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200章 潜入狱岛

第200章 潜入狱岛

作者:陀尊 返回目录

烈日炎炎,万里无云,一艘银色灵舟疾速飞行,秦氏兄弟盘坐在灵舟上。


银色灵舟后面,紧跟着隐形的玉骨舟。


兜云珠虽善于隐形,可飞行速度却比不上灵舟,古玄只得用玉骨舟隐形。


秦鼓没有虚言,从群礁岛离开,只飞行五日,就抵达一座礁石岛上空。


礁石岛不大,未在地图标注,站在岛屿边缘,凡人都能一览无余。


银色灵舟当空悬停,秦鼓轻声道:“想来宫道友还在路上,在此稍候。”


隐形的玉骨舟,停在银色灵舟不远处,王莽探出暗念力,仔细一扫:“三丈开外,有修士隐形,老夫无法看清对方,显然需要罡力境后期的念力。”


话音方落,三丈外的虚空,忽然闪烁耀眼黑光,一艘漆黑飞舟现形而出。


此飞舟与寻常灵舟相似,表面铭有狰狞的恶鬼图案,舟首雕成骷髅头。


利用暗暝珠施展念力,能肆无忌惮地探视对方,却不会被发觉,王莽已对秦氏兄弟试验过。


“宫某已恭候多时。”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俞紫一身青衣,体态苗条,肌肤微黑,面容秀美。


秦鼓仔细打量一眼,见对方面无异色,这才放下心来,含笑出声:“在下来迟一步,还望道友海涵。”


盘坐在飞舟上的两名修士,正是宫胜和俞紫。


宫胜身着锦袍,体形微胖,下颌蓄有山羊胡。


“妾身谢过秦道友仗义相助。”俞紫眸光流转,露出几分媚意,“据妾身多番打探,此番劫狱,兴许要比预想中容易。”


秦瑟面无表情道:“此话从何说起,愿闻其详。”


宫胜微微一笑:“此时尚未晌午,倒是宫某心急劫狱,提前到来。”


秦鼓不再客套,目光扫向俞紫,直入主题:“听闻俞道友一直在三幽门狱岛监视,不知情形如何?”


“非也。”俞紫妩媚一笑,“数月前,崔殃与人激战,身受重伤,正在三幽门闭关疗伤。收取元骁鬼魂的修士,很有可能是崔殃的徒子徒孙,据妾身所知,他们都是罡力境修为。”


秦瑟郑重道:“即便只前来一人,加上狱岛看守修士,对方就有四位罡力境,我等不可大意。”


俞紫一撩发丝:“当初重伤妾身等人,是三幽门长老崔殃的徒孙。崔殃与元骁素有恩怨,抽取元骁鬼魂,与僵尸相融,正是由此人提议,势必没安好心。”


秦鼓疑问:“事关法力境修士,劫狱似乎更难。”


宫胜道:“事不宜迟,即刻出发,还请两位道友同乘宫某的诡隐舟。”


古玄闻言,连忙朝秦鼓传音:“在下的元神秘术,能把握到宫胜行迹,秦道友尽管与其同舟。”


宫胜接声:“紫妹仅是推测,依宫某看来,最大可能是由看守修士收取元骁鬼魂,直接回流烟岛交差。凡事皆有风险,我等只要谨慎行事,必能凯旋而归。”


秦鼓问:“宫道友所言甚是,我等何时启程?”


……


三幽门狱岛仅有数里方圆,岛上寸草不生,灰雾弥漫,看不到个中情形。


秦鼓心里有数,面不改色道:“如此甚好。”


待秦氏兄弟盘坐到后面,宫胜一催念力,诡隐舟表面闪烁出强烈黑光,当空消失不见。


古玄盘坐玉骨舟上,仔细观察狱岛:“此岛被法阵覆盖,只能等待时机。”


王莽道:“此阵以阴气为运转能量,你的剑光符宝应当能击出一道缺口。”


三十里外的流烟岛,如一颗浮在海面的灰豆。


经过数日飞行,两艘隐形的飞舟顺利抵达,正悬停在狱岛上方。


秦瑟神色一动:“宫道友打算动用虚度符?”


“正是。”宫胜点下头,“只需一枚虚度符,就能使我等穿过灰雾。”


隐形的诡隐舟上,俞紫等人同样在观察狱岛。


宫胜轻声道:“算算日子,最多只可等待五日,若三幽门无人前来,我等只能硬闯狱岛。”


古玄传音回应:“秦道友放心,在下虽无虚度符,但有手段进入狱岛,到时直接动手。”


……


秦鼓道:“最好三幽门派人前来,我等就能直接潜入,暗中出手。”


秦瑟略一思量,双唇微张,用腹语朝古玄传音,告知宫胜计划。


王莽探出暗念力:“此人罡力境中期修为,距离后期只有咫尺之遥,若用念力仔细观察,两艘飞舟多半会败露形迹。”


诡隐舟上,俞紫盯着黑袍男子,眸中露出恨意,朝宫胜传音:“胜郎,这厮正是崔殃徒孙,当初将我等打伤,是否就此报仇?”


数日后,一位脚踩骷髅头的黑袍男子,从流烟岛方向缓缓飞来。


此人体形枯瘦,獐头鼠目,很快飞到狱岛上空。


单手掐动指诀,叩阵符顿时发出一股红色光束,击向下方的灰雾。


片刻间,灰雾翻滚几下,露出一条通道,红色光束随之一闪而逝。


宫胜传音:“不可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


黑袍男子当空凌立,并未探出念力,大袖一拂,从中飞出一枚叩阵符。


秦鼓神色微喜,朝宫胜传音:“好机会,秦道友,快潜进去。”


宫胜正有此意,连忙驱使诡隐舟,悄悄飞入灰雾通道,没有被对方发觉。


通道中传出一道略微沙哑的男子声音:“裘师兄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黑袍男子双手负后,不答反问:“一年之期将近,抽魂大阵有何动静?”


听到黑袍男子问话,灰袍大汉瓮声瓮气道:“前日才看过,抽魂大阵依然在运转,光罩倒薄了许多,再有三日左右,就会消停,裘师兄还有何事?”


黑袍男子闻言,面色陡然一沉:“陈师弟被贬到此岛,看守牢狱多年,看来还是没有多少长进!”


经王莽指引,玉骨舟紧随其后,古玄目光一扫,就见地面站着三位修士。


一位是浓眉大眼的白衣男子,另一位是身材窈窕的红衣女子,还有一位膀大腰圆的灰袍大汉。


白衣男子道:“裘师兄的双修功法妙不可言,自从待在此岛,我和筠妹每日尽欢,从无间断。”


黑袍男子闻言,这才微微一笑:“合欢门功法,自然有些妙趣,不要只知寻欢作乐,牢狱里边也要上心,若出了半点差池,我不好同师祖交代。”


红衣女子一扭蛮腰,娇笑道:“裘师兄息怒,陈师弟一贯如此,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置什么气?”


黑袍男子轻哼:“我还以为你俩在此寻欢许久,只会装聋作哑。”


“我等谨记。”白袍男子转而神色暧昧,“裘师兄要去合欢门?”


“红娘即将出关,我得去合欢门守着。”


红衣女子道:“这点小事若办不好,我等哪有脸再见裘师兄,干脆自尽。”


黑袍男子交代:“师祖正在闭关,无法前来,我也有事外出,就由你俩收取元骁鬼魂,到时将俞青击杀,直接回岛,切记不可外出,要么等我回来,要么待师祖出关,转交元骁鬼魂,免得出现纰漏。”


岛上布满奇形怪状的岩石,中央有几间石屋,显然就地取材所建。


石屋不远处,有一处漆黑洞口,正是牢狱入口。


裘姓男子说完,就踩着骷髅头,缓缓飞走。


隐形的飞舟当空悬浮,古玄盯着三幽门修士,这时才环顾四周。


“同去瞧瞧。”白衣男子祭出飞行器,“半年没进牢狱,方才裘师兄问起,着实哑口无言。”


红衣女子笑道:“陈师弟暂时无法回岛,不如去寻个双修伴侣,日日作欢,岂不快哉。”


灰袍大汉掐出一道指诀,没入阵盘,灰雾略一翻滚,通道合拢如初。


瞟了两位同伴一眼,灰袍大汉面无表情道:“我去牢狱看看。”


古玄却飞到石屋后面,收起玉骨舟,随即祭出兜云珠,周遭的云气汇集而来,很快形成洁白云朵。


念力一催,云朵闪出一圈圈五彩光环,将古玄浑身笼罩,随即消失不见。


灰袍大汉摇头:“刘师姐休提,我从不近女色。”


三人不再言语,脚踩飞行器,飞入漆黑洞口,诡隐舟连忙跟进去。


分洞口没有栅栏和门扉,地面布有繁复法阵。


大多牢狱空荡荡,唯独一间牢狱内,地面有倒扣碗状的灰色光罩。


古玄脚踩云朵,缓缓飞入洞口,洞道漆黑一片,斜斜朝下蜿蜒,尽头是广阔的地下洞窟。


洞窟顶壁嵌有夜明珠,洞壁有十几个分洞,每个分洞窟都是牢狱。


王莽轻笑:“魔道的双修讲究法性天地,不拘一格,此举看似肆意妄为,却颇得双修真谛。”


俞紫紧盯着灰色光罩,神色担忧:“大哥被如此折磨,是否撑得住?”


令古玄有些意外的是,白衣男子和红衣女子竟然在剥衣物,显然准备双修。


灰袍大汉一声不吭,独自离开,脸色有些难看。


宫胜连忙握住俞紫的手,柔声传音:“紫妹无需担心,据看守修士所言,青哥必然无恙。”


秦鼓眉头微皱,朝宫胜传音:“他们不知羞耻,修士阳盛,一时半会无法消停,咱们暂且离开,否则耳根子无法清净。”


“秦道友所言甚是。”


再与俞紫传音几句,宫胜就驱使诡隐舟离开,古玄缓缓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