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承娧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忠肝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忠肝

作者:冬日青桔 返回目录

,承娧


轻抛着手中锦袋,承昀信步走来,掌中触感应属玉器之类,不知丫头手里的又会是什么?


穷尽多年心思,消磨诸多性命,只为停下机关取得这两个东西?


黑衣人本想趁着黯淡月色捡回掉落的毒药了结生命,颜娧察觉意图迅即一脚踩上蠢蠢欲动的手背拧压,接着一脚将毒药送离了岸边。


噗通——


幽夜里格外清晰的落水声,仿佛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沉入水下。


“唉啊——”颜娧佯装无奈的耸肩,显露在外的眉眼微微蹙起,委婉道,“不小心踩了你的手,真是抱歉!”


“嘿——”相汯负手于后,玩味说道,“我都还没问,竟被你抢了先。”踢了踢两脚,拽了黑衣人覆面,盯着陌生脸庞问道,“这是还没睡醒?没搞清楚谁作的主?”


“各位其主罢了,又何必相互为难。”黑衣人冷笑了声,试图找回气场。


“可是我主子不会让我去死。”颜娧极为遗憾睇着男人。


没了死药的暗卫,卑微得比猪狗还不如,又被相汯不知用什么手段伤了筋骨无法起身,心里充塞着挫败。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你们究竟何人?”黑衣人捂着胸臆试着提气,惊恐发现原来已然被限制了内息,现在支撑自身的气力也没有,更别说自我了断。


这几人果真有备而来……


心里说多沉闷就多沉闷,命该如此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他又能如何?


再次抬眼,黑衣人阴沈神色凝望相汯,意味深远地说道:“相家主想知道的全在锦囊里。”


相汯撮了撮挺直鼻尖,讪笑道:“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黑衣人:……


的确,在几次前仆后继的潜入与破坏,损失了多少人手?


好不容易得手的一次竟是早已备下陷阱,身后的人手何时被换掉也全然不知,得手的对象也全部落入他人之手,计划败漏连死药也没了,妥妥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已是一个惨,还要被提醒主子不够重视自个儿……


暗夜里的阴骘神色看得颜娧极为不适,这般作为多数都是因为对象上沾惹了什么不该沾的,难道是想借机扳回一成?


是以她暗地摧动了回春将锦袋里的物件巡了一回,果然再回来的青虫一脸餍足的模样,瞧得好奇的百烈也跟着钻进承昀手上锦袋,再出来也是一脸陶醉。


俩人:……


“里面的对象与相家脱不了干系。”黑衣人染了腥红的唇际咧了咧。


“相家的东西怎么就沦落此地,需要你来关照?”相汯忍下又踹上一脚的动作,深怕话没问完不小心把人踹没了。


“相家主可以打开看看。”黑衣人眉眼里尽是不怀好意的引诱。


两只青虫惊愕互望,立即钻进了对方锦袋,再出现竟是化为银蛇模样,各自餍足陶醉的蜷在俩人腕上,看得颜娧不禁想再掐上银蛇三吋。


“终于不需要以你们的内息为食了。”回春说得万分感动。


原以为找不着大仙留给牠们俩的灵食了,未曾想竟被藏于此处。


这是吃了什么?


“生灵怨。”


“逢生泉。”


此时俩人也才想起,方才入楼阁的黑衣人共有六位,离开时包含守门仅剩四位,想来此人想拼搏最后一把换得一线生机……


佯装无视地倒出神国玺,颜娧佯装无事的轻抛了数次,若非黑衣人惊恐闪躲神玺已砸在头上。


连国玺落地也不敢伸手,想来是清楚上头有什么吶!


颜娧手上的神国玺附着了生灵怨,正是百烈的所需灵食,吸吶异界未能寿终正寝进入轮回的灵体。


承昀锦袋里的白轩玉,吸取了所有万物新生气息的逢生泉,供应回春支应神后所需灵气。


殊不知为何会被藏于此处机关城里?


“我怎么了?”暗夜里白玉般的纤手格外引人注目的指着自个儿,又将掌心大小的玺印递予黑衣人,善心大发般的问道,“那么多人为这东西殒命,难道你不想瞧瞧清楚?”


本想找个机会逃出升天,未曾想竟有人能不畏惧国玺上的诅咒,普天之下又有何人有如此能耐?


“神....后?”黑衣人心惊胆颤地以肘支撑退了半步?


若无其事拾起直落黑土里的国玺整理脏污,颜娧佯装不解问道,“这么精致的玺印怕什么?”


“你...你...你...”黑衣人恐慌得口齿不清,不敢相信面前之人竟全然无恙。


光是取出两个对象便折损了两人,那暗卫在痛苦哀鸣声里,瞬间化为枯槁干扁的尸体,为何她竟能全身而退,好似看透了他的心思……


多番派遣暗卫前来取得这两个对象,也不过为了给奕王下个绊子,多给些圈子绕好拖慢整军脚步,好叫他有更多时间储备实力。


已过往羁绊百姓能有什么好下场?


“神后?”颜娧阴沉可怕的眼眸流连着黑衣人,扬起乖张冷笑道,“知道太多的人不适合呼吸。”


曾听闻奕王麾下提及神后再临,定会来到东越拯救黎民百姓,唯有神皇神后方能碰触神国玺印……


身处梁王麾下查探消息多年,一直以为定是笑话一则。


奕王破坏晓夷茶山、多次擅入神国皇陵,偷盗庐县矿产整军,梁王全是知情者,然而关于神国之事,在梁王眼里不过是个灭国多年的历史,并未将神后再临之事放在心上。


“你活着,我们快吵死了。”瞟了一旁默默端详着白轩玉的承昀,她捂着耳朵无奈说道,“两块莫名其妙的破石头,值得你们三番两次牺牲人手?”


“够了吧?要死早死了还能这么叫?”被吼得耳朵发疼的相汯,一脚踩住了叫个不停的男人。


黑衣人蓦然停止叫喊,死死抓着眼前玺印,匪夷所思的看着血肉尚在的手脚,讶然问道:“我还活着?”


伴随磔磔怪笑将玺印硬塞入黑衣人手中,在身上磨蹭许久也未见黑衣人有什么立即性变化,只有杀猪般惨叫响彻夜空,叫得众人耳朵受不住。


黑衣人捧着玉玺,冷森森笑道:“只要能给奕王添堵,我家王爷就成功一半了,如若不是相家碍事,雨田城早掌控在我家王爷手里了。”


“瞧你说得忠肝义胆的,别忘了,你家王爷要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