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开局一百个须佐能乎 > 第二十八:额(︶︿︶)=凸

第二十八:额(︶︿︶)=凸

作者:大郎喝药贼快 返回目录

今天不更,要问为什么,我看到一本书特别好看,看完了再说,可以的话明天就把这一章替换下来。不怪我更新不给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昨天就十几张推荐票,信吗,我自己都不信。


“那时的我们拥有


没有污染过的清晨


滴滴答答的秒针


却留不住一个黄昏


曾经的爱很简单


不需要费力的眼神


牵手走过无人山岗


想时间再慢几分……”


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而立年。


最近,李谷丁总喜欢单曲循环这首《怀念青春》,还特地设置成了手机铃声。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这首歌是一个双人组合里的吉他手唱的,歌曲像一壶很淳很香的老酒令人陶醉,有段时间在逗音里特别的火。


美好的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也是一首忧伤的歌谣,奔三的李谷丁总是一读再读一听再听。


今夜,华灯初上,李谷丁站在三十多层楼高的落地窗前,望去整个城市的似锦繁华,他感觉寂寞已经捆绑了自己的整个心脏。


那个漂亮的高中校花,那个学生会的温婉学姐,那群五黑的兄弟们,你们还好嘛,我很想你们。


整首歌的旋律带有几分忧伤感,歌词中表达的主要是怀念爱情和感慨青春的流逝。


每当在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当这首歌响起后,李谷丁就会将所有的情绪寄托在这首歌里。


他想起自己高中时代暗恋过的女孩,还有大学里情同手足的舍友,以及那些酸甜苦辣让人成长的记忆,时常情到深处便潸然泪下。


直到饿了的时候点外卖,习惯性地问他们想吃什么。


结果无人应答,一回头才发现空荡荡的宿舍,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夕阳从窗台落进来,孤独在黄昏里跳动,李谷丁的心仿佛是空了一半。


尤其是令李谷丁记忆深刻的是那年大学毕业,因为离校手续出了点问题。


自己留在宿舍打游戏,而室友们一个个地离去。


刚开始感觉还好,李谷丁打游戏从早上打到下午。


离开校园前的年少轻狂和志存高远,被名叫社会的岁月给磨成了粉砾,令他整个人也归于了平静。


前段时间又是毕业季,尽管李谷丁已经毕业多年,但他也还是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了声:“毕业快乐。”


话一出口,那一瞬间,心酸到泪流满面,因为他知道,其实他的青春真的回不去了。


临走时,再看了一眼那个生活了四年的宿舍,良久后他才转身然后轻轻带上门。


从此以后,他便告别自己的青春,而这一别就是终生。


再步入社会后,经历过很多的苦受过很多的累,可也只能独自默默承受。


回到家后,浑身难受的李谷丁,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在天旋地转,耳畔只有那铃声还在不断。


“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


留下的脚印拼成一幅画


从学校毕业后步入社会,哪里还有什么快乐啊,那些少年时代简单的快乐,你将再也不会拥有,只能怀念。


而后的日子,李谷丁整天和客户不是陪酒就是陪聊甚至陪~,简直是糟心的慌。


今天又像往常一样,李谷丁陪客户到凌晨两点半才回家。


~~~~~~~~~


“醒醒!!老李,马上就轮到你上场了。”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耳畔的铃声变成了嘈杂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扰民。


最美的风景是你的笑容


那一句再见有太多的放不下……”


《怀念青春》的铃声在循环往复,却让李谷丁更彻底的昏睡过去,他只想今夜可以安心到天亮,而不是为工作所折磨。


哪有后来结婚后要养两个孩子一个老婆的时候的那种憔悴努力的样子呢。


“说什么梦话呢,台上的小品表演结束后,就轮到你了。”说着,钱列贤就抬手摸到李谷丁的额头上,纳闷道:


“而且你没发骚啊,怎么睡糊涂了呢,别告诉我你又怂了啊,毕业晚会可是你告白我表妹最好的机会。”


再加上身体被推搡,终于是让宿醉的李谷丁悠悠醒来:“干嘛,钱列贤,嗯!你什么时候到我家的?”


迷糊地看着眼前的钱列贤,令李谷丁感觉很诧异。


自己的高中同学钱列贤怎么一下变年轻了呢,跟返老还童了似的。


然后李谷丁打量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很大的空间里。


“这是教室改的化妆间吧?我在这里干嘛?”


四周的墙壁全是镜子,而镜子前是化妆台,自己刚才就是从化妆台上醒来的。


“毕业晚会?告白你表妹?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谷丁抬起头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然后茫然地打量周围的环境。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年轻很多的钱列贤,倒是可以先将他忽略。


将整个化妆间的物品看过后,李谷丁才开始注意起人来。


都是些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年轻人,他们脸上挂着青春的微笑,聊着别紧张加油什么的。


等等,有眉目了。


化妆台上摆满了令人眼花缭乱的男人也看不懂的化妆品。


教室改的化妆间的中间全是衣服架子,上面挂着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


李谷丁还注意到,有一个角落里还放着一堆奇怪的道具。


当时自己在晚会上唱过一首情歌,是专门为自己暗恋了三年苏慕的告白。


为此自己还特地练习了三个月的吉他,无奈当时李谷丁唱的那首情歌反响平平。


但那些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自己怎么还会再回到毕业晚会的这一晚呢。


李谷丁一下子清醒了很多。


因为眼前的画面,自己好像在十多年前就见过。


那个时候,正是高三的毕业晚会,是在即将高考前的一个礼拜举行的晚会。


“你都喜欢我表妹三年了,再不对她表白,毕业后以她的成绩若是进了华清,你们这辈子可就天各一方了。”


听闻这话后,李谷丁的眼神渐渐朦胧起来,整个人的情绪越来越低落。


他想起那个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苏幕。


“难道,我重生了?”


李谷丁嘀咕道,低头就看到一把木吉他,他拿起来:“这看起来好像是我的吉他?”


“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一旁的钱列贤白了李谷丁一眼又继续说道:


可惜,李谷丁大学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二本,没能和她上同一所大学,后来大学毕业后,同学会上倒是和她聊过。


不过那时候的她,尽管依旧沉鱼落雁仙气飘飘,但她却已经有了一个高富帅的男朋友。


而刚才自己的高中好兄弟钱列贤说的倒是挺对的,其实自己和苏幕,最终真的只会是天各一方。


记得曾经她穿着最简单的蓝白校服,却给人一种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


不仅是巴城一中的校花,更是自己的同桌,学习成绩全级前几名,平时不爱说话一说话就脸红脖子粗,以至于自己也没能和她有过啥交流。


而她不仅是李谷丁高中时候的梦中情人,更也是其他懵懂少年的暗恋对象。


“宿主的新手礼包正在生成。”


“是否领取吉他专业6级?”


“是否领取业务歌手6级?”


这不得不说成了李谷丁心里最大的一份遗憾。


难道今天重生,是为了弥补过去的遗憾吗?


“宿主的莫得感情的系统正在诞生。”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解释不通时空穿梭。


李谷丁脑海里想起的声音让他确信,自己不仅重生了不说,而且还有了系统傍身。


“是否领取降智打击1份?”


“请在原世界和架空世界之间二选一?”


“全部领取。”


“莫得感情的系统,两种选择有什么区别吗?”李谷丁在脑海里问道。


“原世界,宿主只是重生到你高三毕业,未来依旧会循序渐进,宿主将凭自己的本事来改变自身的处境。


架空世界,宿主的整个世界除了人际关系外,其他的将全部更改,尤其是娱乐文化等方面。


只是


原世界还是架空世界?


怎么还会有这种选择?


“我选架空世界。”这种事情不需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李谷丁果断的选择了架空世界。


毕竟原来的世界,自己整日应酬过的身心疲惫并不开心,既然重生了又何必再经历一次呢。


“宿主选择成功,娱乐圈教父系统正式绑定,宿主请查看个人资料:


请宿主30秒钟内做出选择。


30


~”


职业:高三毕业生。


智力:72


体力:68


宿主:李谷丁。


系统:娱乐教父系统(Lv1:0/100)


年龄:17岁。


财富:248块6。


技能:吉他6级,业余歌手6级,英语专业4级。”


一目了然地看过自己的资料后,李谷丁对系统和自身有了一定的了解,自己依旧是少年时代的那个帅小伙。


颜值:88


(平均水平为60)


积分:0(积分来自他人的崇拜和认可。)


这不是自己最近支持国产才换不久的新手机嘛,怎么现在这个时代就有呢,难道说整个世界的科技已经进步了近十年。


李谷丁怀着激动的心情,赶紧通过手机去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有哪些变化。


百渡,有。


不过这个架空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还有这所谓的娱乐教父系统会改变这个世界什么呢。


心怀期待的李谷丁准备上网查一下资料,毕竟不懂可以问度娘嘛,百渡一下不就知道自己的世界有了那些变化。


只见李谷丁掏出手机一看,自己以前的摩托罗拉滑盖居然变成了华卫P40手机。


月球正在修建月球村。


宇航员也已经登陆火星。


我的天啊,现在世界的科技水平根本不是十年前自己还在用诺基亚和摩托诺拉的时代,甚至是有些科技已经是在未来才可能见到的。


企鹅,有。


智付宝,有。


斗音剁手,有。


那么这个新的世界,实在是太让李谷丁心潮澎湃了,他不由想起一句话来:我的征途,星辰大海。


从今往后,未来将会有哪些精彩在等着自己呢,李谷丁拭目以待。


“老李,该你上场了,你还在想啥呢?”钱列贤本来是来化妆间陪李谷丁,给他加油打气的。


当然,科技上的进步李谷丁不太感兴趣,倒是让他发现,自己以前看过的电影,听过的歌,看过的小说,关于文化方面的东西,现在根本就不存在。


像李谷丁三刷过的《战狼》木有,国产动漫崛起的《哪咤》还有科幻扛鼎之作《流浪地球》这些都没有,以及最近火遍大街小巷的歌曲《少年》一样都没有。


看来自己选择架空世界是对的。


青春时期,大部分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其实他们心里都装着一个人。


十七岁爱上的那个人,会是你这辈子最爱的,不论你将来还会遇到多少人,你在最懵懂年华的人,永远都活在回忆里。


但,在李谷丁看来,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的回忆,真的没有再重新翻出来的必要,伤口已经愈合,再揭开会血流不止的,干脆,就和她说一声再见吧。


因为他知道今天对李谷丁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作为他最好的兄弟必须要来给他加油打call。


只是李谷丁眯了一会儿后起来,看他现在这个模样根本就不在状态嘛,这着实是令钱列贤担忧啊。


“钱列贤,我不想对苏慕表白了,我想换一首能够让我这一生不会再有遗憾的一首歌,来告别我的高中时代还有她。”


何况,苏慕那么优秀,那么美丽的女孩,喜欢她的人不在少数,今晚想要对她表白的肯定也不止一个。


过去的自己,就是因为毕业晚会上已经有人对她表白了,所以他也就是上台唱了首情歌,然后就不了而终了。


而现在的自己,经过了岁月的洗礼,物是人非的辗转,心中的激情早已经被夏天的风给吹散了。


“你什么意思?”钱列贤一愣,然后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准备了这么久,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放弃呢,难道你不喜欢我表妹了?”


“我不是放弃,我也不是不喜欢,”李谷丁苦笑着摇摇头:“而是我依旧喜欢,依旧爱着,只是对她不再有所求,你懂吗?洋。”


有些放弃,都是时间做的选择,既然已经是错过十多年的女孩,索性那就一直错过吧,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李谷丁不想破坏这份记忆。


再说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还有那么多好女孩在等着自己,自己又何必像过去一样只在苏幕这一颗树上掉十几年呢。


嗯,对,男人要心怀天下。


钱列贤见李谷丁的神色好像和以前有很大不一样,倒是看起来有些多愁善感。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变化,但最终钱列贤还是无奈地摇头:


“行吧,你不想表白就不表白吧,你想换什么歌,我去找他们给你换伴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