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01章:惊人身份秘密!揭开!

第101章:惊人身份秘密!揭开!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撕掉脸上身上皮囊的假段天罡,露出了俊美无匹的面孔。


仿佛年轻了许多,而且气质从霸气变成了儒雅,出尘。


但……也仅此而已。


这张面孔依旧是陌生的。


只是非常非常帅而已,帅得让段玉都有些妒忌了。


假段天罡道:“没错,我这张脸是假的,我是假冒的段天罡,我的真是身份是天剑阁传人,余万廷。”


如梦缓缓道:“天剑阁传人,余梦!”


这话一出,全场彻底哗然。


单论天剑阁,或许并没有值得震撼的,因为在场很多人都不知道天剑阁是什么。


剑宗隐藏于世界的角落,地位超脱,是整个世界幕后秩序的掌握者之一。


剑宗,道宗,佛宗,儒宗,天道宗。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这五大超脱势力,是这个世界的最高秩序掌握者,几乎所有时间都隐藏于世界未知的角落。


但是,天剑阁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它直属于剑宗。


众所周知,剑宗传承了几千年,上古便有。


剑宗之强大,可想而知,完全超乎所有人理解之外。


从那以后,剑宗传人在也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至于其他道宗,佛宗,儒宗,天道宗等等传人,更是千年没有出现过了。


只有当整个世界遭遇巨大危险的时候,它们才会现身。


五百年前,出现了一只强大的修罗,屠杀了五座城池。


帝国镇夜司无法消灭这只修罗,一名剑宗传人出现了,一人一剑,斩杀了这个修罗。


剑宗就培养了天剑阁。


道宗就培养了问道阁。


儒宗就培养了天书阁。


但是这些超脱势力,不可能完全不和这个世界发生任何交集。


所以,他们都培养了各自的外门势力。


比如,天道宗就培养了天机阁。


不说别的,就单论天机阁,地位何等之高?天机阁主,被视为神人一般。


段铁锤何等厉害?是在天机武院成长起来的。


而天机武院,天机书院,都率属于天机阁。


佛宗就培养了龙印寺。


千年以来,这五个外门势力,就成为了五大势力的代言人。


久而久之,它们也拥有了超然的地位。


真正内门势力的弟子,一个都没有来。


毕竟,每一个剑宗弟子,或者道宗弟子,佛宗弟子等,就有种维持战略平衡的核武器感觉。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出现。


所以,眼前这个假的段天罡和如梦,竟然是天剑阁的传人,也就等于间接是剑宗弟子了。


剑宗弟子,五大超脱势力之一,地位何等崇高。


这一次前来瀛州的,就有五大超脱势力的外门势力。


这就是天剑阁的令牌。


如梦也掏出这块白玉令牌,输入内力,蓝色剑气,直冲天际。


这两面令牌,完全证明了二人身份,天剑阁传人,如假包换。


假段天罡缓缓道:“诸位师兄弟,肯定认得这面令牌吧。”


然后,他高高举起一块白玉令牌,输入内力。


“唰!”顿时一道剑气,直冲天际。


而且这两个令牌,还有他们身上的内功属性,是完全做不得假的。


问道阁的传人,一名道长缓缓道:“我还奇怪,天剑山粉碎这么大的事情,天剑阁作为当事人,竟然不出现,原来你们早就已经在瀛州了。”


假段天罡缓缓道:“三十年前,师尊经过瀛州的时候,就嗅到了一股直冲天际的修罗妖气,稍逊即逝。他在瀛州搜寻了几天几夜,都没有发现这只修罗。回到天剑阁之后,师尊找到了我和师妹,说瀛州有修罗隐藏人间,远比五百年前的那个修罗更加强大,更加狡猾。所以派遣我和师妹,前来卧底。”


顿时,在武道势力的方阵中,排在最前面的四个地位崇高之人,纷纷站起道:“师兄,师妹,别来无恙。”


这四个人,分别都是四大超脱势力的外门弟子,来自于天机阁,问道阁,龙印寺,天书阁。


他们这一举动,就等于承认了假段天罡和如梦的身份了。


“大约在二十三年前,我们发现了一封信,上面有残存的修罗气息。师妹就追逐这封信,远行了几万里,行走了大半个世界,就是为了追逐这个修罗仅有的线索,追逐有修路气息的信。”


问道阁传人道:“那这封信,是什么内容?”


假段天罡道:“这封信的文字我们看不懂,完全是修罗族文明的文字。但经历过我们常年累月的破解,我们翻译出来了里面的两个字,白白。”


全场静寂,听这个假段天罡的话。


假段天罡道:“师尊去查询瀛州的历史,发现段氏家族的崛起,非常的突然,甚至带有一丝离奇。于是他命令我潜伏入威海侯府,所以才有了我伪装成段延恩第三义子段天罡一事。”


“冒名顶替了段天罡之后,我不断崛起,继承了威海侯爵之位,就是为了更加方便找出这个伪装的修罗。”


红,蓝,绿。


三个颜色的交叉。


假段天罡道:“整个修罗文,我们都无法破译。唯独这两个字,能破译出来。我们将这两个字破译成白白,可合理吗?”


接下来,假段天罡手中凝聚内力,在空中写下了两个字。


没有人认识这个字。


因为这个字,其实是三个交叉。


假段天罡道:“千年时间的灭世大战,我剑宗是光明军团之主力。所以消灭修罗,义不容辞,我伪装成段天罡潜伏在威海侯爵府内,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消灭修罗,这个至高无上的目标。”


天机阁的弟子道:“那么请问余万廷师兄,贵师妹远行几万里,找到的那封信呢,带有修罗气息的信呢?”


假段天罡道:“如果不出预料,那封信是瀛州这个修罗亲自书写的,得到信后,我们第一时间把它送去了天剑阁,交给了师尊。而师尊可能已经上交剑宗。”


问道阁的传人道:“应该是合理的。”


这两个字,都是三个颜色的交叉,中间交汇点,形成了白色。


所有人看到这两个字之后,都大致同意了假段天罡的判断,这两个字应该就是白白。


全场再一次哗然。


假段天罡道:“综合以上三个原因,第一原因,段红勺诡异的年轻,不似人类的美丽。第二原因,修罗之信上破译出来的白白二字。第三原因,仙音阁一千多人,瞬间暴死,恰逢段红勺恢复功力,凝聚的内力在丹田之内瞬间爆开。所以我判断,这个段红勺,就是修罗余孽。”


“段红勺,那么现在我代表天剑阁,甚至代表剑宗问你,那个真正的修罗,在哪里?”


接着,假段天罡道:“因为在这封修罗之信中,我们破译出了两个字,白白!而段红勺夫人的小名,就叫段白白。那么这两个字出现在修罗之信中,难道仅仅只是偶然吗?”


然后,他望向了段红勺道:“关于你的小名,是有这么一回事吗?”


段红勺道:“对,我的小名,就叫段白白。我在六岁之前,一直都叫这个名字。”


眼前这个局面,对段红勺是极度不利的。


因为假段天罡准备得太充分了,他例举出来的三个证据,也有很强的说服力。


身边的段铁锤非常紧张,本能地抓住了段玉的手,她的手完全冰冷。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望向了美丽绝顶的段红勺。


看着她那张美丽到让人无法置信的面孔,实在有点超乎人类的审美极限。


镇夜司的第三祖宗,飞快望向了段玉一眼。


眼下这个局面,一旦被认为是修罗族余孽,那下场就非常恐怖了。


五大超脱势力的外门,会直接动手,将段红勺抓捕,然后用尽一切手段,逼问她那个真正修罗的下落。


届时,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个女孩,内心其实不管什么正义邪恶的。


她的立场,完全是随着自己的爱憎而来得到,典型的帮亲不帮理。


她现在非常担心母亲段红勺。


“为了抓住修罗,消灭修罗,做任何事情,都是正义的。”


“段红勺,我真的不想对你做什么,但也请你不要逼迫我们五眼联盟。”


所有人再一次望向段红勺。


一旦真到了那个局面,真是神仙难救。


假段天罡道:“段红勺,五年前你或许就是发现我已经怀疑你了,所以这才逃之夭夭的吧?所以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请你告知我们,瀛州那个真正的修罗,在哪里?”


“修罗乃是整个世间所有国家,所有人类之公敌,它代表着黑暗,毁灭,邪恶。”


她甚至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等到全场安静下来,这才缓缓开口。


“在说关于修罗话题之前,我想要问一个问题。”段红勺道:“当年我父亲麾下,最出色的义子是二哥段天命,他高贵,强大,立功无数。但有一次外出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人。不久之后,他抱回来了一个孩子。我父亲曾经无数次逼问,这个女人是谁?二哥不愿意说。我父亲念在父子之情,对二哥段天命说,只要你离开这个女人,并且把孩子交给她抚养,那么父亲就当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依旧让二哥段天命继承威海侯爵之位。”


“但是,二哥段天命拒绝了父亲。他跪在地上说,接下来他会用五年时间,为父亲做事,为威海侯爵府做事,立下足够的功劳,还父亲的养育之恩。但是他不可能离开心爱的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愿意放弃一切,包括威海侯爵之位。”


她,是不是完了?


这个绝世美丽的人,是不是在劫难逃了。


但此时,段红勺显得非常安静。


如梦没有说话。


段红勺继续道:“二哥段天命死了之后,父亲段延恩更加病重,他觉得二哥段天命之死有阴谋,所以向朝廷申请,调查真相。于是,朝廷先后派来了君王,派来了江东总督。但这些人,全部都死于非命,这就是诡异恐怖的琴女诅咒案。”


“不久之后,父亲段延恩忽然爆发了诡异的疾病,从内到外,全身发黑,而且长出了诡异的黑毛,不久之后便惨死。”


“当年父亲非常非常生气,直接病倒了。”


“然后,三哥段天罡忽然崛起了,很多人都看好段天罡。但是父亲依旧坚持,要让二哥段天命继承爵位。于是……二哥惨死,死于琴女诅咒案。”


然后,段红勺望向了如梦大家道:“如梦大家,或者我应该叫你余梦,我二哥段天命是你杀的吗?当年制造琴女诅咒案的人,是不是你?”


段红勺道:“在帝国律法,谁怀疑,谁举证,疑罪从无。但是在某些场合,却不需要这些,而是要讲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假段天罡道:“段白白,你这是在声东击西,混淆是非。我们刚才一直谈的你是修罗余孽的事情,结果你现在扯到了二十几年前的琴女诅咒案,这岂不是欲盖弥彰吗?就算你把余梦师妹钉在了琴女的耻辱柱上,也洗清不了你自己的嫌疑。”


段红勺道:“好,琴女诅咒案,这件事情不谈了。五年前我之所以会逃离这个家,是因为发现你是修罗一族。”


段红勺缓缓道:“请问,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义吗?用琴女诅咒案,谋杀我二哥段天命,谋杀朝廷君王,朝廷总督。”


如梦大家,依旧没有说完,只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假段天罡道:“证据呢?你说那个琴女诅咒案的主谋,就是我的师妹余梦?证据呢?”


很显然,这是有这种历史先例的。


段红勺道:“余万廷,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所谓的天剑阁传人。所以我还一直认为你是修罗一族的余孽,那么现在看来,你是被瀛州这个强大的修罗族的黑暗力量吸引了,堕落了,腐蚀了。”


假段天罡道:“证据,证据!”


“哈哈哈……”假段天罡缓缓道:“可笑,太可笑了!我已经向所有人证明了我的身份,天剑阁的传人余万廷,是修罗一族的真正天敌,是专门斩杀修罗族的,你竟然还在说我是什么修罗一族,岂不是贻笑大方?”


段红勺道:“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什么人最容易被修罗的黑暗力量腐蚀?当然是对抗前线的人,你们五个超脱势力的外门,组成了五眼联盟。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所不知道的历史,五大超脱势力,是修罗一族的真正敌人,在斩杀修罗一族的最前线。那么几千年历史来,究竟有多少五大超脱势力的高手,被修罗一族的黑暗力量吸引,腐蚀,堕落?”


这话一出,几大超脱势力的外门弟子,静静不言。


段红勺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张图,缓缓道:“这……就是证据!天机阁刚刚提供的俯拍图证据!”


“仙音阁的屠杀惨案真正制造者,就是你,假段天罡!”


假段天罡寒声道:“证据!”


段红勺缓缓道:“当然有证据,你口口声声说,仙音阁的那一千二百多人,瞬间暴毙惨死,是因为我瞬间恢复了武功,引发的内力爆裂,将他们杀死。但实际上,真正杀死这一千二百多人的是你,你杀死了这些人,然后栽赃陷害于我。”


………………………………………………


注:第一更送上,接下来还有第二更的,不过会比较晚了。我依旧定下目标,晚上十二点半,免得自己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