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忘忧旅店 > 校园婴儿篇(三)

校园婴儿篇(三)

作者:美人可胖 返回目录

而这一切,早以被蹲在一旁的夏强看得一清二楚。


他色心大起,虽然在不久前他已经发泄过了。但郑明的模样,柳腰纤细,身材火辣,虽然没有像夏琳那样的妩媚,但是浑身上下却飘动着一股能够懂男人心魂的气质。实在是令男人难以抵挡。


夏强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前去,假装正义的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了?”


郑明抬头,根本看不清男人是谁,还是凭借着最后的意识:“可不可以……帮帮我。这附近有医院吗?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夏强笑眯眯的扶郑明起来,一双手搭在证明顺滑如丝绸的肩膀上。“别害怕!叔叔我就是医生,最会给你这样的小女孩儿治病了走。我先带你去我的公寓,帮你紧急处理一下。”


郑明全身一僵,她明白了,她遇到的人绝非善类。


“那个……叔叔不用了,我突然觉得好多了。”


郑明意识到了不对劲。听着他的声音,像是一个中年男人。而且虽然她浑身燥热,但她还是能感觉到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不安分的游走。


午夜正深,哪里会有什么正常的人走在大街上?!


“救命啊,救命啊。起火啦,快来人救火呀。”


郑明知道,在夜晚极度安静的情况下,她的声音可以传得很远。而这种时候他如果喊有人要非礼我或者说有杀人犯,大部分的人会因为害怕或者冷眼选择无动于衷。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当郑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男人突然停顿了一下,手上的力气一下子变得很大。


郑明暗叫不好,这男人已经发现软的不行,要来硬的了!


“别喊了,你跑过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吧!这附近一带全是烂尾楼。早些年住在这里的还有一些小贩,但是不久前他们已经搬走了。”


男人的话如同一桶凉水从郑明的头上浇下,让她突感绝望。


但是她如果说失火了呢!那么人们至少会来看一看,只要人一多,她就有被救的可能。


然而……


夏强无恶不作,干下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他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中郑明是被人下了药,而且这会儿药力正要发作。


倘若是换了别的女人中了这种药,此刻应该已经全身酸软,欲望极强。但没想到面前这个叫郑明的,居然还可以强行保留住自己的意识!!甚至求救思路还很清晰!


怎么会!


很快!男人得意的像狼一样的声音在证明耳畔响起:“我本来想来软的,甚至想在你没有发现我之前就完事儿走人。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郑明绝望了,看来今天这一难她是逃不过了。


然而,她并不是打算顺了赵强的意。他们家教甚严,女生的名誉甚至看得比命还重要。


这突然令夏强大感兴趣,女人他玩儿过不少,长得这么漂亮。但是如此聪明的女人,他还是第一会遇到过。


“你老老实实不要动,我自然不会害你。明天早上你甚至可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去上学,但是你现在要给我花花肠子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而且也不会有人知道。”


“你别想玷污我!”


郑明此时虽然看不清东西,但是却可以感觉到手边的地面,她顺手在地上摸起了一块儿石头,对准自己的脸。


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郑明突然反手猛推了夏强一把。怎奈何夏强太过强壮,这一推,反而把她自己推倒了。


郑明心想这样也好,她用力的向后爬了几下,语气中没有一丝碰到了沙人狂魔的害怕和惊慌,反而极其镇静。


他阴笑的看着郑明。


“随便你啊。女人我也不缺,你现在死就死了。但是明天早上,警察只会发现一具不知名女尸。你会死的连全尸都没有,还是放弃抵抗吧。这荒郊野外根本不会有人来救你,和我玩儿一下你又不会少块什么肉。只要我不说,谁知道你的清誉已经不在了。放弃抵抗,你就从了我吧。”


“我知道,哪怕我现在咬舌自尽。但是只要我的尸体还没有凉,你们这种心里肮脏的人就一定会干出……。但是现在你如果再敢靠近我,我就先用这块儿石头把我自己的脸划烂,然后再咬舌自尽。面对一具鲜血淋漓的死尸,我不相信你还有什么兴趣。”


夏强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女生竟然为了声誉连死都不怕。但是没关系,就算这个女生真的死了。她身上的器官也是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毫不犹豫!郑明抬起石头就往自己脸上砸。


突然!一个男性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郑明手中的石头不免握紧了几分。她拼命的向后爬,奈何力气已经所剩无几了。而且内心的欲望,她越来越压制不住。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既然今晚无论如何逃不掉,那死就死吧!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林飞班上的西撒!


夏强顿时慌了,这荒郊野外的,怎么还会有人来!


“你们在干什么!哪里失火了。”


……………………


郑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这是她最后的稻草了,她大声喊出:“救救我!这个男人要非礼我!求求你救救我!”


夏强冷笑一声,从背后里面摸出一把刀。


但当他看清来者以后,内心的紧张顿时消了大半。看那相貌,虽然来者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但仔细看看脸,却发现也不过是一个稚气未脱的高中生。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这哪里失火了呀!”西撒声音憨厚,老实人的三个字的标签儿已经死死地贴在他的脸上。


然而西撒却厉声喝道:“光天化日……光天化月!朗朗乾坤。身在我党远大灼见的带领下,社会的一切都欣欣向荣,我居然没想到在这种没人来的直角旮旯儿还会有这么阴暗的事情。”


夏强有些发楞!这哪儿来的2B。


“小子,我劝你尽量少管闲事,要不然让你白的进去红的出来。”


夏强在学校的时候就调皮捣蛋,对学生的心理了解的一清二楚了,像这种未入社会的小屁孩儿,刀子一拔,随便吓唬两声就麻利地飞跑了。


这一摔,夏强只听到自己的脊椎骨发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他身体还未放松,居然又被西撒抡了起来。


“你夜里行凶,手拿凶器,强迫女生,不遵守法律法纪。我决定一命换一命,现在打废了你,然后去投案自首。”


“你滚不滚!不滚我宰了你!”


戏剧性的一幕发出现了!夏强声音还未落,西撒竟然扑了过来。巨大的块头配合上极快的速度,还未到夏强身旁,一阵强烈的风便先行赶动。夏强只觉得手腕一疼,刀子便被扭掉了。紧接着他感觉双脚离开了地面,而他整个人居然被西藏抡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喂120吗?我在某某地,有个女生不舒服,还有一个杀人犯被我打残了,应该是死了。但是那个女生需要抢救,来一下吧。”


西撒太过耿直,而且老实善良,他真的一动不动。坐在那具几乎被打烂的尸体上,静静的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这是夏强最后的意识,在之后接下来的三分钟之内,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无数次地抬起,然后重重的摔下。直到全身骨头散架,像棉花一样瘫软在地,只有出的气儿没有进的气儿的时候。对方才停手。


“喂!警察吗?我要报案。我打死了一个人,但他是个杀人犯和强奸犯,我们现在就在某某某地?嗯,对,派人来处理一下吧。我不会逃走,就在原地等着你们。”


“同志,你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需不需要我帮你?”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叫同志。人怎么可以老实到这种程度。郑明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她的肩膀被抓得鲜血淋漓。但是此时,已经彻底没有任何感觉了。


“你……你过来一下,帮帮我。”郑明声音中充满了魅惑,她已经忍到极致了。


西撒蹑手蹑脚的过去,脸上带着疑惑,完全就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穷逼傻小子的模样。


“哈?”西撒有些懵,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郑明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有没有……对象,女朋友。”


“你……你有对象吗?”郑明是几乎是竭尽全力说出这句话的,内心仿佛有一团在不断燃烧的火。


她的眼神突然清亮了起来。面前的少年,虽然长得高大,但是那张脸却憨厚老实。而在郑明的眼中,也许是因为药的影响,那张脸现在异常帅气。


“你他妈的够了!!我是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一句话!!有还是没有!!!”郑明两个眼睛发红,全身燥热异常,她一只手死死地扯住自己的衣领,又好像在极力的在制止接下来准备脱衣服的行为。


西撒被吓了一跳,但还是思考了片刻,他认真的回答道:“应该是……没有吧。你知道的,像我们这种男生,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成为国家栋梁,为国家好好做贡……”


西撒傻傻的,居然真的认真思考起来。


“怎么说呢,不能算有吧,我原来喜欢校门口花店的老板娘。但是吧,我的一个朋友叫齐国鹏。他不愿意让我和那个花店的老板娘在一起,然后我就想嘛,既然都是朋友,那他肯定不会……”


数十分钟后,警察来了。带走了西撒和郑明以及带走了地上那具死尸。


西撒虽然打死了人,但却是杀人犯。本来是从轻处罚的,但是郑明了父亲手眼通天,与警察局的boss又是多年故交。在凯旋和求情下,西撒在第二天,还是正常的上了学校。


“现在你有了。”


“做贡献……啥?!”


夏玲感动的痛哭流涕,后来经过多方面打听得知那晚发生的事情和西撒以后,万分感激之下,心中便对西撒有了些其他的感情。


……


警察在哪具尸体上找到了钱包和手机,里面有身份证以及好几个住址。担心是同伙作案,警察查封了所有地址。


不久后,警察找到了夏玲。因为发现了其中一个男孩儿,几乎奄奄一息。但最后还是被抢救了回来,那人便是夏玲的弟弟。


他把门关上,又猛地打开结果还是那个马桶。


“可恶啊!林飞明明就这样消失了。莫非是爷爷在屋里安了什么暗道,不小心林飞发现了?!”


事发当晚,林飞在刚刚从厕所消失后齐国鹏便一直蹲守在厕所旁边。


他打开门看到了是一坨马桶,“奇怪啊,难道是因为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吗?”


齐国鹏把门关上,站在门口。


“芝麻开门儿。”门没有反应。


他几乎把整个厕所摸清了一遍,发现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厕所以后,便就又在思考别的可能。


“林飞会道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瞬间移动,没理由啊,林飞告诉过他不会瞬间移动。又或许,开门是需要密码的!”


齐国鹏用力的揉了揉头发,看上去乱糟糟的,像个鸟窝。之前在酒店的高冷形象瞬间崩塌。


“难道这是林飞专门给我设计的?快想一想齐国鹏,如果是平时的自己,林飞到底会设置什么样的密码呢!一定是平时无意之中最爱做的事情,或者最爱说的话。”


“西瓜开门。”门没有反应。


“啊!可恶啊!桃子开门,榴莲开门,水果拼盘开门!!”门依旧没有反应。


然后对着门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是~傻……”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门开了!


齐国鹏左右看了看,四周无人,两个保镖在大门口的地方离他很远,而自己的爷爷躺在床上呼吸缓慢,应该是还在昏迷之中。


好!应该没有人可以听到。他清了清嗓子,气聚丹田,用喉咙发声。达到胸腔脑腔口腔三腔共鸣。


林飞摆摆手:“没事没事,生活所迫,好奇心害死猫的下场。唉?你刚刚在说什么?我好像听到了某些不该听的东西,你还有这癖好?”


齐国鹏砸了咂嘴:“没事没事,生活所迫,好奇心害死猫的下场。”


“币!!啊!飞飞你回来了。你脸是怎么了?”


林飞打开门,鼻青脸肿。


据小道消息说,他们的朋友西撒打死了一个杀人犯,救了校花郑明,一时间传为佳话。


夏玲找到了自己的弟弟。从那之后,校门口的花店还在继续开,只是林飞后来再去的时候,再也没有在她的床头发现优思明。


两人相视一笑,男人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哈哈!


第二天,听说学校发生了很多事情。大批大批的富家公子集体消失了,警察们正在查。


仿佛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这是林飞!他却还在为了断刀的事情忙碌。


之前在花坛中发现那没有魂魄的三个人的身体,林飞暂时把他们交给老板娘了。老板娘瞅了一眼,淡定说,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吃掉了,所以这三个人的尸体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听说郑明还有夏玲同时向西撒表白,但西撒谁也没要,他坚持着青少年就应该好好学习的积极观念。一头扎进书山题海,将热情全部挥洒在学习之中。当然,齐国鹏后来指着脸骂他傻逼,说他浪费了如此大好的青春以及心爱的姑娘。


西撒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但林飞坚持留下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他们还有家人和孩子。这并不是只代表三个人而是个家庭。


老板娘拗不过他,没办法,用空气和灵力给三个人重新捏造了和原来一模一样的魂魄,只不过时间有限,最多每个人还有30年的寿命。


樱兰学校里面诡异重重,听说这学校是建在坟场上的,在林飞来之前就发生过许多极其诡异的事情,人的怨气,在这个地方好像可以被无限的放大,甚至产生具体化的情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魂。


但林飞还是一心一意的找断刀,后来还真的被他发现了一些线索,那是在返校的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