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忘忧旅店 > 兄弟情深,夏玲身世

兄弟情深,夏玲身世

作者:美人可胖 返回目录

齐国鹏甩了甩帅气刘海,用几乎邪魅的声音说道:“我想要你……教我火遁。”


“……”给林飞整一愣,“啥?火遁?!”


他难以置信的说道:“你这么多天天天粘着我,甚至都让家长以为你搞基了,就是为了让我教你火遁!?”


机智的齐国鹏放开林飞,一张帅脸上的霸道和邪魅顿时荡然无存,依旧是平时那副齐国鹏的模样。


“对啊!不然你以为嘞!你知道吗?撒是gei的火遁豪火球之术可是我童年的梦想啊!你既然会那么厉害的法术,又是电又是雷的,一定会火遁对吧!!”


林飞揉了揉脸,尽量让自己冷静一些。虽然他上一世活了四十来载,今世又活了二十多年。这前后相加已过六十,林飞的心智可以说已是十分老练和沉稳。但今天这么扯淡的事,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行倒是行,但是我的不是法术,而是道术。”


林飞挠挠头,之前各种幻想不攻自破,他羞耻的给了自己一巴掌,自己之前居然那么龌龊,甚至还以为这货有龙阳之癖,结果这个憨憨只是想要学火遁!!


齐国鹏看着有些为难的林飞,失望地说道:“果然!还是不行吗?”


林飞答:“道术是法术一样,都是借神力。但是,法术更加迅速而且方便,不用念咒语。道术前摇太长,而且容易被打断。但是后期强,同级别的法术与道术,道术更强一些。”


齐国鹏似懂非懂的问道,“就是说道术是后期技能,难培养但是厉害对吗?”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林飞并没有开玩笑,他不讨厌齐国鹏,再加上齐国鹏的面相。虽不是天庭饱满,但至少也是地阁方圆。而且齐国鹏对林飞一直以来到也不错,虽然林飞不想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但如果他真的想学,林飞也不是不可以教。


“哦,有什么区别吗?”齐国鹏问。


林飞摆摆手,“所谓的火遁就类似于火属性的咒法,这东西看着怪咋呼,但威力一般。而且不好修炼。普通人没有打通任督二脉之前,练个三四十年可能有点成就。又难练还不中用,我教你地神咒吧!和土遁差不多,而且你说的火影忍者我也看过,里面有很多的招数我这里都有类似的翻版。就土遁吧!好不好!”


“不!我就要学火遁!”


林飞肯定的点点头。


“哦!那我要学火遁。”


“别闹!听话啊!我教你尸鬼封尽!”


“不!我只要火遁。”


“鹏啊!听话!我教你秽土转生,可好玩了!”


“不!我就是要学火遁!”


“神罗天征!”


“不!火遁!”


“地爆天星!”


“不!火遁!”


“我教你搓丸子!在给你买个奥特曼!”


“我不管!我就是要学火遁!”


“八门夜凯!”


“不!火遁!”


林飞:“……”


林飞太阳穴突突突突的跳,最后如愿以偿的教了齐国鹏三味真火的咒法,步法和指法。


“哎呀!你个熊孩子!听话,我教你月牙天冲,再给你买个纲手手办!”


“不!火遁!”


齐国鹏和之前对待林飞没有二样,还是和原来一样好,只是偶尔问了问林飞的身上和这身道术究竟何谁学的。


林飞笑而不语,齐国鹏也没有问。


又过了一个星期,林飞和齐国鹏一直在话剧社干一些杂货。摆道具,搬盆栽什么的。


林飞可没有闲着,他之所以天天来这里,是因为发现了话剧社的一些端倪。林飞总是觉得社长刘长卿怪怪的,他的直觉告诉他,刘长卿可能和断刀之事有关。


林飞好奇:“你还有女朋友?”


齐国鹏低调的点点头,手指了指校门口桥洞里面的火车头。“如果都算上,可以装三个车皮。”


林飞问过齐国鹏,“为什么带我这么好!”


齐国鹏撇了撇嘴,没心没肺的笑道:“因为你长得像我前前前女友!!”


林飞第一次觉得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没有烦恼的小傻子居然如此深沉。他好像有很多故事啊!


“嘿嘿!那你觉得我懂你吗?”林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么一句,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因为齐国鹏请他吃的饭,也许……是为了齐国鹏那份强烈的兄弟情吧。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谈对象了!”林飞好奇的问道。


齐国鹏看透一切的双眼中闪着不为人知的光,他默默地回答:“爱过,爱累了!女人都一样,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但是真正有趣的灵魂没有几个。她们和我交往的目的无非是虚荣,或者看中我的钱,或者看中我的脸,但是没有人懂我!所以就不想爱了!”


“我告诉你个秘密,你我给我出出主意吧!”


齐国鹏惊喜的指了指自己,难以置信的用力的抱紧了林飞。


齐国鹏没有一丝犹豫:“你懂我啊!而且我也懂你!虽然你来学校的目的我还不知道,但也可以猜出大概。就像是那天的鬼,你应该也是来抓和类它似的东西吧!”


林飞吃惊,他不知道面前的少年居然这么聪明!也是!他什么时候真的注意过他啊!没次都是他找自己的。想到此处,林飞竟有些愧疚。


齐国鹏摸了摸下巴,脸上显现从未有过的认真。


“你的意思是,断刀是怨气的化身,但是他会先行找到一个自己生前的场景,然后在经历一遍。这里面已经牵扯到预知未来和将现实与预知的同化使其吻合。咱们先不讨论这件事情间的逻辑性和现实性。就假设它是一个真实事件。依照你所说,它逃出来以后会先自己在体内自行达到善与恶的调和,将自己体内多余的善和恶挤出去,就像你在校外碰上的鬼火一样。”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发现我的才能,我铁定帮得到你!!说吧!我听听是什么事情!”


林飞说出了断刀一事,但是没有说出忘忧旅店的事情。他把自己的发现和猜想都告诉给了齐国鹏。


林飞看着齐国鹏的眼睛,笃定的说:“怨念不会被消灭的,我之前所消灭的不过是断刀制造出来的充满怨气的鬼火,一旦鬼火消失,怨念便会回到断刀本体上从新幻化成其他的东西,而且我敢打赌它还会去找夏玲的。”


说道此处,林飞有些不明白了。他问道:“我不觉得夏玲是那种人,而且我并没有在他的身体上找到一丝一毫的怨气,为什么断刀的怨念会去找她呢!”


林飞认真的点点头,不知为何,这个状态下的齐国鹏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和信任感,让人情不自禁的觉得他可以依靠。


“怨念会找充满怨气的人,吞掉她用来提高力量对吗?那林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分裂出的怨念还没有吃到人就被消灭了,就像那只鬼火一样,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我不太清楚,你了解吗?”


齐国鹏面露难色,但最终一拍大腿,“行吧!告诉你啦,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多想什么,她并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个很可怜的人罢了!”


齐国鹏稍加思考,犹豫了一下,问道:“飞,你应该还不知道夏玲的情况吧!”


林飞茫然,他与夏玲并没有见过几面,就算是在学校里面也没有说过几句话,唯一一次见面还是在校外的花店。


“我曾经和班里面其他几个男同学,去调查过她的情况。结果……怎么说呢!很恶心!”


“你知道……他曾经交过多少男朋友吗?”


林飞被齐国鹏突如其来的严肃吓到了。“好,我准备好了。”


齐国鹏理了理思路。


林飞心里面有不好的预感。


齐国鹏指了指学校,在胸口比了个三的手势。林飞被惊得差点咬到了舌头,他没有想到那么清纯的女生,竟然如此不自爱,居然……


齐国鹏继续说道:“她今年18岁,但是……打过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