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95章:另类未婚妻!诡异!

第95章:另类未婚妻!诡异!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这个女子带着段玉,一路飞跃,直接来到了城外的山上。


这座山,到处都是悬崖峭壁。


这个女子,一手夹着段玉,一手攀爬这悬崖峭壁。


这可是近乎九十度的光滑悬崖,没有任何凸起的,她完全如履平地一般。


攀爬到悬崖顶端之后,她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依旧不敢放松。


接着,她在悬崖顶上掀起了一块巨大的石板。


只怕足足有好几千斤重的石板,被她轻而易举地抬了起来,出现了一道秘密入口。


然后,她朝段玉道:“进去吧。”


段玉走了进去。


这个女子也跟着进来,然后重新将这几千斤的石板盖好。


这里的每一样家具,都是岩石雕琢的,但却都非常精美,而且还都包裹着非常昂贵的材料。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比如羊毛,比如丝绒等等。


这里不但有一个房间,客厅,实验室等等。


……………………


这是一个秘密空间吗?


竟然在悬崖顶上,而且是直接从山体中开凿出来的?


“你随便看,我去洗个澡。”女子道。


然后,她步入了沐浴间,解下衣衫,露出了傲然的天体。


往水里洒了花瓣,精油,然后舒舒服服地泡进水中。


还有一个浴缸,一个蓄水池。


竟然还种了几十盆献花。


另外还有一个巨大的衣橱,里面有很多很多衣服。


甚至这里光香水,就有几十种。


推开一道柜门,发现里面全部都是各色各样的内衣,每一件都很昂贵精致的。


“你不洗一洗吗?”浴室里面的女人道。


这是一个非常爱享受生活的女子,爱干净到极致啊。


段玉在他的房子里面参观,发现还有好多书,一排一排的书。


书的内容也五花八门。


接着,女人终于洗得差不多了。


傲然雪白的躯体,从浴池里面走了出来,然后拿起一条华丽的丝绸浴袍,穿上身上。


走出浴室,回到大厅,她朝着段玉走来,看着他的面具道:“你还带着它做什么?”


她整个人都泡在水里面。


段玉道:“我们这个地方足够安全吗?”


女人道:“安全,现在瀛州的无数人都在找我们。段天罡有一种小修罗兽,表面上看是一种鸟,能够在空中准确识别任何人。而他在我们身上都做了标记,所以我之前的所有住处,天上都有修罗鸟在监视我们,他都知道我们的踪迹。不过今天我们穿的黑色斗篷是特殊的,这种修罗鸟是辨别不出来的,也会失去对我们的监视。”


美丽到让人窒息的那种。


她很高,几乎比段玉还要高一点。


她的身材,傲然到让男女都自卑。


然后,她直接摘掉了段玉的面具,望着段玉的面孔。


段玉也望着她的面孔。


这是一张……非常非常美的面孔。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女人道:“接下来怎么办吧?”


然后,段玉目光瞥向了一个箱子,稍稍有些眼熟。


他走了过去,打开那个箱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月魔盒。


但是,这张脸不是段玉在王思思画像中看到的那样的。


尽管她也很美,但是和段红勺的美是不一样的。


眼前这个女人的美,是跋扈的,傲慢的,那精致挺拔,高高在上的琼鼻,表示出了强烈的意志。


这……这是什么鬼?


段玉颤抖道:“今天中午,你怎么会出现在鬼市,而且被我的水晶铃铛唤醒?”


段铁锤道:“你脑子锈了吗?明明是你昨天晚上在月魔盒告诉我,有极度重要的秘密告诉我,相约在鬼市见面,以铃铛声音为信号。你那铃铛的声音太小了,幸亏我耳力足够好。”


“你……你是?”段玉问道。


“段铁锤……”女人冷冷道。


段玉顿时脑子一阵轰鸣,今天唤醒的不应该是段白白吗?怎么变成段铁锤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啊?


接下来,段玉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段红勺的气质是神秘,温婉,强大,孤独,纯真。


顿时间,段玉的脑子更加要炸了。


什么?


我昨天晚上月魔盒约你见面的?


“看什么?”女人不快道:“没有你想象中的身高八尺,腰围八尺,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洗澡,洗澡去,臭死了。”她一边嫌弃,一边将段玉望浴池里面推。


来到浴池后,段玉这才发现,难道用她用过的洗澡水吗?


而眼前这个女子的气质就是,跋扈,不羁,强势,时时刻刻眼高于项,仿佛要嫌弃任何人的感觉。


而且,眼前这个女人好高啊。


用氪金魔眼一量,整整一米九了。


等到段玉出来,这个女人已经躺在躺椅上了,脸上涂着一层东西,竟然是在做面膜。


“你今天想要做什么?他派了那么多人追杀你,你们镇夜司也派来了这么多高手?”段铁锤道:“你们双方,究竟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但不要忘记了,瀛州是他的主场,哪怕你有京城镇夜司做靠山,在瀛州你也远远斗不过他的,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少底牌。”


这个女人身上就穿着一件丝绸睡袍,双腿搭在桌子上,睡袍下摆直接滑落下来,两条超级长的白腿暴露在空气外面,浑圆笔直,修长有力,充满了强大的力量,实在是惊心动魄。


用就用吧,反正你下次别用就是了。


段玉进入池子里面,心不在焉地沐浴。


然后发现身边多了一套袍子,也分不清楚是男人,还是女人的。


段玉道:“倾尽所有。”


段铁锤道:“天机武院,加上镇夜司,应该还不够啊。”


段玉道:“再加上黑龙台,还有帝国大内高手。”


不过,这个女人你是不是也太不羁了?


段玉上前,将她的丝绸睡袍下摆盖好。


“我已经写信给天机阁,天机武道院了,师尊很快就会带人来支援我了。”段铁锤道:“你现在告诉我,背后支撑你的镇夜司,究竟有多大力量?”


“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吗?说啊……”


段玉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也就是月魔盒里面的玉碎?”


“对。”段铁锤道:“给我取了名字叫段玉,只有又听说我有一个未婚夫也叫段玉,而且还是一个青楼相公,我整个人都要炸了,于是就在月魔盒取名为玉碎,就是要弄死你的意思。”


段铁锤道:“你的人马已经进入瀛州了吗?”


段玉道:“差不多了。”


段铁锤道:“我的人马还没有完全进来,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昨天晚上为何一定约我的见面?明明段天罡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你还约我见面,是嫌我死得不够快是吗?”


段铁锤道:“有人把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详细汇报给了我,而且还画了一张画像,传给了我。我一看这么帅,就暂时不杀了。”


“段玉,做鸭子好玩吗?”段铁锤寒声道:“你明明这么聪明,这么有才华,又能断案,又能写曲子,为啥要去做青楼相公,你让我脸面往哪里搁?我生气的时候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担心一巴掌拍死你。”


然后,她气呼呼地扭过头。


段玉道:“所以,你悬赏别人杀我?”


“对。”段铁锤道:“我做了的事情,就敢认。”


段玉道:“那为何后来,你又不杀了?”


不过,对别的姑娘,远比对你激烈。


玉碎看似不羁,其实啥都没有经历过,所以平常聊天正事聊完之后,段玉就忍不住拿出在地球上QQ聊天泡妹子的招术,全用在她身上了。


而蓝色妖姬则不一样,那就非常直接了,大家直接尬舞。


接着,她又道:“你每天晚上在月魔盒上和我聊天,很会撩拨女孩啊,是不是对哪个姑娘都这样?”


呃?!


这点你倒是说对了。


段玉看不过去,道:“你笨死了,我来吧。”


他拿过剪刀,为段铁锤修眉。


他的技术是一流的,转眼之间,就为她修建好了美貌。


两个人跳的舞,已经完全脱离正常范围了,可以用狗男女形容。


“你也有靠山,我也有靠山。”段铁锤道:“接下来我们两人,团结一心,先找到我母亲,然后灭掉那个人,揭露所有的真相。至于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你要收敛一些,咱们两人的事情还有可能。不过我威海侯爵府的脸面,算是让我丢完了,找一个青楼相公做段氏的主人,实在是更古未闻。”


接着,这个女人有坐起娇躯,来到镜子面前,拿起小剪刀,一点一点修剪自己的眉毛。


段铁锤把脚翘起来,道:“这是我用花瓣和朱砂调出来的,你帮我涂涂看。”


然后,她用手保住睡裙的下摆,看着段玉给他涂指甲。


段玉道:“你武功高到这么吓人的地步,怎么还学会了这些东西啊?”


真的好看极了,英姿勃勃的同时,还带着一点点梦幻的感觉。


“你会涂指甲吗?”段铁锤问道。


“会。”段玉道。


刚才在鬼市里面,这武功完全超出了段玉的现象范围。


何止是霸道啊,简直有点无敌的感觉了。


“你武功很高。”段玉道。


段铁锤道:“之前从来都没有碰过这些东西,最近一个人躲着,不是无聊吗。”


她还是刚学会的化妆。


不过,这姑娘武功真的是太高太高了。


段玉停顿了片刻,道:“铁锤……”


“别铁锤铁锤的,烦死了,你叫我玉碎。”段铁锤忽然又发飙了。


其实,她平时可喜欢铁锤这个名字了,在天机武道院里面,师尊还有师兄,都喊她铁锤,觉得非常亲切。


段铁锤道:“是啊,我师尊也说我天赋最惊人了。不过我这么高的武功,在段天罡面前都呼吸不畅,隔着很远都被他的气场镇住,你想象一下,他强大到何等地步?”


段玉道:“你怀疑他被人替换了?”


段铁锤道:“对,甚至不止是他。不过我刚回家,知道得不多,只要找到我母亲,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鬼觉大师说,你母亲伪装潜伏得非常彻底,她有了新的记忆,新的外貌,新的声音,甚至把自己是段红勺的事情也彻底忘记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段玉继续道:“然后她给了我一个水晶铃铛,说每个月二十九日,段红勺都会去鬼市,我只要摇晃这个铃铛,她的真实记忆就会苏醒。”


段铁锤道:“所以,今天中午你要约见的是我母亲,而不是我?”


段玉点头道:“对。”


第九义子有些时候,反而要喊她玉碎,她不愿意,直接说你喊我铁锤,玉碎这个名恶心死了,太女人了。


“玉碎,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段玉道:“我找到了你母亲的下落,找到了为她伪装的那个鬼觉大师。”


段铁锤顿时坐起娇躯。


怎么会这样?


鬼觉大师不可能撒谎的。


按照道理,段白白今天中午一定会去鬼市,一定会被水晶铃铛唤醒的啊?


接着,段玉道:“而且我昨天晚上,月魔盒没有和你聊过,也没有约你在鬼市见面。”


顿时间,段铁锤也惊呆了。


局面变得如此诡异了起来。


并且约她来鬼市。


段玉道:“昨天晚上,我在月魔盒上是怎么和你说的?”


段铁锤道:“就是约我来鬼市见面,说有一个巨大的秘密要告诉我,关于段氏家族的生死存亡。而且说到时候可能会有危险,让我做好完全的准备,而且要时刻保护你。”


这是铭刻在她新记忆里面最重要的事情,她一定会去做的。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昨天晚上是谁用月魔盒和段铁锤聊天了?


段白白竟然没有来鬼市?没有按照记忆中的约定来鬼市?


最重要的是,昨天晚上用段玉月魔盒给段铁锤发消息的人是谁?!


这一切,怎么显得这么诡异啊?


太离奇了。


难道是见鬼了吗?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段玉道:“昨天晚上,我怀里的水晶铃铛,仿佛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已经响过一次了。”


段铁锤道:“在哪里?”


段玉道:“仙音阁。”


段玉闭上眼睛,开始思索。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忽然睁开眼睛道:“我……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知道你的母亲在哪里了。”


段铁锤道:“在哪里?!”


…………………………


注:下一章还是争取晚上十点半,一定要给自己目标,否则会拖延得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