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道纪 > 第830章 神明不死

第830章 神明不死

作者:裴屠狗 返回目录

垂眸入地,安奇生心中沉凝。


数月梳理,尤其是亲身感知到了灵机,他所得极大。


皇天界的灵机不同于万阳界的灵气,其看似是气,实则是神。


灵机蕴神,蕴道。


一缕灵机之中,所蕴含的,不仅仅是灵机源头的神与道,更有古往今来一切修行此种灵机的神与道。


之所以仅是一缕灵机就能侵染人间道的天意,本质并非是皇天界的灵机有多强,世界层次有多高。


而是那一缕灵机之中蕴含的神与道,远远超过了人间道。


是以,灵机垂流之下,人间道原本的修行,原本的道,尽数被覆盖,被取而代之。


集众修行!


理解了这一点,此界一切传法,道争,也就明了了。


被同化,被融合。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是以,此界一切传法传道之大能,其根本原因绝非是怜悯,而是,修行。


呼~


幽暗的地壳之下,似有微风掀起灰尘,飘散在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深渊之内。


安奇生心中思量,却并未对三心蓝灵童直言。


心念一动,已然没入地壳之中。


甚至于,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


“嗯?”


那深渊深不知几千里,一望无际,而原本应该存在此处的佛塔,却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并消失的,还有佛塔之下镇压的大妖手臂。


地底空荡荡,他是早有预料的,只是他也没料到,竟然消失的如此之干净,似乎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


呼~


灵机汇聚化出身形,只扫了一眼地宫,安奇生眉头顿时一皱:“消失的如此干净......”


虽已有所预料,但真个见到这一幕,安奇生心中还是皱眉。


“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啊?”本来还在思量安奇生之前的话的三心蓝灵童,此时也是一惊。


那佛塔横插地下,不知几百几千里之深,即便是消失,也不该毫无动静才是。


心念转动之间,安奇生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地渊之中,转眼,已落在渊低。


不出意外,空空荡荡,一无所有。


那佛塔似是大神通者所留,其主极有可能未死,是以,安奇生并未触动那佛塔,以窥探那大妖痕迹。


但他很清楚,数万年都没有被炼化,也绝不会这么巧,偏偏在这段岁月之中离开。


“那佛塔本就在消磨那大妖的妖气,数万年下来,或许本也快要功成了......”


环顾空荡荡的地底,安奇生神色不变,心中却有着思量:“只是,突然消失,却是不应该......”


“早来也无用。”


安奇生微微摇头。


“早知道,就早点下来了。”


三心蓝灵童很是可惜,一尊活了数万年的老妖,对它来说价值可是极大的。


“果然,有东西留下。”


微微打量之后,安奇生突然伸手,灵机所化之手掌猛然探入虚空之中。


数月里,他固然是在梳理修行体系,推演神通变化,可也不至于忙到连下地底一探的时间都没有。


只所以不来,自然是因为不能来。


三心蓝灵童心中一动,就听‘崩’的一声。


那一根弯曲的毛发如弓弦般绷紧,继而自安奇生的掌中立起,其上有着一抹莹莹之光亮起。


再收回,张开,其上赫然多了一根弯弯曲曲的黑色毛发。


“咦?这是那大妖留下的?”


看着毛发,安奇生似乎也并不是太过惊讶:“看来阁下是有什么想要告诉我了。”


毛发凝立不动,似在打量安奇生,许久之后,方才开声:“你很有趣,比我想象的还要平静的多。”


继而,口吐人言:


“能发现本座留下的东西,你果然不是寻常修士。”


“阁下想说什么?”


安奇生不置可否,他对于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并不感兴趣。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毛发如人般在虚空来回踱了几步,又‘看’向安奇生:“道是有情却无情,你似人非人,倒是像极了当年本座见过的那些真道人......”


“吾名元谋人,成道尚在那孔雀与孔老二之前,可惜,从你的态度上来看,是认不得本座了。


不愧是圣人手段,我等蝼蚁如何挣扎,似乎除了表现自己的滑稽可笑之外,都毫无意义.....”


“你身上有着大秘,不过,本座也懒得追究那般多,本座留下后手,是要与你做个交易。”


毛发似人般叹了口气:


可惜......


“阁下之名,似有耳闻。不过,我更关心,阁下的交易。”


元谋人心中喟叹。


数万年前,他也曾横行天下,傲笑天地为王,自负天下无双。


不过仅有一句‘有妖起与北俱,名动一时,后为大日龙神分尸九九,影踪难觅’。


然而,能在儒家史册之上留下一句的人或妖,自然不会是等闲之辈。


安奇生眸光一闪,方才回答:“我很少与人做交易。”


元谋人,曾叁那一册古卷之中曾有关于此妖的记载。


“那一战,曾有诸多邪神陨落,想来,也该归来了......”


元谋人的声音之中带着深深的憎恨。


“本座虽不知你是谁,但你既然追寻当年被掩盖的隐秘,有些东西迟早会碰到......交易做或不做,也随你。”


毛发语气幽幽,似有些不习惯如此与人说话,声音又变得冷硬:


反倒是如今大周,多有对于神明供奉膜拜者。


一如当年分明是人族与妖族共战神魔,如今,前二者反而成了生死仇敌,彼此仇恨深深。


安奇生却没有奇怪,只是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在曾叁的那一册古卷之上,有着篇幅不小的文字介绍诸神罪行恶业,其中或许带有编纂人的主观臆想,可也见当时之人,对于诸神魔的深深憎恨。


“长生,不死!这,是修行终极奥妙,你莫非不想知晓?这......”


“长生不死?不过是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罢了。”


“你似是有些道行,纵使本座传你‘神鬼七杀咒’你也未必能学,不过,若你为我办了这件事,本座就将我等不死奥妙告知于你!”


话到此处,似是见安奇生仍不为所动,他的话锋又是一转,带有诱惑:


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一句话,几乎道破了皇天界修行之真谛,这,也是安奇生来到此界的最大所得。


安奇生开口打断他的话,淡淡道:


“废话,不需要说的太多。”


凡境‘养气、受箓、本命、温养、入道’超凡‘金丹九转’乃至于元神三祭‘天、地、人’。


本质上,皆是‘得灵机以求长生’。


灵机者,贯穿万有,通达一切,为天地根本,为万物源流。


是长生之藤,是不死之种。


那声音一震,毛发突然变得僵直,似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应,顿时惊愕之中带上了一抹深深的怀疑:


“你是哪个老怪物的传人?亦或者,是哪个老东西夺舍重生?”


而更进一步,元神之上的修行第四步,则是‘合灵蕴方才不死’!


“嗯?!你竟知道?!”


他也是在这封印的数万年之中才渐渐理解当年‘先圣’的话。


这人究竟是谁?


元谋人心中震动,这不得不让他怀疑。


自古而今,长生者众,不死者寥寥,强如神魔二族,能洞彻长生之秘者或许不少,但知晓不死奥妙的却没有几个。


“若不说,我便走了。”


安奇生瞥了一眼似风中凌乱的毛发,淡淡开口。


莫非真是某个老怪物活到如今?


否则,怎么会知晓‘先圣’讲道之言?!


似发怔,似沉吟,许久之后,元谋人略显凝重的声音方才再度响起:“你既然懂得长生、不死奥妙,那自然也该知晓,有些东西,终将再度归来......”


安奇生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与人交谈说话,从来不喜欢跟着他人的思路走,更不习惯被人掌握主动。


“......也罢!虽然不知你是谁,可只要你非神,迟早有一天会与他们对上。”


久浮界如此,人间界如此,万阳界如此,皇天界,自然也不会例外。


拥有着无尽漫长历史的皇天界,在‘不死’这一条道路之上,已然走的很深,很深。


修行为长生,也为不死。


越是修行的深,修为高者,就越是不容易死去,亦或者说,他们的死,与寻常人认知之中的死,并不相同。


当年那一战,或许,还没有真正的结束。


“我或许无法摆脱‘优昙婆陀’了.......力不如人,如之奈何?如之奈何?”


甚至于,触及三心蓝灵童记忆之中的‘不朽’也未必不可能。


在元谋人淡淡的话语之中,安奇生隐隐嗅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猛然间,元谋人的声音变得高亢,虚空如有实质的火焰在剧烈燃烧,偌大地壳都为之升温。


“可我不甘!当年那一战,本不该如此!”


话到最后,元谋人深深的叹了口气,有着不甘,有着疲惫,数万年的镇压岁月,他没有一刻停止过抗争。


话音回荡之间,毛发之上似有一双猩红眸子浮现,其中有着疯狂与暴戾。


其音响彻的同时,地壳轰鸣,大片土石簌簌而落,偌大的地下空间开始坍塌,破碎。


“替我,替我抓出那个叛徒!我要他,万劫不复,永不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