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 第1351章 山影书肆(2)

第1351章 山影书肆(2)

作者:墨泠 返回目录

男人叫周友为,是某个科技公司的普通员工。


他和他老婆是在一次交流会上认识的。


周友为费了不少心思,才将他老婆追到手。


两人从确定关系、结婚到现在,已经有十三年时间。


两人生有一个孩子,今天正好十岁。


周太太平时说话轻言细语,对他更是体贴入微。


不管他加班到多晚,周太太都会等着他。


每天会给他准备好便当,一个月能不重样。


但是两个月前。


周太太去参加孩子的郊游活动,回来后,周太太就开始有点不对劲了。


她给自己买了许多衣服、化妆品。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有时候他加班回家,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发现她站在自己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那种眼神,周友为说想起来就觉得头皮发麻。


像……屠夫看猪仔的眼神。


以前不注重打扮的她,开始每天花大量时间化妆,然后出门。


开始养一些稀奇古怪的宠物——比如蛇、蝎子一类的。


周友为给她扔了,第二天这些东西又会再次出现。


关在箱子里的蛇,出现在他被窝,缠着他脖子。


她却能在他惊醒后,面不改色拿走,放进箱子里,然后继续睡觉。


这些都是比较印象深刻的,周友为说还有许多小事。


他起夜发现拦在门口的鱼线,以及立在地板上的刀子。


他要是被绊倒,那倒下去就是直插他心脏。


周友为质问,她却轻描淡写地说孩子贪玩放的,她忘了收。


周友为也偷偷请过道士,可是钱花了,没有半点效果。


前两天周友为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了‘山影书肆’。


于是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找来了。


桩桩件件,都指向他的妻子想要杀了他。


他最近半个月,连觉都不敢睡。


他要是不回家,周太太也能找到他。


她不能为老板做这些决定。


周友为又赶紧看向沙发上懒洋洋的少女,神情焦虑,“继续这么下去,我真的会死……不管多少钱,只要能解决这件事,我都给。”


来之前他就听那朋友说过这里收费不低。


“您……您能解决这件事吗?”


因为一直是埋香在说话,所以周友为下意识跟她说。


埋香看灵琼,“这得老板决定。”


周友为:“……”


埋香:“……”


老板还开始爱钱了……


不过他这些年也有点积蓄。


积蓄没了还能挣,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沙发上的少女坐直了身子,笑着道:“钱都是小事,为民除害是大事。定金您是刷卡还是手机支付?”


收到定金后,灵琼眉梢眼角的笑意更浓:“带我们去你家看看吧。”


这可比抓那些从山影书肆跑出去的小东西们要快乐得多。


“好……好的。”


不,她不仅仅是爱钱,她是想方设法地要花钱。


还试图打山影书肆备用金的主意。


要不是她发现及时,现在山影书肆就没钱了。


灵琼换的一身墨绿色长裙,有点像小礼服,但又没有那么夸张。


裙摆上的花纹似乎会反光,随着她走动,熠熠生辉。


埋香一脸无语地将一顶平顶礼帽子递上去,“老板,您小心。”


周友为赶紧起身。


灵琼让他稍等片刻。


周友为以为她要去拿什么‘道具’,谁知道少女离开片刻,回来除了换一身裙子,并没拿任何东西。


“不然呢?”灵琼往外走:“你开车了吗?”


“开、开了。”


周友为赶紧追上去,心底也有些打鼓,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真的能行吗?


灵琼拍下埋香小脑袋:“好好看店。”


周友为见灵琼打算走了,“您……您就这样去?”


这穿得如此隆重,不像是去解决事情,更像是去参加宴会。


“这个时间……应该不在。”周友为道:“每周三的下午三点她都会去美容院。”


“那先去你家看看。”


“好的。”


-


周友为前些年在股市上捞了一些钱,住的是联排的别墅。


“你太太在家?”


“这些都是我太太弄的……”周友为解释:“不过……是在她变奇怪后。”


“你觉得你太太想杀了你?”灵琼在客厅转一圈,“她有和你吵过架?”


“没……”周友为摇头:“自从她变了之后,就再也没和我吵过架。”


周友为将车停在别墅外面,不知是灵琼那身打扮过于隆重,还是她那身气质震慑到周友为,他下车后,立即绕到另一边替她开车门。


灵琼也不客气,端着大小姐的姿态,从车里下来。


周友为的家看上去还算温馨,从玄关的布置到桌子上新鲜的花,都能看出来装扮这里的人用了心。


主卧宽敞,采光极好,和下面的装饰一个风格。


但是房间里有一个玻璃箱,里面有一条半米长的小蛇。


那条蛇色泽鲜艳,一看就是有毒的品种。


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是用一种怪异又温柔的样子注视他。


灵琼:“去看看你们卧室。”


“在二楼,这边上楼。”


脑袋撞到玻璃上,‘砰’地一声闷响。


灵琼又敲了敲,小蛇继续往那儿撞,蛇瞳冷冰冰地看着她,仿佛要将她吃了。


灵琼换着地方敲,小蛇跟着她的手攻击。


“这就是我太太养的那条蛇……”周友为很怕靠近箱子,站得老远,“我让她放到别的房间去,她都不愿意……”


灵琼走到玻璃箱前,屈指敲了敲玻璃。


缠在枯木上休息的小蛇,被声音惊醒,昂起脖子就攻击灵琼敲的那处玻璃。


“咳……”灵琼收回手,“你太太平时出门都干什么?”


“逛街,美容,做头发,喝咖啡之类的……”


“没干别的?”


砰砰地声音不断,听得周友为心惊肉跳。


她怎么还玩儿上了!!


“老……老板?”


灵琼关上衣柜门,余光忽地瞥见门外有个小孩儿。


小孩儿只露出半边身子,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


“周先生,您有孩子?”


“没。”


灵琼拉开衣柜,里面挂满了衣服,有许多连牌子都没拆。


很多都是新款,应该是最近购买的。


“小玖!”


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学校……


周玖没回答周友为,转身跑了。


“啊……是。”周友为顺着灵琼的视线看过去,“小玖你怎么在家?”


周友为叫了两声,只有巨大的关门声回答他。


灵琼还在这里,周友为也不好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