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18章:最让人战栗的真相!

第118章:最让人战栗的真相!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这场爆炸的效果,实在是太猛烈了。


爆发出来的光芒,真的要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足足好一会儿时间,都完全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


但……段玉的氪金魔眼,清楚地见到了。


眼前忽然身影一闪。


光线非常强烈,而这个身影速度快到了极致。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因为氪金魔眼的话,哪怕武功再高,也绝对发现不了。


整整过去了好几分钟,众人的眼睛才渐渐恢复了。


再看整个红雪广场,已经被炸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


而修罗大帝手臂,也已经灰飞烟灭,连一点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然后,这些人缓缓起身。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剑宗高层道:“如今,总算是大功告成了,彻底消灭了修罗隐患。”


唯恐悬挂在空中的那支巨剑,已经散发着蓝色的光芒。


几百名剑宗和五大门派的高手,缓缓收起了自己的内力,这支巨剑才缓缓黯淡了下来。


天机先生朝着帝国钦差大臣道:“世俗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帝国钦差大臣躬身道:“请诸位前辈放心。”


天机先生道:“我们众人,也能睡一个安稳觉了。”


接下来,剑宗高层道:“如此,那我们便回去了。”


余万廷朝着段铁锤道:“铁锤,跟着爹爹回剑宗吧?”


段铁锤看了一眼余万廷,无比的失望,摇了摇头。


然后,剑宗高层,天机先生,还有五大门派的所有人,全部退走了。


唯独留下了十几个人,处理后事。


然后,她静静抱着昏厥的段红勺,一动不动。


余万廷道:“铁锤,这是修罗的后代,你不要自误。”


接着,她又看了一眼段玉,更加失望。


段铁锤一字一句道:“从今天开始,我不认什么父母了,当然我也没有丈夫了。”


曾经,他多少次想要杀掉段红勺灭口。


但是现在,见到绝美无双,却又虚弱无比的段红勺,内心真是无比的复杂。


段铁锤道:“那你们也杀了我啊,把我当成修罗余孽杀了啊。”


余万廷望着昏厥的段红勺,目光微微一阵抽搐。


现在,修罗大帝之手被毁掉了。


修罗段延恩也死了。


余万廷内心清楚地知道,他不光彩。


因为长时间受到了修罗段延恩的黑暗腐蚀,他的内心是不纯粹的,他一心想要找到威海侯爵府的传世之宝,就是为了天下无敌,绝不仅仅只是为了什么天下正义。


或者更加透彻一些。


这些年,他对段红勺真的没有什么仰慕之情吗?


段红勺完全一无所有了,甚至连段氏家族也没了。


所以,对于段红勺他还有杀意吗?


只不过,段红勺在温柔之中带着高不可攀的傲慢。


而余万廷很聪明,也非常有自尊,不会去自讨没趣。


当然,他毫不怀疑自己对辛垂杨的感情。


但是……段红勺可是第一美人,她的美丽是超越人类正常范围的,是辛垂杨不能比较的。


只不过他非常聪明,而且理智,不会践踏自己的尊严,去跨越雷池半步,向段红勺做什么表白。


但是现在,段红勺是必须要杀的。


但内心深处,真的没有仰慕吗?


不可能没有的!


段铁锤一手保住段红勺,一手握着战锤,寒声道:“想要杀她,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啊!反正她一无所有了,我也一无所有了,我们就相依为命吧。”


接着,她对着段玉的方向,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因为,她可是修罗后代。


所以,余万廷,辛垂杨,还有剑宗高手,将段红勺团团包围。


她觉得所有人都是王八蛋,包括段玉,她要站在段红勺这一边,哪怕好几天之前,她内心还一直怀疑段红勺不是好人。


她很聪明,但是也很莽,凡事都听从内心。


此时在她的心中,其实并没有理出清晰的正义和邪恶,也无法真的分辨出谁对谁错。


但是,爱憎却非常清晰。


“让开,不要逼着我对你动手。”辛垂杨冷冷道。


段铁锤道:“你动手,我可能是从你的肚子经过,但我们两人其实没有什么关系。”


辛垂杨拔剑,想要诛杀段红勺,斩草除根。


而段铁锤是她的亲生女儿,挡在她的面前。


见到自己躺在了段铁锤的怀中,目光顿时一阵温柔,眼眶顿时湿润。


“小锤,他本来是我的,我等了他二十几年。但是当他来了之后,我这边倾尽所有温柔,他却没有什么反应,对我是陌生的。”


辛垂杨二话不说,直接就要动手。


而此时,段红勺睁开美眸,醒了过来。


“小锤你曾经跑了,我没有阻止,觉得你跑了也好。但后来你又回来了,还很喜欢他,我就成全了你们。现在想想,我这样做也对不起你。我们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是不是就会被蒙蔽了内心和双眼,一厢情愿地想象他有多么好。”


段铁锤沙哑道:“你也别说这样的话,我早就知道,段玉他不是个东西。反正我也没有吃亏,寻欢作乐,你情我愿的。只不过从今以后,我就当他死了。”


“而且整个过程,他也一直怀疑我居心叵测,尽管他不说,我却能感觉得到,他内心深处望向我的目光,就好像我是他调查案子的幕后黑手一样。”


“而且我也在想,单纯从名声上而言,我好像长了他一辈。如果让他继承威海侯爵府之位,想要好名声,想要名正言顺,就不能和我在一起,而是要娶你。”


来到了段玉的脚底下,修罗段延恩的尸体就在这里。


此时他蜷缩成一团,完全成为了干尸一般,完全死透了。


段红勺缓缓起身,望着余万廷,还有十几名剑宗高手。


她丝毫没有理会,而是缓缓走到广场中央。


此时,辛垂杨继续带着十几名剑宗高手过来了。


十几个人,纷纷拔剑,指向了段红勺。


段红勺蹲下娇躯,缓缓抱起父亲段延恩的尸体,轻轻贴着他干枯的面孔。


“爹爹,这样也挺好的,你也不需要背负这么多了。”段红勺柔声道。


“段玉,你继续你正义的事业吧。”段红勺道。


然后,她握着匕首,直接刺入了胸膛。


“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己来。”段红勺柔声道。


接着,他从段玉的腰带上抽出了匕首,就是段玉之前刺穿修罗段延恩心脏的那支匕首。


余万廷面孔一阵抽搐,转过脸去。


而辛垂杨,却满脸冷酷上前,检查段红勺的脉搏,呼吸,心跳,还有丹田。


鲜血从嘴角溢出。


“爹爹,我来陪你了。”说罢之后,段红勺气绝。


接着,段红勺和段延恩的尸体,往后一倒,坠入广场上巨大的洞穴之内。


不断下坠,下坠。


确保段红勺已死。


然后,她转身走开。


辛垂杨来到余万廷门前道:“走吗?”


余万廷望向了段铁锤。


“扑通!”


掉入了深渊之内,坠入了暗红色的岩浆之中,翻滚起一阵岩浆火花。


辛垂杨背起了余万廷,带着剑宗高手离去。


接着,帝国钦差大臣来到段玉面前道:“段玉,我三日之后进京,你可要随同我一起去?”


辛垂杨道:“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路,她已经大了。”


余万廷点了点头。


江东总督上前道:“段玉,我们一起回去?”


段玉道:“我再待一会儿。”


段玉道:“这不符合规矩吧。”


帝国钦差大臣道:“你放心,今日之战,你功在千秋,我和江东总督在奏折上会写得清清楚楚的。”


林书同,林彤彤走了过来,拉着段玉的手道:“师兄,回家吧。”


段玉朝着她一笑道:“你们先回,我过一段时间来。福伯,带两个孩子回家。”


江东总督点头道:“好。”


然后,他下令将虎剑之,凌霜,宋青书等等昏厥不醒的人,全部抬上担架,带回瀛州城医治。


广场周围的人,不断离去。


不知道为何,等所有人走了之后,这个红雪堡广场竟然显得阴森了。


“是。”福伯道。


然后,他也带着两个孩子回家了。


几大门派的人走了。


甚至,威海侯爵府的那些人也走了。


这里死了几万人,很让人不舒服。


帝国的军队走了。


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威海侯爵府吗?还有段氏家族吗?


段玉没有理会他们,段铁锤也没有理会他们。


最后,留下了几个威海侯爵府的几个义子,呆呆地望着段玉,望着段铁锤。


茫然无措。


段铁锤举着战锤,缓缓走了过来。


她望着段玉道:“本来想要一锤将你砸死的,但是一来舍不得,二来我也有些不清楚你究竟错在哪里。仿佛不管从哪里说,你都没有错。但在最后关头,我是选择站在了段氏家族这边,所以我是无法原谅你的,从今以后,你我再无瓜葛。”


于是,他们也走了。


最后,整个广场就剩下了段玉,还有段铁锤两个人。


然后,段铁锤也走了。


整个威海侯爵府红雪堡的广场上,就剩下了段玉一人。


铁锤撕掉了自己的袖子,扔在段玉的面前。


她跪了下来,朝着段红勺坠落的方向道:“姑姑,多谢你的养育之恩!”


一个时辰,三个时辰。


天亮了……


他就这么静静坐在地上,手中捧着天佛舍利,此时已经几乎暗淡无光。


时间过去了很久。


太阳落山。


天黑了。


段玉依旧没有动。


又过了一天。


天又亮了。


段玉此时才起身,整个人摇摇欲坠。


段玉依旧坐在原地。


又一夜过去了。


下一秒钟。


他躺的床,猛地张开。


他踉跄地走到了红雪堡之内,进入房间,躺在床上。


然而……


整整坠落了几十上百米,终于停了下来。


他整个人摔入了一具棺材之内。


段玉直接坠落了下去。


不断下坠,下坠,下坠。


这具棺材,不断地漂啊,漂啊。


完全漫无目的地漂着。


而这具棺材,就曾经是段延恩干尸所躺的那具棺材。


只不过,此时这具棺材,已经完全漂浮在了暗红色的岩浆之上了。


一支手臂翻涌了上来。


这支断掉的手臂,看上去没有太多特殊的。


忽然……


暗红色的岩浆,猛地翻开了一道裂缝。


也没有虬结的筋脉。


更没有黄色的光芒。


一点都不恐怖。


没有尖尖的指甲。


这支手臂竟然自己开始游动,朝着段玉的方向游了过来。


好一会儿,它仿佛感觉到了段玉的存在。


就像是一支普通的手臂,在可怕的岩浆里面沉浮着。


下一秒钟!


这支手臂直接爬上了段玉的头顶,用手指翻开他的眼睛。


然后,这支断臂直接将大拇指按在了段玉的氪金魔眼上。


这支断臂,攀爬上了段玉所在的石头棺材。


进入棺材之内。


刹那间……


他几乎要窒息了。


直接按在眼球上。


顿时,段玉视野之内,出现了无比巨大的指纹。


而是因为,这熟悉的指纹是属于他的。


准确地说,这熟悉的指纹,是属于地球上段玉的。


他此时是完全无法动弹的。


让他窒息的,不是有人捂住了他的口鼻。


这就是他大拇指的指纹,而且因为曾经开罐头的时候割伤了,所以指纹上还有明显的一道伤痕。


他毛骨悚然。


在地球上,段玉瘫痪了,无聊至极,又喜欢悬疑侦探。


所以对指纹之类的东西,研究得很深,尤其对自己的指纹,了如指掌。


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这意味着什么?


他开始颤栗。


开始颤抖。


仿佛验证了身份。


这支断手从段玉的头上离开了,从他的腰上抽出了匕首。


他穿越后,这具身体不属于他,所以指纹也不一样。


而现在地球上这只手的指纹出现了,那意味着这只手属于自己?


下一秒钟……


这支断手,自己爬到段玉的断臂的伤口上。


这支断手猛地斩断了段玉现有的手臂。


无声无息,一点都不疼。


伸出了无数的筋脉,猛地钻入了段玉的体内。


“啊……啊……啊……”


……………………………………


注:终于写完了,晚上争取十一点半左右更新,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