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忘忧旅店 > 神秘紫发,旅店新人

神秘紫发,旅店新人

作者:美人可胖 返回目录

“别别别!”豹尾连忙摆手:“有事好商量,不就是一个鬼魂吗?我们不要了,不要了啊!”


“大哥,不要成吗?冥王那边……”鱼腮小声说道。


“闭嘴!”豹尾摸了摸自己的腿,确定不在发抖。“老板娘洪福齐天,在下就告辞了!”


老板娘笑而不语。缓慢的离去,来到林飞身边。


豹尾抚了抚额头的冷汗,带上了昏迷不醒的鸟嘴,打开大门,迅速的离开了。


在通往冥界的通道中,鸟嘴猛然惊醒,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就像是大病初愈的患者刚刚从噩梦中清醒:“我是谁!我在哪!我还活着吗?”


豹尾连忙捂住她的嘴,慌张的四下观看。虽然这里是冥府最安全的冥界通道,外人是不可能进入,但豹尾还是被惊得一身冷汗。


“大哥!你干什么呢!我们可是阴帅!是我主孟忆的肋骨所化的冥府管理者,何必怕一个小小的旅店老板娘呢!”


豹尾叹了口气,将自己体内的灵力度给了鸟嘴。


半晌,鸟嘴恢复了精力,嘴一歪,竟又开始骂了起来:“哼!卑鄙小人,竟然敢偷袭我,有本事真刀真枪的干一架!谁怕谁啊!”


“你这个蠢货,差点以为你的无知害得大伙全军覆没!!那女人是何人你知道吗?!!”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她……不就是一个旅店的老板娘吗?最多就是和咱们冥界之主有点交情!可,可那又如何!说破天也不过就是个非仙非魔的凡人啊!”


豹尾一巴掌抽在了鸟嘴脸上,淡黄的鸟喙上顷刻间多了几道裂痕。


“大哥,你……你竟然打我,从小到大,你从来没有打过我,今天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打我……”鸟嘴泪眼摩挲,平时豹尾最吃这一套,不管她犯下多大的事情,只要看见她的眼泪,她的这位大哥都会提她扛下来。而今天,她楚楚可怜的泪眼换来的竟是一下又一下的掌掴。


“我告诉你,就因为你刚刚的过失,差点给冥界带来了灭顶之灾!!你知道嘛!!”


豹尾一把把惊呆了的鸟嘴甩到一边,黄蜂和鱼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动肝火的大哥,一时间竟没人敢去扶倒在地面上哭的委屈的鸟嘴。


话音未落,豹尾一脚便将它踢倒在地:“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把她当成什么了,当成路边的小混混了?!!忘忧店!根本就不是隶属三界五行的统筹,那老板娘虽不是神,但神只配给她**!你以为我们这些阴帅是哪里来的?你以为,那么怕疼的我主孟忆会狠下心挖出自己的肋骨吗?那是被人打的,被那个老板娘打的!!”


豹尾红着眼睛,一把扯着鸟嘴的脖子。


其余三位阴帅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一杀死!


一名紫发黑袍的人类,从通道之中走出来,笑吟吟的来到豹尾面前。


“快回冥界,我总感觉这次的事情有蹊跷!明明只是一只九品上的修罗,冥王却下令派我们四人前去,明明就是和那个老板娘有关的东西,却下令让我们与其对抗。我现在怀疑……那命令,是假的。有人在背后捣鬼,假传冥王旨意,我等快……”


话音未落,一条紫黑色的类似蛇尾的东西贯穿了豹尾的身体,黑色的血液化为一条凶狠的眼镜蛇。


“游戏,终于开始了!咱们看看,到底谁玩的过谁!”


……


“你……你是……人类?!!……不,你是……”豹尾的脑袋被那人一觉踩碎,灵力骤散,豹尾庞大的身躯冒着绿色的气,化为灰烬。来着从地面上捡起一把拇指大小的骨节,声音充满了好奇:“这就是冥王的肋骨啊!有意思,真有意思!”


说话间,她捡起来地面上的所以肋骨,径直的从通道之中走了出去。


“阿飞,老板娘去哪里了!”吴彤一身家庭妇女打扮,头上缠头巾,身后绑着围裙。


“哦!她说她要去看一个老朋友,可能要离开店里面一段时间。”


校园婴儿篇


数日后,在忘忧旅店中,前台的服务生换成了另一个女人。


铜镜满身裂纹,但依旧可以映出吴彤的身影。镜子的背后不再是一名脱衣服的女人,而是一颗桃树下,在一块湖石旁,坐着两个人影。


“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愿意把灵魂和人皮镜捏到一块,这样你可就变成店里面的东西了,永远没有办法离开了。”林飞双手环胸,倚在柜台旁的橱柜上。


吴彤哦了一声,继续擦着柜台。


简单的柜台上面杂七杂八的东西多了许多,唯有第二层,一个吴彤随时可以碰到可以看见的位置,摆着一面古老的铜镜。


吴彤点了点头:“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上辈子我是男人,荔枝是女人,这辈子我也当一回女人吧!尽心尽力的守在她的身后,爱她一生一世。”


“彤彤姐,人皮镜也是女的,你们这样,不怕世俗吗?”


吴彤微笑着答到:“也没有什么不好啊!我把所有的积蓄都寄回家去了,而且我还买了保险。在外界我应该是因为死于车祸。那笔钱够我的家人受用一生了。而我……”吴彤眼睛里面竟是怜爱,声音也温柔了好多。“只要可以陪着荔枝,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满足了。”


林飞似睡非睡的晃了晃脑袋:“真的搞不懂,你们女人之间的情意真的好奇妙。我饿了,有吃的吗?你不知道,老板娘的手艺很差,做的饭简直就是生化武器,猪都不会吃。你会做饭吗?”


“嗯。”吴彤笑容温柔,“想吃什么,小鱼干吗?”


“不要不要,我又不是猫,我想吃荷包蛋,流黄的,最好再有个烧饼,还有……”


吴彤摇了摇头:“既然我爱她,她也爱我,又何必为了世俗来给我们徒增烦恼?何况我们现在都不是人类,自然更加无所谓。我会珍惜与荔枝的每分每秒的。”


“唉!搞不懂!不管了不管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姐姐,谁今后要是欺负你,我就把他的头拧下来。但是你要给我做好吃的好不好!”


……


冥界,千羽魔都


“什么?我的阴帅被杀了!谁干的。”


“禀告我主孟忆,好像是……忘忧店的人下的手……”


“忘忧店!!你欺人太甚!!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