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忘忧旅店 > 道力初成,长烛续命

道力初成,长烛续命

作者:美人可胖 返回目录

林飞张开嘴,缓缓的从口中吐出一口浊气。那是沉积在她体内多余的杂质。随着这一天的修炼,他将体内杂质汇聚于肺。在运用道力排出,只有体内经脉无比通透,纯洁。那么看修炼的速度和更加的迅速,平时施展出的道术。威力才会更加强大。


林飞缓缓睁开眼睛。那双原本。有些尘埃的眼睛,无比澄亮非。在瞳孔间一丝朦胧的紫光一闪而逝,而那双瞳孔先是骤然收缩,又是缓缓放大。林飞本来是有些近视的。而此时此刻,它竟能母透百米,眼力非凡。


林飞站起身,简单地做了几个指法。他的手指灵活飞动,关节比之前更加有力迅速。林飞虎躯一震,全身的骨骼如同炒豆子一般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虽未铜皮,但已铁骨?


只见林飞提腰拉臂,体内没有运行任何道力,完全是依靠着肉体之力。


“这八化乾坤正咒果真是当今世上无量的神咒。仅仅是其中一段‘离中虚’,竟也有如此大的威力。我只修炼了一次。体内道力竟然已到达九品。而且就连我的体魄此时也更加强大,虽然比不上金刚不坏,但最少也能分金断木。还有这双眼睛,竟然可以训练到目穷百丈的地步。如果照此速度修炼,不出一周之内。我定能突破九品限制,到达地品境界。”林飞看着变得清晰无比的周遭环境,心潮澎湃的感慨道。


在前世,虽然他天资非凡,过目不忘,拥有着普天之下最通透,纯净的灵根。但当时从八品升至九品,至少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在自己的师傅全力的帮助之下。


他没有想到如今自己虽然魂魄不全,但修炼的速度竟然也如此之快。显然和他上一世使用过的太尚无极咒有莫大的关系。同时也证明了八卦化乾坤咒与其他咒法的与众不同和强大。


若是任何一个修法或修道之人一天之内能达到如此成就,恐怕早已欣喜若狂。而林飞却是摇了摇头。


威力还不够!


这次他虽然未使用道力,可也算是拼尽了肉体的全部力量,竟然连这么一块石头都没有直接打碎,而只是打爆了表面。虽然也足以分金断木。但相比于林飞前世的修为,实在相差的太远。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一拳悍然轰出,不偏不倚,打在了望夫台后面硕大的花岗岩上。只觉得整个山体都轻微震动了一下,那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的表面寸寸崩坏,裂开了一片极其令人心颤的龟裂。而那裂缝从表面一直延伸到花岗岩内部,至少有三寸的深度,方才停了下来。


花岗岩是何等的坚硬。而这块石头又一直被当地人称为顽石。施工队来了好几次,冲击钻都钻坏了好几根,也无法将这块儿巨大的花岗岩从此处扒下来。


而林飞只是一拳,便将其表面打得粉碎,内部开了好几道裂口。何等神威,何等坚硬,恐怖如斯啊。


就算再怎么强,他现在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一定要吃东西。整整一天没吃饭,他又怎么可能会不饿?


刚下山,林飞便见着五个身穿制服的人朝山顶走去。


他认得,那正是他们樱兰学校的校服。而那些人肩上配的肩章更是说明了他们不是一般的学生,而是某个社的社长。


林飞并不气馁,这也仅仅是修炼了一天而已,以后机会还有很多。像这样自然之力充沛的地方,这桃园市不乏少数。而且此次他虽然抽干了望夫台之处的自然之力。但这毕竟是自然之力的中心,想必过不了多久,又会是一片生机盎然,灵力充沛。


“路漫漫其修远兮,还需要接着搞啊。”林飞暗自叹了一口气。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西沉,天空中繁星闪烁。


刚刚盘腿修炼的时候倒是没有感觉,此时一站起来,又用了一遍肉体的力量。他顿时觉得腹内饥饿无比,前些贴后背。


他快步向山下走着与那几个人擦肩而过。


但林飞中还是留了个心眼儿。通过炼体之术,他的眼睛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其恐怖的存在,虽然不能看透人的心思和体内力量的多少,但是。却隐约可以判断出。其最近凶祸。与身份地位。


再加上林飞过目不忘的本事,只是这一瞟,他便记住了五个人的长相。


如果是一个社长带着一群社员来此处那八成就是观光旅游的也没有什么惊奇和大不了的,但是这五个人竟全是社长。


樱兰学院的社长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家庭背景显赫的大有人在。否则也当不上社长。身份地位如此尊重的这几个人竟然会一同来到这人烟罕至的石头山上,简直是令人费解。


但是林飞实在是太饿了,饿的眼冒金星,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这女的气质不凡,容貌清冷,胸挺臀翘,身材高挑。丝毫不逊色单中的夏玲。而且比夏琳玲身上更多出来几分修道之人才有的仙气。


林飞却没有时间欣赏着眼前的美人如画。他眼角低垂,目光有些俊冷。这女的虽然穿着铃兰学院的校服,但是他的手上却绑着一条红色的丝带,那并不是一条普通的红色丝带,而是一条浸满了黑狗血与雄鹿麝香的红丝带。


林飞这双眼足以看透真相,那丝带之中寄养着一条食人魂魄的蛊虫,那虫明叫美人蛊。佩戴者可以变得形貌屹立,美丽异常,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要比常人少至少30年以上的寿命,而且衰老的速度极为迅速。


三男两女。


三个男生大同小异。两个寸头,身强力壮,体格与西撒有些相像。还有一个留着齐刘海儿,深陷的眼窝白哲的皮肤,走路急轻盈没有脚步声。


林飞的注意力没有在男生停留太久。很快,他的目光便到了那两个女孩儿身上。其中一个女孩儿一头淡粉色的长发。在两旁扎起了两个马尾。而扎起的头发显然是被烫过的,形成两圈淡粉色大波浪,在她的左眼眼角下还有着一颗泪痣,看见林飞来看他,有礼貌的含首微笑。如沐浴春风,令人心醉。


齐国鹏交代过,这个学院的社长都不是什么善茬。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和他们有任何交集。否则虽然说不上是惹祸上身,但最少也是不得安宁。


很显然五人也看到了林飞。仅仅是那一瞬间。那个斜刘海的男人便盯上了林飞。有一瞬间竟然还有林飞对视了一眼,但是实在是太快了,他便没注意。等到林飞走远后,他看向那个短发的女生,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命令似的。


女孩儿并没有犹豫。指挥了挥手:可能是附近的居民来山上散散步吧,与我们无关,。我们快些办事。迟了,我怕师傅会不高兴。


另一个女生剪着齐耳的短发。气质冰冷。但容貌却比那粉发女是有过之而不及。相同的是她的左手手腕伤也绑着一条这样的红绳。


女人真的可怕。为了好看的皮囊,竟然愿意折寿自己宝贵的生命。也许等他们年老以后才会追悔莫及吧。


林飞摇了摇头,动作飞快的走掉了。他不想惹是生非。


男人花女人的钱叫吃软饭。林飞心想,那男人花男人的钱就不要吃软饭了吧,这最多叫――混子!


林飞其实也不在宿舍住,他在学校门口租了一个小房间。打开门进去,房间里面摆着一个用燃烧的蜡烛拼成的太极八卦阵。粗壮的蜡烛让人觉得它在燃尽之前至少有一米高,而现在遍地的蜡烛痕。和已经见底就快熄灭的烛台。


“动作要快,赶紧续上。差点误了大事。”


……


林飞回到学校,本来是想找齐国鹏蹭顿饭,但突然想起来齐国鹏并不在学校住宿。他的家在市中心每天晚上都会有专车接送。


不过这哥们儿叫交的真对。林飞猛然想起齐国鹏给他办了一张特殊的饭卡。这是和他的卡连在一起的,里面的钱林飞可以随便刷。


林飞摆出剑指,咬破食指。将挤出的血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勒令的符印。只见他右脚猛踏地面,双手在胸前摆了个十字大喊一声。


起!


那些已经快燃烧干净的蜡烛。竟然又好像钟乳石一般疯狂生长了起来。不到半刻钟,便足足长的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


这些蜡烛名叫续命烛,而续的却是三个陌生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