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89章:段玉真正的妻子?(新盟主郝营长贺)

第89章:段玉真正的妻子?(新盟主郝营长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正文卷第89章:段玉真正的妻子


段玉和段红勺,整整差了一辈啊?!


这还能成为未婚夫妻?


究竟是蓝色妖姬鬼扯,还是妖女左野瞎说?


有或者是这里面有更加诡异的秘密?


这个消息直接把段玉震得好一会儿缓不过来。


足足好一会儿,段玉道:“听说你也叫段玉?”


玉碎:“不要再提到这个名字,从今以后我就叫段铁锤,挺好的。段天罡那个变态,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和你同名。”


真的,段玉现在整个脑子都是乱的。


段玉道:“你还没有和我说,你为何要逃离家中?有更加具体的原因吗?”


玉碎道:“不用,我们就在这里交流就行,不需要见面。因为你根本不能保证你没有被人跟踪,你也不知道你背后有多少眼睛盯着你。”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段玉道:“那起码你告诉我,你为何要逃?”


玉碎好一会儿没有回答。


段玉道:“你在哪里?我们见一面,你应该信任我,我真的能够帮你,我不仅仅代表我一个人,而且代表整个镇夜司。”


事实上,段玉这个案子可谓是刻骨铭心了。


玉碎道:“这个案子非常诡异离奇,而且越是深究,越是找不到方向。但不要纠结于这个案子,你就只关注一点,这个案子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玉碎道:“你知道二十几年前的琴女诅咒案吗?”


段玉道:“当然知道。”


琴女诅咒案,第一个死的人,就是当时最有可能继承侯爵之位的段天命。


当时的段天命尽管犯了很大的错误,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并且还有了私生子。


段玉想了一会儿道:“你父亲,威海侯段天罡。”


这是毋庸置疑的。


接下来,琴女诅咒案死了两个分量惊人的人物,一个是帝国郡王,一个是江东行省总督。


而这两个人当时为何会来瀛州?


但他太出色了,而且立下了很大的功劳,所以老侯爵段延恩一直都希望由段天命继承爵位。


结果他死了,段天罡上位了。


当然,琴女诅咒案还死了很多人,让整个案子扑所迷离。


但归根结底,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段天罡。


江东行省总督有一个天生的使命,那就是对付威海侯爵府。


而那位帝国郡王来瀛州表面上是为了玩?但实际使命呢?


段玉道:“不知。”


玉碎道:“全身上下,一寸一寸黑掉,而且从体内长出了黑色发霉的长毛。”


玉碎继续道:“你或许不知道,在琴女诅咒案之前,也就是二三十年前,我父亲段天罡并不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人,在外公的几大义子之中,他并不出类拔萃,在竞争侯爵之位他并没有什么胜算的。”


“琴女诅咒案之后不久,我外公段延恩,很快就缠绵于病榻,无法理事,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难怪玉碎说,凡是知道段白白这个名字的人都死了。


准确说是威海侯夫人身边的所有嫡系,全部都死了。


靠,那实在是太恶心了。


玉碎继续道:“不仅如此,在我父亲上位之后,我母亲的身边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她的贴身女卫,她的仆人,她的奶妈等等等等,全部莫名其妙死了。”


这……就让人毛骨悚然了啊!


“还有,我发现他在蜕皮……”玉碎道。


玉碎道:“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觉得这些可能都是因为权力之争,也很正常。但这次回家之后,我想要见母亲,却屡屡被拒。因为我武功很高,所以强行闯入了母亲的院子之内,发现她已经不见了。而且……她的院子尽管被打扫得非常干净,但却没有任何生活的气息,我母亲她已经消失很久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


“还有一件更恐怖的事情,我小时候的一些秘事,仅仅只有我和父亲知道的秘事,他说错了。”


段玉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你的意思是,你母亲发现了段天罡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消失了。”


玉碎道:“对,段玉你不是很聪明吗?你来判断一下,我母亲还活着吗?“


这……就更吓人了。


最后,玉碎道:“我怀疑,我的父亲已经被替换掉了。尽管我五岁就离开家,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但我有一种直觉,而且我父亲表现得太诡异了。”


不得不说,段铁锤说得也有道理。


但是,在几天之前,老三段正宇就曾经提到过,他收到一封密信,段白白约他到山洞见面。


段玉道:“应该还活着,因为如果她被杀了,威海侯完全可以对外面宣布,夫人暴毙身亡。”


玉碎道:“如果她被杀了,但是他有想要利用我母亲勾出什么人来,所以隐瞒死讯呢?”


再说知道段白白这个名字的人很少,老三段正宇应该也未必听过吧。


而且老三说,最终他去山洞等了,却没有见到有人来。


这……就很诡异了。


段红勺根本没有必要落款段白白啊。


但段玉真的很想知道,为啥她会是段白白啊?


“我要下线了,但我们保持联系。”玉碎道。


现在唯一知道真相的,应该就是段红勺了。


她就是发现了威海侯不可告人的秘密,才会消失的。


段玉道:“你母亲聪明绝顶吗?”


玉碎道:“聪明绝顶!”


段玉道:“稍等,你母亲武功高吗?”


玉碎道:“非常强。”


接着,段玉道:“你母亲和你长得像吗?”


玉碎道:“不像,或许我长得像父亲。”


段玉道:“那我就稍稍放心一些了,至少他活着的概率非常非常大。”


玉碎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他要找到段红勺,这一切才能水落石出。


关键是,这个段红勺在哪里呢?


然后,她直接下线。


段玉望着屋顶发呆。


“思思,你还记得威海侯夫人段红勺吗?”段玉问道。


王思思道:“当然记得。”


……………………


次日,瀛州镇夜司衙门。


段玉道:“那你给她画像,是什么时候?”


王思思道:“五年前。”


段玉问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思思想了一会儿道:“美丽,忧愁,寂寞,天真。总之是一个非常非常特殊的女人,是我见过最美丽,最动人,最让人魂牵梦绕的女人,没有之一。”


王思思道:“再也没有见过了,而且她身份高贵,正常情况下我也没有资格去见她。”


段玉道:“那么这个段红勺的画,你还留着吗?我说的是那副非常细致,非常大的画像。”


段玉微微一愕,因为他的身体本尊来到这个世界,大约也就是五年前吧?


段玉道:“给她画完之后,你可还见过她吗?”


接着,王思思道:“但是不要紧,段红勺夫人当时的模样,我在脑子里面记得清清楚楚,完全可以再画一幅,一模一样的。”


段玉道:“那好,那真就拜托了你了。”


王思思道:“没有了,丢了。”


段玉知道,这幅画是被白冰冰拿走烧了,当时白冰冰担心暴露,所以把王思思家里的画全部拿去烧了。


王思思这个人唯恐别人不需要他,但凡有事情让他帮忙,他会非常非常幸福,非常非常乐意去做的,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自己活着的价值。


段玉本来要离开,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思思,你……在很小的时候,曾经见过琴女?”


王思思道;“给我二十四时辰。”


段玉知道,接下来四十八小时,王思思就要不眠不休画画了。


王思思想了好一会儿道:“我不记得了,当时年纪太小了,记忆很破碎。有时候记得是一张画像,但……但那幅眼睛,好像又不是画像,好像是真人,印象中是在窗户外,看到了一双眼睛。”


段玉道:“那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


王思思道:“你说的是画像吗?我见过。”


段玉道:“除了画像呢?”


“我知道。”王思思道:“你二十四时辰后来拿段红勺夫人的画。”


段玉道:“好。”


王思思想了一会儿道:“完全记不住了,从有记忆开始,我就是孤儿。就算记得,也记不得面孔,隐约只有一双眼睛,可能是我父亲的眼睛。真是奇怪,我记得的总是眼睛。”


段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不是孤儿了,我们是家人。”


……………………


威海侯爵府内,最神秘的一间密室之内。


希望能够从这幅画中,得到段红勺的线索。


段玉觉得,这是一个绝对的关键性人物,只要找到她,很多疑团就迎刃而解了。


这个动作和他本人,可谓是非常不和谐啊,这算是在保养吗?


做完这一切后,段天罡才道:“两个人都盯着不放,重点跟段玉,这才是她最重要的人。任何时刻,任何地方,都要监视这两个人,不能让这两人离开视野哪怕半秒钟。”


“主人,小姐也放出去了,段玉也放出去了,接下来我们重点跟踪哪一条线?”黑衣人问道。


段天罡拿着一把剪刀,修剪脸上的胡须,然后拿出一个盒子,从里面舀出一点白色膏体,一点一点涂抹在自己的脸上,并且弄得均匀。


片刻后,又有一个人进入。


“义父,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吗?需要我联系段玉吗?”这个人问道。


黑衣人道:“是!”


然后,他飞快退了出去。


这个人道:“应该算是取得了,他对田归农还是非常仰慕的,而我作为田归农安插在威海侯爵府的卧底,这个身份能够让他取得足够的信任。”


此人,就是老三段正宇。


段天罡道:“不,段玉非常狡猾,没有足够的契机,绝对绝对不要突兀找他,否则会被怀疑的。”


接着,段天罡道:“你取得他信任了吗?”


段正宇道:“我没有主动提段白白三个字,竟然是他先提出来的。然后我再告诉他,段白白曾经邀请我在山洞中见面,有天大的秘密要告诉我,想必这已经足够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段天罡点了点头。


就是在兄弟之船上,时时刻刻要保护段玉的那个人。


段天罡道:“那天在船上,你是怎么和他说的?”


段铁锤有月魔盒,这件事情段天罡知道。


但他不知道段玉有月魔盒,可是在兄弟之船上,段玉演了一出被强酸浇淋而毫发未损的戏码之后,他就知道段玉有月魔盒了。


在他看来,光段正宇泄露段白白的消息,还不够。


所以,他放出了另外一条线,故意把女儿段铁锤放了出去。


她和段玉都有月魔盒,是不是会在上面进行联系?


月魔盒非常稀有,这是一种特殊的禁忌团体,里面的人应该非常神秘,但是又有某种亲密联系。


所以,段铁锤就被放了出去。


一旦铁锤逃出去后,一定会千方百计想办法寻找母亲段红勺。


他的妻子段红勺,已经整整消失了五年了。


段天罡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找到她。


所以……


段铁锤如果和段玉进行交流的话,是不是会让段玉更加迫切地想要寻找段红勺?


“你去吧。”段天罡挥了挥手。


“是,义父。”老三段正宇走了出去。


但是,段天罡又必须一定要找到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他的秘密,已经被段红勺发现了。


“段白白,段玉接下来会拼命地找你,难道你还不现身吗?他可是你最重要的人啊。”段天罡低声笑道:“你也真是藏得足够深啊,当年我派人装着截杀段玉,抢走他的天佛舍利,你竟然依旧不现身,害得我大费周折,将天佛舍利想办法还回去。”


“我的夫人啊,你究竟在哪里?”


接下来,段天罡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拿出另外一种油,一点一点抹在头发上。


确保头发,乌黑发亮。


“段玉,希望你千万别让我失望,替我找到段白白啊。”


“段白白,你真正的男人来了,你还不出现吗?你究竟要藏到什么时候呢?”


……………………


注:绞尽脑汁,构思很久,终于写完了啊,我去睡觉了。


恩公们啊,有月票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