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36章:报仇不过夜,爽!

第36章:报仇不过夜,爽!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临出门之前,总旗官宋青书依依不舍地摸了一下陪酒姑娘的小腰,又捏了一下别人的屁股,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一下。


油腻猥琐男的形状,跃然纸上。


而祝连城全程眉头紧锁,恨不得立刻和这群人划清界限,这个假正经。


郑一官这个舔狗,正在殷勤地帮宋青书收拾东西。


王思思依旧用艳羡地目光,看着这些漂亮的小姐姐。


宋青书道:“兄弟啊,以后出来逛青楼,还是要小心一些,在衙门里面最好也不要直接说来青楼的事情,要用暗号。”


段玉道:“为啥啊?”


你这李纯风,接着纠察之权,去抓嫖宿的守夜人,完全不顾同僚之情,已经不能说变态严苛了。


段玉道:“他是于连虎副千户的人?”


宋青书道:“因为巡察总旗李纯风啊,这个人很变态的。帝国律法说了,不许现任官员来青楼嫖宿,但现在又哪一个官员遵守啊?结果这个李纯风如同疯狗一般。有时就会带着他的纠察队,去青楼巡察,抓捕嫖宿的守夜人,所以白天在衙门,我才这么呵斥你。”


这确实是变态了,如今官场上的人去青楼喝花酒,完全是常态,就算在青楼里面遇到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不定还做一次同道中人。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宋青书道:“一,你盛情难却,大家都是自己人。二,今天李纯风这条疯狗跟着于连虎去向新任的太守大人汇报工作了。”


新任太守大人?


宋青书道:“不,他是于连虎的狗,疯狗。”


段玉道:“那这事我真不知道,那今天哥哥们怎么答应来了?”


言语中,大家对这个巡察总旗李纯风都非常害怕。


段玉道:“那他自己就不来青楼嫖吗?”


顿时不由得想到了上一任太守殷天恩,真是可惜了啊,也被左野妖女所害,丢了官职,进入监狱。


王思思此时道:“哎呀,总旗,不要提这条疯狗的名字,不吉利,不吉利。”


王思思道:“那也是上了人家排的百美图的,不信你看。”


然后,王思思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画像,里面有瀛州各式各样的美人。


王思思道:“他夫人美丽得很,妩媚得很,他不需要来青楼的。”


段玉冷笑道:“美,能有我师娘美吗?”


段玉一看,画像上写着康敏敏,果然是非常漂亮的一个女人,关键是那股子媚态。


难怪李纯风不来青楼,这个康敏敏确实拥有男人幻想的一切。


靠,你好歹也是镇夜司的从七品官啊,也太不务正业了吧。


他从画像中挑出了一张,递给段玉道:“喏,你看。”


紧接着,段玉脑子一闪。


望着康敏敏的画像,他好像曾经见过啊,仅仅是在人群中一瞥而过,出于色棍的基本素养,被动地记住了这张漂亮的脸。


不过段玉更加惊讶的是,王思思的绘画太牛逼了吧,这个美人他画得如此逼真,都快赶上照片的效果了,你连立体素描都会?这么多才多艺,去搞艺术吧。


旁边的宋青书叹息道:“怎么漂亮的女人,都是别人媳妇啊,我要有这媳妇,一滴都不剩,哪里会来青楼啊。”


快进,快进,快进。


后退,后退……


然后,他闭上眼睛。


氪金魔眼,开始还原今天所看到的一切,用视频播放出来。


放大!


果然是这张娇媚美丽的脸,虽然不如师娘凌霜,但确实媚态横生。


停!


找到了!


王思思跺脚道:“好拉,不要再谈整条疯狗啦,人家心砰砰跳,有不详的预感。”


段玉发现,王思思的嘴巴绝对是开过光的。


而且这个女人好像也在一群人中发现了俊美无比的段玉,狗男女式的互相惊鸿一瞥。


宋青书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于连虎真是无耻,新太守来了也要去巴结,为了坐上瀛州镇夜司一把手,他脸都不要了,李纯风更不要脸,也跟着去,你才什么级别啊?”


飘渺楼大门开启,一群黑甲武士冲了进来。


为首一个镇夜司的总旗官厉声道:“大家不要慌,继续玩,我们是镇夜司的纠察队,抓捕守夜人嫖宿。”


“砰!”


下一秒钟。


旁边刚才被他摸屁股的姑娘,正在瑟瑟发抖,双腿之间有些不自然。


靠,你速度真快,而且真会挑地方躲。


舔狗郑一官本能问道:“大人,快跑,我为您掩护。”


但是下一秒钟,就已经看不到宋青书的影子了。


巡察总旗李纯风寒声道:“朝廷三令五申,帝国在任官员不得进青楼嫖宿。镇夜司家法也严明,守夜人不得进青楼嫖宿,你们是知法犯法。”


宋青书从姑娘的裙底起身,义正言辞拱手道:“李纯风大人,大家都在一口锅里吃饭,给个面子。”


巡察总旗李纯风上前,直接掀开那个姑娘的裙子,里面果然躲着宋青书大人。


宋大人,你真不容易啊,能屈能伸,连缩骨功都会。


接着,李纯风直接下令道:“来人,把这些守夜人按在地上,扒下裤子,给我打!”


宋青书冷道:“李纯风,大家都是同一个衙门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过分了啊。”


李纯风冷道:“我眼中只有家法,没有面子。凡是抓到守夜人在青楼嫖宿,罚银五十两,现场鞭笞三十,关紧闭七天。”


这个惩罚,可就严重了。


手里有那么一些权力,就要疯狂施展到极致。


而偏偏于连虎就喜欢这样的人,能够成为他手里的一条疯狗。


李纯风冷笑道:“镇夜司衙门就是有你这种人,才会腐化堕落。”


段玉了解这种人,不是为了公道正义,就是喜欢折磨别人,寻找快感。


宋青书直接被按在了地上,道:“李纯风,我们都练过武,挨三十鞭子没什么。思思和我们不一样,他心思细腻敏感,不要扒裤子打。还有段玉,他手无缚鸡之力,娇嫩得很,他挨不住三十鞭子的,他那三十鞭子,算在我身上。”


这话一出,段玉真的感动了。


顿时,十几名黑甲武士上前,就要抓住宋青书,段玉等五个人,按在地上,就当众鞭笞。


这下子,段玉可是把四个上司都连累了。


于连虎的走狗,巡察总旗李纯风蹲下来寒声道:“抱歉,你在我心中,没有面子。”


然后,他大声道:“扒下裤子,给我打!”


这宋青书虽然猥琐油腻,但真是一个好上官,而且心细如发。


“李纯风,给我这个面子,我一定记住你这个人情。”宋青书总旗认真道。


李纯风一抬手,冷笑道:“段玉,你说你是来青楼查案的。”


段玉道:“对。”


几名黑甲武士上前,就要扒掉几个人的裤子,当众鞭笞刑罚。


段玉寒声道:“慢着,我们不是来嫖宿,是来查案的。镇夜司的家规中,可有写着不许来青楼查案吗?”


李纯风道:“那你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宋青书这个总旗官,还有另外三个小旗官,全部都要被剥夺官职,贬为普通守夜人。”


靠,伪造案情,这么严重?


李纯风道:“那你可知道,守夜人来嫖宿是犯错,而为了掩盖犯错,对上官撒谎,没有案子,却说有案子,那可是犯罪。”


段玉点头。


被打几十鞭子是小事,如果因为伪造案情,而被罢官夺职,那可就太严重了。


李纯风道:“段玉,现在你告诉我,是来嫖宿的?还是来查案的?”


宋青书奋斗十几年,才做上了这总旗官,正七品官。


郑一官,王思思,祝连城三人,也是摸爬滚打,厮杀流血,终于混到了小旗,从七品。


段玉道:“一桩杀官案。”


李纯风道:“凶手在哪里?在飘渺楼吗?”


段玉闭上眼睛,思考了很久,道:“是来查案的。”


李纯风道:“什么案子?”


段玉道:“我带你去。”


李纯风目光望向宋青书,对方的脸色全白了,再看王思思,浑身都在颤抖。


段玉道:“在!”


李纯风道:“在哪个房间?”


李纯风冷笑道:“一起去。”


然后,他带着十几名黑甲武士,押送着宋青书,段玉,郑一官,王思思,祝连城等人,一起上了三楼。


很显然,这个所谓的杀官案,所谓的凶手完全子虚乌有。


是段玉为了掩盖嫖宿事实,不想当众挨打,而伪造罪行。


他指着里面道:“凶手就在这里,杀官案,就在里面。”


李纯风冷道:“一会儿,我打开门之后,如果里面没有什么凶手,没有什么杀官案,你可知道什么后果吗?掩饰嫖宿,伪造案情,宋青书等人,全部都要罢官,你明白吗?”


李纯风道:“哪个房间。”


段玉带着十几个人,一直往前走,直接来到一个普通的房间停了下来。


段玉淡淡道:“如果里面没有杀官案,我就从这三楼跳下去。”


李纯风望着宋青书道:“你们休要怪我无情,怪就怪你们这小兄弟段玉,信口雌黄,不知道天高地厚,十几年的前途,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宋青书脸色全白,毫无血色,四肢冰凉。


他当然知道,段玉一整晚都和他们在一起喝花酒,有狗屁杀官案啊?


里面传来了一声尖叫。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衣衫不整。


然后,他猛地上前一踢。


“砰!”房门大开。


这个英俊千户的背景很深啊,连他上司张召仲都下狱了,他反而没事,而且官职都没有降。


而那个女人,美丽动人,媚态横生。


那个男人,相貌堂堂,英俊不凡,好像是瀛州的驻军千户,段玉见过两次。


就是在查黄金失窃案的时候,他就守在银库外面。


他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一动不动。


然后李纯风猛地拔出刀子,朝着那个英俊不凡的青年冲去。


巡察总旗李纯风一看,顿时眼眶欲裂,整个人都要炸了。


因为这个几乎不穿衣服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子,康敏敏。


众人一愕。


段玉朝着宋青书几人摊了摊手,朝着镇夜司的纠察队道:“喏,这就是杀官案,我没有撒谎吧!”


“我杀了你,我杀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镇夜司总旗李纯风,去杀瀛州驻军千户,还真他妈是杀官案。


………………


注:各位恩公,翻下口袋,可还有推荐票吗,给我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