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54章:太打脸了啊!见鬼了吗?

第54章:太打脸了啊!见鬼了吗?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两个时辰后。


莫三先生,段玉,宋青书等人开会。


前面摆着瀛州镇夜司的图纸。


“这里是地下库房的入口,目前已经有超过一百多名武士把守。”莫三先生道:“这边是地下库房的换气通道口,中间隔着一层墙壁,所以入口处的武士是发现不了这边动静,更何况是老鼠运银。”


“但是有一个隐患,那就是于连虎手下的守夜人,他们会巡逻整个镇夜司。”


“总共二百只老鼠,一次运银子一千两,要将十三次才能运往,整个过程大约需要两刻钟左右。而这两刻钟时间内,于连虎手下的守夜人,一定会巡逻换气通道入口处至少两三次,届时就可能会发现老鼠运银。”


祝连城举手道:“我去,我武功高。”


但是下一秒钟,他的手就被按下来了。


“所以在老鼠运银的时间内,一定要有人制造声势,把于连虎麾下守夜人也吸引过去。”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


……………………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当天晚上!


王思思道:“我去,我的武功最高,是你们的几倍以上。”


接着,他激动道:“谁也别跟我抢,能为凌姐姐做事,我不知道多快活。”


镇夜司城堡大乱。


鉴查院的吕成凉大人猛地坐起,道:“怎么回事?”


凌霜被关押在镇夜司城堡内的小黑屋内。


忽然!


外面鉴查院武士的将领道:“启禀大人,有人冲击镇夜司的地下银库。”


吕成凉大人披着衣服起身,但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那东西摇摇晃晃,竟也是不凡得很。


他旁边被窝中,也坐起一个曼妙的女子,身上光溜溜的,睡眼朦胧道:“大人,怎么了?”


这女子便是天香阁的一个当红姑娘,这位吕大人还真是会享受生活啊。


吕成凉道:“那个段玉,真的赚到了四万两银子,仅仅一个月时间?”


黑衣将领道:“是的,黑龙台在瀛州的卧底,可以作证。”


他住的地方是镇夜司城堡的最高处,走到窗口,拿起望远镜。


“林光寒的学生段玉在海上贸易赚了四万两银子。”黑衣将领道:“所以,他们现在千方百计要冲击银库,要把一万三千两银子还回银库,弥补林光寒挪用公款之亏空,抵消罪名。”


竟然就是那位要买凌霜房子的许财主?!


吕成凉道:“这段玉,果真赚了四万两?”


吕成凉道:“让他进来。”


片刻后,那位许财主走了进来,躬身道:“拜见吕大人。”


“冲,冲,冲!”


视野之内,忽然冲出来一个超级壮汉,身上穿着盔甲,笼罩全身。


许财主道:“千真万确,可惜他晚了一步,还是没能救凌霜。”


此时,包围镇夜司地下银库入口的,整整有一百多名武士。


此时,一百多名武士守卫在这个门边上。


“射!”


这个超级壮汉扛着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五百两黄金,八千两银子,整整上千斤重,他竟然视如无物,低着头硬是要往地下银库闯。


这地下银库的入口在地面,是一道门。


但是他身上的铠甲实在太厚了,箭根本就射不进去。


“拔剑,杀!”


“射!”


随着一声令下,几十支弓箭,朝着这名超级壮汉狂射。


刀剑狂砍。


而这个超级壮汉,真的如同坦克一般,横冲直撞。


“任何靠近银库者,格杀勿论。”


然后,这一百多名武士,朝着这个超级壮汉冲去。


这些武士被撞飞出去后,又拼命围上来,挡住这个壮汉。


层层叠叠的包围圈,于连虎麾下的守夜人和黑甲武士,也纷涌而至。


“砰,砰,砰……”


被撞到的鉴查院武士,如同稻草一般飞了出去。


吕成凉大人道:“真是超级猛将啊。”


不仅吕成凉大人呆了,不远处的段玉也惊呆了。


拼命要挡住这个超级壮汉。


这个壮汉也不管,就是埋着头狂冲,狂撞!


一百多人,都挡不住他啊。


他也没有精妙的招式,就是力大无穷。


王思思这么猛?!


这……这还是那个竖着兰花指,天天沉醉于给美人排名画画的王思思吗?


终于……


王思思冲破了重重包围,来到了地下银库入口处的那道铁门。


穿着二百多斤的铠甲,扛着上千斤的箱子,竟然还如此凶猛,如此之快。


一次又一次,冲散了一百多人的包围。


此时,于连虎出现了,淡淡道:“放弃吧,这道门你砸不开的。”


王思思不理,依旧拼命砸门,仿佛要用尽一切力量,将这道门砸开,冲入银库之内,把一万多两银子换进去,拯救林光寒,拯救凌霜。


然后,疯狂地砸门。


“砰,砰,砰……”


于连虎一挥手,顿时十几名镇夜司高手扑上前去,死死将王思思按在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王思思嘶吼道。


于连虎上前,将手掌按在王思思的后背上,内力一吐。


本来就已经力气耗尽的王思思,猛地一个踉跄,吐出了半口血。


这且不说,每一个银元宝的背后,还都刻着三个字:镇夜司。


看着王思思已经被控制住了,吕成凉淡淡道:“真是一员猛将啊,这应该是林光寒一系最后的困兽之斗了吧。”


而此时,二百只只老鼠在莫三先生的指挥下,抱着银元宝,钻入换气通道内,爬过几十米的地下通道,进入到银库里面。


将一个又一个银元宝,摆放得整整齐齐。


冲击银库,归还银子,已经彻底不可能。


于连虎下令,增派一百名黑鸦武士,看守银库。


手下将领道:“狗急跳墙!”


王思思被控制了,凌霜一派就失去了最猛的一员猛将。


“慢!”田归农一声断喝道:“吕大人,还请放掉王思思。”


吕成凉道:“他冲击银库,罪大恶极。”


顿时间,整整二百多名武士,将地下银库入口包围得水泄不通。


吕成凉望着已经被压制的王思思道:“给我拿下,明日一起押解京城。”


吕成凉道:“如果是演习,我怎么不知道?”


田归农道:“您是镇夜司的人吗?”


田归农道:“不,他并非冲击银库,而是奉我的命令,进行一场演习。瀛州镇夜司地下库房放着许多重要物件,不容有失。所以我才组织一场演习,测试库房的防御程度,结果很不理想,仅仅一名壮汉,就差点冲破了库房的防线。”


演习?还真是笑话啊。


“哈哈哈哈哈……”吕成凉淡淡道:“田大人,您这是狗急跳墙了啊。不过终究还是失败了,您不是在威海侯爵府吗?为了来掺乎这趟浑水呢?不过您既然来了,那大概就走不了了。”


接着,吕成凉冷道:“田归农大人,你是镇夜司东南镇抚使,林光寒归你管辖。他挪用公款,你竟然包庇,这也是罪责难逃。明日银库打开,里面空空如也,证实林光寒挪用公款之罪,林光寒和凌霜固然在劫难逃,而你田归农大人,乌纱帽也难保了。”


吕成凉道:“那于连虎总是镇夜司的人吧,他为何不知?”


田归农道:“既然是演习,那就是最大化真实。如果让防守方知道了这是演习,还能拼尽全力吗?”


吕成凉道:“归农,你本可置身事外,却偏偏要卷入进来,那就休怪我不讲当年的同窗情谊了。”


接着,吕成凉断喝道:“防守地下银库,任何胆敢靠近者,格杀勿论。”


田归农没有出声,而是来到王思思面前,问道:“可有事?”


王思思颤抖道:“我无事。”


……………………


次日一早!


“明日我,瀛州太守,江东黑龙台,镇夜司东南镇抚使田归农,四个人一起打开银库,若里面的银子不见了,就休怪律法无情。”


在场几百名武士大喝道:“是!”


吕成凉淡淡道:“这个案件非常简单,已经有了诸多人证,接下来最最重要的,便是物证。”


“如果打开这个银库,里面空空如也,镇夜司衙门的一万三千两银子不翼而飞,那便是铁证如山?我可以这么说吗?田归农大人?”


鉴查院的吕成凉大人,瀛州新太守大人,江东黑龙台万户,镇夜司的田归农大人。


四个巨头,来到了镇夜司地下银库的门外。


江东道黑龙台万户道:“田归农大人,林光寒和凌霜都是你的人。如果打开银库,里面的银子不翼而飞,那林光寒和凌霜挪用公款便证据确凿,你当如何?”


田归农道:“我管教不严,自然自卸乌纱帽,向朝廷请罪。”


镇抚使田归农道:“可以。”


这个案子确实简单,林光寒挪用一万三千两银子,确实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也有很多人作证。


而且段玉等人狗急跳墙,利用王思思的勇猛,试图强行闯入银库之内,将一万多两银子归还。


结果失败了。


黑龙台万户笑道:“田归农大人还真是铁面无私。”


这个结果早已经注定了,昨天晚上,这个银库之内还是空空如也。至少上百人看到了。


四位巨头在十几名武士的保卫下,进入地道,一直深入。


最地下一层,才是镇夜司的地下银库。


“开门!”随着一声令下,地下银库的入口铁门开启。


里面是长长的通道,深入地下几十米。


这个简单的案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因为银库里面注定空空如也,已经检查过不止十遍。


“开门!”


几个人上前,拿出钥匙,开启厚厚的铁门。


不是我们狠心,这条路是你们选择的,你们挡了黑龙台吞并镇夜司的路。


真是螳臂当车。


林光寒死定了。


凌霜也完了。


所有人望向银库之内,顿时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又一个银元宝,整整齐齐叠在哪里。


“嘎吱……”


一阵刺耳的声音,银库的铁门被缓缓开启。


这……这是见鬼了吗?


昨天晚上这个银库之内,明明还是空空如也。


就好像尺子量过一般。


稍稍一数,不是一万三千两,而是整整一万五千两。


这……一万五千两银子是怎么进来的啊?


这……这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这个银库距离地面足足几十米,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


二百多名武士守住银库入口,没有任何人能靠近?


这绝对是见鬼了。


……………………


注:各位恩公,还有推荐票,月票的,请投赏给我,糕点会努力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