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34章:惊艳全场!其乐无穷(新盟主阿童木an贺)

第34章:惊艳全场!其乐无穷(新盟主阿童木an贺)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感谢阿童木an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这第四道题,也是今年守夜人招募的变态难题之一。


放在整个帝国范围的镇夜司招募考核,能够答对的人微乎其微。


当然了,如果仅仅只是准确答案的话,还是有猜对的概率的,足足有六分之一。


但是守夜人最终考核的时候,不但要给出答案,还要给出结题思路的,这可没法蒙对。


而段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给出了正确答案。


于连虎道:“你是猜的?这毕竟有六分之一猜对的概率。”


段玉道:“这你就管不着了。”


最最关键是,他对第五题有绝对的把握。


第五题,最终考核的最后一题。


于连虎本来想要让段玉给出解题思路,但又觉得这样欠缺了风度。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他这么大的一个官,却要揪着一个小人物细节不放。


没错,这个世界也已经有机械钟表了,同样是钦天阁制造出来的。


一分钟时间,绝大部分人连题目都记不住,更别说推算出结果了。


难度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对大脑记忆,对逻辑能力,简直是极度严苛的要求。


这是一道非常繁复的推理题,却不能用纸笔,完全要在脑子里面推算,而且时间非常非常短,仅仅只有半分钟的时间。


所以,于连虎依旧胜算在握。


“段玉,第五题我只叙述一遍,请你听好了。”


所以这第五题,段玉是绝对绝对回答不出来的。


别说是段玉了,就算在场所有人,大概也不会有一个人能够解答得出来。


“有五间房屋排成一列;所有房屋的外表颜色都不一样;”


“所有的屋主来自不同的州府;所有的屋主都养不同的宠物;喝不同的东西;穿着不同的衣服。”


段玉竖起了耳朵,全场所有人也竖起了耳朵。


于连虎道:“我再说一遍,这第五道题非常复杂,我只说一遍,你听清楚了。”


“七:黄色屋主穿棉布衣服;八:位于最中间的屋主喝红茶;九:大通府人住在第一间房屋里。”


“十:穿蜡布衣服的人住在养猫人家的隔壁;十一:养马的屋主在穿棉布衣服的人家的隔壁;十二:穿麻布衣服的屋主喝烈酒。”


“一:瀛州人住在红色房屋里;二:隆州人养了一只狗;三:江东人喝绿茶。”


“四:绿色的房子在白色的房子的左边;五:绿色房屋的屋主喝黄酒;六:穿丝绸衣服的屋主养鸟。”


全场所有的守夜人拼命竖起耳朵,拼命记题。


然后发现,整个人都要疯了,脑子成为了一团乱麻。


“十三:河西府的人不穿衣服;十四:大通府人住在蓝色房子隔壁;十五:只喝开水的人住在穿棉布衣服人的隔壁。”


于连虎念出这道题的时候,语速快,但每一个字都很清晰。


于连虎道:“最后请问,谁养鱼?”


顿时间,所有人彻底惊呆。


这道题目实在太繁复了,听一遍根本很难记住。


可以这么说,能够真正记住题目的人,全场不超过五人。


别说回答了,根本连题目都记不住,更别说理清楚里面的逻辑关系了。


连逻辑关系都没有理清楚,就更别说解答了。


这……这是什么题啊?


太变态了。


在场几乎所有人,直接放弃了解答这道题。


是谁设计的这道题目啊,绝对是个大变态,压根就没有想要让人解答出来,更何况是一分钟时间内。


“你有一分钟的时间,计时开始!”


所有人心目中,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于连虎脸色一变道:“你,你是猜的。”


因为总共只有五个州府的人,怎么猜都有五分之一的正确率。


“五,四,三,二,一!”于连虎道:“时间到,请回答。”


段玉直接了当道:“河西府的人养鱼。”


而万一有人解答出来了,那就证明是天才,要重点培养。


于连虎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个青楼的相公,会是这种天才。


于连虎绝对绝对不相信,段玉能够在一分钟时间内推理解答出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全场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每一次镇夜司出这种题目,目的就是让所有人回答不出来,这样就能对镇夜司充满敬畏。


而且是那种所有人一看,就清清楚楚的方式。


于连虎看呆了,周围所有人也看呆了。


段玉二话不说,拿起石头子在地面上画表格。


仅仅不到两分钟时间,就用最最直接鲜明的办法,将这道题目的解答过程全部写出来。


真正的叹为观止啊。


而师娘凌霜也第一次认真看段玉这个人。


这题目,竟然还可以这么解?


这种办法太妙了,太直观了。


段玉道:“于百户,我回答正确了吗?我可以进入镇夜司了吗?”


于连虎面孔抽搐了一下,目光变得阴冷下来。


你不是青楼的男花魁吗?你最了不起的本事不是勾搭女人,服侍女人吗?


难道青楼还教这些?


说罢,于连虎面孔冰冷,直接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而另外几十名名守夜人忽然拔出刀子,热烈敲击着身上的铠甲,望向凌霜和段玉的目光,充满了热烈。


深深吸一口气,然后他朝着京城的方向单膝跪下道:“林光寒大人,属下不该言语冒犯您,向您致歉。”


接着,他站起身朝着段玉,几乎是咬着牙齿,一字一句道:“欢迎进入镇夜司!”


这几十名守夜人并不是单纯为段玉欢呼,而是为整个林光寒派系的一个小小胜利而鼓舞。


………………


林光寒获罪,押解进京之后,瀛州镇夜司已经分为了两派,可谓泾渭分明。


果然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斗争。


我进镇夜司的家谱了?


对于镇夜司的传承体系,段玉还是没有充分认识,不理解里面的神圣性。


进入镇夜司城堡后,凌霜望着段玉的面孔道:“段玉,你师傅的眼光,果然没有错,他豁出去所有,把你推为他的继承人,在镇夜司的家谱中让你继承他的衣钵。”


什么叫豁出所有?


段玉道:“那此时在瀛州镇夜司,两个派系,谁占上风?”


凌霜道:“你师傅在的时候,当然我们占上风。现在你师傅不在了,我很难撑住局面,就落入下风。在左野一案中,你师傅损失了很多守夜人。如今整个瀛州镇夜司,有三分之二的人都站在了于连虎一边。”


段玉道:“师娘,瀛州镇夜司内的派系斗争,已经激烈到如此地步了吗?”


凌霜点头道:“你师傅在的时候,这于连虎就已经不太服管教,经常与你师傅唱反调,现在你师傅被押解进京了,他自然更加跋扈。”


现在一把手倒了,当然二把手牛逼了。


凌霜作为三把手,肯定是撑不住。


二比一,那对师娘凌霜非常不利了。


瀛州镇夜司,原本林光寒是一把手,于连虎是二把手,凌霜是三把手。


不过很奇怪,瀛州镇夜司怎么会出现这种夫妻店的形式呢?


凌霜作为女人,在瀛州镇夜司身居高位也就算了,而且还和丈夫在一个衙门?


如今的镇夜司依旧是两个派系,于连虎派,凌霜派。


只不过凌霜派目前处于绝对的下风。


凌霜直截了当道:“因为我武功最高,高出很多。”


这算一力降十会吗?


这有些不合常理吧?


于是,段玉问出了这个疑惑。


段玉又问道:“师娘,如果让于连虎成为了瀛州镇夜司的最高长官,那我们是不是都会很惨?”


凌霜点头道:“嗯。”


好吧,你牛逼!


不过可惜,在镇夜司中不是谁武功高就行的,还要讲手段,靠山,权术。


段玉道:“那什么是政绩。”


凌霜道:“破案,破大案。”


段玉又问道:“那么想要争夺瀛州镇夜司的最高长官,最重要的是什么?”


凌霜道:“靠山,政绩,权术。当然归根结底,还是政绩。”


凌霜一愕,摇头道:“我?不可能的!”


段玉沉思片刻,抬头问道:“师娘,那您有没有想过要成为瀛州镇夜司的最高长官?”


段玉道:“破大案,而且还要符合朝廷的战略方向。”


段玉道:“有我在,顶也把你顶上去,推也把你推上去。”


……………………


注:兄弟们也把我顶上去啊,兜里还有推荐票吗?给我吧,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