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娱乐第一天王 > 第1286章 老人与海

第1286章 老人与海

作者:沙默 返回目录

杰弗森也想瞧瞧萧央能临时编出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他不喜欢萧央,尤其不喜欢萧央身为一个“文学家”却在娱乐圈瞎胡闹。


文人,就应该有文人风骨!


萧央声容并茂的讲起了老人与海的故事。


“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一条鱼也没逮住。”


“头四十天里,有个男孩子跟他在一起。可是,过了四十天还没捉到一条鱼,孩子的父母对他说,老人如今准是十足地倒了血霉。”


“于是孩子听从了他们的吩咐,上了另外一条船,头一个礼拜就捕到了三条好鱼。”


萧央娓娓道来,不紧不慢,像是在临场创作一部小说。


众人逐渐听的入迷了。


“孩子看见老人每天回来时船总是空的,感到很难受,他总是走下岸去,帮老人拿卷起的钓索,或者鱼钩和鱼叉,还有绕在桅杆上的帆。”


“帆上用面粉袋片打了些补丁,收拢后看来象是一面标志着永远失败的旗子……”


村里很多打鱼的人都因为老头捉不到鱼拿他开玩笑,但是孩子认为老头是最好的渔夫。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老头和孩子打鱼不单是为了挣钱,而是把它看作共同爱好的事业。


就连开始有些傲慢的杰弗森脸色也逐渐变了。


萧央的故事还在继续。


当晚老头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少年当水手时远航非洲见到在海滩上嬉戏的狮子。


醒后他踏着月光去叫醒孩子,两人分乘两条船,出港后各自驶向自己选择的海面。


老头年纪大了,体力不比壮年,但他懂得许多捕鱼的诀窍,而且决心很大,因此他仍是个好渔夫。


这一天,他和孩子相约一起出海。


鱼饵香气四溢,味道鲜美。


正当桑提亚哥目不转睛地望着钓丝的时候,他看见露出水面的一根绿色竿子急遽地坠入水中。


天还没大亮,老头已经放下鱼饵。


鱼饵的肚子里包着鱼钩的把子,鱼钩的突出部分都裹着新鲜的沙丁鱼。


老头明白一百英寻之下的海水深处,一条马林鱼正在吃鱼钩上的沙丁鱼。


他感觉到下面轻轻的扯动,非常高兴。


他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钓丝。


钓丝被动了一下,拉力不猛。


老头把钓丝背在脊梁上增加对抗马林鱼的拉力,可是作用不大,他眼睁睁地看着小船向西北方飘去。


老头心想,鱼这样用力过猛很快就会死的,但四个小时后鱼依然拖着小船向浩渺无边的海面游去,老头也照旧毫不松劲地拉住背在脊梁上的钓丝。


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一件硬梆梆、沉甸甸的东西,这分明是马林鱼的重量,他断定这是一条大鱼。


他先松开钓丝,然后大喝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收拢钓丝,但鱼非但没有上来一英寸,反而慢慢游开去。


夜里天气冷了,老头的汗水干了,他觉得浑身上下冷冰冰的。


他把一个麻袋垫在肩膀上的钓丝下面减少摩擦,再弯腰靠在船头上,这样他感到舒服多了。


他回头望去,陆地已从他的视线中消失。太阳西坠,繁星满天。


他作出判断:那条大鱼整夜都没有改变方向。


他用温柔的语调大声说:“鱼啊,只要我不死就要同你周旋到底。”


太阳升起后,老头发觉鱼还没有疲倦,只是钓丝的斜度显示鱼可能要跳起来,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他说:“鱼啊,我爱你,而且十分尊敬你。可是今天天黑以前我一定要把你弄死。”


他大声地自言自语:“要是孩子在这儿多好啊,好让他帮帮我,再瞧瞧这一切。”


破晓前天很冷,老头抵着木头取暖,他想鱼能支持多久我也能支持多久。


过了一会他的左手又抽起筋来,但他仍竭力坚持。


他吃了几片金枪鱼肉好增加点力气来对付那条大鱼。


鱼开始不安分了,它突然把小船扯得晃荡了一下。


老头用右手去摸钓丝,发现那只手正在流血。


桑提亚哥惊喜地发现大鱼比小船还要长两英尺,他和大鱼一直相持到日落,双方已搏斗了两天一夜。


他不禁回想起年青时在卡萨布兰卡跟一个黑人比赛扳手的经历,他俩把胳膊肘放在桌上划粉笔线的地方,前臂伸直,两手握紧,就这样相持了一天一夜。


正在这时钓丝慢慢升起来,大鱼终于露出水面,在阳光下,它浑身明亮夺目,色彩斑斓。


它的喙长得象一根垒球棒,尖得象一把细长的利剑,它那大镰刀似的尾巴没入水中后,钓丝也飞快地滑下去。


有一次黑人喝了甜酒使出全身力气,竟把桑提亚哥的手压下去将近三英寸,但桑提亚哥又把手扳回原来的位置,并且在第二天天亮时奋力把黑人的手扳倒,从此他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老头和大鱼的持久战又从黑夜延续到天明。


八小时后每隔四个钟头就换一个裁判,让他们轮流睡觉。


桑提亚哥和黑人的手指甲里都流出血来。


当鱼游到他身边时,他放下钓丝踩在脚下,然后把鱼叉高高举起扎进鱼身。


大鱼跳到半空,充分展示了它的美和力量,然后轰隆一声落到水里,浪花溅满老头一身,也溅湿了整条小船。


大鱼跃起十几次后开始绕着小船打转。


老头头昏眼花,只见眼前有黑点在晃动,但他仍紧紧拉着钓丝。


可是一个多小时后鲨鱼嗅到了大鱼的血腥味跟踪而至抢吃鱼肉。


老头见到第一条游来的鲨鱼的蓝色的脊背,他把鱼叉准备好,用绳子系住。


它仰身朝天,银白色的肚皮翻上来,从它心脏流出来的血染红了蓝色的海水。


老头把大鱼绑在船边胜利返航。


老头丢了鱼叉,便把刀子绑在桨把上作武器,他用刀杀死了两条来犯的鲨鱼,但在随后的搏斗中刀也折断了,他又改用短棍。


一夜搏斗之后,他的小船终于驶进小巷,人们看见船旁硕大无朋的白色鱼脊骨。


待鲨鱼逼近船尾去咬大鱼的尾巴时,老头紧握鱼叉猛地刺进鲨鱼的脑袋。


鲨鱼用力拉断了绳子,在水面静静地躺了一会儿,慢慢沉了下去。


老头醒来后,孩子给他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两人相视一笑,相约过几天一起去打鱼,孩子说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


第二天早上孩子来看望老头,见到他疲倦得熟睡不醒时不禁放声大哭。


孩子离去后,老头睡着了,他又梦见了非洲的狮子。


萧央说道,“我讲的故事到此为止,但是老人的传奇还在继续。”


听完萧央的《老人与海》。


杰弗森怔住了。


其他人也久久无法平息。