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在镇夜司打开地狱之门 > 第12章:天地至宝!

第12章:天地至宝!

作者:沉默的糕点 返回目录

太守殷天恩朝着副寺正李光宗躬身行礼道:“叨扰了,告辞!”


然后,他带队离开了月光寺。


林光寒等人也离开了月光寺。


在月光寺外面,殷天恩道:“林光寒大人,到我府里一叙如何?”


林光寒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


太守府内。


殷天恩道:“段玉,把你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段玉便将和莫愁的所有经历对白全部说出。


殷天恩和林光寒很快就抓住了里面的重点。


第一,殷莫愁说自己做了违心之事,犯了禁忌天条,但却又不愿意段玉卷入进来,所以不愿意说出究竟何事。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林光寒道:“只有找到这个左野,才有可能真正揭开这个巨大的阴谋。”


太守殷天恩忽然道:“林光寒大人,这段玉是你的什么亲眷?”


林光寒道:“不是,他和我非亲非故。”


第二,殷莫愁对左野的态度大变。


林光寒道:“如果月光寺中有左野女炼金师的存在,而且殷莫愁将军的尸体没有失踪,那这很可能是一起意外致死。但月光寺断然否认了左野的存在,而殷莫愁的尸体失踪了,这就证明这是一起巨大的阴谋,殷莫愁将军之死,仅仅只是开始。”


段玉道:“莫愁很有可能是无意中知道了一个惊人的秘密,甚至间接参与了这个巨大的阴谋。所以被杀人灭口。而这个左野在这场阴谋中,肯定扮演不可告人的角色。”


林光寒道:“这里面又涉及到了一个巨大的疑团,我完全不解。”


殷天恩道:“请讲。”


林光寒道:“段玉公子,你还记得上一次你出门被人偷袭,昏死在臭水沟里吗?”


殷天恩道:“那这就奇怪了,既然非亲非故,你为何要出大力气救他?这不合常理。”


林光寒道:“确实不合常理,我之所以会关注段玉,并且出手救他,完全是因为一个原因。”


殷天恩道:“什么原因?”


林光寒道:“我们查过你的来历,几年之前一具棺材莫名出现在海面上,几个乞丐打开了棺材,你躺在了里面,嘴里含着一块断玉,所以你就命名为段玉。”


这个往事,段玉也早就知道。


林光寒道:“你可知道,你嘴里含的那一块断玉,是天地至宝吗?”


段玉当然记得,就是那一次身体原主死了,段玉的灵魂这才穿越过来的。


林光寒道:“你被偷袭之后,你的断玉是不是也丢了?”


段玉点头。


林光寒道:“不,偷偷袭杀你的人,不是你那些女恩客的丈夫,而且万里海洋的霸主,瀛州真正的主宰,富可敌国,让皇帝陛下都忌惮无比,坐拥十万海军的威海侯爵府!”


这下不止段玉震惊,连殷天恩太守都惊了。


威海侯爵府啊,权势熏天的超级霸主,竟然来袭杀一个青楼小鸭子?


段玉一愕,这一点他还真的不知道,甚至身体原主也不知道,以为就是一块普通的断玉。


林光寒道:“那你可知道,袭杀你的人是谁吗?”


段玉道:“我在青楼接过很多女客,她们的男人来偷袭我,很正常?”


这就更加奇怪了,段玉手无缚鸡之力,用得着派遣这么强的高手吗?


不过这样一来,又有一个疑惑了。


段玉只是仙音阁的一个相公而已,卑微的小人物,镇夜司没有必要盯着他啊?那么为何威海侯爵府死士袭杀段玉之事,会被守夜人关注到。


这……这是为啥啊?


太守殷天恩道:“袭杀段玉是威海侯的意志吗?”


林光寒道:“不知,我们只查到了袭击的凶手是出自威海侯爵府。大概付出了十二条人命,我们抓到了那个凶手,不过威海侯爵府的死士您是知道的,一旦被抓,直接自尽。所以我们也无法判断,这个凶手究竟是威海侯爵府中的哪一个人派出的。”


林光寒道:“不知道,但经过许多顶级术士,顶级阴阳师都验证过,你这块断玉起码几千年历史了,是天地至宝。”


本来殷莫愁谋杀案就已经秘影重重了,现在段玉竟然也变得扑所迷离起来了。


威海侯爵府这种超级霸主,为何要针对段玉啊?


林光寒直接解开了段玉的疑惑。


“我们的指责是剿灭修罗族余孽,你被人暗中偷袭丢了一块断玉。所以我们怀疑这会不会是一个高级修罗妖器,所以才进行侦查,顺着线索抓捕到了那个袭杀你的凶手。”林光寒道:“我不避讳地告诉你,那块断玉也落入我们手中,已经藏在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经过我们一再检查,确定那不是什么修罗妖器,但绝对是一件至宝。”


段玉道:“什么至宝?”


殷天恩缓缓道:“派人搜捕那个传说中的女天才炼金师左野,寻找莫愁的遗体,这两件事情就不必说了,但是我相信这个左野是肯定抓不到的。”


林光寒默认。


这个左野目前为止完全只存在殷莫愁的口述之中,没有人知道她的形态外貌,甚至是否真的存在都不好讲,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可能抓到。


不用说威海侯爵这样的超级大BOSS了,就连侯爵府里的一个小人物,都可以轻而易举碾死段玉吧。


那块断玉本来觉得普普通通,但现在竟然有几千年历史?成为了天地至宝?


林光寒道:“太守大人,接下来该如何做,请您示下。”


林光寒道:“对的。”


殷天恩道:“那么死人有可能开口吗?我只是一个文官,对于这一点完全不懂。你是镇夜司的,应该知道一二,死人开口真的存在吗?”


林光寒道:“抱歉了太守大人,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殷天恩又道:“有哪一种情形下,让对方有必要盗走莫愁的遗体?”


林光寒道:“绝对不是担心我们解剖,也绝对不是担心我们查出莫愁将军的死因,她们担心我们从莫愁将军的遗体里面,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殷天恩道:“准确说,是怕死人开口对吗?”


林光寒点头确认这一点,段玉也这么认为。


殷莫愁之死,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接下来,应该会发生更大的事情。


林光寒目光望向段玉道:“太守大人,那么段公子应该如何处置?”


段玉觉得,林光寒没有完全说实话。


但尸体真的会开口吗?


殷天恩冷笑一声,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处心积虑盗走莫愁的遗体,就是担心死人开口泄密,可见这个阴谋非常巨大。那么或许不用等我们抓到这个左野,她们自己很快就会行动了,届时我们就知道她们究竟要做什么,究竟有何等巨大阴谋。”


于是,段玉再一次回到了死牢之内。


林光寒道:“段公子,现在不但是我,就连太守大人也基本上确定,你不是谋杀莫愁将军的凶手。但我们还是不能释放你,能理解吗?”


段玉尽管算是查清了殷莫愁的死因,但因为尸体的失踪,加上月光寺没有左野这个人,使得这个案件暂时断了头绪,段玉并没有完全证明自己的清白。


太守淡淡道:“继续关入死牢,死刑暂缓。”


林光寒道:“是!”


……………………


段玉也不由得思考这个问题,从死牢出去之后,回去仙音阁继续做男花魁?


应该是不可能了,仙音阁也不可能接收他了,会觉得段玉此人不详。


而且威海侯爵府竟然派死士袭杀段玉,这就更让人害怕了,安全得不到保障啊。


当然更加重要的是,现在段玉藏在死牢里面最安全。


林光寒继续道:“等到这个案件彻底水落石出,这个阴谋真相大白之后,自然会释放你的。不过你有想过吗?就算出了死牢,你今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说这话的时候,林光寒眼中充满了一许期待。


段玉忽然喊道:“林大人,仙音阁临娘她们是无辜的啊,放过她们吧。”


林光寒淡淡道:“先保住你自己吧。”


安静的死牢之内,又剩下段玉一个人,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关键是,为什么啊?!


林光寒道:“段公子,你就祈祷对方赶紧行动吧,那样才能早一日真相大白。你也能早日恢复自由。”


说罢,林光寒转身离去。


……………………


注:恩公,我好空虚好冷!拜求支持,给我温暖,推荐票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