的尸体。


足足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差不多好几分钟之后,他才缓缓道:“你之前的坚持明明是正确的,却被瀛州的段玉忽悠瘸了,真是让人扼腕,所以这些看似有理的高谈阔论真是害死人了,鸡汤有毒,却偏偏喜欢喝,可悲,可悲。”


说罢,他手中的利刃斩下。


将凉州段玉的一条腿砍了下来。


接着,他又将自己的一条腿砍了下来。


凉州段玉,得到的是修罗大帝的一条左腿。


开始了无比痛苦的过程。


修罗大帝的左腿生长出了无数的筋脉,钻入了他的体内。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这个陌生的段玉,将左腿按在自己的断腿之处。


然后……


整整一刻钟后。


这一切炼狱一般的痛苦结束了。


这是一个痛不欲生的过程。


但是……他一声不吭。


然后,他猛地一脚跺下。


顿时,凉州段玉的脑袋,直接灰飞烟灭。


修罗大帝的左腿,完整地生长在了这个陌生段玉的身上。


接着,这个陌生段玉再一次望着地上的尸体,看着被他砍下来的脑袋,缓缓道:“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段玉,那就是我!”


一会儿变成这张面孔,一会儿变成了另外一张面孔。


最后,呈现出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没有灵魂晶体,果然没有。”这个陌生的段玉叹息道:“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说罢,这个陌生的段玉开始变幻面孔。


整个人,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


整个过程,就好像无数的碎片重新组合一般。


然后,他双腿蹲下,猛地一跃!


整整用了几天时间。


段玉终于从凉州,再一次返回了瀛州。


段玉狂奔到了梦江沿岸,再一次骑上了海底魔龙,接着沿着梦江一路往东出海。


魔龙在海水快速游动,朝着瀛州方向而去。


本来他以为会看到瀛州的地狱。


本来他以为会看到尸横遍野,鲜血横流。


然后……


眼前的景象,让他无比错愕。


一切都没有。


他离开这段日子后,瀛州竟然恢复了许多生机。


本来他以为凉州的一切,会在瀛州重演。


但是……


甚至威海侯爵府,也得到了修复。


武冲之公爵,最终在这一场斗争中获得了胜利。


街道上的人群虽然不想繁荣的时候那么多,但也已经熙熙攘攘了。


海上的商船,也恢复到以往的三成。


但是……


当段玉回家的时候。


他几乎完全掌握了威海侯爵府的资源,距离他完全掌握瀛州已经不远了。


瀛州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止是段延恩和段白白,甚至连鬼觉大师,也无影无踪了。


……………………………………


凌霜已经不在家了,甚至两个孩子和福伯,也已经不在了。


当段玉要去找段延恩,还有段白白的时候,也已经不知所踪。


但知道段玉回来之后,武冲之公爵很快就来了,并且带来了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威海侯段玉,拯救西南行省,功在社稷,晋升为威海公爵,立刻进京述职,钦此!”


段玉回到了瀛州镇夜司,里面所有人都换了。


几乎一个都不认识了。


而这一次,他就显得有些平淡。


甚至有些欲言又止。


“臣遵旨!”


上一次,武冲之公爵对段玉非常亲密,甚至拉着他吃饭喝酒。


“段玉兄弟,一路保重!”


然后武冲之望着茫茫大海,还有上面的船只。


而且……他此时已经彻底拿下了威海侯爵府,却并不觉得有多么的高兴,反而显得思绪万千。


甚至是愁绪万千。


…………………………………………


次日,段玉离开了瀛州,乘坐官船北上,前往大武帝国的京城!


原本这些东西,能够让他非常兴奋,因为这里面很大部分都是属于他的财富。


然而现在,武冲之对这些东西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他站在了京都大门之下。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终于见到这个世界的中心了。


先走海路,再走陆路。


几天之后!


这是一个比瀛州还要巨大,还要繁华的城市。


只不过,他没有瀛州那么浪漫,繁荣的同时,显得有些肃杀威严。


大武帝国的都城,武京!


因为这是世界第一强国,所以这也是世界的中心。


真正的虎踞龙盘。


段玉刚要进入大门。


总之就是不轻松。


但但就武京的城墙,就足足有四十几米高,充满了无比的压迫感。


紧接着,京都大门缓缓打开,整整齐齐的兵马冲了出来,开始列队,然后猛地跪下。


“恭迎威海公爵进京!”


但此时,忽然一阵炮响。


整整八声炮响。


金碧辉煌,华贵逼人。


一个老太监上前道:“威海公,陛下有旨,您功劳盖世,赐您车冕,入宫觐见。”


“恭迎威海公爵进京!”


紧接着,金碧辉煌的车冕缓缓驶出,前后有几百名武士,几十名太监。


段玉也不客气,踩着这个小太监的背,登上了车冕。


这是御车吗?入目之处,无不金光灿灿。


“威海公,请上车。”


然后,有一个太监上前跪下,这是要让段玉踩着他的背上车冕了。


“闪!”


随着奏乐声起,上千名武士,几十名太监,举着各式各样的旗牌,拱卫着段玉,浩浩荡荡进入了京城。


“起!”


“净街!”


而且此时整个大道上,空无一人,就只有段玉一人队伍。


这是前所未有的待遇。


一条大道,从京都大门直通皇宫,称之为玄武大道,宽九十九米。


这是近乎奢侈的大道,就算在后世也很难见到。


之前也只有遇到帝国大战,凯旋的元帅,才有这等待遇。


…………………………………………


道路两边的百姓,纷纷用惊讶而又畏惧的目光望着段玉车驾。


就算封疆大吏入京,也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这皇宫倒是没有那么金碧辉煌了,而是更加威严肃穆。


一个大太监高呼道:“陛下有旨,宣威海公爵段玉觐见。”


这条大道,整整走了半个多时辰。


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


段玉穿着蟒袍,走进了皇宫之内。


穿过了重重叠叠的宫门和走廊,来到了一座山面前。


“陛下有旨,宣威海公爵段玉觐见!”


“陛下有旨,宣威海公爵段玉觐见!”


段玉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往上走。


爬完了两千级台阶。


这座山,仅仅只有六百米左右高。


山顶之上,有一座宫殿,称之为万寿宫。


但此时的段玉,只身一人爬台阶,前后左右都空无一人。


………………………………


这是最后的阶梯吗?


有些像,但又好像不是!


段玉走了进去。


里面,大武帝国的皇帝静静而立,望着一幅画。


终于来到了万寿宫的门前。


“嘎吱……”宫门缓缓打开。


段玉道:“这是千里江山图吗?”


千里江山图,北宋王希孟的作品,绝对称得上是稀世之宝。


段玉进入之后,万寿宫之门,缓缓关闭了。


“段玉,这幅画熟悉吗?”皇帝问道。


皇帝道:“不,不是,我是根据印象中画出来的,可有差错吗?”


段玉道:“陛下水平极高,不过和真迹还是有些不同的,却不能称之为差错,您的画更加霸气。”


皇帝道:“对,千里江山图。”


段玉道:“真迹吗?”


段玉坐了下来。


皇帝笑道:“对了,让你见一下,朕曾经的老师,出来吧。”


皇帝叹息道:“时间过得太久了,所以记忆难免出现了偏差。”


然后,他笑道:“坐!”


天机先生。


他竟然是皇帝陛下的老师。


顿时,一个仙风道骨的人走了出来,朝着皇帝跪下道:“臣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故人。


皇帝抽出了一副字,挂在了墙壁上,竟然是段玉写过的歪诗。


就是那一首瀛州春。


朝着皇帝行礼之后,天机先生又朝着段玉躬身拜下道:“拜见威海公爵。”


接下来,天机先生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久之前,皇帝陛下非常意外地去了瀛州,非常非常奇怪。


就仿佛只是为了去和段玉见一面,聊了几句。


百里娇啼印落红,秦楼楚馆艳旗风。


瀛州四百八十妓,多少楼台云雨中。


段玉道:“不曾写过的。”


皇帝陛下道:“我也没有写过诗,一首都没有写过,你可知道为何?”


而聊天最核心的内容,除了去凉州之外,便是为了这首歪诗了。


皇帝陛下微笑道:“段玉,你除了这首诗之外,可还写过其他诗吗?”


然后,他望向了段玉道:“比如你的这首诗,尽管改黄了,改得恶俗了,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江南春》。所以仅仅这一首歪诗,就已经完全暴露了。”


“杜牧的《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段玉道:“不知道。”


皇帝陛下道:“因为我的脑子里面有太多的好诗了,但是又绝对不能抄。这个世界太诡异了,我们来得也很诡异,所以任何东西都可能成为破绽,比如一首诗都能暴露你的真实身份。”


段玉道:“陛下见笑了。”


皇帝道:“那你为何不要呢?你应该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一加一,大于二。如果你得到了修罗大帝之腿,你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听到这首属于上古地球的诗句,段玉依旧毫无反应。


皇帝陛下接着道:“段玉,你确实是厉害的,真的靠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凉州的那个段玉,让他几乎心甘情愿地愿意把他的那条修罗大帝之腿给你。你这煽动人心的实力,真是让人钦佩啊。甚至让我想起了曾经的德国元首,就是靠着煽动人心的能力,登上了权力的巅峰。”


段玉道:“李宗吾。”


皇帝道:“对,写《厚黑学》的李宗吾,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完全可以比谁都狠,比谁都黑,但偏偏却是一个谦谦君子,所以果然是知易行难。”


段玉道:“您也知道,我是真诚的。若我不真诚,也说服不了凉州的兄长。”


皇帝叹息道:“幼稚天真,害人害己。你也清楚地知道,黑暗森林理论,结果轮到了自己,却一塌糊涂。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你能猜到是谁吗?”


段玉摇头。


皇帝道:“我可以给你机会的,我可以给你时间,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你可以用任何理论说服啊,你可以用任何手段说服我。”


段玉道:“想必是这样的,皇帝陛下。”


皇帝又道:“几天之前,你在凉州成功地说服了他。那么今天在皇宫,你打算怎么办呢?你打算用什么方法,说服我呢?”


段玉道:“陛下,我虽然谈不上非常能够识人,但也清楚地知道,那些人可以被说服,而哪些人是不可能被说服的。陛下就是那种不可说服之人,我也不必浪费口舌了。”


皇帝陛下叹息道:“那真是可惜了,我是很想再一次听到你的高谈阔论的。但既然你不说,那也就勿要怪我,不给你时间了。”


皇帝缓缓站起身,道:“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段玉,那就是我!所以非常抱歉,其他的段玉,我全部都要灰飞烟灭,挫骨扬灰!”


……………………………………


注:终于写完了,谢谢大家!有月票的恩公,可以给两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