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忘忧旅店 > 循序渐进,黑雾渐出

循序渐进,黑雾渐出

作者:美人可胖 返回目录

林飞笑骂道:“少装了!有事儿求我吧!咱们再这样发展,人们会误以为是搞基。小心这章发不出去。”


林飞的目光通透,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其实早有预料。


他并没有说透这次聚会的另一层含义。一层表里面儿里都不是好那么好听的含义。


齐家势力庞大,自然会有无数的小门小家想要依附于他们。


但是,这其中自然有些是杂草,借着其齐家名号招摇撞骗,就像是刘杰的刘家,还有孟家。这种小家族无利可图,并且随时势而动,并没有长久的忠心和用处。


但是,齐国鹏看林菲的眼神变了变,他不再是那个喜欢和林飞嬉皮打闹的二逼少年,而是真真正正的生意人,商场精英。


他自然了解这群富家子弟的想法。他知道如果带林飞去,肯定会有人忍不住带头调侃。


齐国鹏通过这次聚会就是要告诉那些想要依附他们家族的人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他们齐家大门儿可不是那么好近的。


所以他借由林飞是他朋友的这个由头,抹掉了一大群想要和他家族攀关系的墙头草。


林飞仿佛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而是从胸中掏出三只小纸人,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然而,此时齐国鹏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三个纸人身上。。


齐国鹏山笑两声,很快便严肃起来。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恶从心生!事情只会越来越大。他们会从刚开始的调侃演变为看不起,最后是戏弄。十个王族九个变态,还有一个特别变态。这群从小生活在甜蜜窝的人,甚至会干出一些正常人无法想象的龌龊残忍的事情。


齐国鹏有些内疚,他多少有些利用了林飞这个朋友。


徐国鹏有些吃惊,但很快转为平静。坐在他面前的可是林飞啊!那个手握闪电,甚至不怕挑战神明的男人。


齐国鹏的声音没有多少激动,甚至听不出来太多负面情绪,就好像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其实这次聚会,我是真的有事有求于你。”


林飞好像早就知道一切,他目光平静:“你说的是你爷爷张卫国那件事吧。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


“是蛊虫。”林飞语气淡然,每个字里面都充满了自信:“破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并非难事。只是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齐国鹏疑惑。“我记得你可以算命看相,巧借天机,还有什么事情是你搞不明白的?”


“我爷爷,他中邪了。”


“他是当兵出身,现在已经100多了,但是身体特别强壮。生我爸的时候,他已经60多岁了。他从小习武,年轻时得到高人指点,甚至修炼了一些和你类似的法术,只是没有你那么高强而已。虽然他不会长生不死,但至少活个一百五六十岁没什么问题。但是最近他就突然发了一场大病。一夜之间,面无血色,身体枯槁,像被什么东西吸干了血气。”


齐国鹏了解林飞,他的这个兄弟绝对不会害他的。他摸了摸胸口热热的感觉到有些痒,很想问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他选择了先回答林飞的问题。


“对的,不光是我爷爷,凡是城里面大门大户的家中都有这么一条红绳。”


林飞不由分说将手中三个小纸人撕下一片贴到齐国鹏胸前,但只能触碰其空胸口的那一刻,活了一般扭动着身体钻进了齐国鹏的胸膛。这一切只发生在转瞬间,齐国鹏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体内进了东西。


“这个是好东西,关键时候可以保你一命。”林飞看着齐国鹏的眼睛:“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你爷爷手上是不是……绑着一根红绳?”


当时林飞看出来了那个长相极美叫叶双双的女孩儿中了美人蛊。出于善良,和道心,林本来是想帮她们一下。但是却发现美人蛊上面有特殊的力量保护着它。林飞算命的时候根本算不清楚前方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像是有人特意隐藏他们的行踪一样。


齐国鹏身上没有这种蛊,所以林飞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想法。


林飞皱着眉头,看来情况十分不妙。


他确实可以看相算命。但是最近他这项本事却出现了点问题。这一切还都是要从他从望夫台上下来的时候碰见那几个女生。


到底是谁呢!林飞心中发毛,养这种蛊需要耗费极大的心力。而且难度奇高,不懂法术,或者是法术低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为什么要把这些股卖给这些大家词。甚至是大家家族,这养蛊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见林飞不说话,齐国鹏以为林飞是不让自己停的意思,他又继续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就在我们开学之前,也就前两三个月吧。我们家里来了一位大师,那那真的是一位大师可以光脚站在空气上,能够点石为金,还能帮人趋凶避祸。当时不少大家都去了,并且花重金希望可以求得一个可以益寿延年增加福气的方子。那个大师就一人卖给了我们一条施了法术的绳子,说这种绳子可以实现心中所想。”


然而当林飞掐指一算,想看他爷爷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却遇到了和叶双双相同的事情,道路前方一片灰暗,命格受阻,根本无法看透!


所以林飞断定,齐老爷子也必定中了这种蛊虫。


“没事儿,没事儿。那位大师现在怎么样了。”


“他很早以前就走了,把绳子卖给我们以后对我们说,这条绳子的期效只有三年,三年之后他会来收走这条绳子。但是我们佩戴绳子时身上所积攒的福气,却是不会消失的。”


林飞心头一惊,差点咬到舌头。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齐国鹏被吓了一跳,林飞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转过头。原本红润的脸突然变得没有血色,就像是受了极度的惊吓一样。


但是刚刚他的确着实被吓了一跳。他惊奇的并不是齐国鹏说的这些事情,而是他并没有算到齐国鹏经历了这些事情。


在其脑海中这段记忆就像是被加密了起来一样。如果不是齐国鹏告诉他,他可能甚至都发现不了齐国鹏居然有过这段事情。


林飞胸口有些发闷,他打开了窗子透透气。


以他的道行,现在已经接近地品。这地球上修炼法术的人并不只有他一个,许多多隐藏在山林中的宗门也出过不少大能。但是单凭他的修为,在许多宗门中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高手了。


齐家的别院果然气势磅薄,金碧辉煌。大理石的台阶,名贵的地毯、玉制的石像,一切极尽奢华之至!如今虽是夜晚,但庭院内却亮如白昼。虽说并不是灯火通明但至少没有太多的暗处和死角。


经齐国鹏介绍,这样巨大的几乎有铃兰学院一半面积的城堡一样的建筑,却只是他爷爷住的地方。齐国鹏和他的父亲以及几个叔叔伯伯们有属于自己的家。只有在家族内发生一些重大事情的时候才会共同回来。


“下蛊的人实力比我更加强劲。”


见林飞没有说话,齐国鹏也安安静静,直至这辆车使进一片特殊的别院。


这间木楼简洁对称突显沉稳,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中国风水势的严谨。


然而,在这辉煌之中,林飞却看出了一丝邪祟。


庭院内站着数个黑超遮脸的保镖,他们气质冰冷,安静之极。看到林飞和齐国鹏过来以后。极其有秩序的行动,带领二人来到庭院内一间木质的楼房内。


齐国鹏很平静,显然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林飞虽然心中好奇。但却也没有慌张惊奇,相反的,他一直从上至下打量着这栋建筑的构造。


一进屋子,立刻传来一股陈滥腐败的味道,就像是死人身体上的气息。


一阵苍凉沙哑的喘息声过后,虚弱的叫喊声才响起。


“国鹏,是你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