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8章:找到了!

第18章:找到了!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林光寒等人离开密室,立刻展开了行动。


密室之内,只有段玉和殷天恩太守二人。


“守卫银库的武士在那几日晚上,就没有发现河道上有停留时间异常的船只吗?”段玉问道。


殷天恩道:“守卫银库的规定非常严苛,不许任何人进入大库围墙之内,也不许任何人出来,围墙之外的一切,与军士无关。”


懂了!


这一千多名武士,全神贯注守卫银库,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管的。


这是正常的,甚至也是正确的。而且守卫银库那几日,可没有进行全城戒严,一切照常的。


殷天恩道:“这个银库非常重要,所以方圆百丈之内,少有住户。就算有几家,这次大批黄金运进来,这些住户也会被临时迁走。”


而且就算这些住户没有被迁走,夜晚看到一艘大船停泊在河面上,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


所以忽略了河面上的大船,完全是情有可原。


段玉又道:“哪里沿河两岸的住户呢?就算时间很晚,偶尔可能也会有一两家人起夜,看到河上停泊一艘大船。”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殷天恩太守道:“段玉,你还有什么话想要与我说?”


段玉道:“太守大人,有一件事情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条河道贯穿整个瀛州城,四通八达通向大海,而且每一个出入口都会有关卡,每一艘经过关卡的大船都会有登记,如果左野真的是用楼船来窃取黄金,那么就一定能找到这艘楼船。”殷天恩道:“林光寒已经去各个关卡调取船只过关档案,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段玉沉默不语。


殷天恩道:“嗯。”


段玉道:“莫愁和我说过,她做过一件违心之事,还说此时触犯禁忌天条。那么我接下来做一个大胆的推测,如何?“


殷天恩道:“请讲。”


段玉道:“我仔细观察过银库下的这条秘密通道是刚挖掘不久的。而且只有不到两寸直径,非常狭窄,却有三十几丈长,显然不是人力所能挖掘的。”


太守殷天恩沉默不语。


段玉继续道:“我想要知道,除了修罗族的妖器之外,还有什么能称之为修罗余孽的?”


殷天恩道:“你说。”


段玉道:“在我有限的认知中,触犯禁忌天条只有一种,修罗余孽。”


太守大人道:“就这样莫愁一直养了好几年,这东西很奇怪,一点都不长大。后来帝国的所有官府都进行了一次严格自查,寻找任何可能存在的修罗族余孽,所以我也分到了一个罗盘。然后我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穿山甲,也不是什么宠物,而是一只修罗兽。”


修罗兽?!


殷天恩叹息一声道:“莫愁是瀛州水师的副统领,常年出海。有一日在海外归来,她偷偷带回来了一只宠物。那只宠物仅仅只有半尺长,一寸粗,看上去像是刚刚生出来不久的穿山甲,但又和穿山甲许多处不一样。”


段玉没有说话,继续听殷天恩说。


殷天恩太守道:“我立刻让莫愁处死这只东西,但她养了好几年了,不舍得处死,就偷偷藏了起来。”


接着,殷天恩道:“事实上,当你解开了黄金失踪之谜的时候,我立刻就知道,这三十几丈的狭窄通道,就是修罗兽挖掘出来的,它像是穿山甲,就只有一种能力,那就是挖洞,连坚实无比的石块都能凿穿。”


修罗妖器,绝大部分都是特殊的工具。


而修罗兽就更加稀有了。因为距离修罗族大战,已经过去了千年不止,就算有修罗兽也差不多死绝了。


甚至她的肺部感染也不是偶然,有人让她得病,再想办法给她治病。


为了保命,殷莫愁交出了宠物,修罗兽穿山甲。


段玉叹息一声。


正是这只修罗兽穿山甲,才让殷莫愁有了杀生之祸。


十万两黄金,当然是天文数字,足够让无数人疯狂。但是段玉觉得,像左野这样的天才,谋划这一切阴谋,绝不仅仅只是为了钱。


关键是,她要用这十万两黄金做什么?


左野先用月光散治好了殷莫愁的肺疾,莫愁才会甘心交出宠物。之后左野又用诡异手段,谋杀了殷莫愁,彻底杀人灭口。


段玉道:“左野谋划这一切阴谋,难道就是为了这十万两黄金吗?”


殷天恩太守道:“不知道,等抓到左野之后,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接着太守又道:“如果这件案子破了,你就是最大的功臣。但是知道你功劳的,就只有四个人,绝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你理解吗?”


“太守大人,如果左野不是为了发财,那她会用这十万两黄金做什么?”段玉道:“换一句话说,有什么东西竟然要用十万两黄金购买?”


十万两黄金购买的东西?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啊。


段玉一愕。


太守笑道:“不着急,慢慢想。”


段玉当然理解,让一个青楼贱男破了这天大的案子,传出去大武帝国颜面何存啊?


太守道:“但你的功劳,我们心中是知道的。林光寒肯定会邀请你进入镇夜司,做他的弟子。你要想好了,是跟着他,还是跟着我?”


黑衣人道:“过去六天之内,总共只有一艘楼船经过这段河道,上下游的钞关都有记录。”


殷天恩道:“这艘楼船是谁的?”


而就在此时,一个黑衣人匆忙跑了进来,在太守大人的耳边低声道:“那艘楼船,找到了!”


太守殷天恩惊喜道:“这么快?在哪里?”


瀛州城最大的青楼之一,论级别远超仙音阁,论靠山也远远超过。


正因为它财力惊人,所以才能经营一艘巨大的楼船,能够带着嫖客出海,在巨大楼船上吃喝嫖赌,或许更有风味。


黑衣人道:“钞关登记的是飘渺楼!”


飘渺楼?!


黑衣人道:“但事实上,飘渺楼的那艘楼船,依旧停在湖中,根本没有出动。”


殷天恩太守道:“你是说有两艘一模一样的楼船,一艘是真的,一艘是假的?”


殷天恩目光一颤,这就有些麻烦了。


因为飘渺楼背后的靠山很深,连他这个太守也不愿意惹。


一旦离开瀛州港,进入茫茫大海,那真就是大海捞针,这笔黄金就有去无回了。


如果这笔黄金追不回来,那等待殷天恩的只有罢官夺职,甚至是牢狱之灾。


黑衣人道:“对。”


殷天恩微微皱眉,这艘楼船偷盗黄金起码是四五天前的事情了,有这个时间左野或许早就炼出黄金,并且驾船出海了。


随着殷天恩太守一声令下,几千人出动。


疯狂搜索整个瀛州城的河道两边,搜索所有码头。


“下令所有衙役,所有军士,瀛州驻军,搜索瀛州的每一个码头,每一个河道,一定要找到这艘楼船。”殷天恩下令道:“派人立刻去飘渺楼,控制他家的那艘楼船。派人去瀛州各个码头关卡,询问所有楼船的出关记录。”


“是!”


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段玉不是穿越者,压根就识破不了左野的杀人手段,更识破不了她偷盗黄金的惊人手法。


所以说,这么牛逼的人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马脚?


但所有人隐隐知道,这艘楼船肯定找不到了,早就出海逃之夭夭了。


从谋杀殷莫愁,到偷走十万两黄金,这个左野的手段都神鬼莫测。


一个时辰后!


那个黑衣人快速冲了进来,颤抖道:“太守大人,那艘楼船找到了,偷盗黄金的楼船找到了。”


这艘楼船肯定早就消失了,根本不会给太守府和镇夜司留下什么机会的。


然而……


殷天恩道:“船上有人吗?”


黑衣人道:“有,有十几个人,也已经全部抓住。我们发现这艘船的时候,他们正在里面炼金,而且应该是最后一批黄金。我们的几百名武士,已经彻底包围了这艘楼船。”


这话一出,段玉和殷天恩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竟然找到了?


这难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左野在不在里面?!


太守殷天恩道:“快,立刻去这艘楼船。”


……………………


注:诸位恩公,还有票吗?推荐票也好,月票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