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四时云阙 > 第五十四章 二探大佛寺(一)

第五十四章 二探大佛寺(一)

作者:水涵明 返回目录

后日便是大佛寺一年一度的盛大法会了,荣芷在刚回到蒹葭园的这天晚间便找了周管事、沈宪几位到她院子里商量此事。


“公主,万万不行,您假扮魏小姐已经暴露了,现在余杭城内加紧了防备,大佛寺也织起了一张网子,怕的就是我们不去呀。我已经吩咐了周全周越,明日我们就启程回河阳。”


“周管事,不要为了我这一点小伤耽误了大事,我心中自有分寸。其实昨天晚上我事先是有防备的,所以暗中给沈将军留了信息,以作策应。”


周管事面上不表露,心理犯嘀咕。不是说不会真心与沈宪合作吗?难道这也是公主的计策?再看沈宪,了然不语,莫非公主真的提前打了招呼?


不对!她应该只是为了说服周管事二探大佛寺,临时扯出来的幌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公主的性格还不是一般的执着呀。


周管事拿这位主子也是无奈,只得同意了二进大佛寺。只是这大佛寺里高手众多,形势复杂,加上之前又打草惊蛇了,这次上山,艰难更甚,荣芷与沈宪也算真正开诚布公地合作起来。


周管事问道:“沈将军,你前面提到追杀你的四人来自两个门派?”


荣芷接着说道:“我昨晚已经有所收获,查清了那玄铁的藏身之处,这次我改装前往,低调行事,直取玄铁,不会再有差错。”


“公主,你真的探得了玄铁的位置?”周管事不敢质疑她,可是又不得不问一句。


荣芷笃定地点头,便是连沈宪也有些侧目,昨晚两人一同经历的那个过程,沈宪自觉还没有摸到边角,这荣芷是从何处看出来的?


一个出自江湖门派的方丈~~这大佛寺八成早被其他势力盯上了,这本音和尚卧薪尝胆几十年在这寺庙中潜伏,数十年的清苦日子挨过来以后,变成了个守财奴,荣芷想起昨晚的“藏宝洞”那里面珠光宝气的各类收藏品,也是有意思了。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大佛寺为这场法会准备了如此之久,如今本音和尚与这五皇子更是做好了口袋阵就等他们钻了,因此这次的布置更加隐秘周全。


沈宪与荣芷计划乔装扮作兄妹,在法会头一日便潜伏进去,据打探到的消息,大佛寺有专门给香客们住的一间大院子,可容纳近两百号人,来自南陈国内各地来的香客们这些天已经陆陆续续已经住进去了。


“嗯。我最先斩杀的那人,观其身法应该是青城派,也就是在去河阳路上掳走公主的那些人,听昨天晚上他们对话的意思是,这些人是受命于五皇子,那当时我们查到的好些证据,也就解释得通了。”


荣芷昨晚听得真切,现在又听沈宪提起,面上表情看似寻常,两只手在袖子里却攥得紧紧的。五皇子是吗,我记住了,你们不是内斗的这么厉害,谁做南陈皇帝都可以,就不能是你!本公主和你杠上了!


沈宪接着说道:“昨晚后面那三人,是出自闽越之地的雷霆派,他们的雷霆剑阵在江湖上也算小有名气。还有那个方丈,他轻功身法也不弱,昨日没见他使功夫,若是这些人都听命于他,那他极有可能也出自雷霆派。”


荣芷听后倒也不觉得可耻,倒是觉得这些个江湖手段还真是“有用得很”。让周管事略松了一口气,像他们身在江湖办事的人,最怕遇到老学究和做精。


这次的方案制定得很周密,外围接应的队伍足足准备了四支,最终选择其中哪一支谁也不知道,另外三支作疑兵之计。


荣芷有一种干大事前的兴奋,加上今天下午也睡了一觉,晚上完全感觉不出困意,她点灯邀沈宪一道下棋。棋局厮杀酣畅,一局过后,周管事提着一捆书进来了,说是下午命人上街上的书局买来的,都是南陈这边最新出的册子。呈上书以后,又安静地退下了,一如他的外在,低调而内敛。


周管事带上几名高手将会在法会当日扮作富商潜入。周全和周越带着一小支队伍,易容成给寺庙送香油的商户,在佛法会当天清早赶往策应。


荣芷听到周管家他们能找到给庙里送油的人打听消息,而且能顶替而上,还是很厉害的,到底是擅长情报网络的暗卫。荣芷好奇地问道:“周管家,你是如何向送油的人打听消息?”


周管家几个有点面露尴尬之色,支支吾吾:“公主,我们用的迷药,这是让他听话的迷药,中药后向他问的话。”


他冷俊英气的面庞,因为这一笑,带有一丝温柔的色彩,格外引人瞩目。两人又共同经历一次患难,难得地往前进了一步,都愿意放下一丝戒备。


荣芷说:“我小的时候睡不着觉也常常跑到母妃的寝宫,央她给我讲她在河阳府的故事,讲她和姐妹们放风筝、养雀鸟、七夕节乞巧放灯、元宵节逛灯市……越是在深宫的人,越是渴望外面的世界,也不知道我母妃还能不能出宫看看。”


沈宪平日除了和军中同袍打交道,还真没怎么和姑娘家认真说过话,以前性子跳脱爱捉弄人,如今“改头换面”总是以冷峻的一面示人,今日看荣芷说的伤感,难得地想安慰一下。


荣芷也不打算再下了棋,随手拿了本书坐在桌子旁翻起来。说到这点周管事确实细致,之前他掌管一方阁就很了解荣芷对书的喜好,今日派人挑的内容也是神仙志怪和游记,都是她平日里爱看的。


沈宪也坐在桌子的另一侧,翻看起来,荣芷出声道:“沈将军也喜欢看志怪小说?”


沈宪答:“我从不信鬼神,所谓鬼神之说多是套路,都只不过是利用人心,看看也是个消遣。”他接着又说道:“臣小的时候,家父一直在军营,很少回家,我母亲带不过来我们几个,有一个老嬷嬷带我,我晚上不肯睡觉调皮的时候,她就喜欢讲鬼怪故事吓我,当时还是害怕的。”说完不觉笑了。


“如今你不是到了河阳,还到了南陈,比你母妃走过的路更远,去过的地方也更多,回去便可转达给她听。”沈宪今晚的眼睛里泛着柔情的光彩。


回去,这两个字说得轻巧,荣芷知道这趟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凶险至极,想要平安回去,谈何容易。不过万千的压力到了面上,都只化作了婉婉一抹微笑。


“纵化大浪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走下去。沈将军,你早点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出发去大佛寺。”


毕竟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娘子,背负这么重的一个担子,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荧荧闪烁,坚韧不灭,着实动人心神。只是劝人收手的话沈宪是不会说出口的,他自负得紧,明日还有一次机会,当然要尽力一搏。再说,这皇家为了夺势历来就是分毫必争,何况这玄铁背后是这么大的利益,众皇子没有不动心的可能。


卿本佳人,奈何生在皇家,为了她哥哥的江山大业,也是够拼的了。此行能不能成功,就在明日了,且行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