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60章:段玉出马!悬梁自尽

第60章:段玉出马!悬梁自尽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已经整整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修罗族了,所以关于镇夜司要不要继续存在,朝廷争论不休。”吕成凉道:“没有修罗族可以抓,那就去监察百官,收罗情报,破获奇案。如此一来镇夜司和黑龙台就重合了,那么在这些能力上,黑龙台更强,还是镇夜司更强呢?”


“不言而喻,黑龙台远超镇夜司,所以才有了镇夜司要并入黑龙台的说法。”


“我这个人很坦白的。”吕成凉道:“俗话说,不能不教而诛。打开天窗说亮话,镇夜司想要保住自己,你凌霜想要执掌瀛州镇夜司,那还是要靠自己的本事。”


凌霜沉默片刻道:“我不信,人心有鬼,但这个世界没有鬼。”


“说得好。”吕成凉道:“如果这个世界有鬼,那也在人心里。人心险恶,比鬼还要可怕。不说别人,我的心里都有鬼。”


“今天,就在刚才,发生了一桩奇案,两位大人物,忽然疯癫,自杀身亡,死状凄惨。”


“大家光明正大比一比,谁输谁赢,一目了然。”


“现如今出了一件大案,从某种程度而言,这个案子比妖女左野案,还要大,还要玄奇诡异。”


吕成凉望着凌霜道:“凌百户,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凌霜道:“这位李兰山先生,早晨刚刚去过我家,要收犬子为关门弟子。”


“节哀。”吕成凉道:“而这两个人的死,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琴女图。”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顿时间,在场所有人色变。


“一个是李兰山先生,一个是吴友德县令。”


这话一出,凌霜顿时面色一变。


吕成凉道:“怎么了?”


吕成凉道:“没错,表面上看这就是让人闻风散胆的琴女诅咒案,传闻正面看过这张图的人,全部都死了。所以查这个案子,是有生命危险的,凌霜你敢接吗?”


凌霜点头道:“敢!”


凌霜的性格特点就是莽,她才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更不相信有什么画,人看了就会死。


琴女诅咒案。


难怪吕成凉说,这个案子比妖女左野案更大。


竟然是琴女诅咒案。


………………


“啥?琴女诅咒案?”段玉听了之后,惊诧不已。


昨天晚上,他才从王思思口中听到这个案子啊?


吕成凉道:“那行,于连虎带领一队,凌霜带领一队,你们一起查这个琴女诅咒案,公平竞争,分出胜负。谁赢,谁上位。”


“是!”


“是!”


今天他竟然没有来?


“宋头,思思呢?”段玉问道。


宋青书白了段玉一眼,道:“不想理你,不想和你说话。”


还有,王思思呢?


今天都中午了,他还没有来上班?


这个人每天都是最早来衙门的,因为他害怕孤独,他最亲近的朋友亲人都在镇夜司衙门,所以他一早就会来,并且把宋青书的总旗所扫得干干净净,把每一个人的桌子都擦拭得一尘不染。


段玉道:“哦,就是昨天晚上宋头……”


下一秒钟,宋青书谄媚的脸出现在眼前,手里还端着一杯茶,道:“段公子,你渴了吗?这里有上好的龙井茶,雨前的,你尝尝。”


这事可千万不能传出去,否则他宋青书就身败名裂,社会性死亡了。


昨天晚上给宋青书带来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差点直觉就不举了啊。


不过幸亏段玉手下留情,让他兵临城下之前打开纸条看,如果是完事后再打开纸条看,那他这命根子就不能要了。


郑一官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凌霜道:“我一队,于连虎一队,调查此案,这不仅仅是查案,也是一场战斗。我代表镇夜司,于连虎代表黑龙台,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其中的重要性相信大家都知道。”


“但是这个案子非常凶险,是否要加入,全凭自愿,绝不强迫。”


段玉直接举手道:“我加入。”


凌霜道:“李兰山死了,吴友德县令也死了,他们都是在看了琴女图之后,忽然疯癫,残忍自杀。”


图画能杀人?


段玉怎么都不信啊。


宋青书有点怵,不想加入的,但是又抹不开面子,道:“我……我也加入。”


郑一官看着在场几个人,心脏微微颤抖道:“我也加入,但我可以申请不看那副琴女图吗?”


凌霜道:“可以!”


他是完全抵挡不了奇案的诱惑的,那种最后找出真相的感觉太爽了。


祝连城冷酷道:“加入。”


他掌握了耍酷的妙诀了,字越少越好,段玉说三个字,他就说两个字。


现场只留下了两具尸体。


“画呢?”凌霜问道。


“不知道。”兰山书院的副院长道:“这一个多时辰,没有任何人进入这个书房,也没有任何人靠近,这幅画就不翼而飞了。”


………………


半个时辰后!


凌霜和于连虎二人,带队来到兰山书院。


于连虎道:“把这两具尸体,带回衙门,仔细检查。”


“是!”


………………


琴女图消失了,这让在场的守夜人反而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幅画太诡异了,凡是正面看过的人,都会死。


这幅画消失了也好,最好再也不要出现。


“没有发现任何毒药,没有任何中毒迹象。”李金水道。


段玉道:“能剖开脑子吗?”


李金水道:“可以,拿锯子来。”


接下来,在镇夜司的衙门内。


专业的术士开始解剖这两具尸体,肚子打开了。


镇夜司的第三个百户李金水亲自动手。


“这两人的死状,单纯从验伤而言,几乎没有共同点,除了眼球充血除外。”李金水道:“而且临死之前,瞳孔急剧放大,显然受到极大的恐惧和惊吓。”


这就诡异了,没有内伤,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甚至没有中过精神药剂。


两个人看了琴女图之后,莫名其妙就发疯死了。


接下来,他将这两个人的脑袋锯开。


“吴友德撞墙而死,所以脑内有出血致命伤。李兰山挖心自杀,脑内看不出任何伤痕。”李金水道:“不但没有外伤,也没有出血内伤,也没有任何残留任何精神药剂。”


段玉仔细查看两个人的尸体,动用氪金魔眼,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可有结果吗?”吕成凉问道。


于连虎和凌霜摇头。


李金水道:“这二人没有任何中毒迹象,连精神药剂都没有。”


莫非真是图画杀人?琴女诅咒吗?


这一通检查下来,几乎毫无结果!


当天晚上,吕成凉召见了于连虎和凌霜,还有李金水。


李金水道:“不知道,或许真是鬼神作祟?”


吕成凉道:“这件案子太大,瀛州太守已经上报朝廷,相信不久之后,朝廷就会派人下来,你们要抓紧了。”


“一旦等到钦差下来,所有人都要倒霉了。”


吕成凉道:“你确定?”


李金水道:“我确定,不信可以让月光寺的术士前来查验。”


“我相信你的水平。”吕成凉道:“那二人如何会发疯?”


宋青书道:“没有,他偶尔会请假在家的。”


段玉道:“会不会出事啊?”


宋青书道:“走,去他家里看看。”


……………………


傍晚时分,马上就要下班了。


段玉漫不经心问道:“思思还没有来衙门吗?”


结果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片刻之后,传来一阵风动之声。


宋青书惊声道:“不好。”


接下来,几个人前王思思的宅子。


来到大门口,发现房门紧锁。


“思思,思思……”宋青书大喊道。


接下来,宋青书和祝连城,郑一官三人,同时用力,猛地冲撞大门。


“砰!”


巨响之后,锁没有冲开,反而把门栓给撞断了,几个人冲进院子。


然后,他凝聚全身力量,猛地一冲。


“砰!”一声巨响,门没有撞开。


因为王思思在里面挂着三把大锁。


整整撞开了四道门之后,几个人冲入了王思思的房间之内。


然后,见到了诡异的一幕。


王思思穿着红裙,带着面纱,悬吊在房梁上,四肢僵硬,一动不动。


但是,很快又有一扇门。


三个人又开始冲撞,撞开第二道门之后,前面还有一扇门。


段玉都无语了,你家里弄那么多门干什么啊?


………………


注:有推荐票的恩公,您就给我吧,真心拜托了,鞠躬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