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忘忧旅店 > 首次任务,奇异断指

首次任务,奇异断指

作者:美人可胖 返回目录

“主人你回来了。”店里面一个半大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她个子不大,一米五的样子,黑色的长发搭配着一声女仆装,一张稚嫩的脸上挂着冰冷的假笑,脑袋后面还绑着一面红白色的狐狸面具。面具没有绳子,仔细一看竟然是镶在她脑袋后面的,这惊悚的一幕看的林飞背后直起鸡皮疙瘩。


“它叫千面,生前是个喜欢剥人皮的狐狸,后来被当地的猎人抓到,剥了皮做成了面具。”


林飞吞了一口口水,有些肝颤:“生前是什么意思?她现在……”


“嗯,是鬼。”千面端来一杯热咖啡,老板娘接过来喝了一小口,自然的坐了下去,店里面一个板凳飞快的跑了过来,准确的垫到老板娘身下。千面的脸上还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眼睛一眨不眨恭恭敬敬的在老板娘身后女仆站。


“嗯?”林飞听到可以拿回魂魄,便有些激动。


“什么事?”


老板娘顺手一抓,从空气之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红皮书,有些像字典,但上面奇异的符号,林飞却一个都不认识。


“她杀人太多了,怨气太重,所以和我签了协议。只要她在店里面工作,我就会找到那个杀她的猎人,然后帮她报仇。当然条件就是永远成为店里面的东西。”老板娘又抿了一小口咖啡。


林飞听出了不对味的地方,连忙问道:“我可没有签什么协议,只是给你打工,等赎回我的三魂六魄,我还是要走的。”


“随你便。”老板娘站起身,缓缓的走到林飞面前。“那现在,你先去做一件事情,等回来我就还你一魄。”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千面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飞有些迷茫,待在了原地。


“店里面失火了,他们跑出去了,要抓回来。”千面一开口便是软软的萝莉音,但是说的毫无感情,而且她的眼睛像是假的,虽然像是宝石一般晶莹透亮,但一直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而且一眨不眨。


老板娘手指轻轻的挥动,书页也自动翻了起来。“你去给我找一个人,不,是个冤魂,找它回来。它是店里面的东西,出去的太久了,该回来了。”


林飞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老板娘神神经经的再说什么,他听不懂。


“具体怎么做,千面会告诉你,我累了,先休息了。”老板娘收起字典,一副冷漠的样子,飞快的上了楼。走了一半,老板娘又折了回来。“过一会老君要来一趟,我想是为了阿毛的饲料,你注意点,别给他太好的东西。”


千面点了点头。


“中!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千面走到店里面,在门把手上面转动了几下。林飞细看之下,猛然觉得惊奇。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抓回来?店里面失火了又是什么意思?”


“他们就是他们,跑掉了,抓回来签合同,不然会死。”前面说话很不流畅,断断续续,好在林飞勉强听懂了一些。


“你说的他们,应该店里面的东西吧。离开太久了他们就会死,你要我抓他们回来对吗?”


此门名为瀚海门,可以任意开启大千世界任意一处的门,实为旅途行程的最强法器。此物在乾坤奇物录中排名第一百六十一。


“你,警察,找它回来,不死鸟。它会主动找你。”千面还是那个语气调调,但林飞已经大致听懂了。


随着门被打开,林飞发现门的外面竟是一处荒僻的小巷。在他走出门的那一刻,他的妆容也发生大变,一身警装,头上还带着黑色的警帽。


这门他认识,八化乾坤咒在他上一世投胎之前已经死死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之中。林飞心里面明白,当年在观中流传下来的不过是经过改良和修改的咒法,原因是最原始的咒语里面还包括着天地之间的森罗万象和已虽存于世但却从未显露的各种法器利刃,依据法器的厉害程度,天人为其划分了排名。而这排名又被成为乾坤奇物录。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已经远超造化二字,而且其中很多东西蕴含天机,不可为外人道哉!所以第一任道长才对其做了修改。


林飞看破的天象属于没有被修改过得最原始咒法,自然便习知很多奇珍瑰宝,就例如面前的此门。


“不愧是最强法器之一。”林飞感叹的同时,却听到街头发出的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和惨叫声。


林飞下意识的想到,出车祸了!


林飞慌忙赶过去,他拥有这名叫江浩东的警察的记忆,习惯性的快步赶到事发现场。


“要我以警察的身份去处理这件事对吗?”林飞把帽子摆正,一摸胸口发现一张证件。


江浩东,男,32岁。


千面点了点头,轻轻的把门关上。林飞回头发现他刚刚出来的地方竟是一家位于小巷中,已经荒废多年的旅店。他轻轻的碰了碰旅店的门,门没有锁。吱呀一声打开了,只不过却已经不是忘忧旅店的那番仙境之所,而是灰尘厚积,蛛网密布,显然已经多年没人居住的颓败之所。


“没有,兄弟我不好那口。”林飞打着哈哈,现在的他是江浩东。“这里怎么了?”


“嗨!交通事故肇事车把人撞了就跑了,没事,有摄像头,他跑不了多久。就是他撞得那个小姑娘可有点惨,人都散了,肠子什么东西撒了一地,人都没气了,刚刚救护车给拉走了。”


“哦!这样。那行,你先忙,我去看看。”


到场的不光有他,还有其他的几个交警。


“老江,这大晚上能溜达啥呢,你这不会去夜店了吧!”


说话的这人叫赵文杰,是江浩东的警校同学,二人关心不错,后来江浩东做了警察,赵文杰做了交警。


事故地点还没有彻底打扫干净,地面上还惨留着触目惊心的鲜红。


人太脆弱了,虽然是万物之灵,但在灾难面前,却还是形如纸屑。


林飞还在感慨,眼睛余光却突然漂到一个东西,就在不远处的路边花坛下面,有个鲜活的东西,好像在蠕动。


“行,没事的话聚一聚,你小子请客啊!”


“好,一定。”


事故现场很快就清理干净了,交警,救护车也很快走了。这时林飞从不远处的小巷子中走出来。他根本没有走远。


林飞走过去细看,那竟然是一根手指头。“大概是刚刚那名小女孩吧。”林飞这样想着,却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救护车的医生是足够负责任的,一般患者或者死者被撞落的器官或者骨头关节都是会被找到一起带走的。林飞眼皮有些惊慌的跳了一下,就连地面上的内脏都被收走了,这么明显的手指怎么可能没有人注意到。难道这不是小女孩的手指?那它,又会是谁的?


林飞这样想着,地面上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只有一个关节的手指突然多出了一个关节。


林飞:“……它可以……自己生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