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仙道书 > 第两百一十六章 极境?

第两百一十六章 极境?

作者:无言难尽时 返回目录

夜深得有些沉,月光如水水如天,曳地而走,在几座高楼的楼角上连串地挂着好多面小旗子,映出旗上一个个通白的“酒”字。


高空上,不时有黑影闪没,是修士驾驭神虹,飞天而过,没向远方,天上的人是不常常往下看的,就算是看,也往往看不清什么,注意不到那一个个只如蚂蚁般大小的黑点。


叶枯找了一处月光最好的地方,在一处屋顶,盘膝坐下,让那半个小人儿徜徉在这如水的月色里。


木雕上泛起一阵淡淡的银芒,小人儿内里中空,像是一个容器,月辉洒落,入水般倾泻而下,尽数入了这壳里瓮中,泛起阵阵瑰丽而炫惑的光彩。


这一弯月水像是有着生命一般,水面上,波光闪动间,连缀成串,像是一个个字符,又像是一幅幅画,想要向叶枯,或者是向发现它的人,什么人都可以,诉说些什么。


叶枯盘坐在月色与夜色之下,心中一片空灵,非常宁静,将心神沉了下去,沉入这半只小人儿之中。


渐渐地,木雕小人儿中就盛满了月水,粼粼波光闪动,像是美人含情的眉目,盈盈是一泓秋水,又像是男子冷冽的眉锋,经由风雕雪琢而成,万年不化。


很奇怪,亦无法言明。


恍惚间,他似是见到了一座天宫,仙乐飘飘不知从何而起,祥云瑞彩不知从何而来,有仙童仙女,凤袖龙袍,有神霞西至,舞金狮以说释门之法,有紫气东来,倒骑青牛而讲老庄之道


又似是见到了冰河世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风雕悠悠苍天之纹,霜刻浩浩大地之理,白茫茫一片是无尽冰雪,呼呼然一卷是刺骨冰风,皑皑苍白,接连天穹,渺远难知天之高远,地之无垠。


“这是……”叶枯有些吃惊,在自己神识与那粼粼月水交融的刹那,他的内心一片澄净,是积水空明,像是入了“非想”之境地,魂海风平浪静,心神无波无澜。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小人儿中,闪动的光芒如钻石般璀璨夺目,又似珍珠般连缀成串,化成一颗颗袖珍的星辰,不断地向着叶枯的心神烙印而来。


再一晃,顿时有杀机临身,如坠冰窖,幽深无边的黑暗中,忽然腾起一道璀璨无匹的剑芒,划破了这重重黑幕,是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至极数,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剑芒横空出世,剑气纵横浩荡,所过之境,何止三千里何止十四州


……


再如身临无尽银河,


又是一转,天地换颜,日月改色,大地苍茫,战鼓擂动,原始的战歌响彻四野,人心激荡,热血沸腾,目眦欲裂,血脉喷张!似是跨越了时间长河,身临荒古,千疮百孔的旗帜在空中飘飘荡荡,宁折不屈,破破烂烂的铠甲上布满铜锈铁锈,宁死不降。


他心中渐渐生出一股明悟,这不是一门玄法,更不是一门杀生大术,它讲述的是“象”,是凡骨九品之天象,一如凌云逸那道法自然的万法全通境界,一如荀梅演化而出的满天飘雪,万里雪国,是那烙印向他心间的点点星辰以一种十分笼统的方式将之具象化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出“象”,其实与其说是修出,倒不如说是悟出更为准确一些。


是一幕幕说不尽的“象”,也是一处处道不尽的天地奇景,叶枯如走马观花般,从天宫到火域,从冰天雪地到无尽银河,跨越了原始苍莽,踏尽了万丈波涛,来者不拒,一览无余。


与此同时,剑、木、壶、炉、鼎,五尊重器的虚影显化于魂海上空,渐渐凝实,他紧守心神,以求,抵御这一股“大势”的冲击,不知过了多久,又不知看过了多少幕天地。


只可惜,叶枯对凡骨九品天象的兴趣不大,盖因此物多是顺势而为,刻意求之,反倒会适得其反,从阎昊那日在北木城说的那句“欲登凡骨极境”来看,此天象并非是凡骨境的终点,换言之,“象”之一物与凡骨极境间并无必然联系。


“这东西可是个了不得的宝贝……”


“象”本身就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无论是书中记载还是口口相传,所载所传的大多不只不过是其表象,一如那“人法地”的通玄手段,一如那冰封千里的震撼。


而这半个木雕小人儿,却是将那种种的“象”,连带着其背后所蕴藏地道则、天理一并呈现在了叶枯眼前,可谓是真正的“包罗万象”,虽然尚不至于说能让人一看便可成“象”,但总比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闯乱撞要容易上了许多。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叶枯张了张嘴,心中只觉得有些不真实,他整个人只一动不动,凝视着手中的那一弯月水。


魂海之中,五器虚影缓缓沉浮,并未散去,片刻后,叶枯再次将心神沉入其中,这一次却是与方才不同,心神逐月华而涌,那一弯月水从木雕中飘荡而起,凝做一个完整的透明小人,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周身七百二十窍穴清晰可见,如水般的皎洁月华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自那一道道错落交杂的经脉中流淌而过,不时有所停滞,聚成一弯弯如涡流般的螺旋,像是真气冲开了窍穴,继续前进。


叶枯定了定心神,以求从方才的光影变幻之中彻底脱身而出,他也是活人,胸腔里藏的也不是一颗石头,得到了这么一件奇物,看了这些大景,说不激动也是不可能的。


月华仍是如水般流淌而下,半个木雕小人儿中仍是有波光粼粼,闪动的光芒连缀成串,像是镶在了上面,嵌入了其中。


天下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经脉、窍穴便也不尽相同,但总逃不过大同小异四个字去,寻常书中记载,师长相授,便是再如何清晰明辨也终究是死物,到底还是要靠修士自己的悟性与毅力,比不得这小人儿,将那冲穴润脉都活灵活现地展现在面前了。


这一遭,叶枯却是比先前平静了许多,说是心如止水也不为过,却是因为他并不多么看重这一幅经脉窍穴图,但他却并不是自大之辈,看不看重与看不看却是两回事。


修士欲要臻至化境,便是须将那一口本命真气游遍周身十二经脉、奇经八脉、七百二十窍穴,而这一幅人图所演化的,正是这么一个过程。


若将七百二十窍穴比作漫天星子,人体的经脉便如同那一道银河,七百二十星子皆在其中,也是这一道银河,将漫天星子串联成一个统一地整体,绽放出盛于其自身千倍、万倍的光芒。


叶枯全身心沉入其中,随着那小人的变化而变化,体内那一道通透澄明的神识净水也渐渐分出分轻重缓急,何处该添一缕,何处该减一分,何处该快,何处该慢,何处该进一寸,何处又该退一毫,这等细微之处的变化,若不用心用神,又怎能体会其中三昧。


真气未动,神识游走周身,叶枯只觉得周身上下传出一股酥痒之感,暖洋洋的,轻飘飘的,待他落地,已是在一条只他独身一人能见的路上了。


叶枯以水行主神识,无形无质的神识似通透澄明的净水,随着那小人儿体内发丝般粗细的金线而动,流遍了周身,其中或遇些许酸痒,或又有些许阻塞,都是神识到了一处尚未打通的窍穴而生出的异样。


古人有人体天数之说,周天伊始,周天殆尽,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小人体内,方寸之间,那一道发丝般的金线由快到慢,又由慢到快,像是合着某种规律而行,一快一慢,一进一退之间皆合乎某种道理。


叶枯心中有所明悟,一下子想到了凌云逸,万法全通,世间罕有,由天而极,是为极象,又想到了阎昊所说的“凡骨极境”,他是用的“登”这一字,那他又该是见到了何种景象,或者说,他所追寻的,又是何种大道


直到第二日清晨,晨曦破晓,紫气东来,叶枯才从这种莫名而莫所名状态中苏醒过来,丹田中,那一方黑白分明的阴阳池竟拓宽了些许,黑白雾气氤氲,神异非凡。


天地之间,黑白分明,


这条路是一条逼仄小道,道路两旁,锋仞如削,直插云霄,高不见顶,其中滋味,其中景象绝不可与第二人言说,其中道路也绝不可与第二人共行,所谓大道如天,大道如渊,孑然一身,踽踽独行。


身前,失去了月光的眷顾,那半个木雕小人儿中又恢复寻常模样,朴实无华。


没有一点疲惫,叶枯知道,在自己身上已是发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变化,他并未以真气冲穴伐脉,但这变化却又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他五指微张,不知怎么的,将自己这只右手翻来覆去地看了数遍,傻傻地笑出声来。


“喂,你在我们屋子上干嘛,快下来,快下来!我家房子都要被你压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