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50章:太神奇了!

第50章:太神奇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谭秋掌柜的遭遇比起船长雷横,已经算是好的了。


雷横在卖海鲜和咸鱼,本来就已经腐坏的海鲜,又进行了发酵。


这臭味,可想而知。


再闻下去,要出人命了。


而且别说卖出去了,已经无人敢靠近他们的摊位百步以内了。


都成为死亡禁区了。


谭秋行往回走,他受到了剧烈的打击。


对段玉的信心,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了。


这垃圾布,显然卖不出去了。


这次生意,肯定要赔得一两银子不剩了。尽管那样的话,他的主人许员外就能收到凌霜的房子了。


但他还是很难过,他本以为能看到一场奇迹的。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这垃圾,连送都送不出去啊。


他实在扛不住,所以要回到船上,寻求段玉的主意。


忽然,一个肮脏的乞丐拦在他的面前。


类似于段玉卖煤的奇迹。


但是现在,没有可能了。


到了最后,他甚至说愿意把样品布送给那些商行,但就算这样,也没有人要。


顿时,其他乞丐也涌上前来要布。


谭秋道:“拿去,都拿去。”


几十个乞丐,把车上的几十匹布,全部拿走了。


“老爷,您行行好,送给我一匹布,我晚上盖着睡觉好吗?”


谭秋欲哭无泪,这垃圾布,只有乞丐才要吗?


“拿去吧,拿去吧!”他给出去了一匹布。


………………


回到码头,发现火光冲天。


“怎么了?怎么了?”谭秋颤抖道。


拿到手后,他们直接批在了身上,还骂了一句。


“什么垃圾布啊,这么刺挠!”


靠,乞丐白拿都嫌弃,怎么可能卖得出去啊。


谭秋道:“段公子呢?”


雷横道:“正在打扮呢,说准备要去见一个人。”


望着一堆又一堆的火光,二人对视一眼,叹息一声。


船长雷横道:“这些海鲜腐烂得太狠了,实在太臭了,段公子命令,这些海鲜和咸鱼全部烧掉。”


谭秋道:“花了上千两银子买来的海鲜和咸鱼,就这么扔掉,烧掉?”


船长雷横道:“是啊,他问了一句,高支家族的几个公子回来了没有?我说已经回来了,他就下令放火烧这些海鲜和咸鱼了。”


傻逼这个词,还是段玉发明的呢。


雷横道:“他运海鲜来卖,他运垃圾布来卖,压根就不是有什么高深莫测的计划,纯粹就因为他是傻逼。”


谭秋依旧不说话。


犹豫了很久,雷横道:“谭秋总管,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否?”


谭秋道:“你讲。”


雷横道:“我怀疑,上一次卖煤,段公子就是瞎猫遇到死耗子而已。我觉得他……他就是一个傻逼。”


雷横道:“不过这都和我们无关,只是觉得有些扼腕罢了,我本以为能看到一场奇迹的。”


谭秋叹息道:“谁说不是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


雷横道:“脑子正常的人,谁会万里迢迢运海鲜来卖海边啊?脑子正常的人,谁会买这种垃圾布啊,送给乞丐都不要。”


雷横斩钉截铁道:“所以,我怀疑段公子压根就不是什么智珠在握,他就是一个傻逼。”


谭秋无奈地点头,道:“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我觉得你说得对。”


这……这香味,怎么那么熟悉啊?


说时迟,那时快!


他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就端起一大桶水,狂奔而去,朝着香味的来源,猛地浇了下去。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香味,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香味。


紧接着,一支骑兵冲了过来,大声道:“谁在放火,谁让你们放火的?”


谭秋心脏一跳。


这里本是臭气熏天的,根本没有香味的容身之处。但这香味,硬生生从无数恶臭中脱颖而出。


如同茅坑里面绽开的空谷幽兰。


谭秋顾不得烫,直接将地上的那块黑乎乎的东西抱起来,拼命地嗅!


那一堆火本来就烧到尾声,此时直接被熄灭了。


但空气中,依旧迷茫着无比神秘,无比勾人的香味。


这种香味,实在是太离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惊讶,谭秋掌柜,你这是受到太大打击,失心疯了吗?


雷横上前安慰道:“谭秋总管,你要坚强啊,段玉疯了,你可不能疯啊……”


然后……


他放声大笑!


无比激动!


比黄金还要珍贵的龙涎香?!


分明就是压海鲜木桶的烂石头而已啊!


若不是火烧咸鱼,把它外层的黑色杂质烧掉,谁能发现它是龙涎香啊。


谭秋怒喝道:“大胆,你敢编排段公子?他的智慧,岂是你能揣测的?你知道我抱着的这块是什么吗?是什么吗?是龙涎香!”


这话一出,所有人大惊!


这……这玩意是龙涎香?


尤其顶级的白色龙涎香,能够买到二两黄金一两龙涎香。


而谭秋手中这块龙涎香有多重,起码三十斤。


“快,拿秤来,拿秤来!”


谭秋用水清洗,然后用力擦拭之后,露出了这块破石头的真面目。


真的是龙涎香啊,而且还是最珍贵的白色龙涎香。


龙涎香在西域价格最低,大约一两黄金一两龙涎香。而在大武帝国,或者东桑国,龙涎香就更贵了。


他不但是骑兵首领,而且还是高支城的六公子,东桑国的诸侯之子。


“这块龙涎香,我要了!三百两黄金,不二价,我要了!”


“你若成全我,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这段友谊的。”


谭秋总管小心翼翼地把龙涎香过秤,整整三十三斤!


龙涎香是越大越值钱,超过十斤以上的龙涎香,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贵之极。


本来带着骑兵来阻止火烧咸鱼的骑兵首领,冲上前来,仔仔细细地检查。


“四百两黄金!”


“五百黄金。”


“七百两黄金。”


这位高支城的六公子,也在争夺继承人之位,他买下这个龙涎香可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送给祖母的七十大寿贺礼。


如此宝贵的礼物,完全可遇不可求,再贵也愿意。


只要能让祖母高兴,花再多的钱又怎么样?一旦错过了,再也不可能有这么珍稀的礼物了。


一千两黄金,就是一万两银子啊。


段玉买这些海鲜和咸鱼,也只花了一千两银子而已啊。


“卖给他。”俊美无匹的段玉,缓缓走下了船。


“八百两黄金。”


“一千两黄金,一千两黄金!高支城的六公子斩钉截铁道:“我知道它不值这么多钱,但我愿意出这个价格,因为我需要它。”


而此时,谭秋掌柜等人,已经彻底呆了。


受到黄金后,段玉直接交给了凌霜的管家福伯。


“准备一下,我们半夜返航,返回瀛州。”段玉道。


可是钱还不够啊,这一万两银子不够的,至少需要一万六千两银子啊。


高支城的六公子上前,朝着段玉道:“多谢成全,你获得了我的友谊。”


接下来,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千两黄金到手。


谭秋微微一愕,卖一半,还要三万两?


这可是普通棉布的三十倍价格啊?


这怎么可能啊?


段玉道:“谭秋掌柜,跟我走。”


谭秋道:“去哪里啊?”


段玉道:“去找高支城的三公子,把我们这批布卖给他一半,作价三万两。”


于是,谭秋跟着段玉进入高支城内。


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准备再看一场奇迹。


……………………


这些垃圾布,连乞丐都看不上啊。


但此时段玉在谭秋掌柜眼中,完全是有神秘光环的了。


我可以不懂,但绝对不能怀疑段公子的英明神武。


除了青楼,依旧喧嚣。


忽然之间,有人尖声高呼:“着火啦,着火啦,快救火啊!”


冈鸣大人非常尽忠职守,此时正带着骑兵巡街,听到寒声后,他猛地从马镫上站起来,道:“哪里着火了?”


段玉计划得很好,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老天爷好像觉得他的计划不够完美,所以竟然帮他变得更加完美一些。


夜晚的高支城,寂静无声。


“是!”


半个小时候,冈鸣大人带着几百人,挑着水桶,前往失火的地方。


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火光冲天了,无数人鬼哭狼嚎。


手下道:“大人,是旧街!”


旧街,算得上是高支城的贫民窟了,有很多半废弃的房子,许多流民和乞丐就住在这里。


冈鸣大人道:“穷人也是人,乞丐也是人,快集结人马,准备救火!”


周围人也赶紧上前帮忙,将他们身上的火焰熄灭,但基本上也来不及了,这群人被烧得遍体鳞伤,必死无疑。


一个又一个。


几十,几百人从火海中冲了出来。


一个又一个人从大火冲了出来,惨叫连连。


每一个人冲出来之后,都变成了火人一般,头发烧了,衣服也烧了。


冲出火海之后,立刻在地上拼命打滚。


而就在此时!


旁边有人惊呼道:“大人,您看!您看!”


冈鸣抬眼望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每一个人都变成了火人。


这个画面,何其惨烈,让人无比动容。


刚鸣大人,双目湿润,继续拼命救火。


他们身上明明穿着衣服啊。


哦,不是衣服,而是披着灰不溜秋的布。


这布为啥不着火啊?


又有几十个人,从着火的房子里面冲了出来。


但是……他们安然无恙,身上没有一点火苗,完全没有烧着。


这……这是见鬼了吗?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灰布非但没有烧成灰烬,反而变得无比崭新。


正常布,要用水洗,而这种布,竟然要用火来洗?


不止一个人这样,十几个人都这样。


披着布,安然无恙从火海中冲出来,只是用尿湿的裤子捂住了口鼻。


冈鸣大人冲上前去,猛地将其中一个乞丐身上的灰布扯下来,然后扔在大火里烧。


顿时,大火燃起,灰布熊熊燃烧。


整整烧了几分钟。


灰布上的油烧完了,大火熄灭了。


“油,油,油!”冈鸣大人道。


片刻后,一个手下拿来了一桶油。


冈鸣大人直接将十几斤油倒在这灰布上,然后点火。


这灰布依旧完整无缺,别说烧出一个洞,就连一根线头都没有烧掉,而且崭新如洗。


这……这太神奇了。


……………………


注:小心翼翼问一声,恩公还有推荐票吗?投给我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