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大汉大忽悠帝 > 第570章 金子不如一张纸

第570章 金子不如一张纸

作者:郑端木 返回目录

大汉大忽悠帝第570章金子不如一张纸第570章金子不如一张纸


……………………………………


光熹五年,七月。


汉金联合储备库正式发布公告,自明年起,全面废止五铢钱的流通使用,而法定流通货币仅限于一文、五文铜币,一分、五分纸币,四种面值。如若百姓家中还存放有五铢钱,可前往四大银行进行兑换。


那么问题来了,要是手里的五铢钱不够十个,换不到一文铜币,该咋办呢?


不够十个还好意思去换?留着传给儿子吧,儿子再传给孙子,孙子再传给重孙,子子孙孙传下去,将来说不定还能变成古董呢!


但是,新、鲜、吉三州的“总钱数”,变成了多少呢?


也许非得等到马腾、公孙瓒和公孙度把家底卖的都差不多了,拿着那些钱再想去买东西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很穷很穷了吧!


然而“汉室正朔”对此反应强烈,倒不是他们有经济学、金融学或是统计学之类的专业人才,而是因为他们实在是倒腾不开了。


对于洛阳百姓来说,五铢钱早就成了哄小娃买糖豆都不够的“废物”,即便家中积蓄较多,顶多也就是去银行换一回钱的事儿,洛阳百姓表示没啥影响。就算是朝廷控制下的偏远州郡,百姓的生活还没那么富裕,也都习惯了使用铜币、纸币,无非就是钱少一些罢了。


这也就是说,钱,开始变的值钱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新、鲜、吉三州使用的也都是大汉货币,为了方便他们兑换,四大银行还专门前往三州开设了营业所,并且适当延长了他们的兑换期限。只不过,短时期之内,马腾、公孙瓒和公孙度还意识不到,钱值钱了,货物必然不值钱。当然了,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在表面上看起来,此时的货物价格非但没有降低,反而上涨了不少,比如从前一个糖豆卖八钱,现在却可以直接卖一文了。


要知道,就算水军不盘查,划小船出海,这本身也是拼命的活呀!


…………


刘备接到鲁肃、周瑜的回报,顿感事大,同时又很苦闷。我为了保护你们的家业,不怕流血牺牲,努力奋战到底,不仅礼贤下士,对你们都客客气气的,还给你们封官放权,让你们组军领兵,那咋一转眼,你们都成了背义卖主之人?


由于对纸币分票的不信任,之前“汉室正朔”的有钱人只是通过许攸的渠道,用五铢钱换取了大量的铜币,并且还是以一文铜币居多,因为单个儿论重量,一枚五文铜币也不可能比五个一文铜币更重。


现在的问题是,因为北边的朝廷要废止五铢钱,再加上前期许攸收购五铢钱之时散布的大量谣言,所以南边的百姓也都不再认可五铢钱了,然而铜币又不足以支持南边的市场流通。横不能让家主对仆役说,你俩去搬一坛子酒过来,这一文是赏钱,你俩掰开了花吧。


与此同时,与新、鲜、吉三州一样,因为近期物价的大幅度上涨,使得大量的货物流向了北边。鲁肃与周瑜这两个“汉室正朔”的边防小战士都发现了情况不对劲儿,因为最近做生意的人突然多了很多,有通敌嫌疑的人也就越来越多,偏偏他们又束手无策,无可奈何。比如鲁肃,就算他能让关羽把守通往襄阳的道路,但是黄祖所在的随县呢?蔡氏兄弟负责的大江呢?再比如周瑜,还能让他手下郑宝、梅成、张多那些人都别赚钱?甚至从吴郡出海,划着小船往徐北送货的都有!


天下还有比铸钱更好的事吗?


所以太傅袁隗和“汉室忠贞之士”们虽然一下子不能够理解刘备所说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却也是举双手双脚赞成此议。只不过,究竟该如何铸造这个“南朝新钱”,一时犯起了难。假如还是铸五铢钱,面值太低,买个糖豆都得拿一大把,而且百姓也不认可。假如也铸造一文铜币,一来没有这种技术,二来,就算铸造出来了,能算“南朝新钱”么?


思来想去,太傅袁隗、司徒伏完、尚书令华歆等人一致决定,铸造一种“大钱”。北边的分票纸币,不是一分能顶一百个五铢钱么?咱们要造的这种“大钱”,一个也能顶一百个五铢钱。


可怜的备备,也不好好想一想,他所倚重的这些豪门大族,先前为了赚钱,连钱都敢卖,现在只不过是倒卖一点点货物,还能有愧疚之心不成?比如荆州水路,最大的卖主就是蔡氏兄弟,一船一船的货物顺着大江运往益州,换回的铜币也能整船整船的装。


备备,你能给他们这么多好处吗?


不管怎么说,发现问题就要及时解决,刘备一边给鲁肃、周瑜下令,要他们严加盘查各路关卡,发现把货物卖往北边的,甭管是谁家的“老谁”还是“小谁”,一律按照通敌论处。一边又急忙向“汉室正朔”上奏,把这一情况告知给太傅袁隗和他的“汉室忠贞之士”们,同时建议他们,货币重器,国之命脉,不能掌握在“北朝伪帝”手中,应当尽快制造、发行“南朝新钱”。


说起背面这八个字,灵感肯定来源于北边的铜币,袁隗等人也琢磨了,单单是咱们自己说自己是“汉室正朔”可不行,关键是百姓也得认可,然而从货币这一方面来说,残酷的现实就是大家都认可北边的铜币,包括袁隗他们自己。


想要废止铜币?


不可能!


他们的分票纸币,就是薄薄的一张纸,上边画个画,写个字,纯粹属于忽悠百姓。所以咱们造的“大钱”一定要敦实,要厚重,要让百姓们看着就觉得心里踏实!


于是乎,“汉室正朔”的工匠们,按照上级要求,设计了一款全新的“直百五铢”。


样币造好之后,太傅袁隗也带着人前去查看了。“直百五铢”与从前的五铢钱外形相同,外圆内方,有边郭有纹饰,正面上下印“直百”,左右印“五铢”四个字,背面上下印“大汉制造”,左右印“必属精品”八个字。


“大钱”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但是表面上还得走一个过程,所以袁隗拿着样币跑去给刘协这位“至尊孤”过目。刘协看到这种“大钱”,当时就懵圈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钱。


“太傅的意思是说,一个大钱能值一百个五铢?”


“回至尊的话,正是如此。”


真敢那么做的话,市面上就没啥可用的了,非得退回到以物易物的时代不可,所以只能蹭蹭铜币的热度,来个山寨的,也是精品。但是铸造的字迹与压印的字迹,清晰度上差别很大,好在这种“大钱”也是真的很大,才能够挤下这么多字儿。


不管怎么说,袁隗很满意,伏完、华歆也都很满意,因为这样的“大钱”,粗话的也太敦实了。就这么说吧,拿着一枚“直百五铢”朝人扔过去,赶巧了能把脑袋砸出血!


…………


说到这里,袁隗大概也有一些心虚:“呃……里边还是摻了一些杂料的……但是那也比一张纸贵重的多,咱们又如何能拿着大钱去换分票?不仅不能换,还要严禁百姓拿着大钱去北边花销,免得流失过巨!”


老实说,刘协提了一嘴“拿大钱换分票”,也是想着“用金换纸”,替自己老哥占便宜,但是袁隗既然已经明说了,不能这么换,此事也只得作罢。


另外,刘协毕竟是上过北邙小学的人,隐隐约约也觉得这事儿,好像哪里不对。咱先不扯别的,协哥要是拿着分票,去孙梅嫂子的糕点店,想买什么都行!拿你们这种大钱去,能买吗?再说了,协哥好像记得,从前有一回老哥和老姐吵架,老姐说老哥败家,胡乱花钱,老哥说能花出去的钱才叫钱,否则都堆在屋子里等生锈,还不如破铜烂铁。现在老哥能拿着铜币买你们的货物,可是你们却不让用“大钱”买北边的货物,长此以往,将来以后,你们的大钱岂不是也要堆满屋子等生锈,还不如破铜烂铁?


“哦……”


刘协想了想,忽然又惊奇地问道:“那咱们的大钱,不是和北边的分票一样了吗?能不能把大钱都拿去换成分票?毕竟分票轻省,拿着也方便啊。”


袁隗立刻大惊失色地说:“至尊,此事万万不可呀!分票就是一张纸,北朝伪帝连五铢钱都敢废止,若是将来他再废止分票,百姓拿着这些分票又有何用?咱们的大钱就不一样了,十足赤金……”


“好!哈哈,哈……好,好,好!”


无意之间,竟然让老黄解锁了新技能,谁还管什么大钱小钱啊?


刘协急着要去和老黄玩耍,很是敷衍地夸了一句:“大钱之事,孤甚满意,一切就按照太傅的意思去办!”


难道……金子真的还不如一张纸?


刘协很困惑呀!


好在困惑的不太久,对于想不通的问题,一般都会选择“不想”,单从这一点来看,刘协还是很随刘汉少那个学渣的风格的。于是刘协翻来覆去,掂量着手里那枚“大钱”,然后猛然向着附近的一颗小树甩了过去,本意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功,看看这枚“大钱”能不能像飞刀一样,扎进树里。然而一道身影突然蹿出来,凌空接住了“大钱”,然后才看到老黄潇洒地落地,叼着“大钱”,摇着尾巴,兴奋地向刘协跑过来。


见此情形,袁隗只得躬身告退,只不过转身之后,却在心中暗想,这位至尊孤,您刚才喊的那几声“好”,不是夸我的吧?


《大汉大忽悠帝》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手打吧!


喜欢大汉大忽悠帝请大家收藏:大汉大忽悠帝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