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舌尖上的克苏鲁 > 第六十七章 锚定的双向作用原则

第六十七章 锚定的双向作用原则

作者:将我油炸入味 返回目录

“吹笛人”还有别的功用?


听闻别枝修的话语,高桥慎顿时忘却了疼痛。


毕竟他是个向往神秘之人。


不过说实话,自从穿越以来。


这一天天接触神秘的密度也太高了,即使是美食家,也不能当猪喂啊。


高桥慎还是隐隐感到头疼。


“怎么说呢?对于要不要告诉你这事我也很犹豫。”


别枝修摊了摊手,给高桥慎一种故意吊胃口的感觉。


“你可别磨磨唧唧了,快说。”


高桥慎催促道。


“我主要是觉得这事比较恶心。”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别枝修搬来一张折叠椅,坐在高桥慎对面。


高桥慎略作沉吟,神色困顿:


“按照星一那家伙的说法,所谓的‘双向作用’,就是收容物可以获得锚定,锚定也可以反过来影响收容物。


“我可以理解有些怪异是因为信念而存在。


“是这么回事。


“之前有个知识点,我忘记跟你说了,不过安井金比罗宫那位已经告诉你了。


“‘锚定的双向作用原则’。”


“即使我没有锚定,也能作为一个普通人而存在。


“锚定只能决定我的序列高低,却不能影响‘我之为我’。


“换言之,无论有什么样的锚定,我都是高桥慎而已。”


“对于这种怪异,锚定决定了怪异的存在形态,这在直觉上非常合理。


“但是,如果把这个原则推而广之,却可以轻易找到反例。


“譬如,守秘人并不是因为锚定而产生的。


“就你这表达能力和逻辑推理,也不至于每次考试都吊车尾吧。”


高桥慎无奈地叹了口: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赶紧讲正题吧!”


等到高桥慎劈里啪啦地说完。


别枝修不知是嘲讽还是欣赏地拍起了手:


“没想到你小子平时沉默寡言,分析起来还一套一套的嘛。


“如果锚定和守秘人的作用是单向的,那何必要麻烦地建立锚定呢?


“鸠占鹊巢,岂不快哉?”


鸠占鹊巢......高桥慎品味着这个成语的含义,继续听别枝修解释:


“小子,”别枝修继续说道:


“你没有感受到锚定对你的影响,是因为你才序列九。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闻言的片刻,高桥慎几乎是脱口而出。


虽然强行“扮演”,以夺取他人锚定的做法,多多少少有点缺德。


但听起来,实在是妙啊!


“既然锚定是因为‘信’而产生的,为什么不直接冒充别人呢?


“譬如你可以‘扮演’爱因斯坦,将真正的爱因斯坦的锚定据为己有......”


“哇靠,我还真没想到啊?!”


“我之所以去见神田宫司,就是因为有一位队长,隐瞒神社做了此事。


“结果啊......”


别枝修的喉咙蠕动了两下,一时沉默下来。


“喂喂,你小子两眼放光是怎么回事?”


别枝修皱起细长的眉毛,白了高桥慎一眼:


“我这是要跟你说,千万不能这么干!


更别提女装大佬白鸟佑希了......


高桥慎十分好奇,“扮演”到底会带来什么后果。


“......唉,算了。”


“结果怎么了?”


稻荷大社特殊行动小队的队长,虽然目前高桥慎只见过两位。


但别枝修作为其中最菜的那个,似乎实力也还不错.....


“我记得你一直无所事事的。”


高桥慎毫不犹豫地反击:


“不好意思,我等会还真有事。”


别枝修支吾两声,最后又咽了回去:


“你小子对什么都好奇,我等会还是带你去看看吧。


“你应该没有急事吧?


“不在了?”


高桥慎开始觉得刺激了。


不过,话题似乎岔远了......


他等会还要去忽悠松山光一老哥呢!


“不过,我还真挺好奇的,明天可以么?”


“呃......”别枝修算了算时间,“明天早上吧,晚上他可能就不在了。”


“‘吹笛人’可以看见怪异的真实形态。


“那么......”


“那么‘吹笛人’的锚定,实际上,是最符合怪异本身特点的锚定。


高桥慎抓紧时间,拉回正题道:


“这个‘双向作用原则’,和‘吹笛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说到这,别枝修略显阴森,压低声线道:


“恭喜你,都学会抢答了!”


别枝修露出老父亲般的欣慰表情。


让高桥慎很想给他一拳。


“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避免‘双向作用’的负面影响。”


联系起之前的内容,高桥慎没有给他故弄玄虚的余地。


“可以啊,兄弟。


......


作别了别枝修,高桥慎急忙赶回吉兆屋。


他要给松山光一吃的东西,还在厨房里呢。


“所以,有的神秘组织,会试图豢养‘吹笛人’。”


别枝修悠悠补充了一句。


他把“豢养”二字,说得很重。


“虽然你被洗脑了,但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然啊?”


高桥慎在心中吐槽起来。


对于综合管理局的“处理记忆”能力,高桥慎丝毫没有怀疑。


“小慎啊,你今天回来得好早。”


看见高桥慎的身影,高桥由纪狐疑地说道。


“高桥女士,我今天差点被你害死......


“今天提前放学了。”


高桥慎随口应付道。


“啊,这,好吧。”


无论是冈崎神社的一众同学,还是这次的高桥夫妇。


他们不仅遗忘了接触神秘事件的经历,还非常自洽地构想出了事物之因果。


可谓是完美的“洗脑”能力。


“真是太好了呀,我正好还在想着驱邪......”


高桥由纪突然笑了起来。


高桥慎无心理会对方的脑补,他冲进厨房,熟练的把面条下进锅里,等待的间隙随手捏了几个饭团。


高桥由纪的胖脸上表情复杂。


她首先想要责备高桥慎逃课,但转念一想,逃课才是高桥慎的正常状态!


“这小子......恢复正常了?


年轻英俊、玉树临风的自己。


无论如何也扮演不了落魄的求子大叔。


所以,他提前切断了与福地雄斗和西弓子建立的灵性连接。


“父亲的肉,儿子的骨,以为餐食......”


他低声诵念着。


之所以准备两种食物,是因为他可没有亲自上阵的想法。


——这样吃的时候,就不至于糊成一团。


-----------------------


感谢书友“解放之眼”的打赏。


将两个控制位空了出来。


做好初步计划,高桥慎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饭盒。


将拉面和汤汁分开打包。


感谢QQ阅读书友“Sauelsuesor”的打赏。


大伙可以去书的总评区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