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06章:段铁锤之爱!比死亡还恐惧!

第106章:段铁锤之爱!比死亡还恐惧!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段铁锤目光落在段玉身上,手一指道:“他。”


顿时间,其他一个义兄弟脸色大变。


老五道:“这,不合适吧。段氏家族的历代家主,不论武功,权谋,手段都是绝顶。而这段玉不仅仅是朝廷的人,而且手无缚鸡之力,还曾经是青楼的相公,让他成为段氏之主,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对,对。”老七道:“就算现在危机万分,就算段氏家族要遭遇灭顶之灾,却更需要一个强大而又英明的领袖,如果让段玉成为主君,整个威海侯爵府,谁人能服?”


一时间,这一场婚事竟然谈不下去了。


段铁锤原本没有那么想要嫁给段玉的,但现在听到所有人都反对,她反而怒了。


老四道:“我已经成亲了,所以早就退出了竞争。但我也要说一句公道话,哪怕现在是特殊时刻,但段氏家族已经强大了百年,统治了几千里海域上百年,所以哪怕在毁灭前的一刻,也要保留属于段氏家族的威严。


这三人开口之后,除了老三之外,几乎每一个义子都开口反对。


段红勺目光望着所有人,她没有出言呵斥,而是淡淡道:“老大,你跟我进来。”


第一义子微微一愕,然后跟着段红勺进了书房。


“我想要嫁给谁,就嫁给谁,哪里轮得到你们说三道四?”段铁锤怒道:“既然你们都反对,那我还嫁定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老大缓缓道:“夫人,小姐,我只想说一句,段氏家族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所有人的段氏家族。所以小姐的婚礼,不仅仅是她个人的意愿,也代表了所有人的利益。”


段红勺点头道:“也就是说站在你个人的立场上,无法接受效忠段玉是吗?”


第一义子道:“是的。”


段红勺道:“老大,你反对铁锤嫁给段玉?”


第一义子道:“对,我不能让段氏家族彻底断送,不能任由一个青楼相公,成为大家的主君。”


枫叶有霜分外红,红到浓处雪纷飞。


段红勺道:“诗写得不错啊,老大!那么这两句诗,究竟想要送一个什么情报呢?”


段红勺没有说话,而是拿出来一本书,翻开之后,里面露出了一片叶子。


轻轻吹了一口气,这片红叶竟然显示出来一行字。


这话一出,第一义子面色剧变。


紧接着,段红勺从这本书里面,拿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红叶。


第一义子道:“夫人,您说什么?我听不懂。”


段红勺道:“我是应该称你为威海侯爵府的大公子,还是该称你为大武帝国黑龙台的云忍呢?”


“你的父亲叫云唐,段氏家族麾下的一个船长,管着九百人,是最根正苗红的段氏海盗。”段红勺道:“但从他开始,就已经是黑龙台的间谍了。而他本身并没有什么任务,唯一的任务就是培养你成为二代间谍,让你的身份,无懈可击。他在黑龙台的代号,叫作霜降。”


“你的父亲云唐,目前已经退休了,正在瀛州的一个商行做管事,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吹了一口气。


这些红叶,都显示出来了字迹,全部都是诗词。


片刻后,第一义子浑身颤抖,直挺挺跪了下来。


“夫人……我是黑龙台的密探,但……在我的心中,在我的精神中,我真正效忠的都是威海侯爵府,都是段氏家族,某种程度上,我和帝国黑龙台只是互相利用。我生在瀛州,长在瀛州,海盗的血液已经铭刻到我的骨子里面了,不是每一个二代间谍,都是真正的间谍的。”


“这是你父亲,母亲,弟弟妹妹的地址,还有画像,要不要和他们团聚?”


段红勺依次将画像拜访在第一义子面前。


“老大,关于你的秘密,我全部都知道,却引而不发。我相信你的内心是效忠于段氏家族的,水至清则无鱼,段氏家族权力太大,无数人盯着我们,所以会想尽一切办法渗透进来。我们段氏唯一能做的,就是争夺人心。什么是效忠,人心才是效忠。”


“老大,我想要问你,关于你我了解得很多,甚至比你自己都了解你。”段红勺道:“那你觉得我的眼光就差吗?至少我的眼光会比你们差吗?我选择段玉成为铁锤的丈夫?为什么?”


段红勺没有说话,而是将这些藏有密信诗文的红叶,全部放在烛火上燃烧。


“老大,你觉得我向你展示这些,是威胁你吗?”段红勺摇头道:“不,不是威胁你,而是说服你。”


“你去把老二叫进来。”


接下来,段红勺对这几个义子,一个接着一个轮着谈话。


“我看中段玉,为什么?你好好去思考这个问题,我是不是能看得比你们远,比你们深?”段红勺道:“老大你放心,关于你是黑龙台密探的秘密,到我为止,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了。而且黑龙台也不会再有任何命令给你了。不管你是不是同意段玉和铁锤的婚事,我都不会拿这个秘密威胁你,我不会对自己人下手。”


第一义子颤抖着,深深鞠躬,然后退了出来。


最后……


每一个人都谈过话了。


每一个义子进去的时候,都充满不安,还有抗争,不服。


但是出来之后,每一个人都眼睛通红,微微颤抖。


段正宇点头道:“我不反对。”


段红勺道:“每一个义子,我都谈话过了,唯独没有找你谈话,可知道为何吗?”


唯独剩下一个人,那就是老三,段正宇。


“老三,你支持段玉和铁锤的婚事吗?”段红勺问道。


这话一出,老三段正宇脸色瞬间煞白。


段红勺缓缓道:“首先,你是镇夜司的卧底,田归农派你来的。当然这并没有什么,田归农是一个英雄,段玉也是镇夜司的人。”


段正宇道:“因为,我没有反对,我服从您的意志。”


段红勺道:“不,不是的,因为你真正背叛了我们。”


“所以,你这是背叛。”段红勺淡淡道。


顿时,老三段正宇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


“但是,你不应该为了段天罡,而陷害我,陷害段玉。你出身于镇夜司,对于修罗一族完全有你自己的理解,我相信你一直都藏有识别修罗余孽的特殊仪器。假段天罡几乎所有时间,都隐藏得非常完美,但难免会百密一疏,你真的不知道他已经堕落与黑暗修罗了吗?”


“就算你不知道段天罡已经黑暗堕落,成为了修罗余孽。但是你知道,假段天罡一直在试图谋杀我,追捕我。你给予配合,在我和假段天罡之间,你毫不犹豫选择了他。”


段红勺道:“还好,在最后关头,总算保留了体面。既然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那你就把脑袋伸过来吧。”


老三段正宇拳头微微一握,仿佛本能想要反抗,但很快就放弃了。


段红勺道:“而如今你效忠的那个假段天罡是修罗余孽,他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带你走,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对待你呢?”


老三段正宇闭上眼睛,足足好一会儿睁开,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一缕头发,从老三段正宇的头上飘落。


段红勺道:“在假段天罡和我之间,你选择了效忠他,而来害我。这件事情,我惩罚过你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随便你去哪个地方。黄金和银子,你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当然镇夜司会不会对你清理门户,我就管不了了。”


接着,他真的伸长了脖子。


段红勺一剑划过。


老三段正宇站在原处好一会儿,然后深深鞠躬,接着转身离去。


………………


老三段正宇微微一愕。


段红勺挥手道:“走吧,走吧。”


“但是,我不会用阴谋,也不会谋杀。不管你们有什么致命的把柄,从现在这一刻,这些把柄都灰飞烟灭了,没有任何人可以用这些把柄陷害你们。”


“那个假段天罡走了,所以就由我来暂代段氏之主。我们大概率是渡不过这一场劫难的,整个瀛州都会变成地狱。”


最后,段红勺望向其他几个义子。


“因为段氏家族的特殊传统,所以每一代主君争夺,几乎都是血雨腥风,非常惨烈。”段红勺道:“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们,我是看中了段玉,想要让他继承家主之位。”


“只有通过了表决,段玉才能成为新的主君。而这个表决是不记名的,没有人会逼你们,没有人会害你们。”段红勺道:“我知道,没有阴谋的政治都是天真的。我不想害你们,也不想逼迫你们,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你们未来都是段氏家族的骨干,中流砥柱,我希望你们是发自内心,发自灵魂地效忠段氏,去热爱这个家。”


“最后,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同意段玉和铁锤的婚事吗?我觉得你们作为兄长,她们的婚礼,需要得到你们的祝福。”段红勺柔声问道。


“但如果万一我们渡过了这一场劫难,未来段玉能不能成为新的段氏之主,要经过我们在场所有人的表决。”


“你们每一个人手中,都有一票,铁锤也有一票,而我有两票。”


段红勺道:“很好,那我们立刻着手准备婚礼。距离瀛州的末日,仅仅只有十四天了,所以要抓紧时间了,今天晚上就拜堂成亲吧。”


……………………


老大缓缓举起了手道:“我……同意。”


紧接着,老二,老四,老五,老七,老八,全部举手,表示同意。


段玉没有说话。


段铁锤道:“我不是要嫌弃你啊,好吧,事实上我是挺嫌弃你的。你是我见过男人中,非常吸引人的一个,也是最让人心动的一个。但你和我想象中的夫君,差别太大了。我想象中的夫君,强大,高贵,正义,冷酷,而你……”


段铁锤和段玉,躺在红雪堡的屋顶上,望着天空。


“段玉,我感觉有点怪。”段铁锤道:“我们就这样要成亲了?”


“但是一想到要嫁给你,未来要和你一起生活,我其实不厌恶,甚至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所以我响起了一句话,天真的女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一个什么男人。以为自己想要一个英雄,实际上内心深处想要的是一个人渣。”


段铁锤打了一个寒颤。


“你这样的男人,应该早就被我打死一百遍了。”


段玉道:“来戏剧化了。”


段铁锤道:“对,仿佛有一只手,抓着你的脖子,把你提在空中,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走,接下来又该怎么走。就好像你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物件。段玉我很不安,非常非常不安,甚至当我父亲被揭露是修罗余孽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不安。”


“所以,我对嫁给你这件事情,尽管远远没有做好心理建设,但是却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但是,仿佛这场婚事不应该是这样开启的。”段铁锤道:“这一切太……太,我形容不来。”


段铁锤道:“去哪里?”


段玉道:“去东边的海面。”


然后,她转过头,望向段玉道:“我不怕死,真的!我一点都不怕死,但是我真的很怕,会有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


段玉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握住了她的手道:“走吧,跟我来。”


段铁锤一把夹住段玉在腋下,然后再一次开启了狂飙模式。


从山上,不断往下跳。


段铁锤道:“现在?三个时辰后,我们就要拜堂成亲了啊。”


段玉道:“走吧。”


半个多小时后,来到了东部的海面之上。


段铁锤道:“现在呢?去哪里?”


每一次跳跃,都超过十几米。


不断跃起,落下,跃起,落下。


段玉道:“你上船,走!离开这里,千万千万不要回头。”


段铁锤道:“那你呢?那我们的婚礼呢?”


段玉道:“你走,离开瀛州,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回头。”


……………………


注:第二更终于写完了,呜呜呜!


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