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唐逍遥地主爷 > 第二百零二章;我去杀了那些狗东西

第二百零二章;我去杀了那些狗东西

作者:黄金菜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我去杀了那些狗东西


“啊贵,过来。”


“郎君,叫我何事?”


“方才,你们陪迎香去看医官怎么说,?”


“哦,人家说,迎香的手,起码也要半年以上,什么活也不能干,


否则,就会张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知道了,走,进去吧。”


“迎香,你过来,本郎君看看你戴这银钗,好看不好看。”


“郎君,您看,我们姐妹几个都戴着呢,真好看。


就是铜镜太模糊,奴婢自己看不到的。”


“不就是个镜子吗,将来本郎君送你一面,能看得清楚的就是。”


“谢郎君!”


迎香虽是答应了,可心里并不觉得,郎君能送个什么看的清楚的镜子,毕竟,整个大唐都用的铜镜,再买一面,不还是那样吗。


李钰不知道如何告诉迎香,他恐怕一年内都没办法干活了。


可是不说出来,也总归不是个事,犹豫了一下,李钰觉得还是长痛不如短痛。


“迎香,今日之事,本郎君失误了,没想到,会叫容娘和你,遭受如此灾难,实在是我……”


“郎君,您千万别说了,怎么能跟您扯上干系呢,也是那该死的贼人,竟然起了歹意。”


“不是的,本郎君也有错处,不该让你们两个女子,单独离开,这里终究不是咱们蓝田。”


“郎君怎么会错,只是奴婢与林家姐姐命运不好,该有劫难,不怪郎君的。”


“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也有错,你们今天也确实不顺,凑一块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的手,还疼吗?”


“奴婢……奴婢不疼了郎君。”


“还要瞒我吗?”


“奴婢不敢,有点疼的。”


“傻丫头,疼就是疼,怕什么,疼了就说啊!”


“嗯,奴婢很疼。”


“本郎君当然知道,十指连心,筋骨错位,怎能不疼?


那医官说,你以后,恐怕一年内都不能干活了……”


“没有没有的,郎君,奴婢没事,您看,奴婢还能给您倒水呢,不信郎君您看……啊,”


伴随着迎香的疼叫声,


陶瓷制作的唐款水壶,落在地上摔的稀巴烂。


迎香很难受,一年都干不成活了,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府里怎么会养一个闲人?


一年后,自己手就是好了,这府里,还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迎香不敢去想,他很着急要证明,自己还有用……


“你看看你在干什么?”


看着迎香去端茶倒水,疼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善良的李钰气的提高了一倍的音量。


本就惊吓过度的迎香,右手又传来钻心的疼痛,再加上误会,郎君发怒是觉得他没用,


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滚落下。


容娘和另外两个丫鬟,都替迎香难过,都跟着在一边抹泪。


“郎君,不要赶我出府好不好,奴婢还能伺候你的,呜……呜……呜


奴婢的……手歇息几天……就会好的呀,那医官他说谎,他说要一年,他胡说的,呜……呜,”


李钰看着伺候了自己,几个月的乖巧丫头,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大喝一声;“迎香,看着我,本郎君什么时候说,要赶你出府了啊?


这辈子,你都得伺候本郎君,知道吗?


以后你嫁人了,郎君就在府门外,给你留一套崭新的红砖大瓦房,让你住的近近的,


就能天天伺候郎君了,别怕别怕。”


李钰将迎香,轻轻抱住在怀里,这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呀,不该承受如此沉重的压力……


“郎君,真的吗?您说的都是真的?奴婢可以在府里伺候一辈子?”


迎香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当然是真的,我说你需要养一年,是说让你养好了手,以后再伺候我,可不是要赶走你,更不是要将你赶出府去。


你就听本郎君的,修养一年,什么也不做。


你的月例,一个大钱都不会少的,只要你把手养的好好的就行,知道了吗……”


迎香听得很开心,她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话。


自家的郎君,真是太善良了,半天的惊吓,加上一直担心,不能在府里呆下去,迎香真的很累了……


屋里的丫鬟侍女,都已经捂住嘴巴,哭出了声音,也心疼迎香,也感动郎君,如此有情有义。


大牛阿贵,两个汉子,也红着眼圈。


李钰一边拍打着迎香的肩膀,一边轻声安慰,却不见回应一句,


反而自己抱着迎香的身子,越来越吃力。


扭头一看,人已经不知道何时就昏迷了过去。


李钰阻止了别人帮忙,用尽吃奶的力气,将迎香,放到了自己的榻上,轻轻的脱去两只,朴素的绣花鞋,拉过了被褥。


“昔春,探春,你俩从今天开始,不要伺候我了,轮流照顾迎香,直到她的手,彻底好透,知道吗?”


“是郎君。”


两个丫鬟,哭着答应。


大牛上前一步,红着眼睛说道;“郎君,不如,咱们去杀了那几个狗东西,给迎香报仇。”


“不着急,不着急,有的是功夫,如今我也后悔,当时就不该放他们活着离开的。


不过,咱们也弄废了那些杂碎,算是给迎香报过仇了的。


此事暂且不提。”


“嗯,就听郎君的。”


对了,某家不是说,今晚所有府里的人,都吃席面嘛,有没有交代下去。”


“交代了郎君,小人回来的时候,就交代过了。


咱们大将军府,三个厨房,和咱们这院子里的,都在忙活着呢,随时都能开始。”


阿贵看迎香伤城这样,提起吃席面,也没有了兴趣。


那好,今日就在这里吃,你们再拿个桌子,你们坐一起吃,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别把今天的事当事,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我就在这里陪着迎香,本郎君哪里也不想去,就想守着丫头……


“郎君,可也得吃点东西吧,您去吃,奴婢坐这里看着就是。”


容娘觉得吃饭总是个大过一切的事。


李钰解释;“其实也没什么,丫头睡丫头的,又不是三岁孩子,醒了闹人。


本郎君就是感慨很多事,坐这里静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