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77章:真相大白!!(重要)

第77章:真相大白!!(重要)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孩子,进来吧!”田归农缓缓道。


段玉走了进去。


“坐!”


白冰冰端过来一把椅子。


段玉坐了下来。


田归农道:“小玉,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就是那个修先生的?”


段玉道:“没有,我没有怀疑过。”


“瞎说。”田归农道:“当年在卷宗之中,你去查了水如镜十二岁的画像时,还查了他院试时候的考卷,还有他平时写的文章,在那之后你又查阅了我在乡试夺得解元时候的文章,还有会元时候的文章,若不是心生怀疑,怎么会去查?最最关键的是,关于我们两人的科举考卷,你查到一半直接就中断了,你不想往那方面去想。”


“还有最最明显的一点,你去飘渺楼抓白冰冰的时候,她满屋子都挂着非常优秀出色的诗词,唯独有一首诗词,写得非常一般,不但不工整,而且字还写得很一般,完全和满屋子的诗词格格不入。”


段玉脑子里面顿时浮现出那首歪诗。


日日复日日,白日何可多?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还有一点,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一个问题。”田归农缓缓道:“你明明知道我和吕成凉科举同学,而且我还是当时那一科的会元。而且当时我就在瀛州镇夜司担任千户,按说以我的性格,怎么可能面对十几万灾民而无动于衷?水正大人被凌迟处死的时候,我依旧担任的是瀛州镇夜司千户,你也从来都没有问过我,为何不出手相助?你也没有问过我,当时挪用军粮有没有我参与其中?我当时在哪里?你不该不问的,你不问证明你心中害怕去问,不愿意去问。”


段玉沉默不语。


田归农道:“没错,某种意义上我算是水如镜的科举老师。我在科举考试的水平上,是远远超过他的父亲水正老师的。”


田归农道:“我早就说过了,白冰冰的脑子读书读坏了,经常做出一切可笑愚蠢之事。这么明显的藏头诗,别人也就罢了,不会联想到那方面去。但是哪里能瞒得过你啊?”


此时,段玉脑子里面轻而易举地拼凑出这首还算隐晦的藏头诗。


日日复日日,两个日仅仅挨在一起,那就是田字。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世人爱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


他看水东流,你看日西坠。


世人爱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这一句提取一个爱字。


他看水东流,你看日西坠。这一句提取一个你字。


组合起来就是:田伯,我爱你。


白日何可多?何字去掉一个可,就是一个亻,加上一个白,那就是伯。


后面三句诗,就更简单了。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这里面提取一个我字。


白冰冰道:“这是我十六岁写的,用左手写的,然后我当时就告诉田归农,我要变成女人,我要嫁给他。他若不同意,我就去自杀,小玉你看。”


然后,白冰冰撸起袖子,给段玉看她的手腕。


有几道伤疤,都是割腕的疤痕。


白冰冰是疯狂的,她心中痴恋田归农却不敢说,但又拼命地想说出来,于是就放在屋子里最明显的地方,写一首格格不入的歪诗。


这很女人,很偏执。


而且称呼为田伯,这更加充满了禁忌之恋,她实在是太疯狂了。


“结果吕成凉大人说他的科举考试一般,想要拜师的话,瀛州还有一个真正的天才,于是他就把田归农介绍给我做老师,他拒绝了好几次,因为镇夜司是不能和官员交往过密的。但是你也知道,我是那种非常难搞的小孩,弄得他没有办法了,只能收我为徒。”


“从八岁开始,我就跟着他读书了,他是天才,我也是天才,在他的教导下,我十二岁就考中了江东行省的院试第一名,但考官看我年纪太小了,所以定为了第二名。”


“我从小和别的男孩子不一样,我觉得田归农很神秘,很有魅力,当时年纪小不懂,但是隐约也知道这种情感不是很正常,于是经常粘着他,他找到我父亲,说他公务忙碌,以后不能再教我读书了,他想要远离我。我顿时怒了,就直接威胁他,如果他敢不教我读书,我就把他的秘密说出来。”


白冰冰道:“我自杀了许多次,也绝食了许多次,他终于屈服了,把我变成了女人。”


接着,白冰冰仿佛陷入了回忆。


“当时我才八岁吧,我父亲在瀛州临东县做县令,当时的瀛州太守是吕成凉,我当时读书还不错,但瀛州不是什么名士云集的地方,我父亲想要给我找一个好老师,当时吕成凉大人和我父亲既是官场上下级,又是知己好友,所以想要让我拜吕成凉大人为师。”


“之后……我父亲水正大人被凌迟了,我全家被满门抄斩,我被阉了之后,送去给西北军人为奴。”


“田归农从西南赶来,却已经晚了,他打听到我被送去西北为奴,于是在路上劫杀了押送官兵,把我救了出来。”


说罢,白冰冰掏出了一张图。


“小玉,我是那种心非常非常细的人,田归农有秘密,别人不知道,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但他的一举一动我都记在心里了,我知道他的宅子里面,水井之下有古怪,我这一威胁,他就怒了,他也怕了,所以就拼命躲开了我。于是,他就向上司讨了一个公务,远远离开了瀛州,前往西南办案。”


“他就这样逃跑了,彻底远离了我,我当时非常非常生气。”


“而就在那个时候,瀛州发生地震海啸,李兰山,吕成凉,我父亲,吴友德四人一起,为了救灾救民,挪用了军粮,拯救了十几万灾民。”


很快他就明白了,是被田归农大人拿走了。


白冰冰继续道:“在你抓捕我的那天晚上,我一直都告诉你,我爱的那个男人充满了理想,充满了智慧,就是想要点破你。我还让你看了那首格格不入的外诗,就是想要让你联想到我爱的那个修先生,就是你敬爱的田归农大人。我还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不完全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修先生的理想,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就是想要让你明白,然后……让你也成为我们的人。”


“但不知道为何,平时聪明绝顶的你,那天晚上却显得那么愚钝,于是我就想要杀了你。”白冰冰道:“我不能让田归农有暴露的危险,我当时已经用上古秘法,用精神困住了凌霜。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精神阵法竟然莫名其妙被破了,凌霜冲了进来,把我给抓了,把你给救了。”


就是天机阁给段玉的情报图,当年修先生斩杀了十几名官兵,抱着水如镜离开的画面。


白冰冰痴痴地望着这张图,朝着段玉道:“小玉,你也真是的,你有这张图也不给我,我做梦都想要将当年那个画面画出来,但怎么都画不好。”


段玉惊愕,天机阁给自己的那两张绝密情报,怎么落入白冰冰手中了?


田归农继续道:“小玉,你拿到天机阁的情报后,没有告诉凌霜,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直接来告诉了我。你那个时候就是想要最后确认,我是不是这个修先生,你想要听我洗清自己的嫌疑,哪怕任何理由,只要我说出来,你就相信,因为你从内心深处不愿意怀疑我,因为你非常敬爱我这个长辈。”


田归农叹息道:“但是我非但没有洗白自己,反而一再确定你内心的怀疑。白冰冰之前和你说,修先生是一个充满理想的人,为了理想愿意付出一切的人。而我那天晚上,就和你大谈理想,唯恐你不把我和修先生联想在一起。”


段玉回忆起那天晚上。


说这话的时候,白冰冰狠狠白了一眼田归农,道:“都怪这个老头,一心只想着你这个继承人,而不在乎我和他的死活。”


难怪,当时凌霜明明被困在精神大阵之中,自己和空气战斗,根本无法逃脱的。忽然之间,她就恢复清明了,冲入楼船之内,抓住了白冰冰。


当然段玉也很牛逼,神不知鬼不觉地在生鱼片中,给白冰冰下了神经毒素。


但当时的段玉,真的是一点点都不愿意去触碰这个念头。


甚至,他内心深处刚刚触及,就立刻移开,甚至逼迫自己脑子忘记掉。


足足好一会儿。


他把修罗巢穴的秘密告诉了田归农大人,对方震惊之后,就一直和他谈理想。


先是从治国平天下,再变成为人类守卫地狱之门,守卫人类亿万生灵。


真的是唯恐段玉不把他和修先生联想在一起。


好吧,你醋劲天下第一。


“李卿卿的手术,是我给他做的。”白冰冰道:“他的艺名李卿卿,也是我给她娶的,当然她现在都不知道这一切,她是无辜的。我见不得他可怜,所以就替他做了。”


段玉又说不出任何言语。


段玉不知道说什么,就说了一个不相干的话题。


“那个李轻年,也就是李卿卿的变性手术,也是田归农大人做……”段玉问道。


“不是……”白冰冰道:“他敢?!他窝囊胆小,不敢接纳我也就罢了,我也认了。但他敢碰其他任何女人,哪怕曾经是男人的女人,我就立刻去死……”


这……这都什么时候了?


段玉望着田归农大人道:“为什么?”


田归农大人温和道:“当然是为了我的理想。”


足足好一会儿,他沙哑问道:“田归农大人,为什么?为什么啊?”


段玉又道:“你们掀起琴女诅咒案,我能够理解,是为了给白冰冰复仇,为了给水正大人复仇,但接下来的一切,为什么?”


白冰冰嗔道:“段玉,你喊谁白冰冰呢?我是你长辈,田归农是你义父,我是你义母知道吗?再不济你也应该喊我一声阿姨。”


“未来大祸临头的时候,还有谁挺身而出?”


“小玉,我曾经声名大噪,因为我在会试中考取第一名,如果参加殿试,很可能会高中状元。所以镇夜司上下对我充满了巨大的期望,几个老祖宗希望我五十岁的时候,就能执掌镇夜司,振兴镇夜司。”


“但是我做不到,我和你说过,我读书脑子读坏了,权力斗争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我做不到。”


“小玉,你还记得我的理想吗?”田归农道:“我的理想是守卫这个世界无数的地狱之门,我们和修罗之间,仅仅只隔着一层纸。一旦让这些修罗打开地狱之门,整个世界将毁灭,亿万生灵将失去生命。”


“小玉,你看看现在的朝廷,到处都是权力倾轧,有谁在乎修罗的威胁?朝廷上下都想着要裁撤掉镇夜司,其他好几个国家,都已经把镇夜司裁撤掉了。黑龙台的那位大督主,权势熏天,想要吞并我们镇夜司。”


“一旦镇夜司被吞并了,被裁撤了,未来还有谁抵挡修罗,还有谁来守护这些地狱之门?”


段玉顿时一阵抽搐。


辐射吗?


这个实验室?有辐射吗?


“黑龙台对镇夜司的吞并就要开始了,瀛州镇夜司一旦被吞并,接下来镇夜司就兵败如山倒,最终会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到那个时候我田归农就是千古罪人。”


“小玉,我活不久了,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也活不久了。”田归农道:“这个命运,或许是在十几年前我发现这个修罗秘密巢穴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地方有一种非常诡异的能量,能够对人体造成伤害,体内长了一个东西,治不好了。”


“你以为我一直喝奶是变态吗?这是罂……粟奶,镇痛用的。”


田归农道:“小玉,威海侯何等强大?我这个镇抚使在他面前,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我凭什么推动这个帝国的战略,我来几个月,都没能进威海侯府的大门。”


段玉道:“您为了保住瀛州镇夜司,为了保住帝国镇夜司不被黑龙台吞并,所以策划了琴女诅咒案?”


田归农道:“对,先用琴女诅咒案作为一个引子,小小震惊一下朝野,让朝廷派来钦差大臣。再杀死帝国钦差大臣,杀死钦差卫队所有人,然后修罗降世,这就足够震惊整个帝国了。”


田归农长年累月呆在这里面做实验,身体遭受了巨大辐射,所以……


“小玉,如果瀛州镇夜司被吞并了,帝国镇夜司被吞并了,我就是千古罪人,我就算死一百次,也无法赎罪。”


段玉道:“您,您不是接了朝廷的密旨,前来推动设立江东行省的计划吗?”


白冰冰道:“对,镇夜司的唯一使命,就是消灭修罗余孽。但是已经二百年没有出现过修罗了,大家都觉得镇夜司没有用了,所以要裁撤镇夜司了。只有修罗再一次降世,整个帝国才会统一意志,继续保留镇夜司。”


段玉沙哑道:“所以,你们就杀了几千人?!”


田归农缓缓道:“这个计划,不仅仅是为了保住镇夜司。还有一个战略目标,小玉你那么聪明,应该懂。”


田归农拿起杯子想要喝奶,发现只有一半嘴巴,另外一半是骨头,喝不下去了,连说话都非常艰难了,一直漏风了。


“小玉,还有什么最好的法子,能够让镇夜司得到保留?”白冰冰替田归农问道。


段玉道:“出现修罗。”


段玉道:“所以这个修罗降世,不但能保住镇夜司,还能祸水东引?”


田归农点头道:“对,当时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修罗最后一次冲天而出,是从威海侯领地,镜湖之下冲出来的,这足够让帝国上下怀疑,这个修罗和威海侯爵府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段玉道:“难怪,当时白冰冰被凌霜和于连虎追捕的时候,飞到镜湖上空降落,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为了嫁祸威海侯府。”


段玉道:“为了削藩威海侯爵府?”


田归农道:“对,威海侯掌握十万海军,掌握帝国大半的贸易航线,他的钱甚至超过了帝国国库,它完全是趴在帝国身上吸血。若不能削藩段氏,未来一定会给帝国带来大祸。”


白冰冰道:“一旦削藩段氏,帝国财政立刻就会发生改变,而且直接能够掌握所有海权。若不能完全掌握东部海权,帝国就是不完整的。”


段玉全身上下,一根根汗毛竖起来。


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田归农大人进入瀛州之后,竟然是为了策划这么一个天大的阴谋。


“为了这个计划,你们不惜杀死几千人?”段玉再一次问道。


镜湖是威海侯爵府最重要的领地之一,湖心岛的镜阁,是专门供天佛雕像的。


所以,田归农这个计划是一箭双雕。


真是叹为观止。


接着,田归农自嘲道:“几个老祖宗竟然说我读书读傻掉了,知道应该怎么斗争,知道应该怎么害人,但却怎么都不去做,说我不够心狠手辣,怎么继承镇夜司?这次我足够心狠手辣了,当然我……依然还是做不了镇夜司的魁首。”


田归农没有自我辩解。


没有说什么为了镇夜司,为了帝国战略,这几千人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他没有这样说。


白冰冰寒声道:“那个死掉的钦差大臣,就是当年将我父亲凌迟处死的畜生。还有最近瀛州附近灭掉的村庄,他们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专门的匪徒,整个村子,人人为匪,劫杀商户为发财之道。还有被屠杀干净的船队,表面上是商队,实际上是海盗,而且是威海侯爵府圈养的海盗,这些人都该死。”


段玉道:“那几千名钦差卫队呢?”


田归农道:“其实不是几千名,而是一千三百名。”


田归农挥了挥手。


白冰冰上前,去将铁门打开。


近三米高的修罗,就站在外面。


因为,这个理由不但说服不了段玉,更说服不了他。


“这几千人的死,我很痛苦,但……我不后悔。”田归农一字一句道:“人总该豁出去这么一次,为了理想,为了目标,豁出去那么一次。”


段玉道:“那……那这个修罗是真的吗?”


不断放大,放大。


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扫描。


最终段玉确定,这个修罗是假的。


这个修罗全身上下,已经破损了多处。


段玉还是第一次看到修罗,头上长角,后背闪动着巨大的翅膀。


进入氪金魔眼。


田归农道:“修罗战甲很强大,但远远没有那么强大,所有恐怖的死亡,都是提前制造的。所有恐怖的画面,都是集无数人之力完成的。”


原来如此!


那这个计划,这个天大的阴谋,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


段玉道:“这修罗是假的,是一个人外面,穿着一具上古战甲对吗?”


田归农点头道:“对,修罗战甲。”


段玉沙哑道:“仅仅一具修罗战甲,就这么厉害吗?”


田归农道:“你确定要看吗?”


段玉点了点头。


田归农道:“行,那你就看吧。”


段玉沙哑道:“田归农大人,您真是了不起啊,您是我见过最可怕的人了。不知不觉间,策划了一个如此惊天的阴谋,把半个天下都装了进去,无数的大人物,都成为了您的棋子,无数人都死在这个计划之中。”


田归农道:“这个阴谋又算得了什么?接下来我要告诉你关于威海侯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惊天阴谋,才是真正的惊天变局。”


段玉道:“在这之前,是不是让我看看,这个修罗的真面目啊?”


这个修罗脸上的面甲,一寸一寸褪去。


这个效果非常梦幻,不是整个面罩掀开,而是如同鳞片消散一般。


这个修罗,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然后,他朝着那个修罗道:“你露出真面目,让小玉看看吧。”


这个修罗好像在迟疑,在挣扎。


足足半分钟后。


久违了……


他就是段玉的师傅,林光寒。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旧一万多字更新,也算是呕心沥血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