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73章:修罗降世!段玉未婚妻?!

第73章:修罗降世!段玉未婚妻?!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瀛州码头广场上,几千人刚刚目睹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画面。


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象到,这个琴女诅咒案,竟然会演变到这个地步。


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二十几年前的那场琴女诅咒案。


任何人绞尽脑汁,也无法想象。


一张琴女诅咒图,能够杀死这么多人?


整个钦差团队,钦差卫队,全军覆灭。


但是这几千人的诡异惨死,都远远比不上接下来这个画面的恐怖程度。


钦差舰队的旗舰,从中间猛地裂开。


一个诡异的黑影,扇动着翅膀,缓缓飞上了天空。


真的就是一个黑影,因为黑到了极致,所以不能反射任何光芒,也就看不到它的面目和细节,就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它从空中俯冲而下,对着海面上的钦差舰队嘶吼。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无比尖锐的嘶吼生意,让人恐惧之极,但是却又听不到声音。


下一秒钟。


足足两米高,头顶长角,两支肉翅。


这只恐怖生物,在天空中盘旋。


然后……


这个恐怖生物,面对着哪里嘶吼,哪里就直接粉碎。


短短片刻。


钦差大臣舰队的所有船只,全部粉碎,散落海面。


“砰砰砰砰……”


钦差大臣的舰队,一艘又一艘炸裂,直接粉身碎骨。


却又完全见不到火光。


这几千人为了恭迎钦差,依旧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此时更是浑身僵硬。


那个恐怖生物在人群中见到了守夜人队伍。


它的嗓子里面发出了声音,那种让人听了之后,整个头皮都要撕裂的声音。


码头广场上的所有人,被这一幕完全惊呆了。


这……这是修罗降世?!


这个恐怖生物,盘旋到码头广场上。


“哈哈哈哈哈……”


然后它在空中,对准地面上的这些守夜人,猛地一声咆哮。


瞬间……


如同砂纸磨过墙面的声音。


“守夜人?镇夜司……”


“就凭你们,也想要消灭我?”


“诸位人类,这个世界要变了!”


“天要变了!”


然后,这个恐怖生物扇动着翅膀,越飞越高,朝着北边山脉而去。


这十几个守夜人的躯体,直接粉身碎骨。


从头到尾,连一声惨哼都没有发出来。


接着,这个恐怖生物再一次盘旋在码头广场上空。


与此同时!


一支守夜人队伍,疯狂骑马南下。


一边驰骋,一边高呼:“钦差大臣有危险,钦差大臣有危险!”


而码头广场上的几千人,直接瘫倒在地。


不少官吏,直接昏厥了过去。


甚至胆小之人,直接屎尿齐出。


田归农大人在马背之上,望着这一切,身体就仿佛僵住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几个守夜人上前,将田归农大人架了下来。


他呆呆地望着海面上的舰队残骸,又看着地上守夜人的粉碎尸骸。


“立刻集结舰队,保卫钦差大臣。”


“立刻集结舰队,保卫钦差大臣。”


片刻后,这支守夜人队伍冲入了广场之内。


但是,这些尸体实在碎得太厉害了,根本拼凑不起来了。


瀛州太守,黑龙台万户上前,沙哑道:“田归农大人,天变了,天变了,修罗降世了……”


田归农大人道:“钦差大臣?”


天地之间,仿佛一片寂静。


唯一能够听到的,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他缓缓走到守夜人的尸体面前,蹲下来,努力想要稍稍收拢一下他们的尸体,至少看清楚面目。


黑龙台万户道:“田大人,修罗降世了。”


紧接着,于连虎起码飞快驰骋而来,直接跪在地上。


“田大人,钦犯白冰冰,被劫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瀛州太守道:“死了,整个钦差团队三千多人,全军覆灭。”


田归农大人拼命摇了摇头,抵挡汹涌而来的昏眩。


足足好一会儿,他沙哑道:“瀛州大营留守的一千名军官,也……全部惨死,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身上忽然冒出鬼火,天空漂着琴女诅咒之图。”


瀛州太守道:“这是本官的分内之事。“


田归农大人来到黑龙台万户面前,躬身行礼道:“徐东青大人,我们镇夜司和黑龙台有久怨,但如今发生剧变,大祸临头,请你我二人团结一心,渡过难关。”


黑龙台万户徐冬青大人躬身回礼道:“放心,关键时刻,你我一定同舟共济。”


田归农扭过头道:“可有伤亡?可有伤亡?段玉有没有事?凌霜有没有事?”


于连虎道:“没有任何伤亡,白冰冰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劫走了。凌霜百户和段玉无事。”


田归农大人闭上眼睛,平息了好一会儿呼吸,来到瀛州太守面前,躬身行礼道:“太守大人,修罗降世于瀛州,这是天崩地裂之大事,请您领衔,书写奏折,上报皇帝陛下。”


“是!”


田归农大人,不断地发号施令。


守夜人纷纷领命,甚至不顾刚才海面上的舰船被彻底粉碎的恐怖局面,登上一艘又一艘船,朝着北边,朝着西边航行而去。


田归农大人沙哑道:“来人,立刻上报京城镇夜司,派遣最精锐的守夜人队伍,进入瀛州。”


“于连虎大人,你拿着我的令牌,立刻前往东南镇抚使衙门,将东南几省最精锐的守夜人,全部调往瀛州。”


“是!”


修罗在所有人眼中,就是妖族。


想要靠寻常力量消灭修罗族是不可能的,只有出动非凡的力量。


而月光寺,就是一股非凡的力量。


田归农大人来到瀛州驻军统领面前道:“卢将军,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整个瀛州彻底宵禁,将所有的军队,派到街面上巡逻秩序,越是这种时刻,越是要小心那些魑魅魍魉祸害百姓。”


瀛州驻军统领卢池躬身道:“是!”


田归农大人翻身上马,带着守夜人,飞快驰骋向月光寺。


月光寺愿意倾尽所有,帮助镇夜司消灭修罗。


接下来,田归农大人马不停蹄,前往威海侯爵府。


………………


想要消灭这个可怕的修罗族,就必须求助于月光寺。


两个时辰后!


田归农大人离开了月光寺,他得到了承诺。


每一次来威海侯爵府,他从来没有到过正厅,也没有做过像样的椅子,都只能坐小板凳。


就就算如此,他依旧每天都来威海侯爵府,拜见侯爵大人。


每天都来。


威海侯爵府,几乎是田归农大人最耻辱的地方。


他来瀛州几个月了,都没有见过威海侯段天罡本人,接待他最高级别的人员,也就是威海侯的第二义子。


不仅如此,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刚刚被威海侯的第三义子,活生生打得出血。


而此时,他再一次来到了这座山顶,金碧辉煌,巍峨壮观的威海侯府。


但是……


现在,威海侯爵府大门紧闭。


每天都遭受羞辱。


整整持续了几个月。


一直到琴女诅咒案发生,他这才没有每日来威海侯爵府报道。


“不见,走开!”守门武士道。


田归农大人正了正衣冠,然后来到台阶之下,对着威海侯府的大门,如同玉山倒一般跪下。


侯爵府的卫士们不由得微微一颤。


田归农上前,朝着守门武士道:“请前往通报侯爵大人,镇夜司东南镇抚使田归农拜见。”


守门武士,无级无品,此时却也藐视田归农,冷斥道:“不见!”


田归农大人道:“有十万火急之事。”


而此时,田归农大人竟然在台阶之下,跪下了。


跪下之后,田归农大人道:“侯爵大人,天降修罗,瀛州百万生灵,危在旦夕。瀛州之事,无一事不能缺侯爵大人。为了瀛州,为了百万生灵,请侯爵大人开恩,与朝廷同舟共济。”


田归农大人知道得很清楚。


这田归农的傲气,傲骨,他们是深有体会的。


这几个月来,虽然饱受羞辱,但从来不失体面,从来都是不卑不亢。


因为田归农代表的是朝廷,而不仅仅是自己。


想要消灭这个修罗,必须团结所有力量,而在瀛州,威海侯爵府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最最强大的。


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修罗族了,真正消灭修罗族最近的历史,还在二百多年前。


那一次大战,惨不忍睹,伤亡无数。


在瀛州,想要做任何事情,都要威海侯的首肯。


天降修罗。


修罗是何等强大,别人不知道,镇夜司的人是最清楚的。


喊完话后,威海侯大门依旧紧闭。


田归农大人,再一次直挺挺磕头,大声道:“威海侯开恩。”


接下来,每隔五秒钟,田归农就一头磕下来,高呼:“威海侯开恩!”


朝廷在瀛州的各种军队加在一起,也不超过万人。


而威海侯掌握的军队,超过十万。


想要灭修罗,必须要倚重威海侯的军队。


十个时辰过去了。


十二个时辰过去了。


田归农大人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五个时辰过去了。


大门不开。


“侯爵大人,开恩……”


田归农大人最后发出的声音,几乎是撕裂的。


他已经接连十几天,都不眠不休了。


此时跪了整整十二个时辰,几乎完全脱水。


而威海侯爵府,依旧如同傲慢的巨兽一般,一动不动。


而就在此时!


“嘎吱……”威海侯爵府的大门,终于缓缓开启。


整个天空之下,传来了威严无比的声音。


嘴唇完全开裂,喉咙也完全干了,眼睛彻底通红。


下一秒钟。


他终于扛不住,直接昏厥了过去。


整整几个月了,田归农大人终于真正进入了威海侯爵府之内。


………………


天降修罗!


这声音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压迫感。


这就是威海侯段天罡的声音。


“把田归农,带进来吧。”


所有贸易船只,全部停航。


瀛州的几千军队,不眠不休,全城巡逻。


前所未有的剧变袭来。


整个瀛州,彻底炸裂了。


瀛州城,所有城门紧闭。


所有商户,全部关门,


但她知道不可以。


田归农大人的命令非常清楚,先保护自身的力量,等待支援,在想办法消灭修罗。


修罗族无比之强大,


于连虎去了江东行省,田归农大人在威海侯爵府。


于是,整个瀛州镇夜司最高的官员,就是凌霜了。


按照她的性子,直接提着剑,漫山遍野去找那只修罗决战。


所以想要靠瀛州镇夜司这点力量去消灭修罗,完全是痴人说梦。


先保留有生力量,守住镇夜司城堡。


等到情报足够清晰了,等到所有支援力量全部到场了,再去寻找修罗,开启消灭修罗之战。


人类和修罗族的大战,已经过去了千年。


也就是说,现在能够活的修罗,都是千年前大战的幸存者,那是何等之强大?


二百多年前,为了消灭那只修罗族,帝国付出了惊人的伤亡。


“莫三先生,现在瀛州镇夜司有足足一千五百名武士,如果修罗来袭,结果会如何?”凌霜问道。


莫三先生道:“全军覆灭。”


凌霜道:“一点点赢的希望都没有吗?”


月光寺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绝对的忠诚帝国意志。


直接派遣了精锐的炼金师,术士,还有几百名银袍武士,前来支援瀛州镇夜司衙门。


………………


凌霜道:“哪里,威海侯爵府?”


莫三先生道:“当然,威海侯拥有一切完整的武器体系,包括面对修罗族的。所以田归农大人,愿意舍弃一切尊严,也要向威海侯求援。”


凌霜道:“可是,这次琴女诅咒案和威海侯爵府,根本就脱不了干系。那一天晚上,我是亲眼见到白冰冰降落在威海侯的领地镜湖的。”


莫三先生道:“已经整整两百年没有出现过修罗了,消灭修罗,仅仅靠人多是没用的,还要有专门的武器,这些武器威力太过于强大,需要从朝廷钦天阁,从京城镇夜司运来。”


凌霜道:“那如果修罗袭击瀛州,整个瀛州都毫无还手之力吗?”


莫三先生道:“不,有一个地方,有反击修罗的能力。”


几个时辰后!


又有一名骑士冲入了瀛州镇夜司城堡。


“报!”


“报……报……”


一个骑士飞快而来,隔着很远就大声呼喊。


冲入了瀛州镇夜司城堡之后,直接跪在凌霜面前,颤抖道:“启禀凌大人,修罗袭击临东县的一个村庄,整个村子,几百人全部惨死,粉身碎骨!”


“报!”


“启禀凌大人,修罗族袭击一个矿场,矿场之内几百人,全部惨死,粉身碎骨。”


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消息传来。


“启禀凌大人,修罗袭击一支船队,所有船只,全部沉默,整个船队一千余人,全部惨死!”


又过了几个时辰。


又一个骑兵冲入瀛州镇夜司城堡。


刚刚袭击了这个村庄,转眼之间又袭击了几百里之外的海面。


每一次袭击,不管是几百人,还是上千人,全部都杀得干干净净。


全部都是粉身碎骨。


整个瀛州镇夜司的人,头几乎都要炸了。


恐怖的气息,几乎笼罩在整个瀛州城。


这修罗族太快了,太强大了。


莫三道:“它当然会对瀛州城大开杀戒,但不是现在。先在外围屠戮,制造恐慌,制造恐惧,让瀛州城内所有人,都全身戒备,不眠不休。戒备一天,两天,三天,五天,就直接崩溃了。然后这个修罗忽然冲天而降,大开杀戒,整个瀛州城,正式血流成河。”


凌霜道:“为什么是瀛州?”


莫三先生道:“是啊,为何是瀛州?”


被袭击的船队,都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每一次都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凌霜道:“这个修罗这样疯狂的屠戮,是为了什么?它为何直接对瀛州城大开杀戒?”


因为瀛州镇夜司城堡看上去像是最最危险的地方,白冰冰刚刚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劫走了。


把两个孩子接到镇夜司来?岂不是更加危险。


但是……


………………


段玉找到凌霜道:“师娘,书同和彤彤在家里不安全,尽管有福伯保护,但也不安全,要接到镇夜司城堡来。”


凌霜也非常纠结。


凌霜此时作为镇夜司的最高官员,是走不开的。


“让祝连城陪你去,他武功最高。”凌霜道。


尽管这个时候,祝连城的武功在修罗面前,一点用的没有,但总有一个心理安慰。


现在看来,这个修罗族一旦发生袭击,瀛州城随机杀戮可能性更大。


凌霜道:“好,把孩子和福伯,一起接来。”


段玉道:“我去接。”


以往热闹繁华的街道,此时空无一人,显得寂静萧索。


段玉知道,街道两边的每一处房屋里面都有人,都充满了恐惧,瑟瑟发抖。


每一扇窗户的后面,都有许多双恐惧的眼神。


于是,段玉带着祝连城离开镇夜司衙门,前往家里,接两个孩子。


……………………


骑马走在街道上。


祝连城道:“二百多年前,整个世界最后一只修罗降世,接连屠杀了三城。”


段玉道:“三个城市?”


祝连城道:“对,三个城市。”


段玉沙哑道:“按照这样下去,就算修罗没有来,整个瀛州城也要崩溃了。”


祝连城道:“对,经济就是信息,恐惧摧毁一切。”


段玉道:“这修罗,就这么恐怖吗?”


段玉道:“修罗族如此强大,那千年之前,人类竟然能够获胜?”


祝连城道:“千年之前那一场修罗灭世之战,全部都是谜团,人类为何获胜,完全不得而知。”


祝连城又道:“再往前三百年,倒数第二只修罗降世,屠杀两城。”


这……这简直让人不寒而栗啊。


三个城市,那是多少人啊?


被一只修罗,全部屠杀了?


祝连城道:“对,屠城!”


难怪田归农大人跪在威海侯府之前,口口声声说为了瀛州的百万生灵。


难怪整个瀛州城百姓,惶惶不可终日。


段玉道:“也就是说,这几百年来,能够出现的修罗,都是极度强大的?”


祝连城道:“当然,千年之前的那一场灭世大战,无数修罗惨死。而能在那一场大浩劫活下来的修罗,当然强大。”


段玉道:“这几百年来,修罗族一旦降世,就意味着屠城?”


这一次,轮到瀛州了。


段玉顿时响起了蓝色妖姬的情报。


瀛州即将发生剧变,天翻地覆!!!


因为修罗的出现,就意味着屠城。


之前几百年的例子,毫无例外。


修罗族出现在哪个城市,就一定会将那个城市屠杀得干干净净。


但是……修罗降世,天翻地覆,为何会和琴女诅咒案联系在一起呢?


这个白冰冰,和这个恐怖而又强大的修罗,又是什么关系?


修先生?


他之前还奇怪,这个琴女诅咒案,也谈不上什么剧变吧。


现在……这个剧变,足够了。


也完全称得上是天翻地覆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忽然祝连城停了下来。


因为四个诡异的骑兵,无声无息地靠近。


四个骑兵来到段玉面前。


难道就是指修罗吗?


这个案件,就这么简单吗?


段玉觉得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太诡异了。


骑兵首领道:“您要的东西已经送到了,请签收。”


段玉上前,拿过这个盒子。


终于来了,天机阁的情报,终于来了。


祝连城本能地拔剑,将段玉挡在身后。


那个骑兵首领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道:“请问是段玉公子吗?”


段玉点头道:“是我。”


“告辞。”四个天机阁的骑士,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玉将盒子收进怀中,祝连城也没有问任何问题。


每一个人都有秘密,每一个人都有隐私。


当年是谁救走了水如镜?


这几乎是本案最大的疑团。


接过盒子之后,那个骑兵首领递过一张纸,让段玉在上面签下名字。


段玉揉了揉两个孩子的脑袋,道:“福伯,你们收拾一下,离开家,去镇夜司城堡。”


“是,玉少爷。”福伯嗖一下就不见了。


段玉朝着祝连城道:“兄长,我也去收拾一下。”


段玉刚刚进入家里,林彤彤立刻扑了上来,抱住了段玉。


“师兄,师兄,我好害怕。”


林书同也仰望着段玉,这个书呆子,如今终于表情有了一点点变化,眼中也充满了恐惧,不过手中还是拿着一卷书。


这个修先生,究竟是谁?


但是……


他刚刚进入房间之内,发现多了一个人影。


祝连城点头道:“好。”


段玉回到自己的房间,正要打开那个天机阁的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报?


究竟是谁当年救走了水如镜。


这个人影道:“我奉主人之命。”


段玉道:“你的主人,又是谁?”


这个身影道:“您的未婚妻?”


这个人藏在黑影之中,气息非常强大。


“段玉公子,我奉命前来,带你离开。”


段玉道:“你是谁?你奉谁的命令?”


这个身影道:“不仅仅是修罗降世,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可怕阴谋。”


这个身影道:“瀛州即将发生剧变,任何卷入之人,都会粉身碎骨。”


段玉道:“我知道,修罗降世。”


段玉惊诧,我……还有未婚妻?


………………


注:终于写完了,今天更新一万多字,恩公还有月票给我吗?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