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催妆 > 第七十九章 开城门(一更)

第七十九章 开城门(一更)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柳望挟持两个孩子威胁萧枕,这一惊变,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有老臣已对着柳望破口大骂,骂他卑鄙无耻狼子野心,骂他拿两个稚子威胁陛下不是君子所为,骂他祖宗十八代不得好死……


若是骂能把柳望骂臊,那他就不会挟持两个稚子前来城门口威胁人了。


所以,柳望脸都没变,只看着萧枕,等他表态,“陛下,您还不知道吧?老臣本就是碧云山的人,为助我家少主一臂之力,死不足惜,但这两个孩子,您可想好了,他们可是凌掌舵使的侄子。”


孙相没开口,凌画对萧枕十年扶持,别人不清楚,但因为孙巧颜的关系,孙相如今已是最清楚不过,这是凌家满门倾覆时留下的唯二两个孩子,凌画虽然常年忙碌,但对两个侄子却看护的如珠似宝,凌云深和凌云扬这些年必有一个在家照看孩子,三个大人将两个孩子看顾的密不透风,若非今日京城无兵,城门大乱,京城各府拉拉杂杂把看门的人都派来守城,凌家也不会无护卫把守而让柳望钻了这个空子。


所以,这两个孩子若是出事儿,真是要了凌家人的命,凌画、凌云深、凌云扬三人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心安。


萧枕袖中的拳头攥紧,额头冒出青筋,张口想说“朕答应你”,但有老臣已“噗通”一声跪倒了地上,“陛下,两个稚儿的确无辜,但若是开城门将外面的乱臣贼子放进来,咱们所有人都得搭进去啊,文武百官,多少家眷府邸,多少稚子啊。”


萧枕又闭了嘴。


柳望不买账,“凌三公子,对不住了,你的命没有这两个稚子的命值钱。你的命,本官不要。”


萧青玉已忍不住破口大骂,“无耻之辈,你也说了两个稚子,你还要不要你这张老脸了?”


事情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谁都做不到感同身受,所以,孙相如今十分能体会萧枕心脏如被撕裂的艰难选择,他闭口不语,不会在这时逼迫陛下。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凌云深已站出列,红着眼睛道:“柳望,放下两个孩子,我替他们死。”


柳望能忍受别人骂他,但不能忍受别人骂宁叶,顿时目光露出凶狠,“陛下,您若是不答应,老臣就摔死他们,让他们脑浆迸裂,碎成一滩肉。”


萧青玉不敢再骂,顿时白着脸住了嘴。


柳望不屑一顾,“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各凭本事,本官就算死了,又有何惧?只要我家少主能御极登顶,本官便不负碧云山。”


萧青玉骂,“碧云山的走狗都如此残害无辜稚子,可见你家少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孙相依旧没出声。


孙巧颜松开紧攥的手,上前一步,一脚踢开抱着萧枕大腿最近的一名老臣,怒喝道:“今日就算是你们家的稚子,陛下也会救,倚老卖老,要点儿脸行不行?”


萧枕盯着柳望,终于开口,“开城门!”


他此言一出,老臣们爬上前,抱着萧枕大腿大呼不行,一连十几个老臣,都坚决反对,“陛下不要啊。”


“用你家少主的性命起誓。”孙巧颜摆明了不相信柳望,“你这种人,不能让人信任,只有你拿你家少主的命起誓,陛下才会答应开城门。”


柳望脸色一变。


她踢完了人,挡在萧枕面前,气势凌厉,“柳望,陛下若是答应开城门,你放不放这两个孩子?”


“放!”柳望露出笑容,“本官说话算数。”


“不,否则你家少主不得好死。”


柳望咬牙,“否则我家少主不得好死。”


“你的目的不是要开城门,放外面的叛军反贼进来吗?”孙巧颜盯准他,“怎么?难道你想出尔反尔,只是为了杀两个孩子?”


柳望的目的的确是放叛军进来,他咬牙,“好,我以我家少主性命起誓,城门一开,便会放了这两个孩子,否则我柳望不得好死。”


守城的士兵得令,缓缓打开城门。


孙巧颜和冷月等一众暗卫一起,在城门开的那一刻,冲上前夺孩子,柳望念着用宁叶性命立过的誓,自然轻易便让他们夺下了凌晗和凌致两个孩子。孙巧颜和冷月孩子一得手,便一个塞给萧枕,一个塞给凌云深,然后孙巧颜抽出一名护卫的剑,直取柳望面门,同时甩袖,金针飞出,柳望身边的护卫高手们虽有准备,但还是倒下了数人,孙巧颜的金针实在是太厉害了,她本人的剑亦不惶多让,所以,哪怕在一众护卫中,柳望的人也不敌孙巧颜和萧枕的一众暗卫,终究在外面的士兵们冲进城门的那一刻,柳望被孙巧颜一剑杀了。


孙巧颜待柳望发完誓,点头,对城门口厉声喝道:“开城门!”


老臣们有的大呼“陛下”,有的大呼“孙相”,有的骂孙巧颜是后梁罪人,一时间,都哀呼完了。


“朕不走。”萧枕拔出出宫时腰间带的剑。


“陛下,走!”孙相这时终于开口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有您走了,才有宴小侯爷和凌掌舵使打回京城的那一日,否则宴小侯爷和凌掌舵使若是解了幽州安危,安然无恙,您却出事儿了,那才是可悲。”


杀了柳望,虽然大快人心,但是外面的士兵已然放进了城,孙巧颜转头对冷月说:“你带着人保护陛下走皇宫密道,撤出京城。我来挡住这些人。”


冷月也知道城门一开,京城便守不住了,当即转身,到了萧枕面前,“陛下,四小姐说撤,他来挡,属下带着人护着您从皇宫密道走。”


萧枕闭了闭眼,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做帝王的悲哀,哪怕他武功并不弱,尚且称得上还算不错,但是他身为帝王,无数人盯着他的安危,他不能上前去与人动手厮杀,他只能为了保全自己而撤走。


他尝到了喉间的血腥味,目光落在孙巧颜的身上,哑着嗓子喊,“孙巧颜。”


孙巧颜回头瞅了一眼,手下的杀招却不停。


萧枕知道她听见了,咬牙道:“朕……”,他想说“朕等你。”,话到嘴边,变成了,“你好好的,朕娶你!”


孙巧颜毫不领情,杀了一人后,头也不回地嗤笑,“谁要嫁给你,快滚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