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52章:感人肺腑,相亲相爱!

第52章:感人肺腑,相亲相爱!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望着虎踞龙盘的瀛州,段玉心中还有一些疑惑。


如果这断玉这么的这么牛逼,拥有大气运的话,身体原主为何会死?


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左野知道天佛舍利的神奇,所以激活了它。


第二种,这个身体的原主,并不是天佛舍利真正的主人?段玉才是?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这就比较恐怖了。


正是身体原主的死,才成就了断玉里面的那条红线。


回头想想之前经历的事情。


他和左野分别之后,被几十名歹徒包围袭击,结果遇到了一品楼的杀手,灭掉了这些歹徒。


段玉道:“当这条红线消失后,我就要走厄运了吗?”


氪金魔眼:“不是,只是会失去大气运。”


而一品楼杀手要杀他的时候,却被师娘凌霜所救。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个气运,确实了得啊。


而且左野说过,这天佛舍利还有另外一半,在别人手中。


那是不是意味着,那个人也会拥有惊人的气运?


那意思就是说,我不能随便瞎浪了?


顿时间,段玉将信将疑,却又觉得这断玉里面的红线无比珍贵。


这个时候,段玉也有些明白了。


这氪金魔眼不是系统,它更像是魔幻版的人工智能眼。


段玉道:“那我该如何补充这天佛舍利里面的血条啊?”


氪金魔眼:“不知,您的问题,超出我的了解范畴,我会好好学习,争取有一天回答您的问题。”


大概还要一两天时间,就要进入瀛州了。


彻底清查瀛州镇夜司前千户林光寒挪用公款一事,还有敲诈瀛州商户索贿一案。


……………………


黑龙台,鉴查院的巡查组,总共几十人,已经来到了江东行省。


总共五千两。


过去二十几天,她整整赚了五千两银子。


就在昨天,凌霜回到了家中。


她浑身浴血,扛着厚厚的一箱子银子回来的。


所以这二十几天,她单枪匹马去剿灭山贼土匪。


几乎不眠不休,灭了一窝又一窝山贼。


怎么赚的?


她就只会一件事情,打架!


可以这么说,这将近一个月时间,她不是在赶路,就是在杀人。


本来她的效率可以更高的,找到一处山贼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杀进去,然后把银子抢完就行了。


这是她能想到唯一赚钱的法子。


但就算这样,她也仅仅只赚了五千两银子,但是却足足灭掉了九处山贼,杀掉了二百七十五人,足迹遍布了三千多里。


这该死的正义感啊。


但就算这样,他还是灭掉了九个山贼营地,击败了上千人。


但她没有那样做,灭掉一伙山贼后,还要查清楚,谁是罪大恶极该杀,谁是不该杀的。


而且找到银子之后,还要发放给那些被山贼掳来的可怜女子。


哈哈哈,竟然来了一个这么美的娘们,留下来给我做压寨夫人吧。


然后,凌霜就这么单枪匹马冲了进去。


简直无法形容她剿灭山贼的过程,整个过程基本上是这样的。


山贼,你们被我包围了,赶紧投降。


周而复始,重复重复再重复。


就这样,赚到了五千两银子。


噼里啪啦,稀里哗啦。


砰砰砰,战斗结束。


今日一早。


凌霜的院子,来了几十人。


背着五千两银子回到家中之后,凌霜强忍着无比的困倦,沐浴更衣后,然后呼呼大睡。


………………


宋青书道:“巡查组的大部队在江东,但是主官吕成凉却偷偷带人,简衣轻从进入了瀛州,他就是想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郑一官道:“瀛州的商户,已经去黑龙台衙门告状了,说您敲诈索贿。”


宋青书道:“凌头,黑龙台的巡查组,已经进入瀛州了。”


凌霜一愕道:“不是后天才来吗?”


“鉴查院的巡查组表面上还在江东行省,但实际上已经秘密潜入瀛州,正在调查账目,寻找林光寒大人挪用公款的证据。”


“关键是我们瀛州镇夜司的银库,真的是空的,根本经不起查,一查就完了。”


王思思道:“您家外面,也围了一些商户,说请您还钱。”


“他们说林光寒大人死定了,抓捕您进京的囚车,也已经在路上了。”


宋青书上前,掏出了一个袋子,道:“凌头,这里是八十两银子,您别嫌少,差不多是我全部的家产了。您也知道,我平时有那点爱好,实在太花钱了,我们先把这个难关过去了。”


凌霜盯着宋青书的脸道:“你脸怎么了?”


绝美的凌霜,静静望着这一切,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道:“我厮杀了一个月,只赚到了五千两银子。我唯一能保证的是,这五千两银子,每一两都是干净的,尽管是血腥的。”


才五千两银子,缺口还有一万一千两。


很显然,他要拿家里所有的积蓄为凌霜填补亏空,她媳妇不愿意,所以把她脸抓花了。


她媳妇很泼辣,但也很贤惠,平时宋青书去青楼,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要把家里所有积蓄都拿出去,她真的急火了。


宋青书的脸上,清晰的五道爪印。


宋青书道:“我家那婆娘不懂事抓的。”


然后,他把七十两银子放在地上。


祝连城依旧冷酷到底,直接上前,把整整一百二十两银子放在地上。


如果凌霜倒台了,于连虎上位了,那宋青书也会一起倒霉,到时候全家人都指着这些银子过日子了,把钱给了凌霜,全家喝西北风吗?


郑一官上前道:“凌头,我没有那么大方,我只能拿出家里积蓄的一半。”


“你们讨厌……”见到所有人的目光,王思思一跺脚嗔道:“这些银子,是人家画画赚来的。”


接下来,镇夜司的几十名守夜人,一个个上前,将钱袋子放在地上。


王思思本能地想要翘起兰花指,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强忍了下来,抱着一个箱子,也放在了地上,低声道:“这……这是五百两银子,我全部的家产了。”


所有人一愕,王思思你竟然有那么多积蓄?哪里赚来的?莫非……


镇夜司的责任是消灭修罗余孽,真的没有什么油水,全靠俸禄。


所以,守夜人大部分都很穷。


多的十几两银子,少的只有一两银子。


无声无息,却又感人肺腑。


但就算这几十名守夜人倾尽所有,加起来也只凑了一千二百两银子而已。


还有足足一万两的缺口。


这些银子虽然少,但他们已经倾尽所有了。


林光寒大人已经被抓捕下狱了,凌霜大人不能再出事了。


紧接着,一名将领寒声道:“瀛州镇夜司凌霜何在,请跟我们走一趟。”


凌霜望着地面上的这些银子,道:“你们把这些银子全部拿回去,各自过好自己的日子。”


王思思忽然问道:“凌头,小玉呢?”


而此时,一队骑兵轰鸣而至,将凌霜的家门围住。


然后,她拿起自己的那个箱子,里面有五千两银子。


她从中拿出一千五百两,放在王思思的面前道:“思思,这些银子交给你保管,等小玉回来后你交给他,作为他和两个孩子的生活费,让他省着点花。”


宋青书颤抖道:“凌头,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了吗?”


凌霜道:“尽人事,听天命。”


在镇夜司众多人中,凌霜最不放心的就是王思思了,他太特殊了。尽管非常强,但也最需要保护。


然后,凌霜拿着箱子走出家门。


王思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颤抖道:“凌头,我们跟他们拼了。”


凌霜忍不住摸了一下王思思的头,对方哭得更厉害了,望向凌霜的目光充满了不舍和仰慕,像是孩子对母亲,又像是宠物狗狗对主人的目光。


鉴查院的骑兵首领冷笑,这个时候还钱是不是太晚了,而且就你那点银子,根本填补不了亏空。


凌霜说完后,直接望向了堵住她家门外的那些商户。


外面,一队骑兵上前将她包围,为首将领道:“凌百户,跟我们走一趟。”


凌霜道:“请稍等,我去还钱,你们可以派人跟着我。”


接着,他问道:“段玉公子还没有回来吗?”


凌霜道:“他会回来的,就算把银子赔光了,他也会回来的。等到他回来之后,麻烦许员外找中人过一下房契,把这个房子转到他的名下。”


她没有还这些人的钱,而是直接走到许财主家中,将箱子放在他的面前道:“许员外,这是三千五百两银子,还给你了,所以我的房子不给你了。”


许员外微微一愕,然后躬身道:“明白了。”


许员外道:“好的,我会配合。”


然后,凌霜走出许员外的大宅,朝着鉴查院的骑兵道:“好了,我可以跟着你们走了,要戴镣铐吗?”


许员外道:“为何不转到两个孩子的名下呢?”


凌霜道:“孩子太小了,怕是守不住。小玉虽然败家,但好歹足够坏。”


……………………


注:放心不会虐的,很快就解决的。


恩公,还有推荐票吗?就指着这个撑住心中这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