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99章:段玉段白白,甜蜜相见!

第99章:段玉段白白,甜蜜相见!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段玉发现了,此时威海侯爵府的几个义子都面孔凝重。


虽然谈不上大祸临头,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肯定会改变他们的命运。


尽管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知道一定会发生大事。


段玉跟着虎剑之刚刚进入侯爵府之内,段铁锤道:“段玉,我去看看母亲怎么了,一会儿来找你。”


“好。”段玉道。


然后,段铁锤一溜烟就冲到了后山。


其他几个义子看到了段铁锤的面孔和身段,顿时发呆了好一会儿。


因为这次段铁锤回来之后,也是非常隐秘的,几个义子也没有见过她,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她五岁的时候,当时的她又胖又壮,如同一个小圆球一样。


见到段玉跟着镇夜司的人马,威海侯大义子道:“九弟,此时你难道不应该跟着我们一起接待客人的吗?”


他的口气非常不满,觉得段玉和镇夜司的人走在一起,完全是自甘堕落。


做威海侯爵府的义子,难道不比什么镇夜司高贵一百倍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所以,几个义子都觉得,长大之后的段铁锤肯定是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


如今见到,尽管她身高确实很惊人。


但是这个长相,这个身段,实在美得有些惊心动魄啊。


段正宇道:“义父在红雪堡,你自己去吧,我留下来招呼客人。”


凌霜本能迈出脚步,想要跟着段玉一起去红雪堡。


段玉笑道:“师娘,今天他估计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紧接着,第三义子段正宇跑了过来,道:“九弟,义父要见你。”


段玉心脏微微一提,这个时候段天罡要见段玉?


思考了几秒钟,段玉点头道:“行,我这就去见他。”


段天罡站在红雪树的下面,俯瞰着整个瀛州城。


“段玉,你一边是镇夜司的人,一边又是威海侯爵府的义子,所以会不会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段天罡忽然问道。


段玉道:“暂时还好。”


然后,他独自一人朝着红雪堡走去。


………………


一刻钟后,段玉来到了红雪堡的广场。


段玉道:“她很好。”


段天罡道:“对,她很好,耿直,美丽,又不乏聪明可爱。但是非常可惜,她和你相处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我和你相处的时间也太短了,不足够让你产生足够的归属感。当然也因为我不够坦荡,不想田归农那样全身上下都燃烧着理想的光辉。我这个人表面上光芒四射,但另外一半完全在阴影之中。”


段天罡的话,让人有些听不懂,而且他也没有说透。


段天罡道:“对,你成为威海侯爵府义子的时间还短,还没有足够的归属感。不过你在镇夜司的时间也很短,也没有足够的归属感。你对镇夜司的归属感,完全来自于田归农和凌霜。”


他说得不错。


段天罡继续道:“昨天中午在鬼市,段白白没有出现,反而是铁锤出现了,你对她的感觉如何?”


段天罡的话,依旧没头没尾的。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说话了,就这么俯瞰整个瀛州城,然后目光落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上。


此时,依旧有各路人马,源源不断地上了威海侯爵府。


接着,他又道:“不过你要相信我,成全你和铁锤的婚事,甚至让你继承威海侯爵府的意愿,我其实是真心实意的。有些事情你不懂,也不会懂。你觉得我的理想是什么?”


段玉道:“君临天下?”


段天罡微微一笑道:“段玉,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什么都是假的,甚至权力但是假的,唯有绝对的力量才是真的属于自己。接下来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赢了之后,依旧会成全你和铁锤之间的事情,也依旧大概率会让你继承爵位。所以不管在你做任何决定之前,都好好想一想我的话。”


别看她这么美,这么性感,这么火辣,但名字真没取错,段铁锤。


来到广场之后,她充满敌意望着段天罡,一把将段玉拉到她的身后。


段天罡笑道:“铁锤?担心我对这这个小白脸动手啊?”


紧接着,一个人影炮弹一般冲了上来。


没错,是炮弹。


因为猛地冲上高空,然后狠狠落下。


每一次都这样,这可是几百米高的悬崖啊。


快要落地的时候,一股内力猛地反冲,让她缓缓降落。


接着,几个起落,朝着后山段红勺的住处而去。


铁锤道:“母亲要见你,我们快走。”


然后,她一句话都没有和段天罡说,直接把他夹在腋下,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靠!


然后,她直接守在了门外。


段玉走了进去。


发现整个院子里面,种满了红叶树,此时也已经红了。


………………


段红勺的住处在后山,独自拥有上百亩的一个大院子,这个院子名字叫红泥。


“你进去吧,母亲在等你。”段铁锤道。


这颗大树,长得也充满了古朴的艺术感。


在树干的分叉上,建造了一栋木屋。


这个木屋不小,而且还有两层。


上百亩的院子,都是通红的,看上去真是美不胜收。


整个院子也是依山而建,在中心山坡上,有一颗无比巨大的红叶树。


段玉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红叶树,直径足足有一米五左右。


“在里面。”后面书房传来的女子的声音。


真的很温柔的声音。


性感,磁性的温柔。


树干的台阶环绕而上,直接通往了木屋厅堂。


段玉来到树下,拾阶而上,来到了木屋。


厅堂里面,不见有人。


难怪王思思毫不犹豫就把段红勺定为了第一美人。


大概任何人见到这张脸,这具身体,也会毫不犹豫地觉得,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美的女人了。


真真是造物主的精华。


段玉走进书房,一个女子站在里面,穿着雪白色的长裙。


猝不及防下。


第一美人,就这么冲入眼帘。


神秘幽然,却又不失亲切。


年纪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十年前她是这个样子,十年后还是这个样子。


成熟得仿佛要滴下蜜,却又纯洁如水。


精致绝伦的面孔,妩媚却又不失高贵典雅。


艳丽绝伦,却又不显得太过于妖娆。


温婉迷人,却又显得意志坚定。


就这么静静无声。


根本无法想象,她的这张面孔曾经是临娘的样子。


当然,临娘已经足够美了,但和眼前这个女人比起来,还是天上地下。


且不说咬一口,满口甜蜜汁水,就连闻一下,都满心醉意。


见到段玉进来,她的目光变得温柔,然后是宠溺。


款款走过来,伸出修长的玉手,轻轻抚摸他的面孔,然后轻轻依偎进他的怀里。


“父亲说,我的丈夫绝美无伦,会从海面上飘来,嘴里喊着一块断玉。”段红勺解开了衣领,露出另外一半的天佛舍利。


当然,还有雪白迷人无比的风景,香气凌人。


“大约在我六七岁的时候,父亲就一直和我说这样的话,我的丈夫会从海上漂亮,会继承段氏家族的一切,会和我过上幸福的一生,我就等啊等啊,等了很久很久,这个人都没有出现。”


依偎在段玉怀里好一会儿后,她用脸蛋轻轻磨蹭着段玉的脸,然后吐气如兰的嘴吻上了段玉的嘴。


好一会儿深深的吻,满口甜蜜。


接着,她才发出满足的呼气之声。


“父亲走了之后,段天罡答应我,我与他假结婚,表面是夫妻,实际上是兄妹。他过他的日子,我等我的人,这是他在父亲的床前,亲口立誓答应的。”


“所以一直以来,他住在红雪堡,我住在后山红泥院,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段玉忍不住问道:“那铁锤呢?”


“然后,父亲年纪大了,渐渐老了,必须挑选一个继承人了。二哥段天命很好,聪明,大气,高贵,强大,对父亲忠诚无比,为家族立下了无数功劳。”


“不过,后来二哥犯错误了,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并且有了孩子。但父亲依旧决定,让他暂时继承威海侯爵之位,继续等待你的到来。”


“不料到后来,二哥段天命死了,段天罡崛起了。”


不,肯定不是的!


段红勺继续道:“段天罡答应了,一旦段玉从海上出现,他就收你为义子,接下来把威海侯爵之位传给你,这是他在父亲的床前一再立誓答应过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依旧没有出现。”


段红勺道:“铁锤是他抱来的,我不知道是哪个女子生的,有一天他出现在我的红泥院之外,抱着一个人婴儿,说让我抚养,于是铁锤就一直跟着我,一直到了五岁。”


那这个段铁锤是谁的女儿?


如梦的?


这是为何啊?


接着,段玉问道:“为何一定是我?仅仅只是为了遵守令尊的约定吗?”


段红勺道:“小玉,我不知道。但父亲和我说过,一旦你到了威海侯爵府,继承了主君之位,我们段氏家族可以君临天下,这是天命注定的。”


“按照父亲的说法,你应该在二十年前就出现的,结果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段天罡继位都已经十几年了,你还没有出现,而我年纪已经大了。我不得不修炼一些奇怪的功法,让自己保持青春。”


段玉此时心中,更是无数疑团。


自己二十年前就应该从海上飘来,结果却整整迟到了近二十年?


段红勺道:“对,一模一样。”


然后,她的玉手深入段玉的衣衫之内,抚摸他心脏的位置,柔声道:“就连心跳的频率,也是一样的。”


这就太奇怪了。


段玉道:“这些话,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渐渐淡化的。”


“对。”段红勺道:“但是你可知道,我从十六岁开始,每天都会做梦,每一次梦的主角都是你的面孔,每一天都是这样。我虽然和你现实没有见过,但是在梦中,已经度过半生。”


段玉道:“一模一样吗?”


因为有一点说不通,凭什么段玉一定是要从海上飘来,躺在棺材里面,口中含着断玉?


如果真的是段延恩的亲儿子归来,不必用这种出场方式。


“不知道,不管,不理会。”段红勺道:“你来了,就好了。”


段玉道:“我本以为,我可能是段延恩的亲生儿子,因为段氏家族的义子传统,所以在我婴儿的时候,他让人将我带走,等我长大之后,再送回来成为义子,接着继承段氏家族,因为曾经有过这个例子,只不过后来被识破了,引发了段氏家族的内战。所以为了避免这个可怕的后果,他让人将我冰封,晚出现了二十年,让我拜段天命为义父,然后隔代继承威海侯爵之位。”


不得不说,段玉的脑洞确实足够大。


但,现在看来不见得是这么回事。


段玉无奈道:“你看得出来,我有任何君临天下的气质吗?我手无缚鸡之力啊?”


段红勺道:“天命很难讲的,经常会发生一些我们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接着,她无奈道:“不过,你晚出现了二十年,让我们差了辈分,实在让人头疼。不过这也不碍事,我接下来始终避世不露面,我们悄悄在一起,为你生儿育女便是。你放心我的身体年龄还有很长的青春貌美,足够我们生好几个孩子了。”


然后,她捧着段玉的脸,两个人鼻尖相蹭,段玉满鼻幽香。


段玉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段红勺道:“揭露段天罡的真面目,把他送入地狱,夺回我们家的基业,然后想办法让你继承爵位,履行对父亲的诺言。”


然后,她闭上美眸,迷醉道:“尽管在梦中已经渡过半生,但真实还是和梦境不一样的,实在是太美妙了,就仿佛喝了甜丝丝的酒一样,全身懒洋洋的,酥麻麻的,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就想这么抱在一起,亲吻在一起,腻在一起。”


………………………………


注:第一更送上,下一更一定会有的,争取十二点半更新,尽管很可能会自己打脸,但目标还是要定下来,免得自己懈怠!


拜求月票,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