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61章:炸裂!

第61章:炸裂!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思思!”


宋青书眼眶欲裂,猛地跃起,将王思思抱了下来。


发现王思思已经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


几个人肝胆欲裂,在几个人中王思思最特殊,最敏感,也最善良。


在衙门里,凌霜宋青书等人保护王思思,已经好几年了,当作孩子一般的。


现在竟然死了?


段玉道:“别急,别急!”


接下来,段玉用氪金魔眼检查王思思全身,翻看他的瞳孔。


还没有彻底死透,心跳和呼吸都是刚停不久的,还能救。


“让开!”


段玉上前,对准王思思的心脏部位,猛烈按压,做心脏复苏。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毕竟王思思是男人,而且还是粗壮无比的络腮大胡子壮汉。


祝连城二话不说,上前捏住王思思的鼻子,对他做人工呼吸。


“你们谁,去给思思做人工呼吸,捏住他的鼻子,对着嘴巴吸气,快,快,快……“


宋青书,郑一官等人犹豫了片刻。


拼命地按压,频率要非常高。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接下来,段玉进行了密集而又疯狂的紧急救治。


这是一个很累人的过程,几乎要按断肋骨的那种。


王思思的心跳有了。


呼吸也有了。


段玉没有放弃,祝连城也没有放弃,一直给王思思做人工呼吸。


整整五分钟,


差一点点,就要救不过来了。


不过,被救活后的王思思依旧没有醒过来,处于昏迷之中。


段玉几乎累得瘫倒在地。


终于救过来了!


顿时发现窗沿上,有脚印。


微乎其微的脚印,若不是用氪金魔眼,根本就看不出来。


段玉接下来开始检查整个房间,窗户是打开的。


进入氪金魔眼视野,不断放大,放大,然后进行锐化。


这个足迹非常浅,而且不完整,仅仅只有一半。


“氪金魔眼,你能够根据这一半的足迹,推算出完整足迹吗?”段玉心中问道。


联系到刚才的那一阵风动,可以推测出。


杀王思思的凶手,刚才就在房间里面,听到宋青书在外面高呼王思思的名字时,凶手这才离开的。


这应该是一个男人的脚。


也就是说,这个凶手应该是男人。


下一秒钟,他的视野中就出现了一个完整的足迹。


大约42码!


而且这和琴女诅咒案,有没有关系?


到现在为止,整个案件越来越扑所迷离了。


不过,凶手为何要杀王思思?


没有道理啊?


………………………………


从王思思家里出来,段玉发现了街道上有人在烧纸。


“思思家里不安全了,把他带到镇夜司城堡去。”段玉道。


“好!”祝连城将王思思背起,他已经很高了,足足一米八多,但王思思足足一米九,所以背着很吃力,倒不是重量,而是王思思的双腿总是拖地。


一路上,至少上百个人在烧纸了。


段玉道:“李兰山先生和吴友德县令,这么得人心吗?他们死了,这么多人烧纸祭奠?”


这是谁的家中死人了吗?


他并没有太在意,但是转过一条街道的时候,发现很多户人家都在烧纸。


宋青书道:“曾经的临东县令水正大人。”


段玉道:“他为官很好吗?”


宋青书道:“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这两个人的死讯没有公开,这群人是为了纪念水大人。”


段玉道:“水大人?谁是水大人?”


“所以那段时间,瀛州民生凋敝,很多人食不果腹,而恰恰就在那时候,发生了地震,引发了海啸,死伤无数,房子倒塌无数,几十万人无家可归,眼看就要饿死,冻死。”


“因为不忍心看到这么多民众饿死,临东县令水正挪用军粮,救济灾民,整整几十万石粮食。”


宋青书道:“他对瀛州数万百姓都有活命之恩。十年前朝廷为了驻军瀛州,和威海侯爵福府明争暗斗,因为驻军数量有限,所以就让官军扮演海盗和威海侯爵府作战。威海侯爵府也不是吃素的,也让家族武士扮成盗匪攻击朝廷的地面驻军,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靠,竟然还有这段往事?


段玉顿时沉默了。


难怪瀛州的民心不在朝廷,这件事情实在伤了无数瀛州人之心。


“十几万灾民活了下来,但是朝廷的军队和威海侯却打输了,没有人愿意负责,于是兵败的责任就全部推倒一个人头上,就是瀛州城的临东县令水正。”


“这位救人无数的青天老爷被活活凌迟处死,家中所有女眷,全部送去了教坊司为妓,所有十三岁以上男丁全部处死,真是惨不忍睹。”


“我们也去拜一拜这位青天大老爷吧。”宋青书道。


然后几个人上前,朝着水正大人的画像,躬身拜下。


宋青书道:“今天是水正大人死去十周年的忌日,所以瀛州无数人出来烧纸,祭奠水正大人。”


很快段玉又看到了一处烧纸的,整整几十人跪在那里,墙上还贴着水正大人的画像。


吕成凉大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仆人进来道:“老爷,今天晚上吃什么?鱼脍吗?”


………………………………


瀛州镇夜司衙门内。


仆人道:“您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我去给您煮碗面条?”


吕成凉道:“不吃,今天什么都不吃。”


鱼脍,就是生鱼片啦。


吕成凉道:“不吃。”


吕成凉道:“不睡,今天晚上谁也别来打扰我,都离得远远的,任何人不得靠近。”


心腹道:“是,大人。”


仆人无奈地离去。


片刻后,他的心腹在外面道:“大人,今天那个女人已经送走了,那边新送来一个女人。”


他拿出这幅画,挂在了墙上。


然后缓缓展开,准备进行祭拜。


接下来,吕成凉正了正衣冠,打开了后间之门,拿出一个箱子。


打开箱子,里面有一幅画。


换成了琴女图。


兰山书院现场消失了琴女图,此时出现在了这里。


片刻后,他脸色剧变。


因为,这幅画被替换了。


紧接着,他发出了一声冷笑。


“装神弄鬼到我的头上来了?这里是镇夜司衙门,别说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就算是有,我倒要看看会怎样?”


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太诡异了。


吕成凉大人先是满脸煞白。


每一句诗,都仿佛充满了浩然正气。


别说没有什么鬼怪,就算是有,也无法靠近。


说罢,他的声音如同洪钟,开始念诵诗句。


“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


次日早上!


仆人早早做好了精致的早点,然后过来叫门。


紧接着,这位吕成凉大人拿出了判官笔,冷笑道:“不是琴女诅咒吗?不是这幅琴女图望之必死吗?来啊……来啊……”


…………………………


“大人,大人……”


于连虎过来,道:“吕大人,关于案情,我需要向您禀报。”


“大人,早餐做好了,您昨天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赶紧来吃吧,别饿坏了身体啊?”


但是,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依旧没有反应。


“大人,那我进来了。”于连虎道。


房间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吕大人?吕大人?”


顿时遍体冰寒!


吕成凉大人倒在血泊之中,已经死去多时。


然后,他上前推门进入,房间里面空空如也。


进入后间!


关键是吕成凉大人死的时候,目光疯狂,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而在他尸体前面的墙壁上,挂着的正是那副琴女图。


他的命根,活生生被拧断,塞入他自己的嘴里。


而那根判官笔,直接从下面捅入肚腹之中,整个地面全部是干涸的血迹。


……………………


注:五一快乐,拜求恩公们的月票和推荐票,鞠躬到底,感恩涕零!


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