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88章:段玉的另类相亲!

第88章:段玉的另类相亲!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几乎是瞬间。


“嗖嗖嗖嗖……”


在场的几个义子,如同炮弹一般,疾射而出。


速度完全快到了极致。


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冲向了海面。


老三段正宇却没有离开,而是飞快站在段玉的身前。


海面上,一艘小船正在快速地离开,船上站着一个身影。


六个义子,从大船上跃下来之后,每一个人脚下踩着一块木板,飞快追击。


每一个人的武功都很惊人。


虽然不算踏水而行,但也差不多了。


踩着一块木板,在这海面上就如履平地一般,速度飞快之极,几乎比得上后世的快艇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最后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六个人猛地暴起,瞬间加速。


六个人腾空而起,因为不能带武器,直接拆掉木板,手中一挫,变成木剑。


六个人,飞快追击包围那艘小船。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几乎瞬间发生。


六支木剑,几乎同时刺中了船上的那个黑影。


朝着小船上的那个身影,猛地刺去。


一切快到了极致。


而小船,直接化为碎片。


………………………………


“砰!”一声炸裂巨响。


那艘小船连同那个身影直接炸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大道:“没有,和你的技法一样,那艘船上的人影只是一个幻象。”


老三段正宇道:“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孔了吗?”


片刻之后,六个义子返回大船,轻轻一跃,上了甲板。


“抓住了吗?”段玉问道:“或者杀掉了吗?”


老四道:“那你们觉得,这个神不知鬼不觉杀死老六的人是谁?”


老三段正宇道:“或许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老大道:“也没有。”


接着,老大拍了拍段玉的肩膀道:“义父的命令非常清楚,仅仅只是让你找到杀死小九的凶手而已,这个任务你已经圆满地完成了。”


段玉道:“三公子说得有道理,有些时候就算你不开口叛变,但你的存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出卖,会暴露出许多信息。”


老大道:“先派老六杀小九,然后又杀老六灭口,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秘密吗?能够让威海侯爵府连死两个义子?”


老四道:“那他为什么要杀老六,我觉得老六不可能出卖这个幕后主使者。”


老三道:“有些时候,就算你不主动开口,不主动出卖,也会出卖很多东西的,比如老六的这只琴。我们原本只知道,这琴只是用来弹的,谁知道竟然可以用琴杀人,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线索。”


基本上触碰到这个秘密的,就立刻死亡。


太诡异了。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是啊,这是何等惊天的秘密啊?!


这个局面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复杂,更加恐怖,也更加危险。


……………………………………


接着,老三段正宇道:“刚才那个人明明在船外,他是怎么杀掉老六的?还能隔空杀人吗?”


几个义子,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段玉,是否已经破了九公子被谋杀一案?”巨人武士道。


段玉道:“已经破了。”


次日一早,太阳升起。


海面上来了一艘军舰,那个巨人武士再一次出现,登上了兄弟之船。


段玉,还有七个义子,以及两具尸体,全部都离开了兄弟之船,上了巨人武士的那个军舰。


军舰返航。


巨人武士点了点头道:“几位公子,还有段玉公子,跟着我一起回去,拜见主君。”


这个案子,也不会向这个巨人武士汇报的,只有威海侯才有真正的裁决权。


红雪堡内。


威海侯段天罡听完了段玉汇报的整个过程,然后看着拼凑在一起的两具尸体。


……………………………………


两个时辰后。


仿佛想要看到,这两个义子临死之前,究竟是什么眼神。


最后,段天罡将目光落在那把琴上。


他久久没有说话。


先顶着第九义子的尸体,翻开他的眼睛,接着又翻开第六义子的眼睛。


段天罡冷笑道:“自学的?自学的琴,竟然能够震碎玻璃?自学的琴,竟然可以杀人?”


“刚刚把老六这个凶手揪出来,结果他就被人杀了,而且还是一模一样的大卸八块,隔空杀人。”段天罡笑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小六学琴,可有老师?”段天罡问道。


老大道:“义父,他是自学的,没有老师。”


段天罡道:“老大,你怎么想?”


老大道:“义父,原本儿子也不觉得有什么诡异的隔空杀人。但是六弟用琴声击碎了玻璃瓶,倒是给了我一个巨大的启发。”


接着,段天罡道:“段玉,你怎么想?这个世界上,竟然有隔空杀人之法?”


段玉沉默了片刻,没有回答。


老三段正宇道:“这……让我响起了二十几年前的琴女诅咒案。”


段天罡目光眯起,道:“查,继续查。”


段天罡道:“继续说下去。”


老大道:“首先,六弟琴艺的自学成才本身就很怪,他真的是自学成才吗?有没有什么秘密的老师呢?还有一个,琴声可以击碎玻璃瓶,那么更高深的手段,是不是能琴声直接杀人?”


书房之内,就剩下段玉和段天罡二人。


“你跟我来。”段天罡道。


接着,他挥了挥手道:“其他人散去,段玉留下。”


“是,义父。”其他几名义子退走。


从悬崖往下眺望,几乎整个瀛州城尽收眼底。


“美吗?”段天罡问道。


然后,段玉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了悬崖边上。


巨大的红雪树,探出悬崖,美不胜收。


接着,段天罡道:“我答应过你,只要你破了小九被谋杀一案,我就给你机会,我说到做到。”


“这个案子,你破得漂亮,非常出色,难怪田归农如此器重于你,把你当成了接班之人。”


段玉道:“美!”


段天罡道:“上百年来,这一切都是属于段氏家族的。未来百年,它也一定是属于段氏家族的。每一代人,都要守卫段氏家族的基业。”


…………………………………………


三日之后。


“就短短一天时间内,引蛇出洞,声东击西,而且还知晓琴声共振,血液荧光,这里面的很多学问,大部分人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你果然是才华横溢。”


“你准备一下,三日之后在万里堂,我正式收你为第九义子。”


整个万里堂上,伯爵以上贵族,几十人。


四品以上官员,几十人。


威海侯爵府的万里堂,宾客满堂。


江东行省总督,瀛州太守,东南黑龙台镇抚使,镇夜司提督,江东提督,方圆几百里内的帝国勋贵,还有没来得及离开的新钦差大臣,等等等等。


整整二百多人。


威海侯手中拿着一块玉佩,上面有段氏家族的家徽。


可以这么说,四品以下的官员,都没有资格站在这个大堂之上。


还有就是威海侯爵府的其他义子,外加段氏家族麾下的海军各个将领。


不仅仅是段氏家族的军队,而且包括几千里海面上的海盗舰队,甚至还包括东桑国那些诸侯的军队。


总之这块玉佩,代表着巨大的权力。


这不仅仅是玉佩,还是身份的象征,而且还是一面令牌。


手持这块玉佩,在段氏家族的势力范围之内,可以征召任何船队,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征召军队。


威海侯爵府的家谱之上,也正式添加了段玉的名字。


从今以后,段玉名正言顺,成为段天罡第九义子。


段天罡将这块玉佩,亲自系在段玉的黄金腰带之上,然后缓缓道:“请帝国诸位大人,登记入册,请家老登记入家谱,从今以后段玉,便是我威海侯爵府的第九义子。”


帝国派来的官员,在各种册子上,添加了段玉的名字。


段天罡道:“去把小姐叫来,都回来好几天了,也应该见见诸位客人了。”


“是!”一名女武士进入后院禀报。


接着,在场所有人高呼道:“恭喜威海侯大人,恭喜九公子。”


接下来,威海侯爵府内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已隆重的宴会。


所有人都好奇,这位段铁锤小姐,是不是和想象中的一样,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当然,段玉几乎比任何人都要关心。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当然包括段玉。


威海侯千金小姐,已经回来多日了,却从来没有露面。


所有人全部放下了筷子,盯着门外。


但是,进来的依旧是这个女武士,道:“主君,小姐不愿意来。”


接下来,好些人都没有心思吃酒了,频频往门口处看,就想要看这位段铁锤小姐。


片刻后,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今天真是让人有些失落。


本以为会见到第一美人段红勺的,结果说她玉体欠安,不方便见客人。


众人不由得发出失望之声在,但心中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段铁锤小姐,果然和小时候一样,又胖又壮,铁定是身高八尺,腰围八尺了。


………………………………


夜晚时分。


所有人都对这个第一美人充满了好奇,结果没有见到。


现在,段铁锤也见不到了。


段玉道:“义父,我想要去和她见一面,可以吗?”


段天罡道:“你是不是也相信外面所说的那样,我的女儿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段天罡道:“段玉,你这第一步不错,算得上是一鸣惊人。但这还不够,想要让我女儿嫁给你,还要让你的诸位义兄们心服口服才行,在船上你这些兄弟们的明争暗斗,你也是看到了吧。”


何止是明争暗斗啊,简直就是刀光剑影。


接着,段天罡道:“木子,带九公子去见小姐。”


“是。”一名中年女武士上前。


段玉道:“不敢,但……我还是想要见一见。”


段天罡道:“那行吧,你就去见见。”


这个叫木子的中年女武士道:“公子记错了。”


接下来,两个人一直走,一直走。


段玉不由觉得这个女武士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至少见过轮廓。


于是,他问道:“这位阿姨,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抬头一看,这个院子名字叫:洗玉轩。


中年女武士道:“小姐,九公子前来拜见?”


来到了一个院子面前。


这威海侯爵府太大了。


中年女武士道:“是的,从未离开。”


接着,中年女武士道:“小姐,九公子前来拜见。”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段玉道:“小姐回瀛州之后,就一直呆在这洗玉轩中,没有离开过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


“呼……”


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女武士面色微微一变,便要上前推开门。


火光冲天!


“小姐!”


洗玉轩内,猛地燃起了火焰。


几乎短短片刻之内,大火开始蔓延整个院子。


包括威海侯之内,也冲到了洗玉轩内,而且完全不顾熊熊大火,整个人钻入火焰之内,却安然无恙。


段铁锤,失踪了!


中年女武士猛地冲了进去。


紧接着,威海侯爵府内的许多高手,飞快而至。


段天罡命令众人灭了火,然后面孔铁青道:“来人,派出几千人,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小姐。”


“是!”


在段玉要和她见面相亲之前,她离奇地失踪了。


………………………………


与此同时,几千只特殊的信鸦飞上天空,飞向瀛州的四面八方,黑黑压压,遮天蔽日。


段天罡继续道:“任何人,只要提供小姐的消息,奖励一万两银子。”


随着段天罡一声令下。


几千名黑衣人,飞快奔下威海侯爵府。


“下令所有离开瀛州的船只,检查每一个出海之人,如果有小姐的消息,立刻禀报。”


……………………………………


此时,旁边一个老者问道:“主君,需要张贴画像吗?”


段天罡想了一会儿,道:“暂时不需要,但是准备几千张画像,必要的时候,张贴全城。”


今天段玉刚刚要和她见面,这位千金小姐却又凭空失踪了。


接下来,段天罡又布下天罗地网,寻找段铁锤。


局面越来越扑所迷离了。


段铁锤回来了,却从未露面。


段玉道:“义父,那我就回瀛州城,寻找小姐的下落了,一旦有消息,我立刻告诉您。”


段天罡挥手道:“去吧。”


段玉道:“义父大人,我也帮忙找吧。”


段天罡道:“你当然要帮忙找,这可是你的未婚妻,但愿她这次不是为了逃婚而失踪。”


他关上所有房门,然后打开了月魔盒,在聊天群中找到一个人。


玉碎!


……………………………………


段玉回到家中,此时凌霜还在衙门,两个孩子也没有回来。


“段铁锤,回话,回话!”


“段铁锤,回话!”


就是曾经要悬赏杀段玉,最后关头却又放弃的那个玉碎。


“玉碎,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段铁锤!”


又过了好一会儿。


玉碎回复了:“我现在谁也不相信,小九死了,我母亲说身体欠安,不能见人。我想尽一切办法,进入母亲的庭院,结果她也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段玉接连发出去好几条消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段玉又道:“你究竟发现了什么?!你究竟在哪里?”


段玉一愕,道:“你怎么知道的?”


玉碎道:“这重要吗?”


段玉道:“我们见一面,你知道我是谁吗?”


玉碎道:“你是段玉,我知道。”


段玉道:“为什么?”


玉碎道:“当然是我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母亲生死未卜,小九也死了,这个秘密哪怕有人知道一丁点,就会死。”


段玉道:“我们见一面?”


玉碎道:“不行,我现在一旦露面,真相就永远无法被揭开了,就会有无穷无尽的人追杀我。”


段玉道:“铁锤,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玉碎:“说。”


段玉道:“我总是值得信任的吧,毕竟某种程度上,我是你的未婚夫。”


玉碎:“呸!”


玉碎:“?????!!!!!”


靠,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玉道:“威海侯爵府内,有一个人名字叫段白白的吗?我问过所有人了,都说没有一个人叫段白白。”


蓝色妖姬说,这个段白白拥有另一半天佛舍利,是段玉的未婚妻。


显然段玉的这句话,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冲击。


段玉本来想戴上面具,但是却又作罢,因为玉碎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这么多问号和感叹号,表示你内心的无比惊骇吗?


紧接着,玉碎那边立刻要求进行影像聊天。


立体影像。


但是她人并不在影像之内,而是一个木头雕像。


于是,他点了同意。


玉碎的影像,立刻出现在月魔盒上方。


她的声音非常好听,真的像是玉碎一般的清脆。


但是,她的声音也非常惊诧,甚至是颤抖的。


这个雕像,是一个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女壮汉,当然是缩小版本的,雕刻得活灵活现。


“段玉,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你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全部都死了。”玉碎说道。


玉碎道:“段白白,是我母亲,五岁之前的乳名。”


瞬间!


“段玉,你说话啊,段白白这个名字,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段玉道:“你先告诉我,这个段白白究竟是谁?”


蓝色妖姬和左野都说,这个段白白是段玉的未婚妻?


这……这,这是什么鬼?!


段玉脑子直接要裂了。


段白白是段红勺?她拥有另外一半天佛舍利?


………………………………


注:第一更送上,五千多字,恩公有票票给我吗?


拜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