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锦衣娘子 > 第151章无中生有

第151章无中生有

作者:妞妞蜜 返回目录

“秘密?!”成帝果然起了兴趣。


婵夏勾起人家的兴趣后,又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


“民女不敢说,此事关乎陛下...”


“跟朕还有关系?!”这下好奇更重了。


婵夏看火候差不多,开始添油加醋的把她闯阵法的细节都说了。


包括那庄子守卫是有多严,阵法是多恐怖。


本来只有五分吓人,从她嘴里硬是说出十分惊险来。


“...就这么的,师父冒险带我出来了,可是有一件事,民女百思不得其解。”


“何事?”


“陛下不觉得,只为了入药,弄这么麻烦个阵法,很可疑?”


帝王多疑的特性被婵夏用了个淋漓尽致。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出来后,民女跟师父一合计,可不得了!那些孕母若提前剖腹取子,岂不是就在陛下生辰那个月?”


婵夏引导。


成帝果然陷入了深思。嘴上虽然不置可否,可那神色分明是起了疑。


刚好成帝的生辰就在这三个月内,被婵夏给赖上了。


“对外说是入药,可谁知道他们是不是鼓捣婴灵煞?”


啥叫无中生有,看婵夏就知道了。


婵夏自己心里明白,太傅想想七个月时剖孕母,但怀胎可是十月,后面还有三个月的发挥余地呢。


于瑾在外听的好气又好笑,可不就是不为人知吗?都是她自己编出来的!


“就是集中八个孕母,选在跟被诅咒人同一天的生辰,剖腹取子,这样就形成了胎煞,诅咒加倍啊!”


“那是何物?”听到跟自己有关,成帝瞬间从吃瓜模式进入了警惕模式。


“这婴灵煞是不为人知的秘术。”


“不过这一切都是民女的猜想,也没有找太傅对峙。”


婵夏把话又转回来,其实到了这一步,成帝就是不信也要生几分疑,不可能与梅显对峙,这梅显算是倒霉了。


成帝骇然失色。


自古帝王就没有不对巫蛊抵触的,婵夏这下戳到关键位置了。


婵夏对于瑾使了个眼色,见于瑾波澜不惊,猜他应该在外面听到了几分,心里踏实,安心在御书房外面等于瑾。


通过她这么一出无中生有,想必梅显党是翻不了身了。


被婵夏三言两语钉死了,根本翻不了身。


“陛下,于公公求见。”小太监进来通报,成帝让婵夏先退出去,这一看就是要与于瑾商谈这件大事。


婵夏达成了目的,心满意足,只等着于瑾出来一起回府。


等了好一会都没见于瑾,想必成帝这会正是烦躁,与他商议对策。


成帝肯定会派厂卫暗中调查,梅显就算是现在毁掉一切证据也无济于事了。


他越是毁掉证据,成帝对他疑心就越大,婵夏这还有从里面救出来的孕母做人证,不怕锤不死他。


“太后驾到!”


婵夏跟着小太监们一起行礼,她距离凤辇还有一段距离,前面又围着不少人。


婵夏等了一会,就见前方来了个金黄色凤辇,前后不少人跟着,看样子是朝着御书房来的。


宫内能有这个制式的,不是皇后就是太后,婵夏忙退到一旁的角落。


婵夏跪在地上,心里想着太后快点进去,她也好起来活动一下。


这皇宫就这点不好,动不动就要跪,神烦。


正常情况下,太后是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的。


除非,太后就是奔着她来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啊!”


婵夏忙起身,心里想这是什么个情况?


“太后叫你过去回话。”一个小太监走过来说道。


婵夏愣了下,左顾右盼,确定这里只有她一个。


彼时太后身子已经垮了,又因为身份尴尬,久居寿安宫足不出户的,婵夏根本没机会见她。


“民女陈婵夏参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太后她前世都没见过,今生她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见她干嘛?


前世她两年后才被督主带在身边,一开始也不能随意进宫,后来是成帝太喜欢听段子了,于瑾才把她弄进来。


太后是先帝的生母,成帝的嫡母。


先帝御驾亲征被俘,太后主张保皇割地救先帝,成帝起兵夺了权,倒也没为难太后,依然尊她为太后,只是削了她手里的权,给她留了些颜面在宫中养老。


“你就是于瑾带进来的女子?抬起头让哀家看看。”


黄色轿辇帘子被掀开,里面传出一道颇有威严的女声,想必就是这位身份尴尬的太后了。


太后比实际年龄看着能年轻些,四十出头的模样,依稀能看出年轻时是个美人,年老色衰却颇有威严,眉宇间有深深的皱眉纹,一看就是平时思虑过多用脑过度的。


不过即使穿的华丽点而已,没了这些外在的行头,跟婵夏见过的寻常贵妇也没多大区别。


婵夏抬头,快速地扫了眼,看清楚轿辇中的人后,才把眼眸垂下。


她可没有旁人那么实在,不让看就真不看,好容易见一回活的太后,还不得看看长什么样么。


“仵作...他,他竟找了个仵作!”太后受了不小的刺激。


边上的嬷嬷趴在太后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婵夏心里直觉得怪怪的。


“模样生的倒还算不错,可曾读过书?”


“民女家中几代仵作,读过《洗冤集录》《折狱龟鉴》。”


“你起来吧。”太后叹了口气,像是老了好几岁似的,从手上撸下来一个镯子,命边上的嬷嬷给婵夏送来。


“于瑾勤王有功,你又是他心腹之人,这镯子是哀家刚进宫时带过的,就当是见面礼赏你了。”


按着太后跟成帝这尴尬的关系,这老太太应该乖乖待在寿安宫不出来才是,这时候跑出来,还见了自己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真是挺诡异的。


听太后这口吻,她好像是为了师父来的,可是于瑾才调到宫里没多久,他之前那清水衙门跟太后八竿子都打不着,太后为什么要单独见她呢?


“民女不敢!”婵夏心里好大一声我去,这什么情况?


这老妖婆子无缘无故的给自己送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太后赏你,你拿着便是,好好伺候于公公,未来有你的好。”


婵夏不知该不该接,正为难时,于瑾出来了,婵夏忙发出求助的视线,师父,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