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47章:段公子真乃神人也!

第47章:段公子真乃神人也!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接下来,欧冶战尝试了一次又一次。


出炉了三锅铁水。


全部都成功了。


以前用煤炼出来的铁,非常脆,一砸就断了,根本卖不上价。


如今练出来的铁,非常坚韧,和木炭炼出来的铁完全无二,甚至还要更好一些,因为炉火温度更高了。


这原因很简单,因为段玉从东桑国运来的煤纯净度非常高,含碳量高,没有什么杂质,关键是含硫含磷量极低。


而之前欧冶战所用的煤炭,里面的杂质太高了,而以此时的技术,根本很难提纯。


成功之后,欧冶战终于扛不住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


掌柜谭秋再一次见到了这个疯疯癫癫,头发杂乱,浑身脏黑的男人。


“你有多少煤?”欧冶战问道。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但是很快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那些煤被他的兄长买走了,等到他去码头的时候,从东桑过来的运煤船,已经空空如也。


顿时,他直接惊醒过来。


也不洗漱,直接冲出房间,大声道:“备马,去码头!”


欧冶战道:“我全部要了!”


顿时,谭秋吓了一大跳,道:“我们卖七两一千斤啊,是别人的七倍。”


欧冶战道:“我知道,我全部要了。”


谭秋道:“七十万斤。”


欧冶战道:“全部都是和之前一样的煤吗?”


谭秋道:“对,全部都一样。”


谭秋顿时怀疑人生了。


这……这世界怎么了?


一开始,段玉去东桑国的高支城买煤,运来大通府卖,已经足够荒谬了。


谭秋顿时要疯了,深深怀疑眼前这个人的脑子是否正常,如果不是疯子,谁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啊?


谭秋颤抖道:“您确定要?”


欧冶战道:“废话,我全部都要了,我是欧冶家族的三少爷,我们家经营最大的炼铁工坊,是兵部和工部最大的炼铁商人。”


欧冶战道:“因为你们家的煤,适合用来炼铁,甚至比木炭效果还要好,而其他煤炼出来的铁非常脆,一砸就断。用你家的煤炼出来的铁,非常坚韧。”


谭秋惊诧,竟然还有这等事?


欧冶战道:“我看你们船队挂着威海侯爵府的保护旗,我们家族和瀛州也有生意往来,以后你们继续给我们提供煤,当然价格要另外议。这一次我就不讲价了,就按照你们的报价,七两一千斤。”


现在,竟然还真卖出去了。


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谭秋道:“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这些木炭从外地运到大通府,最低的时候12两银子一千斤,最高的时候15两5钱。


所以,七两一千斤的煤,依旧是划算的。


关键是这煤变成兰炭之后,用来炼铁的效果,甚至比木炭还要好一点。


欧冶战计算过了,一千斤煤炼成兰炭后,还剩下900斤。


扣除其他成本,一千斤兰炭的成本大约是八两五钱银子,尽管非常高,但也比用木炭的成本更低。


木炭炼铁,不能用普通的黑炭,要用上好的炭。


接下来,欧冶战道:“抬上来。”


几箱银子被抬上了甲板,开始上秤。


整整4900两银子。


见到谭秋依旧在发呆,欧冶战道:“莫非阁下做不了主?”


谭秋道:“我能做主,我能做主。”


他只是还没有恍惚过来,实在太难接受了啊。


整个过程,谭秋和雷横都是浑浑噩噩。


等到运煤大车全部走了,看着空空的大船,看着甲板上整整几箱银子。


谭秋和船长雷横才仿佛灵魂归窍,两个人又望向了凌霜的管家福伯。


接下来,双方签订了买卖契约。


最后,一百多号人开始运煤。


用了几个时辰,将七十万斤煤从船上运到码头,装入大车,运走了。


“这,这一切都是真的?”


“七十万斤煤,竟然七倍的价钱全部卖出去了。”


问完之后,三个人又交换了惊讶的眼神。


而福伯,此时已经兴奋得浑身发抖。


4900两银子,尽管还是不大够。


但至少家里的房子保住了啊,还给许财主3500两后,还剩下1400两银子。


谭秋道:“这段时间,无数人在笑话段玉,但是他却风轻云淡,丝毫不气恼,显然是智珠在握!”


雷横道:“这还真是别人笑他太疯癫,他笑别人看不穿。”


最后二人异口同声道:“段公子,真乃神人也!”


接着,船长雷横忽然道:“你说段玉究竟是误打误撞,还是胸有成竹?”


谭秋想了一会儿,道:“绝对是胸有成竹,否则他怎么可能直接定价7两一千斤?完全是卡在了欧冶战能够接受的最高价格上。“


雷横道:“关键是他这段时间,还一直呆在大通府的青楼之中,半点都不担心,显然是早有预料啊。”


“拜见公子!”几十个人齐声断喝。


段玉一愕,看到甲板上,几十个人整整齐齐朝他弯腰行礼。


谭秋,雷横,福伯这三人,之前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如同看傻逼一样,态度差得很,现在竟然如此恭敬?


………………


段玉又赚了六十两银子,然后返回到船队,打算续费停泊费。


刚刚来到甲板上。


煤呢?


这堆积如山的煤呢?全部不翼而飞了。


“煤呢?”段玉颤抖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本能一瞥。


煤?


还真卖出去了?


七两银子都有人买?这是哪个脑残?那个傻叉啊?


谭秋道:“公子,4900两银子都在这里。”


谭秋更加颤抖激动道:“卖掉了,全部卖掉了,七两一千斤,卖了4900两银子。”


瞬间!


段玉陷入狂喜,还有震惊。


谭秋道:“对于公子的才华,我们真是叹为观止,好有一比,那真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段玉享受这些人的追捧,风轻云淡地两只手往下压了压。


“低调,低调……”


雷横船长道:“我们之前对公子充满了误解,不懂得您的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竟然还对您横眉冷对,实在是愚蠢至极,您这一笔生意操盘,我跑船几十年,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福伯道:“公子,我们服了。”


雷横道:“公子啊,您怎么知道东桑国的煤能够炼铁的呢?而且能够炼出上好的铁?欧冶家族已经和我们谈好了,以后让我们源源不断供应东桑国的煤,您又开辟了一条商路财源啊。”


关键不是赚到了这4900两银子,而是用这种离奇的方式赚到了这笔银子。


非常离奇,但是又很合理。


但是,4900两银子不够。


………………


段玉望着这4900两银子,内心只有一个感叹:牛逼。


这个氪金魔眼牛逼。


如今段玉从瀛州出来,12天了。一个月期限,已经将近过半。


而且氪金魔眼表示过,这一次要赚两万两银子。


不但要赎回房子,帮助林光寒和凌霜还债,而且还要一劳永逸解决掉今后的生活问题。


要还给许财主3500两银子,这就只剩下1400两银子了。


这些银子,不够让凌霜还债的,更不够还掉林光寒挪用一万三千两银子的亏空,还是渡不过危机。


至少还差一万一千两银子。


段玉在心中问氪金魔眼:接下来该怎么办??


但是氪金魔眼没有反应,没有给导航,反而在视野中出现了一个调皮的笑脸。


“嘿嘿嘿嘿。”这个笑脸发出诡异的笑。


一家人富贵生活过惯了,总不能再过苦日子吧。


那么如何利用这4900两银子,赚到两万两白银呢?


因为接下来,就要返程了,还能再做一笔生意。


靠,氪金魔眼完成了四分之一目标后,竟然直接撂挑子了?


剩下还有一万五千两银子的,竟然全部交给了段玉?


这是对他的考验?


段玉心中问道:“什么意思?接下来你不参与了?完全交给我了?”


氪金魔眼视野内,再一次出现了一个大拇指。


“恭喜你,猜对了,猜对了!”


铁的利润倒是很高,但这是朝廷专卖,私人售卖盐铁,死路一条。


接下来,段玉只有一次生意机会。


卖什么东西,做什么生意,才能赚两万两银子啊?


这也他么太难了吧?


整个大通府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煤。


段玉船队运力有限,就算全部运煤去瀛州卖,也最多是赚一千多两银子而已。


“氪金魔眼,你以为接下来没有你的参与,我就不行了吗?那我告诉你,接下来的一切靠我自己,要赚的不是两万两,而是四万两!”


然后段玉朝着谭秋等人道:“走,带上银子,接下来我来表演什么是真正的奇迹。”


……………………


于是,段玉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一切。


在青楼里面,听到的所有话。


一幅幅画面重现,忽然他睁开双眼,脸色大喜。


注:这段剧情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还为了揭开一条重要线索。


推荐票一少,心中就慌,拜托诸位恩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