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04章:段玉的婚事!绝世修罗!

第104章:段玉的婚事!绝世修罗!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修罗余孽余万廷走了,却留下了满目苍夷的现场。


这一战,起码死了几千人。


美轮美奂的威海侯爵府,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大批的人马,正在清理战场。


天机阁等超脱势力的外门代表也没有离开,而是依旧站在原地,呆呆望着修罗余孽余万廷离去的方向。


段铁锤依旧握着段玉的手,整个娇躯甚至还在微微发抖。


接着,她忽然指着如梦道:“不要放过那个妖女。”


顿时,所有人目光也都望向好如梦。


段红勺柔声道:“铁锤,不许没礼貌。”


然后,他走到如梦的面前道:“接下来,我们要开一个会,商议一下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剧变,迎接十五天之后修罗的到来,你要参加吗?”


段玉点了点头。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段铁锤皱眉。


如梦摇头道:“我不参与。”


然后,她径自走开,经过段玉身边的时候,她问道:“有兴趣聊两句吗?”


如梦道:“看到刚才这一幕,你有想到什么吗?”


段玉道:“力量的失衡,能量的失衡。”


段玉跟着如梦,来到广场的角落,俯瞰威海侯爵府的山坡,还有远处的海面。


而背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混乱的战场痕迹。


段玉点头道:“对,这话是谁说的?”


如梦道:“钦天阁的某位先祖。”


如梦道:“对,力量的失衡。这个威海侯爵府庄园是何等之美丽,乃至整个瀛州城,如此富饶。但是刚才仅仅一个修罗余孽,就造成了这么大的毁灭,使得这份美丽,乃至整个城市,都显得如此脆弱。”


“城市是我们人类文明的象征,是有这么一段话吧?”如梦问道。


段玉道:“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五大宗是超脱势力,而钦天阁,镇夜司等等,也是它们孵化出来的世俗力量。而天机阁,天剑阁等等,则是办世俗,半脱俗的力量?”


如梦道:“对。”


段玉道:“几大帝国的钦天阁,一开始是不是也脱胎于五大宗?”


如梦点头道:“对。”


段玉道:“你真不知道?”


如梦道:“不知道。”


段玉道:“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修罗的力量确实太过于强大,几乎到了失衡的地步了。对了,我想要问你,你可知道你的师兄余万廷被修罗吸引,堕落黑暗了吗?”


如梦摇头道:“不知道。”


段玉道:“是为他而悲哀,还是为其他人而悲哀。”


如梦道:“为这个世界而悲哀。”


段玉道:“你现在知道了,有何感想?”


如梦道:“悲哀。”


如梦道:“我……仿佛看到了剧本的轨迹。”


“剧本?”段玉惊讶。


她说这个话的时候,美眸是盯着段玉的。


段玉道:“为何?”


如梦道:“是啊,我是一个艺术家,所以相对纯粹,而且偏爱思考。”


段玉道:“那么作为一个艺术家,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如梦道:“对,是剧本。不管多么离奇,多么诡异,多么跌宕,但剧本它终究是有痕迹的。”


段玉道:“你知道得很多。”


如梦摇头道:“不行了,当日你都没有睡我,我们俩的感情,也没有上升到那个份上。我还要留着我自己,去感受更多的艺术。”


然后,她就这么走了。


如梦道:“在这一场大戏中,你以为是喜剧,其实是悲剧。你以为是悲剧,其实是戏剧。有些人以为是导演,结果确实演员。有些人以为自己是路人,结果确实主角。有些人以为自己是主角,结果确实炮灰。有些人像是导演,结果还真是导演。”


段玉道:“就这些吗?你还能对我说得更多吗?”


段玉道:“哪个故事?”


如梦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离开了。


给人感觉就是,她原本兴致勃勃打算玩这一场大戏的,忽然间,她不想玩了。


走下台阶的时候,如梦忽然转身道:“段玉,记住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


如梦大家返回了仙音阁。


而这里已经彻底成为了死地,满地的尸体。


………………………………


傍晚时分!


而现在……这一切结束了。


之前的狂热和璀璨,在今日的剧变之中,仿佛变得不值一提。


以前每一天晚上,她都在这里演奏,每一天晚上都人山人海。


无数人为他疯狂,她成为了整个瀛州,最光芒四射的女人。


一曲一曲地弹。


从《柔声倾述》到《云宫迅音》,然后又到了《破晓》。


当然,今日之剧变,比起十五日之后,又更加不值一提。


如梦拿去古筝,开始弹奏。


整整一个半时辰后。


如梦把二十几首曲子,从头到尾弹奏了一遍。


下面已经没有观众,没有崇拜者了。


所以,是不是重复演奏,已经没有关系了。


美丽绝伦,如梦如魅。


“你的话,太多了。”这个美妙的身影道:“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最坏吗?”


在她琴声落下的时候。


一个绝美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如梦道:“我知道得也不错,还谈不上剧透的地步。”


美妙身影道:“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内心知道了一点东西,就这么藏不住吗?见到段玉后,就这么想要明示暗示吗?为什么呢?”


如梦道:“哪一种人?”


美妙的身影道:“我们看戏,或者看书,对后面的剧情,对人物的结果充满了期待。结果有人在前面几页,就直接剧透了,害得后面的故事,寡然无味。这种人最坏,最歹了。”


如梦道:“或许是故事听多了,对故事里的人,有了一点点执念,一点点情感。”


“多余了……”这个美妙身影道:“真的多余了。”


如梦没有说话。


美妙身影道:“你当时制造琴女诅咒案的时候,杀人无数,其中包括一个最爱你的段天命,你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甚至对于她的痴情,还表现出了高高在上的鄙夷和不屑。为何见到段玉,就想要对他说不该说的话呢?就这么忍不住呢?”


如梦永久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然后,她的手,轻轻拂过如梦的双眼。


然后,她来到如梦的面前,伸出玉手,缓缓进入如梦的嘴里。


“啊……”


“你没有完全剧透的能力,但是却有剧透的想法,而且还充满了幻想的能力,所以这只是对你最简单的惩罚。”美妙身影缓缓道:“不过,我留下了你一双手,你还可以弹琴。你不是喜欢弹琴吗?以后就只弹琴吧。”


然后,这个美妙身影脚下轻轻一点,如同纸鸢一般飘飞走了。


顿时间,如梦美丽无双,如梦如幻的双眼,瞬间失去了光芒。


她彻底看不见了。


红雪堡内,段红勺依偎在段玉的怀中。


“明天要开会,打算商议几件事情。”段红勺道:“现在是特殊时刻,有些事情可能反而容易做。”


………………………………


半夜时分!


你这离题够快的啊?


段玉道:“略知一二,他非常非常强,一人一剑,斩杀了强大无比的修罗。”


段玉道:“什么事情?”


段红勺道:“小玉,你可知道五百年前,那个斩杀修罗的剑宗传人吗?”


段红勺道:“对,拯救无数人的英雄。名字应该被万人敬仰,铭记于心。那你可听说过他的名字吗?”


段玉道:“并没有。”


段红勺道:“这个剑宗传人的名字叫左丘,在你的印象中,他如何?”


段玉道:“拯救无数人的英雄。”


五百年前那个修罗可是屠杀了五城,这左丘一人一剑,斩杀修罗,何等英雄,何等豪迈?立下了不世之功,怎么被开革出门,而且还万里追杀?


“小玉,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秘密了。”段红勺柔声道:“秘密看上去是没有重量,但实际上当秘密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承受不住而崩溃瓦解的。”


段红勺道:“事实上,他斩杀了那个强大的修罗之后不久,就被剑宗开革出门,接着被万里追杀。”


段玉惊愕。


“我爱你,我在梦中与你度过半生。甚至此时此刻,我都有些分不清楚梦幻和现实,但你只需知道,我比想象中的更加爱你。”


然后,她深深吻上了段玉。


然后,她轻轻覆盖在段玉的身上,吻着他的嘴唇,望着他的双眼。


“小玉,我会为我们的未来,竭尽全力的。”段红勺的双眸,望着段玉绽放出万丈情丝,缠绵道:“我知道这一切会很难,但我愿意付出一切,换取我们的将来,我们美好的将来。”


这是段铁锤砸地的声音。


她每一次都是这样出现的,腾空而起,狠狠落地。


而此时,外面又响起了一道声音。


“砰!”


段红勺依依不舍地离开段玉的怀抱,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


显得非常霸气。


“我来了。”然后,段铁锤道。


段铁锤拼命摇头。


段红勺道:“其实,你连段氏家族的基业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


段红勺和段铁锤站在了红雪树之下,俯瞰整个瀛州城。


“铁锤,你愿意段氏家族的基业,断送在我们手中吗?”段红勺柔声问道。


顿时,段铁锤一愕。


这……是不是太快了啊?


段铁锤道:“对,我不完全知道,但这也不妨碍我不愿意它断送在我们手中。”


段红勺道:“铁锤,你愿意嫁给段玉吗?”


修罗余孽余万廷说了,十五日之后,他的主人就要亲自出现,向威海侯爵府索要那个宝贝,能够天下无敌,君临三界的宝贝。


而到了那一天,整个瀛州都会变成地狱。


怎么一下子就快进到这了?不是应该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吗?


段铁锤道:“当务之急,不是应该迎接十五日之后大劫难吗?”


那这个修罗余孽的主人,那个真正的修罗,会强大到何等地步?


段红勺道:“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在这个时刻,怎么能讲儿女情长呢?不是应该商议,如何抵抗修罗吗?


修罗余孽都这么强大,一人对抗几千人,还要进行一边倒的屠杀。


段铁锤道:“这个王八蛋男人,对女人只有三分钟热度的,嫁给他之后,天天都要争风吃醋。而且他玩弄女人的手段很高,我玩不过他的。这个人渣成婚最多半个月后,她就会在外面沾花惹草,天天给我戴绿帽。而且我瞧他和那个师娘凌霜也不干不净,这不是良人啊。”


段红勺道:“行了,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提了。”


段铁锤道:“可是实在是太突然了啊,段玉这个人很讨人喜欢,也很讨人厌。女人很容易为他心动,但……他是个人渣,不是良人啊。”


段红勺道:“铁锤,你只需要回答,答应还是不答应!如果你不答应,那这桩婚事彻底告吹,以后我不再提一个字。”


段红勺道:“那你准备一下,很快就要拜堂成亲,洞房花烛。”


………………………………


然后,她转身就要离开。


“我嫁,我嫁,我嫁……”段铁锤忽然道:“这个人渣尽管沾花惹草,没有半句真话,私生活和泥潭一样乱,而且还做过鸭子,无耻,不要脸,手无缚鸡之力,但起码漂亮,迷人……人也很好。”


此时的他,不复在威海侯爵府内的残暴,恐怖。


在地球上的一名哲人康德说过: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海面之上,一团浓雾,笼罩百里。


修罗余孽余万廷,就这么漂浮在海面的浓雾之下,随波而流,仰望星空。


不知道他是在回忆,还是在追思,他曾经完全作为人类的时光。


他堕落,他被腐蚀了。


这个假段天罡是不是震撼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这大概是没有的。


但是……或许他对天上的星空,还是略有敬畏。


忽然之间。


天上的星空消失了。


但是,他也一边堕落,一边抵抗。


否则也不至于在最后关头,才进行真正的黑暗蜕变。


仿佛巨大的黑暗穹顶。


而黑暗浓雾笼罩之处,则像是地狱。


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蔓延百里的浓雾,彻底笼罩,将百里空间内,变得无边无际的黑暗。


无数鲜红如血的海水,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如同山一样大的黑影。


黑暗笼罩之处的海水,变得通红,如同鲜血。


紧接着……


那个强大到无边无际的修罗。


而这个黑影,假段天罡在梦魇中,也已经见到了无数次。


这就是修罗!


瀛州那个真正的修罗,潜伏了无数年的修罗。


修罗余孽余万廷起身,朝着这个巨大的黑影,缓缓跪了下来道:“拜见主人!”


最终,让余万廷这个天剑阁的骄傲传人,堕落了,腐蚀了。


就是在这些恐怖的噩梦中,这个强大的黑影,一点点撕碎了他的精神防御。


………………………………


注:第二更送上,没能更早发布,非常抱歉。因为构思蛮久的,为了接下来更大的高潮。


有票的恩公,可以支持一下吗?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