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承运而生 > 第八十五章 该打的人和该恨的人

第八十五章 该打的人和该恨的人

作者:半仙算命 返回目录

不管是高中生还是初中生,在做学生的那一段时间里,很容易对那些炫耀自己背后有混子的学生产生一种敬而远之的畏惧心态,甚至有些极端的还觉得和那些学生混在一起会让人瞧得起。


那只不过是一种胆怯心理在作祟。


周青青和田玥都是刚出校门的准大学生,上次旅游的时候,就心理有了阴影。所以这次,她们虽然强作正定的争执,但是内心已经慌得一比。看到吴子义过来,就已经像看到了主心骨一样,这就是信任感。


“吴子义!”周青青看到吴子义,忽然鼻子就酸起来,眼泪吧嗒就掉下来了。紧紧的靠着吴子义身边,才感觉到安全。


田玥也对着吴子义说:“你来评评理。”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吴子义这才转头看这两个年轻人。


一个板寸头,黑背心,一米七左右,个子很壮,将背心撑起来,显得很有肌肉的样子,胳膊上从手腕到肩膀纹着一条龙。另一只手不知道纹着什么乱七个也是板寸头,只不过前额一小撮毛染成了黄色,人比较瘦,瘦的手腕上也纹着纹身,穿着T恤,T恤上有污渍,估计就是说的这件衣服了。


“现在是法治社会,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协商!”


吴子义示意田玥站在他身后一点。田玥还想要骂架,但是被吴子义拍了拍肩膀,就哼了哼,不甘心的和周青青站在了一起。


“他们不会打起来吧?”周青青问。


“打起来怕什么?你忘记了木蓉镇的时候,那个调戏的家伙什么下场?”田玥白了周青青一眼,“真是祸国殃民的女人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呸!”周青青脸都红了。


不过想起那次事件,肯定只有吴子义才会做,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是还是觉得吴子义来了,肯定会安全了。


“你是这俩骚货的男朋友啊?”那个壮实一点的一只手指头指着吴子义。


吴子义笑,转头看周青青:“把那盒串串给我。”


周青青很听话的将那盒串串递给了吴子义。吴子义就笑了笑,对着周青青眨眼,然后将那盒子举到瘦个子的头部,从头将汤汁淋了下去。


“曹!”壮一点的纹身男一拳就朝着吴子义砸了过去。


纹身壮男的拳头很大,肌肉很多,看起来就是我是流氓,我不好惹的形象,因为打架,一些人都散开了,但是还是围着看,而且还吸引了更多人过来看。


外围还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在打架,过来,快点!”


“挤不进去,人太多啦!”


“有手机没有,拍下来!”


拳头很大,砂钵大的拳头,可以打得人脸开花,壮男以前一直就是这么干的,如果不给钱,那就用拳头砸烂对方的脸,当然这种时候一般很少,除非不识相的人,或者是看不清形势很蠢的人。


就算是有人报警,他们会跑得很快。


因为他一身肌肉和胳膊上的纹身就能够吓到那些看起来弱鸡的男男女女。甚至还有些女的为了寻找所谓的安全感,而愚蠢的主动贴上来。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些大学或者中学、中专的女生,总有那么几款特殊的,整天绑着一些纹身黄毛,在学校里摆出大姐大的样子。


无知者无畏,说的就是那些卑微而又自大且愿意自甘堕落的女生了。


纹身壮男和纹身瘦男就尝到过这样的甜头,所以有点儿不能自持。看到周青青长得漂亮,就像对她下手,先找借口显示自己的武力,然后摆出混社会的显摆自己的能量,譬如说自己就是太平街浩南哥等。只要周青青表现出害怕,不敢声张,那么事情基本上成了一半,然后胁迫她去酒店,事成之后,周青青忍气吞声的话,那么就是自己盘里的一碗肉了。一般情况都没有女孩子敢报警的,因为自己还会扣押她们的身份证,并且放出“报警就杀你全家”的威胁。


这种办法屡试不爽。


如果遇到为这些女生强出头的傻哔,那么就必须用拳头打得他妈都认不出来,事情也就非常好解决了。


很显然吴子义在壮男的面前就是这样强出头的人,一个看起来虽然有些肌肉,但是却文质彬彬的人,打架能使自己这样的街头霸王的对手?


他甚至看到了吴子义脸上被砸得鼻血飚出来的完美爽快的画面。如果这样,征服周青青这个女生的希望就会更大了一些。


砂钵大的拳头很猛。


但是却不能动弹了,一只手掌挡住了拳头,纹身壮男就像是被抽空了身体一样,惊恐的看着吴子义,感觉自己身体内有什么东西和着他的灵魂都被抽走了一样。


“呵呵——”


他想冷笑一下来装气势,但是他根本就笑不出来。


膝盖一软,跪在地上,随后整个人就软倒在地上。纹身瘦男一看,从背后摸出家伙,是一根甩棍,网上淘来的,据说是近战神器,威力非常大,和刀子比起来,又不那么致命。


往下一甩,棍子就甩出来了,朝着吴子义抽过去。


“啊——”周青青吓得大叫起来。


田玥喊:“吴子义——”


甩棍朝着头部砸下来,很近的距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可以砸到吴子义的头部,很可能就是血流满面,失去战斗力的结局。


但是甩棍并没有落到吴子义的头上。


纹身瘦男就像是被风刮出去了一样,消失在吴子义的面前,身体就像是被一根绳子猛然往后拽了一把,飞起来,然后“嘭”的一声撞到了路灯杆子,再反弹回来,扑倒在地上,身体抽搐。


人群哗然的往后退,太猛了,大开眼界啊。


吴子义朝着纹身瘦男走过去,人群自动的让开一条路。看着吴子义拖死狗一样的拖着纹身瘦男,拖到了原地,随手丢在纹身壮男的身边,对着周青青说了一句。


“报警吧!”


周青青这才恍然,慌忙拿着手机报警。


刚才的过程紧张刺激,犹如过山车一样,让她的神经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倒是田玥看着吴子义不断的“吧嗒”着嘴巴,嘿嘿的笑。这姑娘明显比周青青心大,神经大条,也好像并不是很怕事的那种。


“窝草,太平街第一猛男啊!”有个拍视频的男生兴奋的吼了一句。


吴子义踢了那男的一脚,这一脚的力量居然将人踢出十几米远,还撞到柱子反弹,如果没有东西挡住,这一脚怕是要踢二十多米吧?这是个一百三四十斤的人,不是二三两的肉。


警察来了,围观的人还有一些没有散。


同时也叫来了救护车。


吴子义和周青青还有田玥都去做笔录了。还有几个录制了视频的,也自愿去派出所给吴子义他们作证。


警车到了局里,吴子义和周青青还有田玥分开做笔录。


给吴子义坐笔录的是一个年轻的女警,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有点儿娇小。并不是那种火爆霹雳女警花的样子。不过看起来挺秀气的,白生生的脸,有点像是邻家女孩,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心。


“事情就是这样的。”吴子义说。


“好的,你看下,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女警指着打印出来的笔录一个签字的地方。


吴子义看了看,经过没问题,就签了字。


走出来的时候,周青青和田玥已经坐在大厅里了。看样子并没有为难她们两个。


“没事吧?”吴子义问。


“没事,就是说了下经过。”田玥到了派出所,心里还是挺紧张的,比打架的时候还要紧张一些。毕竟是第一次进这样公家的地方。


纹身壮男很快醒过来了。检查身体没什么毛病,直接拉到派出所做笔录。只是没想到做笔录的时候,纹身壮男居然主动的交代了自己靠各种手段强迫周边女中学生、女大学生的事情,连细节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这彻底让接待的民警惊住了。


从来没见过这么主动的人。于是将这件事升格为一件大案,为了不让市里的刑警队接手,所长当机立断,派出警力,调查这个纹身壮男交待的那几个受害人,争取获得受害人的证词。


最后传回来的消息是壮男交待的十七个受害者女生中,有三个愿意作证,并且提供相应的音频和视频证据。


看来并不是所有被胁迫的女生都是心甘情愿的,也有恨之入骨而留下证据,以图有机会报仇雪恨的。


这个世界懦弱的人并一定就是真的懦弱,而是被环境所制约,不得已而隐忍。


吴子义等到了半夜。


先前给吴子义坐笔录的女警端了三碗方便面过来,说道:“那边有热水器,你们泡碗面吃吧,吃完后签个保证书,保证这几天都能在星沙市,随传随到就行了。”


“谢谢!”吴子义笑,“以后是你负责联系我们吗?”


“是的。我姓袁。”


“袁警官好!”吴子义笑。


“给我,我给你泡开水去!”一旁的周青青不等吴子义说,就拿走他手上的桶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